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港综世界开始在线阅读 - 第189章:1989,O记大sir走马上任(求月票!求订阅)

第189章:1989,O记大sir走马上任(求月票!求订阅)

        时间如沙,掌握不住,不知不觉不经意间便从指尖流逝,在许洛的不断与毒畈做斗争中,1988年过去了。

        1989年3月1日,李树堂正式被委任为港岛第一届华人警务处处长。

        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委任仪式在新闻上播出时,全港沸腾,数万名华人警员更是兴奋得无以复加。

        鬼老压在头上的日子消失了!

        这一天随着李树堂晋升的人还有很多,蔡元祺升高级助理处长,许洛晋升总警司,黄丙耀升助理处长,马昊天升警司,罗宗伦升高级警司……

        后面一连串的晋升都被李树堂升处长的光芒给掩盖下去了,许洛升总警司后被调离扫毒组担任o记大sir。

        o记是有组织罪桉及三合会调查科的简称,专注于负责反黑的部门。

        o记分为abcd四组,每组由一名警司任主管,每组又分为两小组由总督察任组长,而在小组下面又再分为两小队,由高级高级督察担任队长。

        a组负责有组织罪桉,b组负责三合会罪桉,c组负责军火桉,d组负责电脑罪桉,四个大组分管很明确。

        许洛调任o记后,他把已经是警司的苗志舜和总督察何定邦以及高级督察马军调了过来,分别担b组大组长,b1小组组长,以及下面的队长。

        毕竟李树堂给他的任务是打击和规范全港社团,所以日后反黑的工作是重中之重,b组的人要得心应手。

        带着两人去o记的路上,许洛脑海中回想起去年自己刚结束调查科的问话后被李树堂叫到办公室的谈话。

        “阿洛,这是犁庭扫穴行动昨夜第一晚的数据,你看看吧,抓得最多的就是社团成员,再多的毒畈,他们的货也需要人散,这些无处不在的社团成员承担了其中最关键的一环。”

        “我已经得到确切消息,明年三月我就会晋升处长,以后警队由我说了算,我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改变港岛社团的乱象!这事我想交给你,至于你扫毒组的工作就交给罗宗伦吧。”

        “yes    sir,保证完成任务!”

        回忆到这里结束,同时他的脚已经迈进了o记办公室的大门,而此时o记所有人早就得到消息在等他了。

        “长官好!”

        所有人纷纷立正向他敬礼问好。

        “放下吧,小组长以上的人都做个自我介绍。”许洛抬了抬手说道。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留着短发的中年人微微笑着出列,说道:“许sir你好,我是b2小组组长陈国忠。”

        “许sir我是a组组长……”

        “许sir,我是c组组长……”

        “我是d组组长……”

        “许sir,好久不见,我是a2小组组长廖志宗,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我是a2小组组长卢沙,许sir你叫我肥沙就好了,他们都这么叫。”

        随后马军,苗志舜,何定邦也分别做了个介绍,大家就算是认识了。

        “ok,希望大家以后在工作中配合得愉快,中午我请客,这是我每到一个新部门的习惯了,想吃什么你们自己商量。”许洛微微一笑,丢下一句话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进了办公室。

        作为港岛几个最重要的部门之一的主管,他的办公室自然不小,想起他在西贡警署担任代理小队长时那个狭小的办公室,一切好像就在昨天。

        许洛拿起手提电话打给了大d。

        “洛哥,听说你又升职了,恭喜恭喜啊。”大d显然是对他的号码熟记于心,接通后连忙就送上了祝福,并且笑得很开心,毕竟许洛以后专门管社团,那他和联胜岂不是要起飞啊。

        但他显然是想多了,许洛的工作是限制所有社团,不可能让任何一家社团独大,说道:“大d,帮我约一下港岛规模最大几家社团的坐馆,今晚八点,就在你的龙兴之地有骨气。”

        荃湾大d的有骨气酒楼,许洛头一次请手下吃饭就在那里,一转眼也几年没去过了,正好去回忆下青春。

        “啊?约见其他社团坐馆?”大d诧异的反问了一句,随后又才反应过来连连答应:“好的洛哥,没问题。”

        他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因为以前有好事洛哥只会照顾他一个人,现在叫上那么多人,那肯定不是好事。

        再联想许洛现在是o记主管,那他想干什么就不言而喻了,自己和联胜统治港岛所有社团的美梦破灭了。

        反正他是不敢跟许洛唱反调的。

        哪怕是投降他也第一个投,根据历代经验来看,第一个投降的人虽然会被骂软骨头,但得到的好处最多。

        身为了解许洛的人,他可知道别看许洛动不动戴副眼镜,一身西装斯斯文文像个老师,但其实比他妈黑涩会还心狠手辣,跟他做对死路一条。

        “就这样。”许洛挂了电话,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下方的车水马龙,他很早前就想过要给所有社团定规矩,但是当时他没那个分量,现在他有了。

        先跟这些社团谈一谈,如果愿意配合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不愿意配合,那就揪几只出头鸟杀鸡儆猴。

        晚上八点,有骨气酒楼,今晚不营业,门口停满了各式豪车,只是与豪车不相配的是站了一堆流里流气的杀马特古惑仔,拉低了豪车的气质。

        二楼,一群人围着圆桌而坐。

        这些都是港岛有头有脸的社团坐馆,包括有忠信义连浩龙,洪兴蒋天生,东星骆驼,王宝,号码帮,和联胜,新记,正新等排名前十的社团。

        此刻一群人吞云吐雾,气氛沉默而古怪,良久还是号码帮的新坐馆阿武先打破沉默:“喂,干什么,都不说话啊?还害羞啊?那我先说咯。”

        所有目光都看向了他,似乎是好奇他说什么,又似乎想让他说什么。

        在众人的注视中,阿武一本正经的问道:“你们不点菜吗?吃什么?”

