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加持年华在线阅读 - 第86章 第一次翘课

第86章 第一次翘课

        “呃,汤子怡,什么事?”

        “新仔,我爸在举办画展......我,我想借这个机会,让你跟我爸谈谈......”

        “新仔”都叫上了!

        还要让他跟她爸谈谈!

        叶贞听了汤子怡的话,小脸露出紧张的神色,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紧盯着范建新,想洞悉范建新的心事。

        全班26名女生中,她最要提防的就是汤子怡!

        汪小兰虽然漂亮,她发现范建新就像避瘟神一样躲避着她。而这个汤子怡,却是班级最会穿着和打扮的女生,女生中也唯有她,有时会跟范建新窃窃私语。

        “谈什么?......”范建新有些纳闷。

        “你,你上次不是说让我报考服装设计专业的吗?......我不敢跟爸爸说,我觉得你和他说,他比较能接受。”

        “嗨,我当什么事呢。你完全可以不听你爸的意见,等高考成绩下来填志愿时,你直接填服装设计专业就行了。”

        “我不是不想忤逆老爸吗,你跟他谈谈很管用的......”

        汤子怡知道,现在的范建新,在她父母的眼里,那可是能人!

        范家乔迁时,她没去,可她的父母一起去过范家的新居。回来后,二老对范建新可是称赞有加、羡慕不已。

        她是真喜欢服装设计,可是她老爸总是想让她继承家传,走绘画之途,哪怕是学西洋画也行。

        现在能做通父亲工作的人,非范建新莫属。

        现在乘着父亲画展办的萧瑟、冷清,让范建新跟父亲提这事,父亲准能同意。

        “子怡,能带我去你父亲的画展看看吗?”

        叶贞幼时也学过绘画,她隐约知道范建新也画的一手好画。听汤子怡这么说,她估猜范建新一定会去看画展的,现在她提前这么说,省得让人说她往范建新的身上黏。

        “啊,叶贞,当然可以。要不等这次模考后,我带你去。”

        “汤子怡,画展展的都是你爸的画?”范建新有些印象了,前段时间,汤子怡的妈妈曾拿几幅画作,让母亲帮忙裱糊的。

        “不全是,还有周大民的一些作品。”汤子怡停顿了一下,说:“画展冷冷清清的,既没什么人来看,更是没什么人买......”

        “哦......”范建新记得汤子怡父亲的画,即便到了晚年,也没什么人认可,周大民的画更糟糕。

        “嗯,我老爸收藏的一些画作,倒是卖出去几件......”

        “你说什么?!......”

        范建新忽然想起,汤子怡爸的绘画虽很普通,但她家的收藏却一点也不普通,他记得她家收藏了好几位近现代著名画家的作品。

        “我爸和周伯伯的画根本吸引不了人。所以,这次画展添了一些家里收藏的画......”

        “你家的那幅潘天叟的指画《凝视图》,也展出了?!”

        “是啊。”

        “糟了!......快带我去!”

        “现在?!......”汤子怡杏眼圆睁,马上就要上第二节课了。

        范建新点点头,转脸看向叶贞问道:“翘过课么?......”

        “嗯?......”叶贞有些不解。

        此时,上课的预备铃已经响了,范建新看到物理老师已站在教室的门口。他悄悄的拉着叶贞的手,向汤子怡做了一个走的手势,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后门溜出了教室。

        叶贞还真是第一次翘课!

        从入小学起,她只有一次因生病,请了半天假没到学校上课,除此之外,十二年来她一直全勤。

        ......

        范建新先回到家,从保险柜中拿了几万块钱,开着桑塔纳载着俩女同学直奔文化馆。

        汤子怡听说这辆轿车花了16万买的,嘴里不住说着羡慕、赞誉的话语。

        “我跟爸妈说,你卖衣服就赚了几万块,他们还不信呢!......”

        “‘幸子衫’‘光夫衫’还是你帮着设计的样子......我还没好好谢你呢。”

        范建新心想‘幸子衫’和‘光夫衫’可挣了不止几万块。

        “你上次不是给我买了不少绘画的用品......”

        “那才几个钱?!......”范建新顿了一下说:“这次我多买你爸几幅画,算是还你的人情......”

        ......

        俩人一路聊着,而叶贞始终沉默,不做声。

        每天接她上下学的轿车,不比这辆桑塔纳差,但她也被范建新能买得起轿车,而叫奇。

        五一节期间,她回了一趟沪市,听小姨辛娟提过范建新,知道范建新给小姨的服装商场提供过服装。

        小姨说,范建新能赚不少钱。

        她奇怪的是,这个一向表现平平的男生,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无所不能的优异生。

        不仅学习成绩飞速的进步,打架也变的那么的厉害……顺便还赚了不少钱。

        在沪市购置了地皮,正在筹办服装加工厂;据同学说,他和米国人合资在巉州投建一家农业机械制造厂;他还参股了米国的一家计算机公司......

        最让她意外的是,他会创作歌曲!

        他所创作的每一首歌,都是那么的感人至深,让人喜爱的不能自拔,爱不释手。

        他哪来的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这些事的?!

        这让她非常的不解。

        她身边不缺乏有能力的人,不缺乏惊才艳艳的年轻人。可那些人,都是有这样那样的家庭背景,而且年龄起码接近三十岁。

        他一个平民家的子弟,靠什么获得了这些?

