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守界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嚼舌吞腹

第四百五十一章 嚼舌吞腹

        这一点我能理解,毕竟是念过大学的人,追求的是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又怎么能够接受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

        可以想象,那女孩家听到这话时的怒火。

        果然,程老头接着说道:“那女孩家说这事要是同意便罢了,若不同意,他们就闹个鱼死网破,还得让我儿子坐牢。”

        “当时,我看那女孩家的人都挺激动,就劝他们回去,给我点时间劝说儿子。”

        “女孩家答应给我们十天时间,说十天后要不能痛快地给个答复,就要我老程家好看。”

        “我耐着性子将儿子一通劝,可我这儿子倔得很,说不娶就不娶。”

        “我为这事愁的晚上睡不着,到了半夜,我听到开门声,趴在窗户上一看就看见我儿子开了门跑了出去。”

        “我怕他想不开,就追了出去。”

        “那晚天黑的出奇,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外面勉强可以辨物,我追得深一脚浅一脚,我儿子却走得飞快。”

        “好不容易追上他,就发觉不对劲儿。叫他没反应,走路直挺挺的,也不看路,就直勾勾的看着黑暗深处,像个木偶。”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来他说的鬼附身之事,琢磨着他怕是又着了脏东西的道。”

        “我哪里敢碰他,就跟着他一直走。走到一户人家院外,他竟然爬上了人家的墙头。”

        “那是一户刚成亲没多久就死了丈夫的小寡妇家!他竟然夜翻寡妇墙,这成何体统!当时我也顾不上什么了,一把将他从墙上拽了下来。他也没反抗,被我拉回了家。”

        “回家后,我越想越觉得可怕,上他身的肯定是一个色中饿鬼,长此以往下去,我儿子可就毁了,我老程家的名声也就完了。”

        “不得已,我带着儿子出去躲了三天,三天里不停得劝说他,迫于无奈,他好歹答应了跟那姑娘的婚事,我们爷俩才赶了回来。”

        “回来后,我儿子那个同事女朋友听说了这事,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我儿子得知后,彻底崩溃了。他出去折回了一捆柳条,回来后,他用柳条在家里边抽边破口大骂,让家里的邪魅鬼祟快滚,再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找高人来收拾它,让它形神俱灭……”

        “我从来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也从来没见过他骂人骂的那么凶,一捆柳枝被他抽得粉碎。”

        “他打骂累了,气也消了一些,天也黑了,他去给我做饭,结果吃晚饭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他嘴里流出了鲜血,我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了,他不搭腔,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前吃,而他嘴中的血却越流越多。我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一步蹿上前去,硬掰开了他的嘴,看见……看见他把自己的舌头嚼烂咽到肚子里去了。”

        程老头说到这里打了个哆嗦,对当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

        不但将舌头嚼碎,还咽了下去?

        还真瘆人!

        老程头又道:“平时咱们吃饭,不小心咬到舌头都会疼得钻心,他竟然毫无感觉……”

        到这里,我也听明白了,肯定是那天他用柳枝打骂惹怒了上他身的那个东西,那东西给他教训。

        自古来,就有柳、桃二仙,专管祛邪挡霉运的说法。

        因为桃木跟柳枝可以辟邪,柳枝也常被用作打鬼的法器,小鬼附身后,懂行的人折根柳条,往被附身者身上抽打几下,念叨一番,小鬼基本就走了。

        鬼还怕污秽之物,实际不光是鬼,各路神仙妖魔鬼怪都怕污秽之物,一旦染上污秽,有些法术、法器就不灵了,修为也会大打折扣。

        污秽之物同样包括污言秽语,所以家中有小鬼小打小闹时,老人都会对着空气骂脏话,骂几句,小鬼多半就走了。

        我估计着程老伯的儿子也听说过这些,所以才会又打又骂的,只是他好像碰上了硬茬子,那东西挨了打骂后不仅没跑,还反过来把他给教训了。

        不过那东西有点欺人太甚,附人之身行淫事已是伤天害理,还害人嚼了舌头吞咽下肚。

        唐唐一个老师,舌头没了没法说话,或说话不清,还怎么讲课?

        他这辈子就算了毁了。

        不过也由此可见,作乱的东西很是阴毒。

        管你阴毒不阴毒的呢,既然让我遇到了,我肯定是要管的。

        当即,我安慰程老头道:“老伯,你放心吧,这事我一定给你处理好,顺便把你家老爷子的事也一起给办了。”

        “老爷子?”老头有些不明就里。

        这时,五爪金龙和麒麟它俩回来了,拎了大堆的吃食,补品,还拿五万块钱。

        我将钱交给程老头,他死活不要,说什么,我能处理他家的事就已经帮了他大忙了,又怎么能再要我的钱。

        见他坚决拒绝,我也没法子,只好先收起来,等什么时候趁他不备再塞给他。

        终归是程不归的家人,我现在有这个能力,就一定会帮。

        再细看程老头,他无奈的笑容后还隐藏着一层隐忧。

        我知道,他这是怕自己儿子成了这般模样,那女孩家说不定毁悔婚。

        安慰几句,我跟程老伯要了他儿子的生辰八字及名字,要给他推演一番。

        此时,我才得知他儿子名叫天河。

        天河虽非大富大贵之命,却也一辈子平平和和,没有牢狱之灾。

        听我这样说,程老头放下心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五爪金龙和程老伯,我们三人打了个车,回到了稻田村,麒麟留在医院照顾天河。

        回到老程家,刚一进门,我便掏出了罗盘。

        院子里堆放着各种装修材料,乱七八糟的,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

        罗盘一直在转,没有聚焦点。

        这说明这家里确实不干净,但不干净的来源罗盘感应不出来。

        这种可能性有两种。

        一种是脏东西暂时没在这里,只在这里留下了阴、邪之气        。

        二是脏东西太厉害,阴气扩散范围太广,让罗盘只能滴溜溜打转,无法指正准确的目标。

        大白天阳气重,我凭借阴阳眼也看不出什么,这事还得等晚上。

        之后我先找到了家中的五鬼位,将无良道士埋的铁砂挖了出来。

        然后又带上黑伞,铁锨等挖坟用的东西,由程老头带领去了他家祖坟。

        wap.

        /67/67566/21122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