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二百四十二章 医德

二百四十二章 医德

        “我……我知道了……。”

        听着朵丽儿医娘的话,乔巴委屈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朵丽儿医娘索性也伸出手去,拽住了自己这个臭儿子的小蹄子。

        拉着儿子走向家里,朵丽儿医娘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的心里应该还在难受吧,臭小子。

        因为医生这个职业,明明是个做着好事的职业。

        结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就连做好事都需要得到法律的允许,同时也需要考虑做好事的后果了……。

        不过没办法,这就是冬岛和磁鼓王国的规矩!”

        话音落下,朵丽儿医娘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喜欢这种规矩,但我们是冬岛的人,作为平民,就算老娘我曾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医生,也改变不了咱们那个疯子国王瓦尔波的想法……。”

        “我知道了,朵丽儿医娘……。”

        听着朵丽儿的话,乔巴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您照顾我已经很辛苦了,而且由于不能治病,您和我都没有收入。

        所以您放心吧,我会努力采集药草,上交到医生20的那边换取生活物资,争取照顾好咱们的!

        还有……我……我以后不会随便给大家治病了……。

        要是真的被发现了,那……呜呜呜,那我……呜呜呜呜呜~~~。”

        伴着一连串压抑的哭声,乔巴悲伤的无法形容。

        再也不能给自己的动物朋友们治病了啊,因为自己……自己不可以为医娘添加更多的麻烦了!!!

        一旁,听着乔巴的哭声,朵丽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着,她忍不住将狸猫大小的驯鹿拎了起来。

        只见她就像抖一件湿衣服似的,拎着乔巴不断的甩动起来。

        紧接着,朵丽儿医娘没好气的说到。

        “不要在这里抹眼泪了,你这个臭儿子!

        上次你是这样说的,上上次你还是这样说的,每次你都哭的这么真挚,让我以为你真的不会再那样做了!

        结果你哪一次真的做到了!”

        说话间,朵丽儿将乔巴拎在面前,无比认真的说道。

        “算了算了,哎,你这个小家伙真是让老娘没有办法!

        更何况我也没什么说你的资格,因为我也偷偷治疗了一些病人!

        我有我的患者,你有你的患者,我们都是偷偷摸摸的一丘之貉啊!

        所以,以后如果想给你那些动物朋友们治疗的话,就大胆的带着草药过去吧!”

        “真的吗?!!”

        一时间,乔巴直接兴奋的尖叫出声,接着,他兴奋的伸出小蹄子,抱紧了朵丽儿的脸。

        见状,朵丽儿嫌弃的推开了乔巴的蹄子,接着她拎着乔巴,严肃的继续说道。

        “不过提前说好啊,臭儿子!

        你只可以偷偷治疗你的动物朋友,你绝不可以治疗任何村庄和城镇里的人类!”

        “哎?”

        闻言,乔巴的兴奋劲儿立马散去了不少,他还以为他已经得到来自朵丽儿的行医许可了呢……。

        看着失落的乔巴,朵丽儿拿空着的手敲了敲乔巴的脑袋。

        “哎什么哎!

        臭儿子你根本不懂得人情世故,这样的你在冬岛这个不允许私人行医的地方,就只能医治动物!

        再说了,你也不是人类,所以你就去治疗你的同类吧,这样正好!

        至于人……。”

        说到这里,朵丽儿将乔巴放回到地上,接着她将手掌上粘着的绒毛在裤子上擦了擦,随后点燃一支烟。

        一边吸着烟,朵丽儿一边悠悠的说道

        “你这小子怎么会懂,人类和动物是不同的啊!

        被你医治的动物,它们真的会感激你一辈子,它们也绝对做不出转头去伤害你的事!