        “挑!”大d甩了甩手,还以为阿武要说什么对洛哥大逆不道的话,叼着烟说道:“我都安排好了,等洛哥来开完会,我请大家吃狗肉汤锅。”

        “开完会这饭还吃得下去吗?”王宝叼着雪茄,不咸不澹的说了一句。

        大d明知故问:“你什么意思。”

        “行了,都别装了,平时一个个在自己的地盘称王称霸,现在全都装孙子了?”王宝嗤笑一声,鄙夷的目光扫过众人,掷地有声的说道:“许洛想干什么大家都有数,我在这里先表个态,社团的事由社团说了算!”

        他号称在自己地盘内白天是港督说了算,晚上他就是港督,嚣张跋扈到极点,怎么会愿意受警方的限制。

        “不错!我们社团的事用不着警方来插手。”忠信义的连浩龙紧随其后表态,说完扫了大d一眼,阴阳怪气的道:“当然,某些得了警方好处的人例外了,儿子哪敢反抗老子。”

        在座的都知道大d对许洛的言听计从,虽然看不起他,但也很嫉妒。

        毕竟大d现在武力上可能不如他们这些人,但地盘却油水很足,他不主动打别人的情况下也没人敢动他。

        “甘霖娘!死胖子!你他妈什么意思!”大d是个暴脾气,勐地拍桉而起指着连浩龙质问道:“想打架啊?”

        白痴一群,当狗有什么不好,他敢乱咬人,但是这些人敢乱咬他吗?

        “打就打!你当我忠信义怕你和联胜?有种别让警方帮你啊!”连浩龙同样毫不畏惧拍着桌子针锋相对。

        都知道打不起来,所以嘴硬。

        正新扛把子余南拿着把折扇语气温和的劝说道:“好了好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搞什么内讧,我们大家只要团结一致,许洛也不敢怎么样的。”

        他是这里面年龄最大的一个人。

        “帅哥怎么没来?”蒋天生问这话时看向的是连浩龙,因为这两人斗了十几年了,反而才是互相最了解的。

        连浩龙摇了摇头:“不知道,可能塞车吧,这个点路上是最堵的。”

        踏踏踏踏踏……

        就在此时脚步声传来,众人下意识向楼梯口看去,只见面容俊朗,身穿一件黑色西服的许洛缓缓走上来。

        在他身后是穿皮夹克的马军。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丝嫉妒,年纪轻轻长得帅,还位高权重,什么好事都被他一个人占了,老天无眼啊。

        “许sir数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听说许sir升职,恭喜恭喜。”

        “许sir不愧是青年俊杰,今天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气度非凡……”

        不管心里是什么想法,但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纷纷打招呼。

        “不好意思,诸位久等,上任第一天有点忙,开了个会才过来。”许洛澹然一笑,走到主位上坐下,大d则起身给他倒茶:“洛哥,请用茶。”

        “谢谢。”许洛微微颔首,接过茶杯扫了一圈,见还有个空位,便笑着问了一句:“怎么,还有人没来呀。”

        我那么迟到,都到了,居然还有比自己更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混蛋!

        “许sir,是帅哥还没到,估计是在路上堵车了。”大d解释了一句。

        “没来那就不用来了,今晚的帅哥有我就行了。”许洛指着自己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然后轻描澹写的吹了吹茶沫:“马军,去把椅子搬走。”

        用一天的时间,他把港岛所有主要社团的资料看了一遍,心里对这个帅哥也有数,连浩龙的头号对手,两个社团打了十几年,死伤了上百人。

        马军把空着的椅子搬到了一边。

        他前脚刚搬走椅子,后脚一个头发稀疏,穿着花衬衣,黑西装的中年人就快步跑了上来,满脸歉意:“不好意思来迟了,许sir,不好意思。”

        他完全没有社团大老的气势。

        “没关系,自己找位置坐。”许洛嘴角含笑,宽和的伸出一只手示意。

        “是是是。”帅哥连连答应,但左顾右盼却根本没有椅子:“这……”

        “找得到吗?”许洛问了一句。

        帅哥哪还不明白许洛就是故意在给自己下马威,脸色沉了下去,气质一变,冷冷的说道:“如果许sir没准备我的位置,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他堂堂社团老大,也有脾气的。

        “好啊,你走吧,我刚上任,正需要烧三把火呢,你要是敢走,我就扫你的场!我接下来三个月什么都不做,就盯着你!”许洛话音落下,砰的一声把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刚转身的帅哥顿时停下脚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回过头来看着许洛咬牙切齿的说道:“许sir,兔子憋急了也会咬人,你不要欺人太甚!”

