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6章 反击

第6章 反击

        真当阮娇娇是傻子呢!

        在梦里,周淑雅能想到这么恶毒的办法,又能全身而退片叶不沾身,就说明这个人是有点脑子的,如果自己在知道了内情之后,还轻敌的话,那阮娇娇就算这一次逃过了,下一次还是会被周淑雅给整死。

        因此,在周淑雅一直都没有反击的情况下,阮娇娇自然需要多想一步,她要走,周淑雅不想让她走,最好的办法是让她直接下乡。

        这是阮娇娇猜测到的,可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自愿去乡下呢。

        关于这一点,阮娇娇还不太肯定,但能猜到绝对是阴毒至极的。

        阮娇娇一直等,终于等到了周淑雅出门。

        大晚上的,还要出去,她觉得肯定是干坏事对付自己。

        阮娇娇也跟上了周淑雅。

        也是凑巧。

        这个点李婶竟然还没睡,刚从水房里拿着脸盆出来,没碰到走远的周淑雅,只见到了阮娇娇,还挺惊讶的。

        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以为她是被赶出来了。

        “哎哟娇娇,这么晚了,你是没地方去了么,要不来我家住一晚?”

        遇到李婶,阮娇娇本来还想随便敷衍几句的,不过随后一想。

        她没记错的话,李婶和周淑雅好像很不对付,两人一直都在暗暗较劲,再加上李婶是酒水厂里最八卦的人。

        基本上酒水厂的事情,第一手八卦资料来源,都是从李婶那传出来的。

        这么一个吃瓜人才,她能不好好利用?

        想到这,阮娇娇眼珠子一转,看向前方还没消失的背影,朝着李婶露出了小姑娘的怯生生和害怕,有些欲言又止。

        瞧见她这样,李婶立马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自然也看到了周淑雅的背影。

        别问为什么李婶认得出是周淑雅的背影,作为称职的吃瓜第一热线群众,业务能力水平一流,可以说筒子楼里任何人的背影,她都能够一眼看出来。

        认得出周淑雅的背影不算什么。

        问题是,她没事大半夜的跑出去干什么!

        这明显不对劲啊。

        她本来就讨厌周淑雅,现在看到讨厌的人好像有秘密,她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李婶认为自己嗅到了吃瓜的气息,也顾不上什么了,将脸盆一放,拉着阮娇娇就往前跟了上去。

        一边跟,一边压低了声音:“你跟着我,可千万别出声。”

        阮娇娇眼底含了笑意,她就知道李婶很热衷于这种八卦的。

        不管周淑雅出去是想要做什么,阮娇娇知道了,顶多是能够避免这一次的危机,却无法立刻将她的面目揭露,可要是李婶和她一起,那就不一样了。

        李婶的战斗力那是杠杠的,要是周淑雅真想要做什么,李婶看在眼里,都不用阮娇娇说什么,当天全筒子楼的人就都知道了!

        两人鬼鬼祟祟的跟着同样偷偷摸摸的周淑雅。

        一直跟到了一处胡同口。

        胡同口离筒子楼不远,走走路大概也就几分钟。

        只见周淑雅站定在了其中一处门前,去敲了门。

        很快就有人来开了门。

        等看清楚来人,阮娇娇的面容瞬间布满了寒气。

        开门的是个一米六几的猥琐男人,叫牛保,年纪二十来岁,还没有成家,是酒水厂附近出了名的混混。

        因为仗着家里有点关系,总是调戏漂亮女同志,是个十分恶心的人。

        在梦里,他甚至想要对阮娇娇下手,要不是自己被好友廖薇救了的话,恐怕就真的出事,要被迫嫁给他了。

        想到廖薇,阮娇娇的呼吸就有些乱了,因为最后嫁给牛保的人是廖薇!

        她是因为自己,才被连累嫁给牛保的!

        现在看到周淑雅能半夜去找牛保,就说明两人的关系不浅了,梦里那一次,恐怕就是周淑雅授意的。

        阮娇娇想明白了,周淑雅现在找牛保,就是想要让自己没法去海岛。

        被毁了清白的人,要是不想嫁给牛保的话,那就只能下乡了。

        这一招,果然阴毒狠辣!

        一旁的李婶,却是激动的握住了阮娇娇的手,声音里更是兴奋,“进去了进去了,你看到了么!”

        李婶认为自己吃到了惊天大瓜。

        一个女人,大半夜去找一个混混,能是为了什么事情?