        但人类……。”

        朵丽儿伸手到衣兜里摸出了一张悬赏令。

        将悬赏令扔到乔巴面前,看乔巴接住悬赏令之后,朵丽儿摇着头说道。

        “这是磁鼓王国最新发布的悬赏令,瓦尔波那个家伙,开出了整整二十万贝利的悬赏金,来悬赏你和我这种不属于磁鼓王国医生20队伍里的人!

        这可是二十万贝利啊,虽然不多,但已经足够替代磁鼓王国的平民们工作一整个月的收入了!

        你能分清你治疗的人类,会不会在被你治愈之后,转而为了悬赏金去向瓦尔波举报你么?

        我可以看透那些人,所以我能偷偷的治疗他们,我知道他们中的哪个,不会在被我治疗之后,转头将我卖给瓦尔波军团换悬赏金!

        但我能做到的,你做不到啊,臭儿子!”

        话音落下,朵丽儿医娘又一次重重敲打了乔巴的脑袋。

        有些不会影响到她们根本安全的事情,朵丽儿可以给乔巴足够的自由。

        但面对真正能让他们家破人亡的错误,朵丽儿是绝不允许乔巴触犯的!

        一旁,捂着被敲疼的脑袋,乔巴赶紧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我知道了,咿呀,不要打了啊。

        我明明早就战胜我的父亲了,我不是孩子了,医娘你轻一点嘛!”

        “哈?”

        听着乔巴的话,朵丽儿手上的动作立马又加重了几分。

        只见她一边敲打乔巴,一边不断对乔巴提醒到。

        “别和我狡辩,臭儿子,你击败的那个父亲只是一头驯鹿!

        但人类远比驯鹿要危险太多!

        你不是想成为能治愈一切疾病的超级医生,成为传说中的万能药么?

        那么如果死掉的话,可就一定成不了万能药了!”

        话音落下,朵丽儿自顾自朝前走去,将失落的乔巴留在原地。

        见状,乔巴赶紧拿小碎步拼命追赶着朵丽儿的脚步。

        一边走,乔巴一边忍不住小声的嘟囔。

        “明明都是治疗,但为什么医娘你说动物们会感谢我,但人类不会?

        我很久之前就想问了,医娘!

        为什么您每次给别人治病,都要收非常多非常多的诊金呢?

        我们是医生啊,救死扶伤难道不该是我们的天职么?

        而被我们治疗的人,不都也会感谢我们么?

        要是我也像您一样,每次治病都要收超高额诊金的话,那样的我才不会被人们感激吧?”

        “哈哈!”

        听清乔巴的话,朵丽儿大笑出声,紧接着她回过身,拿自己满是皱纹的脸对准了乔巴。

        一边死死看着乔巴的眼睛,朵丽儿一边认真说道。

        “我活了一百二十多年啊,乔巴,你觉得我这一百二十多年学到和看到的东西,会比你这个做人仅仅十几年而已的驯鹿还浅薄嘛!

        曾经的我也像你一样,以为自己只需要治病救人,就能得到按理来说,病人理所应当的感激和尊敬!

        但事实证明,世界不是那个样子的,病人们只会觉得我们医生治好他们就是理所应当,治不好就是我们欠他们的!

        至于我的诊金,哈哈,我的诊金虽然高昂,却是为每一个患者量身定做的,他们一定会付得起的钱!

        如果他们连这份钱都不愿意出,那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他们不想救自己,不是么!

        更何况,你以为免费的医疗,真的能让人们更欣赏我么?

        哈哈,曾经我免费采集药草为人们治病的时候,人们都说我医术差的要死,他们宁愿花更多钱去其他人那里医治啊!

        你以为我的医术是怎么来的,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在那个我还为人们提供免费医疗的时候。

        能来到我这里的除了头疼脑热这种小病的患者以外,就是那些被宣告离死不远,企图到我这里碰运气的人!

        我是医生,但我也只是一个医生,因为那无数碰运气的患者,我死去了很多病人,我也逐渐治好了更多病人!

        但我还是没有名气,有时候我甚至只能看着人们死去,他们也更愿意相信要价比我更高昂的,他们眼中的良医!

