久久书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20章 通透

第220章 通透

        在别院就吃了点清粥,嗓子疼吃不下,可肚子饿又不得不吃。

        春杏摆了慢慢一桌子,清粥小菜配着点鱼汤,鸡蛋羹什么的,都是软和的东西。

        反正这张脸也让看了,苏落破罐子破摔,一勺一勺的慢慢吃,现在嗓子没有在庄子上时那么难受,多少吃了个半饱。

        她一边吃,春杏就立在旁边一边看。

        双目囧囧充满了对未知的渴望和敬畏。

        苏落在她火热的目光下,终于是熬不住,筷子一搁,用破锣嗓子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春杏立刻目光一闪,“没,没什么。”

        苏落翻他一眼,“没什么你那眼神那么奇怪?让你问就问。”

        春杏抿唇,“好吧,那个,就是,那什么......”春杏凑到苏落跟前,好奇的压着声音道:“成亲之后,都得这样吗?女子就非得涅槃才能重生?”

        苏落:......

        还涅槃重生!

        有学识的你!

        春杏啧啧嘴,“这成亲的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王爷素日对您够好了,宠着疼着呵护着,可......到了夜里,就这样?您这......会不会毁了容啊?

        我,我不太敢成亲,有点可怕,我怕我忍不住半夜把他给宰了,敢在我脸上这么霍霍,我真的忍不住。”

        苏落:......

        摸摸春杏的脸,“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你看那些成亲了的妇人,不都脸上好好的嘛。”

        春杏立刻瞪大了眼,“所以,这就是南淮王这么好一个人二十好几才成亲的原因?在您之前,他娶不到媳妇?”

        苏落:......

        郑重点头,“是的,没错,所以......这话以后不要在王爷面前提起,男人好面子的。”

        春杏心疼的看着苏落,“就是委屈王妃了,哎,不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想要让王爷对你好,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啊!”

        苏落扬眉,“你最近看了什么话本子,说话有点水平了啊?”

        春杏笑道:“《霸道王爷夜夜宠我不下床》,特别好看,那王爷特别生猛,能折腾整整一晚上,比狗都厉害!”

        说着说着,春杏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继而缓慢的面容一僵,“我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恨我如此聪明!”

        苏落:......

        倒也不必!

        这厢,春杏陪着苏落说话,说到激动处,翻出了她那本《霸道王爷夜夜宠我不下床》给苏落读着解闷儿。(苏落:然而我并不需要!)

        那厢,长公主带人去了后院一处偏院。

        留了人在院子里守着,长公主自己推门进了屋里。

        顾瑶独自坐在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瘦削又肌肤枯黄的自己怔怔发呆,她难以置信,不过短短几个月,她就成了这样。

        听到外面的动静,她缓缓回头。

        长公主朝她笑了一下,“又见面了。”

        顾瑶目光在长公主脸上停留,等长公主在椅子上落座,她缓缓收了目光,又看向铜镜,没吭声。

        长公主道:“我来,是来告诉你一件事,陈珩死了。”

        顾瑶手里原本拿着一把木梳,她一下一下的梳自己的头发,闻言,动作猝然停下,手狠狠颤了颤,跟着,那木梳咣当落地。

        长公主看着她,“想知道怎么死的吗?”

        顾瑶不说话。

        长公主不在意。

        “陈珩昨天绑架了南淮王妃。”

        顾瑶眼睫颤了颤,眼底嘴角带着嘲弄的讥诮的笑。

        长公主道:“南淮王带人去救王妃,在镇宁侯府丰台庄子上的后山别院,抓了陈珩,不过......遇上几个女人冒死来救陈珩,可能是你父亲派的人吧。”

        长公主说到这里,顾瑶始终波澜无惊的面孔总算是扭曲的狰狞了一下,转头狠狠看向长公主,“不可能!”

        她嗓子哑的很。

        长公主弹了一下裙面上不存在的灰,朝她温和的笑,“我们也只是猜测,毕竟除了你父亲,我们想不到谁还能去救他,并且是几个武功高强的女子,你父亲的军营里,听说是有女子铁骑营的,想来功夫也很强。”

        顾瑶霍的从椅子上起来,死死的盯着长公主,说的斩钉截铁又充满愤怒,“绝无可能,我父亲怎么会去救那个狗东西!”

        长公主就道:“他是你的夫君,你父亲又不知道他在京都的胡作非为,为什么不会?而且......”

        长公主声音一顿,脸色变得肃重。

        “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你知道陈珩是如何劫持了苏落吗?”

        顾瑶不说话。

        长公主道:“南淮王妃是先被陛下的人劫持了的,咱们的陛下也想和南国人做生意呢,可惜酿不出人家要的酒水,不愿意这银子落了我长公主府,就把苏落劫持了。

        陈珩,是从皇上的人手里,将苏落抢过去的。

        不仅抢过去,为了保证自己不露踪迹,他甚至将皇上安排去劫持苏落的那批人全都杀了,不仅杀了那批人,连那批人当时藏身的那个村子里的村民,也杀的一干二净,甚至连襁褓中的婴孩都没有放过。”

        顾瑶一张脸变得惨白。

        她想要说长公主在胡说,在骗她,可......陈珩连她都能直接囚禁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那就是一个疯子!

        嘴皮颤抖了好几下,顾瑶没有说出一个字。

        之前是不愿开口,现在是......不知如何开口。

        长公主慈和的笑:“你父亲戍守边疆,刀剑无眼,用一条命在捍卫江山安康,我对将士,向来尊重,你也知道,我的驸马就是将军,曾经战死在沙场之上。

        我去救你,以及现在告诉你这些,没有别的目的,就一个,我不想你的父亲走上我夫君的那条路,被猜疑,然后不得不战死沙场。”

        顾瑶瞬间一个激灵。

        她之前只是愤怒,只是惊疑,却没有想到更多。

        此时长公主这般说,她一下反应过来。

        陈珩那狗东西是杀了皇上的人从皇上手里抢的人......他是自己的夫君,那皇上会如何想?

        更何况,还有一拨人来救陈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