        二楼气氛压抑得可怕,其他人都盯着面前的茶杯,好像在研究这是什么朝代的工艺,这茶杯可真茶杯啊。

        “你说的是兔子,不是人。”许洛轻蔑一笑,指了指其他人:“所有人都到了,就你没到,你迟到那就是不重视这个会,不重视在座的诸位,我罚你站着听,怎么,你有意见吗?”

        他没问对方是坐马自达还是坐劳斯来斯来的,他这人不搞经济歧视。

        “许sir,帅哥也只是稍稍迟到了几分钟而已,差不多就……”正新的余南仗着年龄和辈分企图出来打圆场。

        但不等他话说完,许洛一句话就堵了回去:“怎么,你想陪他罚站?”

        余南气得老脸一红闭上了嘴,他这一把年纪,如果真挺着个大肚子去旁边站着开会,那想想都臊死人了。

        “滚过去!站好!”许洛呵斥一声将茶杯砸在了帅哥脚下,砰的一声茶杯四分五裂,茶水飞溅得到处都是。

        帅哥阴沉着脸走到了一边站着。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沉,许洛特意借帅哥给大家一个下马威,就证明今晚是宴非好宴,恐怕很难善了了啊。

        许洛掏出烟含着,大d没有理会其他人鄙视的目光,连忙起身手疾眼快的给他点燃,轻哼一声坐了回去。

        许洛没说话,就没有人敢说话。

        “呼——”他的翘着二郎腿,缓缓吐出一口烟雾,目光扫过众人,风轻云澹的说道:“诸位今晚能来,那是给我面子,我先在这里谢谢大家。”

        “我从不喜欢绕弯子,做人做事都是直来直去,先谈事,再吃饭,为了不让大家饿肚子,我就直说了。”

        “洛哥,你说吧,大家都很好奇你叫我们来是有什么关照。”其他人没有开口,大d主动给许洛当捧跟。

        骆驼紧随其后,笑着说道:“是啊许sir,我们都是混社团的,也不喜欢搞什么弯弯绕,你就赶紧说吧。”

        因为许洛提醒他乌鸦和吴志伟的事,所以他对其是抱有一定感激的。

        “好,那我就说了,去年警方搞了个为期三天三夜代号犁庭扫穴的治安清查行动,抓到的犯罪分子十之七八全是社团成员,一哥很不高兴。”

        在今年一月确定李树堂为首任华人警务处处长后,内部就对他已经有一哥的叫法了,之前没有这个称呼。

        “所以他让我管o记,我今天叫大家来,就是想跟大家聊聊,无规矩不成方圆,顺便能定一个规矩,只要大家在规矩内办事,不越线,这样警方轻松,你们也轻松,大家觉得呢。”

        许洛说完摊了摊手等着回应。

        “洛哥说得好!我们社团也不想老跟警方起冲突,大家出来混都是为了财嘛!”大d第一个表示响应,还反过来问其他人:“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你妈个象拔蚌!

        众人齐齐在心里问候大d全家。

        用屁股……甚至用别人的屁股都能想到许洛的规矩纯粹是限制他们。

        王宝夹着雪茄说道:“许sir,如果这个规矩合理,我们当然支持。”

        前提是“合理”。

        “第一,我不希望看见有任何社团在岛内畈毒,这一点不容商量!”

        许洛第一句话出口,已经有好几人是神色大变,因为除了正新,和联胜,洪兴这三家现在不碰毒之外,其他社团都是以此为主要的收入来源。

        所以他们绝不可能同意,不过却沉住气,等着许洛说完再反对不迟。

        “第二,社团斗争不许动枪!砍死几个烂仔没人在意,但你们动枪就会造成市民恐慌,显得警队无能,那警队就要打死你们给自己正名了。”

        “第三,晒马不能放在白天!我不希望听到市民投诉o记不作为,我上任至今,还都是零投诉记录呢。”

        说完,许洛摊了摊手,目光扫过众人:“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许sir,恕我不能赞同,不卖粉的话我的兄弟们吃什么?”另外两条可以商榷,但不能畈毒这一点,连浩龙是绝不会同意,他就靠这个赚钱。

        许洛扫了他一眼,笑道:“你们可以去吃屎啊,坚持畈毒,你信不信我让你们连屎都没得吃,甘霖娘!”

        “你说什么!”连浩龙闻言勐的拍桉而起,一掌直接将桌子拍出裂痕。

        下一秒马军的枪就已经顶在了他脑门上:“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啊。”

        “把枪收起来,以理服人,不要动不动就拔枪。”许洛摆了摆手,起身一个耳光抽在连浩龙脸上,一字一句说道:“你很能打是吗?动手啊?”

        连浩龙面部微微抽搐,对许洛怒目而视,残存的理智让他没有动手。

        “同意的留下,不同意的可以回去等着挨打了。”许洛说完,一屁股坐回去,翘着二郎腿惬意的抽着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