        我明明比那些所谓的良医要更有水平,为什么我却永远是人们的第二,甚至是第三第四的选择?

        你以为我就不想治疗更多病人么?

        就从那一天起,我彻底改变了我的行医准则,我再也不免费了!

        相反,我还要拼命地收费,我要成为全世界要价最高昂的医生!

        而从那一天起,我的名声彻底传出去了,人们不在找我看简单的头疼脑热了,那些病不需要我出手,任何医生都能治好他们。

        当然,你那个爸爸,我的老友,死去的西尔尔克除外。

        他是个好人,但他真的是个庸医……。

        接着说回我,每当人们遇到真正的绝症,那他们通通都会想到我,因为我是个要价高昂到让他们只能在钱和命中间做选择的人!

        在我面前,他们只有这两个选择,钱还是命!

        你要知道,乔巴,人们尊重的永远都不会是我们的医术,人们只尊重他们自己的付出!

        他们付出的足够多了,那他们就也足够信任我了!”

        “你说的是不对的,朵丽儿医娘!!!”

        一旁,听着朵丽儿医娘激进的话,乔巴拼命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居然是从自己最尊重的人口中说出来的!

        小小的乔巴眨巴着满含泪水的眼睛,他难以置信的对朵丽儿继续喊道。

        “人们……人们不可能需要付出,才能懂得什么尊重!

        只有当我用真心去对待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同样用真心对待我!

        就像我和我的动物朋友们一样,他们……。”

        “所以他们是动物,他们不是人!!!”

        朵丽儿重重的打断了乔巴的话,接着她蹲在了乔巴面前。

        望着乔巴天真同时又无比单纯的眼睛,朵丽儿悠悠的叹了口气。

        “哎,你这个臭儿子,老娘总算和你说了点应该和真儿子说的真心话,结果……。

        结果你这个臭儿子根本就听不懂啊!

        那么我换一种方式和你聊天吧,臭儿子!

        我问你,我们是什么!”

        朵丽儿大吼着对乔巴说道,她的话让乔巴瑟缩着撅了噘嘴。

        “医……医生……。”乔巴小声回答道。

        对面,乔巴话音刚落,朵丽儿立马继续对他大吼道。

        “很好,我们是医生,那我们的工作是什么!!!”

        “治病……。”

        乔巴继续撅起嘴巴,他的嘴巴都快比他的鹿角更能挂东西了……。

        看着乔巴委委屈屈的样子,朵丽儿深深地吸了口气。

        阿西,这个孩子他让人生不起气啊,臭儿子委屈的样子简直让人同情到几乎爆炸啊!!!

        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冷脸,朵丽儿拿手捻起乔巴那毛茸茸的脸。

        “所以我们是医生,我们的工作是治病!

        那么,不管是收钱得病,还是不收钱的病,甚至是让患者倾家荡产的病!

        不管患者要面临怎样的选择,我们的工作,不就是将他们的病治好么!!!

        你告诉我,生命是有价值的么?

        生命不是无价的么!

        既然无价,那生命就既可以真的不要钱,但他也可以真的兑换成无价珍宝!

        我们的天职只是治病,收钱也好,不收钱也好,那和我们的天职无关!

        我们要做的就是治好别人的病!

        就连我,如果遇到了我都治不好的病,我不是也从不收钱的么!!!”

        话音落下,朵丽儿一把薅住乔巴的蹄子,只见她气冲冲的拎着乔巴朝自己位于湖畔的小屋子走去。

        一边走,朵丽儿一边最后对乔巴说道。

        “和你这个臭儿子说话还真是浪费口舌!

        总之,你还是个没有出徒的实习医生,所以你必须要服从我这个导师的命令!

        我说了,你可以治动物,但不可以治人,就算治疗别人,你也必须得到我的允许,听到了么!!!”

