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42章 仙女

第42章 仙女

        这件事情,在昨天卫德成回了家之后,就和爱人说了声。

        听了这话,他媳妇还可惜呢。

        “你说小霍的眼光得高到哪里去,连自己家定的婚约都能解除,也不知道他看中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样,本来还想着他总算是要成家了,那些个女同志就不用想着怎么嫁他了,现在看来,咱们还是得继续为这刺头头疼。”

        难不成是天上的仙女?

        卫德成媳妇也觉得霍政轩是胡编乱造了个人出来,就为了不结婚的。

        这还真是个奇葩。

        还有男人不想结婚的?

        卫德成媳妇直摇头。

        听了她的话,卫德成不愿意多说什么,“这事情已经这么着了,也不全算是坏事,你尽快传出去吧。”

        于是。

        这个消息就散开了。

        昨日才传开的婚约,今天竟然就解除了。

        虽然说的是双方都觉得不合适,但总有人站队的。

        有些人觉得是阮娇娇没看上霍政轩,不然人千里迢迢的来干什么,不就是为了结婚么,结果见了一面霍政轩就说婚约不作数了,那肯定是没瞧上霍政轩。

        而有些人,则是觉得霍政轩没看上阮娇娇,依照他相亲的壮举,他没看上太正常了。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吴嫂子好奇的要死,家里的活干的差不多了,就赶紧过来打听第一手消息了。

        没等阮娇娇说话,王嫂子就皱起了眉头,“这婚约都解除了,你还问这些做什么。”

        要是换做是之前还没认识阮娇娇的时候,王嫂子也会和吴嫂子一样好奇这些,可经历过了昨天那一番谈话,她当天夜里就和自己丈夫聊了。

        高营长是个聪明人,听了自己媳妇说的话后,就道:“这个阮同志不简单啊。”

        “怎么说?”王嫂子虽然觉得阮娇娇挺招她喜欢的,但却也说不出一二来。

        她和高营长是青梅竹马的情分,两人结婚的很早,等到高营长升了连长之后,分配了家属院之后,他就把自己媳妇接了过来,两人的感情自然和其他盲婚哑嫁的夫妻不同。

        两人虽说都是农村出生,一开始都没什么文化,但不太打仗之后,高营长是被安排去了扫盲班,上了一段时间学的,所以也不算是一个字都不认识的大老粗。

        有了点文化后,高营长并没有看不起自己媳妇,反而两夫妻经常会聊一些体己话。

        要不是王嫂子一连生个三个孩子,实在是没工夫出去上班,到了这边就是伺候一家子,依照她的情商,哪怕没文化,也能找个安稳工作上着。

        这其实也是高营长在一旁点拨的缘故,因此王嫂子在大院里的人缘还算不错,她知道的事情也多。

        阮娇娇算是运气好,一找就找对了门路,认识对了人。

        听到自己媳妇问起,高营长也没有什么不耐,和她细细分析,“阮同志说的那些话,都是时下政策上在宣传的,她知道是一回事,但能组织成语言说出来,就说明这个女同志是有不低的文化的,还有一定的政治敏锐度。”

        “不管她跟霍营长是不是真的有婚约,你听郑营长家的跟人说的话,她能绕来绕去的就是不正面说,就说明她的目标并不在婚约上面,不管这档子婚约成不成,往后她总能在咱们岛上立足,这就说明是个值得结交的,

        趁着她现在刚来这里,还需要人帮忙,咱们顺手帮帮人家,也不是坏事。”

        还有一点没说的是,高营长觉得这小姑娘的话术,颇有几分笔杆子的风采,这些年多少人被笔杆子给拉下马的,他在其位并不是不知道。

        跟这样的文化人相处,高营长觉得没必要与人交恶,说不准往后他们还会有需要对方帮忙的时候呢。

        再看阮娇娇刚来就做了吃的送来,又不吝啬教她们怎么做东西,就足以说明,对方也是想要和她们交好的。

        听了这话,王嫂子似懂非懂,这些东西她还需要消化一下,不可能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王嫂子道:“那你回头帮忙留意留意工作的事情。”

        正因为有了这一趟聊,第二天王嫂子再知道解除婚约后,虽然心中也好奇是什么情况,却在阮娇娇上门后,都一直忍着没有问。

        没想到这吴嫂子倒是一来,就不管不顾的问开了。

        婚约解除不解除的,就算听说了,跑去当事人面前问,总归是不礼貌,更何况阮娇娇还是个女同志呢。

        吴嫂子没想到王嫂子会拆自己的台,倒是有些不舒服了,梗着脖子道:“嘿,我这不是关心小阮么。”

        看两人为了自己的事情,似乎要闹不愉快了,阮娇娇赶紧笑着道:“两位嫂子都是关心我,我心里都知道的,这事情既然你们都听说了,也就是你们听说的那个样,真要问什么细节,霍营长说了,问他更清楚。”

        反正是霍政轩先提出的解除婚约,拿他做一做挡箭牌,阮娇娇很是理所当然。

        倒是稀奇。

        搬出霍政轩后。

        吴嫂子就讷讷了,勉强笑了笑,“都解除了,还问这事情干啥,对了,你们刚刚是在聊什么?”

        谁敢问霍政轩啊,她除非是吃饱了撑的。

        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阮娇娇又笑着把自己要做藤编椅的事情,给吴嫂子说了声。

        吴嫂子找到了台阶,赶紧道:“西边那边的住民房,你可以去问问,有个姓黄的大姐,好像很会做这个。”

        得了这话,阮娇娇悄悄把这名字给记下了,朝着人道了声谢。

        她还不太熟悉月牙岛,从部队里出去,到了外头当地人住的区域,恐怕还得有很长的路呢,从来时阮娇娇就知道了,这个月牙岛不小,粗粗一看恐怕比一个县城都要大一些。

        所以平常大家都是怎么出去的?

        总不会靠一双腿走出去。

        那也太傻了吧!

        阮娇娇这么想着,就这么问了。

        王嫂子指了指自家大院里,摆放着的二八杠自行车,问了句,“你会骑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