        李婶的想法很简单粗暴。

        这绝对是女人不检点,背着老公偷男人呢!

        她就知道周淑雅不是个好东西,其他人都被她给蒙骗了,还说她是江城最好的后妈?

        我呸!

        这明明就是背夫偷汉,对继女恶毒使坏的黑心后妈!

        李婶看了一眼阮娇娇,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顾念着那点亲情呢,赶紧劝道:“娇娇,这事情你可不能心软啊,你这个后妈,啧啧,不简单呢。”

        心软?

        阮娇娇想到梦里发生的事情,怒火就在胸膛翻涌。

        作为自己最好的朋友,廖薇是因为自己,才赔上了后半辈子。

        就算不为了自己,就为了廖薇,她都不会对周淑雅心软。

        对敌人仁慈,她和她身边的人,只会死得更惨!

        不过在李婶的面前,阮娇娇自然要表现得手足无措,羞愤不已,“婶子,我妈她……她怎么能对不起我爸!”

        说完,又很是信任地抓住李婶的手,眼睛红红的,“婶子,我没有经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其他人我都不信,我只信任你。”

        对于阮娇娇的信任,李婶显然很受用。

        她这个人吧,就是前面说的,虽然八卦嘴巴大,但人又是很热心肠的,看她这样六神无主的,自然要承担起做长辈的责任。

        当即道:“要是我们当做不知道,那你爸这辈子的帽子都不用买了,她这样的作风,毁了的不止是你们家,还有酒水厂和妇联的名誉,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必须闹大!”

        周淑雅平日里一直都在踩李婶的工作,李婶本来就对她恨得牙痒痒,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李婶能不抓住?

        这一次,是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李婶说要闹大,当然就是明面上的闹大了。

        屋内。

        两人正在密谋。

        周淑雅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牛保。

        她不怕牛保不同意,从而去告诉阮娇娇,因为这个混混,早就觊觎阮娇娇的美貌了!

        虽然周淑雅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阮娇娇那张狐媚子的脸,确实很得男人喜欢。

        果然,牛保的呼吸都不稳了,肿泡眼露出猥琐的目光,“今天晚上?”

        “对,你敢不敢?”周淑雅挑眉,带了几分挑衅。

        牛保当然敢了!

        那可是阮娇娇啊。

        不说整个江城,就说在他们这一片那绝对是男人们的梦中女神,那身段和长相,哪怕只有十八岁,都足够令人热血澎湃了。

        牛保一想到这,已经心痒难耐了,当即道:“我现在就去!”

        话音刚落。

        房门突然被撞开。

        一大堆人急吼吼地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大嗓门指着周淑雅两人道。

        “刘主席,你现在总信我了吧,大半夜的,周淑雅和牛保就是在偷情!”

        是李婶带着妇联的大队人马来了!

        等周淑雅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她气得浑身颤抖,指着李婶骂道:“李秀琴,你怎么含血喷人!”

        又急急地和刘主席解释,“刘主席,不是这样的,是她胡说八道,我没有偷情,我是清白的!”

        牛保也很生气,不过他的关注点和周淑雅不一样。

        他是觉得自己再饥不择食,也不会选择周淑雅这样的老女人偷情,李婶这么说话,那就是在质疑他的口味!

        他拧起眉头也想解释。

        不过李婶没给这个机会,她直接冷笑了一声,“清白?你大半夜的跟野男人偷情,怎么就清白了,你说我是胡说八道,那你倒是拿出证据,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牛保这里来是干什么?!”

        当然是跟牛保商量,怎么毁掉阮娇娇的清白啊。

        可是这话能说么。

        想清楚这点,周淑雅脸色一白。

        完了!

        *

        晚上十点,阮娇娇整理好大包小包,拿走自己能拿去海岛的,剩下一部分自然会有人上门带走。

        至于周淑雅那边,虽然有些可惜,没能亲眼看到周淑雅的惨样,但阮娇娇并不担心。

        有李婶在,她相信周淑雅今后在酒水厂的日子不会好过,最重要的是,廖薇这一次也不用再嫁给牛保那个狗东西了!

        想通这一点。

        阮娇娇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趁着夜色,阮娇娇和霍二叔接头,他还给她送了一些干粮,让她在路上吃。

        阮娇娇拿着行李和干粮,吃力地上火车,进车厢没多久,就听到了车轮碾压铁轨的声音,是启程了。

        她终于能去海岛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