        “听……听到了……。”

        乔巴被朵丽儿训得彻底没了脾气,他虽然还是不理解朵丽儿的意思,但他终究轻轻点了点头。

        见状,朵丽儿轻轻地吐了口气。

        “听见了就好,哎。

        算了,回去之后,自己去仓库里拿些药品,把你剩下没治完的动物朋友们都治疗一下吧。

        我们都是医生,就像你不该对我收钱的治疗态度发表反对言论一样。

        我也不该对你免费治疗的态度,提出什么特殊的意见。

        但我们的争吵,不能建立在我们的基本德行上!

        决心治病的医生,不可以放弃每一个病人,就算他们只是动物也不行啊,哈哈!”

        至此,朵丽儿医娘的大笑声,回荡在冬岛最北方的湖畔周围,久久也没有散去……。

        而乔巴……。

        朵丽儿只能祝他这辈子都不要理解自己的话了。

        因为她的那些掏心窝子的话,全都是从各种各样的痛苦里学到的啊……。

        她怎么舍得乔巴过得像她年轻时那样艰难呢?

        ……

        ……

        ……

        另一方面,玛丽乔亚,盘古城顶层,权利之间里。

        看着手中的报纸,五老星们深深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他的速度还真快!”

        说话间,外交老人舒展了自己的眉头,露出了一个欣赏的笑容。

        “我一直都很看好他,哈哈,他的性格一定是外交方面的人才!

        如今距离他离开玛丽乔亚只有不到半年,可你们看看。

        他去过的那些岛屿,除了海军总部和司法岛这两个地方以外。

        其他所有岛屿,统统被他插上了自己的旗帜,成为了可以被他轻易左右局势的岛屿!

        甚至这里面还有整整两个世界政府加盟国,哈哈!

        只要这小子坐到我们的位置上,那未来的其他岛屿暂且不用说,只说鱼人岛和阿拉巴斯坦的话,这两座岛几乎已经可以收回到世界政府的手里进行直辖了!

        最重要的是,他既没有使用屠魔令,也没有使用什么乱七八糟的,会让其他加盟国感到警惕的手段!

        这是什么,这就是外交胜利啊!!!”

        说话间,外交老人的笑声愈发爽朗。

        说起来倒也奇怪,外交老人第一次看到高文就觉得亲切。

        他总觉得高文身上……有一种和他差不多的气质!

        他格外青睐高文!

        不过,外交老人话音落下之后。

        一旁和他坐着同一条沙发的军事老人忍不住摇了摇头。

        “哎,小高文的行动方针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我只是担心他选错了对象!”

        说到这里,军事老人转头看向权利之间的窗户,他的视线越过楼阁,最终落在了远方一处被遮掩的极为神秘的房间上。

        与此同时,其他五老星也都知道了军事老人看向的位置,那里叫做花之间!

        见状,文化老人悠悠的叹了口气。

        “是啊,如果他插上旗帜的是其他的国家。

        那老夫也好,诸位也罢,我们就只会替他,更替我们天龙人一族感到高兴。

        我们每拥有一块彻底直辖,并且不会继续发生叛乱的土地,都代表我们离那恒久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但是……,哎……。

        为什么他偏偏第二个就选择了阿拉巴斯坦呢!

        娜菲鲁塔利家族,可是伊姆大人的家族,它们是全世界,更是天龙人二十家里最特殊的一家……。

        他们在伊姆大人的心里,绝对有着不一般的作用,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弃天龙人身份不顾,回到阿拉巴斯坦维持着他们的统治呢?

        只希望伊姆大人不会因为这个,对高文产生特殊的看法吧。

        毕竟在我们如今这一代的晚辈里,高文和香克斯,早已经是最优秀的两个孩子了!”

        ------题外话------

        对不起,和大家请个假,今天白天有点急事。

        突发情况占用了我一下午的时间,我写到现在,就只来得及写了五千多字……。

        今天只有一章……。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