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22章 你谁

第22章 你谁

        很快家属院驶入眼帘。

        到自家门口的时候,江子越下车之际,塞了包烟过去。

        “今天辛苦你了。”

        刘辉今天跟着他,算是忙了半天的私事。

        对此。

        刘辉也没客气,笑呵呵的收下了。

        阮娇娇下车后,就在打量着眼前的房子,是个平房,还带了个院子,只是院子里有杂草,看样子是很久没人收拾过了。

        这院子倒是能利用起来。

        她回头看向刘辉,笑着道:“辉哥,要不要进来坐会儿喝杯茶。”

        这个点,是吃早饭的点。

        刘辉跟着忙了一路,该做的礼数还是得做到位。

        阮娇娇这是在帮自己,也是在帮江子越维系人脉。

        听到这话,刘辉却是摆了摆手,“不成了不成了,我得回去补一觉,还得开车呢。”

        司机最忌讳疲劳驾驶,刘辉还是给领导开车,更得谨慎一些。

        阮娇娇没强留,笑着道:“那中午,辉哥一起吃顿饭?”

        江子越也对刘辉道:“乔乔都这么说了,你总得给个面子。”

        这么一说,刘辉也就不推辞了,“成,回头有事再喊我。”

        不过心里却是更惋惜了,阮娇娇怎么就才十八岁呢。

        等人走后。

        江子越看了她一眼,“你……”

        看阮娇娇这客套熟络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八岁小姑娘会有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大多还天真烂漫,还有点自己的小脾气。

        可阮娇娇却丝毫没有,做事稳重又成熟,圆滑的过了头。

        “哥,你还站在那干嘛,快走啊。”阮娇娇推开了院子门,往里走了进去。

        江子越只好收回想问的话,跟上前去。

        两人却是没发现。

        从车子一进家属院后,那特有的汽车声,早就引来了早起的家属们关注。

        远远的就有几人在那看着。

        “哎哟,我这是眼花了吧,那是江教导员?”

        “旁边那女同志是谁啊,长得狐狸精似的,该不会是江教导员的未来媳妇吧。”

        “不是吧,那戴团长家的女儿,不是和江教导员打得火热么,怎么还蹦出个小狐狸精来了,哎哟,咱们院里可有热闹看了。”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就跟亲眼所见似的。

        “你们再说什么?”身后传来疑惑的声音。

        听到这话,碎嘴的几人看过去,就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蛋。

        这不正是戴团长家的闺女戴清香么!

        哎哟。

        这热闹说来就来了。

        这么一想,这几人立马上前,七嘴八舌的就说开了。

        进入院子。

        阮娇娇发现这是石头做成的房子,颇有年代感,外面一层都是石头围成的,很结实牢固,阮娇娇听江子越的介绍,才知道原来这个家属院之前,还是地主这类人家住的地方。

        那就难怪了。

        不过被毁的差不多,很多东西看得出来,都是后面才开始修补的。

        地上是黄土地,还有小碎石镶嵌其中,走在上面有些硌脚,得穿那种厚底的鞋子,屋檐下的台阶旁,放着个煤球炉,还有一把竹编的椅子。

        往屋里走去,便是堂屋,这是让人喝茶闲聊待客的地方,不过地方倒是空落落的,都没几样家具,西厢房转进去是个书房,上面摆着书桌和书架,看得出来主人是有在使用的,书架上还摆了不少书呢。

        书房里面是房间。

        相当于就是个小套间。

        东厢房也有个房间,此刻关上了门,看不出大小来。

        她转悠了一圈,知道了这间院子,能住人的,就有三间房了。

        还有一间耳房是厨房。

        可惜的是,厨房似乎没有用过的痕迹,四四方方的灶台,上面有两个大锅洞。

        做饭的位置后面,摆着个大水缸,里面装满了水,旁边是一面墙,墙上有个洞,呈现斜坡状。

        刷锅水这些就是从这个洞口流出去,灶台下面则是烧柴火的地方,旁边是个拉风箱。

        看着过度干净了,反而没有半点生活的痕迹,估计这个厨房都没用过,毕竟连瓶瓶罐罐的调料都没有。

        出来后。

        江子越刚把东西都搬进了西厢房,朝着阮娇娇道:“你住这间房,床铺都换过了,全是新的。”

        阮娇娇愣了一下,下意识想拒绝。

        那房间一看就是江子越住着的,她哪里好意思过来抢了人房间。

        只是江子越没给她这个机会,继续道:“早上就吃食堂吧,你先在家收拾东西,我现在去买。”

        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这是怕她拒绝吧。

        阮娇娇有些哭笑不得,但心里到底暖了几分,表哥待她是真的好。

        这么一想,也就没跟江子越客气了。

        她把买的东西开始拿出来分类摆放,大多数是厨房能用到的食材,还有一部分是给自己生活上买的,另一部分则是给表哥的。

        阮娇娇摆放好东西,又去外面屋檐下烧起了煤球炉,放上大水壶,准备烧点热水喝。

        心里琢磨着,自己到了这之后,能做一些什么样的工作。

        工作也分很多种,好的工作和差的工作,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而好工作不等人,基本上都是内部消化的,阮娇娇得先把月牙岛的情况给弄清楚。

        从进来开始,就能感受到的复杂,这足以证明,她得先做好市场调查了,不然容易‘外来人不懂规矩’,反倒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要不弄点好吃的,去附近几个院子住的家属那,去联络联络关系?

        到一个新地方,很多人际关系都得重新开始,阮娇娇靠着自己是不可能吃得开的,或者说,没有人能单枪匹马,就在社会上如鱼得水。

        除了能力,那就是关系了,华夏的人情关系就是一张网,既然是网,那就是错综复杂,互相牵扯。

        不然人家凭啥帮你呢。

        突然。

        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远而来。

        直接逼近——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江大哥家里!”

        清脆响亮的质问声,从头顶上传来。

        瞬间打扰到了阮娇娇的思考。

        她微微蹙起眉头,下意识抬眸看去。

        就看到了一女同志,年纪不算大,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个带着盖子的搪瓷盆,还冒着热气,隐隐有香味传来。

        女同志长得还挺清秀的,就是这会儿压着眉头的看她,眼底里的怒火都要蓬勃而出了。

        阮娇娇挑了挑眉。

        跑到她家里来,质问她是谁?

        这女同志,有点没礼貌啊。

        阮娇娇很是从容,反问道:“你谁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