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3章 要钱

第3章 要钱

        阮建国和周淑雅皆是一怔。

        特别是周淑雅,她忍不住尖声道:“你嫁什么嫁,我不同意!”

        这是第一次,阮娇娇脱离她的掌控,这让周淑雅很是不满,她是敏感的,甚至觉得对方似乎哪里变了。

        她看着她的眼神,是冷漠的,是陌生的,完全不如以往的信任乖巧。

        所以周淑雅表现的很激动霸道,跟以往的温柔截然相反,此刻的她面容还有些扭曲的丑陋。

        露出尾巴了?

        阮娇娇挑眉,笑意不达眼底,提醒道:“周阿姨,这是我亲妈给我订下的婚事。”

        意思很显然,亲妈和后妈,区别还是很大的。

        周淑雅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死贱人怎么突然叫自己阿姨了,难道她是发现了什么?

        她的脸色变幻莫测,最后要哭不哭的看向阮娇娇,故作委屈道:“娇娇,你怎么突然这么生分了,

        我虽然没有生了你,可我却是真心把你当亲闺女,

        你现在却改口叫我阿姨,我……”

        这模样看的,好像都是阮娇娇不懂事似的。

        听到周淑雅的话,阮建国立马不高兴了,猛拍桌子大声训斥:“你怎么能这么和你妈说话,你妈对你的好难道都喂了狗了?

        赶紧给你妈道歉,不准叫阿姨,你现在就这么一个妈!你听到……”

        阮娇娇想翻白眼。

        她可不吃这一套,不就是比柔弱么,谁不会似的。

        要知道她还有一副所有人都知道病弱身子呢。

        下一秒,她整个人摇摇欲坠,

        捂着心脏,脸色惨白,眼眶红红的看向阮建国,

        直接打断他的话:“爸,难道连你也忘记我亲妈了么?

        你忘记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让我忘记呢?

        那可是我亲妈啊!你怎么能让我忘记,你这是逼我做没有良心的女儿,逼我去死啊咳咳咳咳——”

        说完便是猛烈的咳嗽,整个人要倒不倒的,仿佛下一秒就能咳死过去了。

        还准备继续教育的阮建国,当即愣住了神,那些责备的话强行咽了下去。

        这搞什么啊?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看她咳得都要死掉了,霍二叔也有点吓到了,这未来侄媳妇看着,怎么感觉随时要嗝屁啊。

        他心惶惶然,但善良还是让他立马去倒了杯水,打算给阮娇娇递过去,再不济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把阮娇娇送去医院。

        注意到霍老二去倒水,阮建国这才回过神来,余光又看到外面有人围过来看热闹。

        他到底要面子,又有点心虚,皱着眉头道:“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我又没有逼你不认,算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吧。”

        一听这话,阮娇娇瞬间恢复正常。

        早这样不就完了,咳嗽也是很累人的呢。

        刚端着水碗递过来的霍二叔,看到这幕。

        好……好了?

        在半空中的那只手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这会儿阮娇娇朝他看了过来。

        看向霍二叔时,她放缓了语调,声音温柔礼貌。

        “二叔,我愿意嫁去海岛,你们霍家是守信的人,我和我亲妈也同样是,

        正好我毕业了,要安排工作,再晚一点我要是真进了酒水厂,再去海岛手续就多了,

        不如现在就办妥,你看我什么时候能启程?”

        霍二叔听她这么说,想着阮娇娇刚刚的言行举止,三观还挺正,身体虽然差了点,但是说好的娃娃亲,只要女方肯嫁,那就算只有一口气,他们霍家都得兑现承诺。

        对方同意,他自然是要促成这门婚事的。

        霍二叔当即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忙慌的赶过来,去海岛的手续你不用担心,二叔会替你办妥的。”

        阮娇娇点点头,唇角扬起露出甜美的梨涡,声音依旧软糯,“那就麻烦你了二叔,

        既然要嫁,我的想法是越快越好,

        要是有什么手续需要我跟着的,你就同我说,我绝对配合。”

        说着,又看向阮建国,笑着道:“爸,我结婚的嫁妆就给我折现吧,这样我也方便拿过去,

        我不要多,给我一百就成。”

        一百?!

        还要的不多?

        周淑雅都要气死了,先是被从小听她话的继女反驳,又是听她决定自己的婚事,还要拿钱走,这是要造反了么!

        没等人开口,阮娇娇又道:“你们先前说过,姥姥那边给我的钱,你们都给我攒着,

        等我结婚就给我添置嫁妆,我也不需要你们给我买多少的嫁妆,

        我只要一百块的现金。”

        说到这个,阮娇娇就觉得可笑,自从母亲去世,紧跟着阮建国就二婚之后。

        姥姥家和她们家就不怎么来往了,但是因为阮娇娇的关系,每年姥姥家还是会送些钱过来,就怕她受委屈。

        而这笔钱最后会落到周淑雅的手里,仔细想想,好像每次拿到钱,她都会想方设法的买肉给阮瑶补身体,对外就说是给阮娇娇买的。

        可回回都是她发热后买,压根吃不了这些,现在想起来就是故意的,因为这样一来,外面的好名声周淑雅有了,阮瑶也是实际利益获得者。

        这一次走,她一定要把这笔钱给拿回来!