        ......

        这次画展是在巉州市文化馆举行的,看画展进门是要花五角钱买门票的。

        汤子怡说要去找她爸带着进去,范建新拿出两元钱,递给卖票的工作人员,说声“不用找了!”,率先进了展厅。

        文化馆举办画展不是第一次了,若不设置门票,歪鼻子斜眼的人都会来凑热闹,会增加画展的工作量。五角钱的门票费,就能挡住大部分的凑热闹人。

        而且,还能增加一笔收入,何乐不为呢。

        在这个年代,乱收费的现象是很普遍的,各行各业只要有机会收费,是不会不收的。

        比如,街上就没有不收费的公厕;随地吐痰也会被戴红袖标的大妈、大爷撵着罚款五角;道路设卡收费,更是层出不穷,一段路分属两个县,可能就有两个收费站......

        画展分两个区域,一个是自画展,另一个是藏画展,共占用了四间房子。

        见到汤子怡的爸爸汤国风时,他竟清闲或说勤奋的在展厅的一张桌子上,在作画呢。

        范建新直奔藏品画展厅,里面多是近现代的画作,质量和名气参差不齐,也有几幅近代人仿古人的画作。

        他寻到潘天叟的那幅指画,就呆站在画前,欣赏起来。

        两个小女生很亲密,像多年的好闺蜜,手拉手,在各个展厅里观赏画作......

        其实,在这之前,她们就是一般的同学而已。

        汤子怡成了叶贞的解说员。

        按这个时间节点,华夏的艺术品市场刚刚才萌出一个芽胚,书画销售的渠道很少。多数的书画家,以开画展的形式来卖画,层次更低一点的,直接到街上摆地摊。

        汤子怡的爸爸也是这样。

        有时为了吸引观众,也会搭一些名家的画作,一起展览。

        前世,范建新刚入职教师行业之时,就开始涉猎书画的收藏。由于资金捉襟见肘,只得在低端市场收集蓄藏,巉州的本土画家的画作,他非常的熟悉。

        汤子怡爸爸汤国风,和这次跟他一起办画展的周大民的作品,早先他也有收藏,等他去沪市经营书画裱褙、鉴定和拍卖时,就拚弃了。

        汤国风的书画传承于家学,却未能有所出新,亦不如其父的水平,未能跳出画匠的宿命和窠臼。

        以现在范建新的眼光看,汤国风就是那种没有多少艺术细胞的人。虽然自幼学画,笔法熟稔......也悉熟华夏古今历代大家作品的渊源、流派、技巧,可却创作不出有韵味有新意的作品来。

        所创作的画,具像是临摹的,总是缺乏国画特有的那种艺术气息和神韵,犹如死水一潭,意境还不如民俗高手的年画。

        爱迪生说“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却是最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决定事物成败的关键。

        这犹如不同的白酒,所含的化学成份99%是相同的,只有不到1%的不同。

        正是这不到1%的不同,造成了酒的口感千差万别,价格更是云泥之别。

        汤国风的画,在不懂画的人眼里,与古今书画大师没有什么分别,但在行家眼里却无甚价值。

        也许,汤国风去当一个生物、医学之类书籍中插图的画匠,肯定是把好手。

        这就是站在汤子怡爸画展里参观的范建新的……想法。

        范建新翘课来看画展,绝不是为了汤国风和周大民的画,而是他俩的藏品。

        四间展厅,有一间是俩人的藏品展。

        这里的展品,若价格合适,也会出售。

        范建新只是走马观花的在展厅里转了一圈,便站在潘天叟的那幅指画《凝视图》下,再也不愿意挪步!

        这幅画,采用竖构图,简率的几笔就勾勒出一块近似长方形的巨石,竖立于画面的中央位置。

        巨石顶端,矗立着一只用粗笔扫出的苍鹰。

        笔墨给人一种苍古、凝炼又老辣的感觉;画风大气磅礴,雄浑奇崛,墨气.淋漓,有股慑人心魄的力量感,和现代的结构美。

        从鹰到巨石,再到草丛,处处都体现出力的象徵,可谓霸悍味十足。

        鹰头向身后凝视,与身体形成明显的转折,特别是鹰的那双眼,炯炯有神,神情专注,似有所警惕。

        “范呆子,又傻掉了!”

        汤子怡陪着叶贞在几间展厅里转了一圈,然后去找她爸了。叶贞便来到范建新所在的展厅,见范建新仍然盯着那幅《凝视图》不动,说道。

        说实话,她就喜欢他的专注劲儿!

        自从范建新复学以来,每每她都能看到他在专注的学习,即便下课时教室里混乱嘈杂......他也能全神贯注于书本,真能做到古人说的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界。

        “你怎么看这幅画?”范建新看了看叶贞,问道。

        “苍古高华,沉雄阔大......”

        “嗯,你说的太笼统......你注意到了没有?鹰与巨石占据了画面上部与中央的大部分位置,这给人造成头重脚轻、上满下空的危险局面——这就是潘天叟惯用的‘造险’之法。你再看左下方,也就是巨石的脚下,画的这丛生长茂密的草植。这种以无限生机的暗示,平衡了生命的重压,从而达到平衡、稳定构图的‘破险’功效。这样,画幅的下部,视野得以延伸到画幅之外,让人有了画外有画的感觉......”

        /82/82326/31490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