        周淑雅愣住了,没想到阮娇娇会这么说。

        一肚子的火气瞬间上来,差点没忍住就想要开口骂这个贱人了,糊弄她的话,她竟然还当真?!

        周淑雅只能委屈的看向阮建国。

        阮建国刚刚被耍弄了一番,本就一肚子的火,当即脸色黑了下来,“你真以为你自己不用花钱是吧,你姥姥家给的钱能有多少?

        你妈平日里对你难道不好么,那些好吃好喝的,不都是先供着你?你现在是想要做白眼狼了?

        你知不知道为了不让你下乡,你妈跑了多少地方,托了多少关系,

        你身子差,又是谁一直在照顾你,给你煎药买药,你现在竟然还敢问我们要钱?!”

        首先姥姥给的钱,肯定是不少的,绝对比阮娇娇花得多。

        其次那些好吃好喝的,明面上是先供着自己,实际上都进了阮瑶的肚子里,至于下乡跑关系送人情,周淑雅为的不是自己,而是她亲女儿,自己就是个幌子罢了,所以也就没有白眼狼之说了。

        最后煎药买药这个行当,她不信周淑雅没有利益可图,养着自己,周淑雅不仅不亏,还能拿更多的钱。

        想到这。

        阮娇娇很是真诚地提出解决办法,“爸,你要是觉得养我吃了亏,那咱们就把姥姥她们请过来,一笔一笔地把账算清楚,

        如果我真的多花钱了,这一百块我不仅不要了,我还给你们写欠条怎么样?”

        阮建国瞬间被噎住了话。

        前一个媳妇那边,到底是对阮娇娇疼爱的,那些交到他手里的钱,他都交给了周淑雅,除去花在阮娇娇身上的,剩下的到底是不是有的多,他心里很清楚。

        但他觉得,那是辛苦费。

        结果现在阮娇娇说要让自己的前丈母娘过来,那这件事情就相当于是在整个酒水厂摊开了,他要面子,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这使得阮建国脸色铁青,却愣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外头围着的人越来越多,都是在看热闹看好戏的。

        大家都是人精,几句话就能嗅出不同的意思,看着周淑雅和阮建国的眼神自然立马就变了。

        果然,有了后妈就有后爹啊!

        对阮娇娇看着好,但其实还是享了阮娇娇的福,毕竟人家亲妈那边是会给钱的,养着她还能多点收入,还能用后妈这个名头获得好名声,先前妇联能来采访,周淑雅可不就是吃了阮娇娇的红利么!

        就因为这个事情,周淑雅才能进入酒水厂的工会,不用再做洗瓶工,说起来就是靠着继女平步青云啊。

        现在知道了内情,已经有人用“我早就知道她们不是什么好东西”的眼神,看着周淑雅和阮建国了。

        周淑雅张了张口,她一直苦心经营的好名声,竟然被贱人的几句话就挑拨了?!

        眼看着事情越来越脱离控制,周淑雅又是生气又是恐慌。

        她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看向了阮娇娇,“娇娇,是不是妈哪里做错了,所以你对妈有意见了?你告诉妈,妈一定改!”

        苦肉计。

        以前的阮娇娇最吃周淑雅的眼泪,不过现在,看着她这样,阮娇娇只觉得她惺惺作态的模样真让人恶心。

        阮娇娇意有所指:“阿姨,自己生的女儿自己疼,这是人之常情啊,我并没有什么意见呢。”

        这话一出,周淑雅更是惶恐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个贱人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可明明今天之前都是好的,难道是有人说了和她说了什么?

        此时,霍二叔突然怒气冲冲的对上了周淑雅,大声道。

        “奶奶的,我说你咋不同意这门婚事呢,感情是想给我侄媳妇卖个好价钱,还想利用她继续在我前嫂子娘家拿钱是吧,

        还说什么娇娇是你的心头肉,我呸!话说得比戏文里唱得还好听,你倒是得名得利了,现在装什么无辜,你咋比我家那簸箕还能装呢!”

        本来就心烦意乱,被霍二叔这么一骂,周淑雅顿时气的胸口不停起伏,话赶话的她头脑一热,只想要在阮娇娇的面前维系自己的慈母面具。

        忍不住尖声道:“你个乡下人懂什么,我对娇娇就是掏心窝子不求回报的好,

        一百块的嫁妆是吧,我周淑雅再加一百,一定要把我闺女风风光光的给嫁出去!”

        话一出口,周淑雅猛地噤了声,立马就后悔了。

        阮娇娇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她才不跟钱过不去,与其直接和周淑雅撕破脸,大家都别想好过。

        不如敲一笔再走,这样她去海岛,日子也能好过些,毕竟后面再想要从这里拿钱就没那么简单了。

        更何况现在筒子楼里的人对周淑雅印象也有改变,她的好名声算是有了污迹,总有讨厌她伪善的人,会想办法对付她的。

        想到这,阮娇娇伸出手,笑眼弯弯:“阿姨,那实在是太好了,就现在给我吧,给完钱,我和霍二叔好办去海岛的手续,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