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91章 挑粪

第91章 挑粪

        阮娇娇立马计上心来。

        *

        办公室里剑拔弩张。

        张家人是摆明了要带张国栋走了,甚至还不想让张国栋受一点罪。

        若是这一次让他们带走了人,难道后面还会继续追究么。

        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余良才加上许主任都没解决的事情,后续就能解决了?

        霍政轩眸色深了几分。

        他是个重承诺的人,答应了要给阮娇娇一个交代,就绝对不能食言。

        他得想办法把人给留下。

        这么一想。

        霍政轩正打算开口。

        门外却是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嗓音,“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把人带走。”

        这道声音,让众人都看了过去。

        只见门外站着的老人瘦骨嶙峋,头发里夹杂着银白,脸皮布满了皱纹,虽然已经老态龙钟,但走进来的时候,仍然步履矫健,微微凹陷的眼窝下,是一双深褐色的眼眸,看起来神色特别的严肃。

        一看到这人出现。

        霍政轩眉头微挑。

        来人竟是张大爷,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张父皱起了眉头,本想反怼回去,结果一看到张大爷,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几分,但语气却比之前要好上不少了,“张叔,听说您进医院了,身体一定要保重啊,不用急着上岗,要是缺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做小辈的,肯定上心。”

        “哼,你还知道你是做小辈的?”张大爷一张口,就能够把人噎死,“你要真这么明事理,我就不会从医院赶过来了。”

        张父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偏偏还不敢说什么。

        张大爷也不去理会张父,直接看向了霍政轩,“我就知道你不靠谱,我昨天就该撑着身体来上岗!”

        这话说起来是埋怨,却是为了霍政轩来撑腰的。

        霍政轩也不恼,他嘿嘿一笑,把椅子给人准备好,等人坐上后,才道:“我哪知道你们单位里小偷这么难抓啊。”

        这句话。

        有那么点一语双关的意思。

        让在场是单位的人,脸色全都变了变。

        要不是场合的问题,江子越还挺想笑的。

        接下来不是他的主场了,他需要做的是确保,张国栋遭受到惩罚,所以他也没打算当即就走。

        瞧见张大爷坐下了,余良才几人作为单位领导,自然也对他嘘寒问暖了一番。

        张大爷却是一摆手,“我年纪大了,但是心不糊涂,你们也别想赶我走。”

        还真是够直接。

        若是这种话,让霍政轩说出来,作为人精的众人,肯定是面子上挂不住,也会觉得对方不会做人,但轮到是张大爷说的,那就不一样了。

        他还真有资格说这种话。

        大家被噎住了话。

        余良才苦笑着道:“张叔,你这话说的,我们怎么会赶你走呢。”

        “事情经过我都清楚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们还能掰扯这么久,”张大爷哼了一声,直接拍板道:“这里只要一天还要我在,那在单位里出现小偷,就得被处罚,要不然我就直接辞职,不干了。”

        “张叔!”余良才提高了音量。

        国家把张大爷安排在这里上岗,难不成是真的要他干点什么嘛。

        自然不是。

        是上面体恤他的情况,敬重他是老兵,为国家牺牲了一大家子的人,到现在成了孤寡老人一个,特意为他安排的工作。

        说起来是个门卫,但在这里,谁能不敬重他?

        要真是把张大爷气走了,余良才的位置也别想往上升一升了,人心都没了,那还做什么领导。

        比余良才反应更快的许主任。

        他立马笑着打圆场,“张叔说得对,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既然都了解清楚情况了,那就尽快处理吧,这可是窃取国家财物,我认为不如直接给辞退了,也好给让下面的人以此为戒。”

        “许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张父一听要让张国栋离开,自然没法再忍。

        现在的情况不如刚刚的时候好了,这是要给自己儿子直接定罪了?

        张父黑着脸道:“我儿子这件事情根本就是疑点重重,到底是不是偷窃,那也是别人在那说,昨晚上应该不止霍营长一人在吧,不如叫上江教导员的妹妹一道来,掰扯掰扯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话一出。

        江子越立马变了神色。

        这是破罐子破摔,非要把阮娇娇扯进来了。

        不过没等他开口,张大爷就猛地一拍桌子,也没对张父说话,而是对着霍政轩道:“别人都说你是刺头,我先前也觉得你这个人太张扬了,现在看看,倒是我误会了,有人仗着自己家有点关系,就开始在那摆架子了,为了个不成器的小子,要把人姑娘给拉扯进来,你说是不是不要脸?”

        “我觉得您说得对。”霍政轩还挺想笑的。

        谁能说的过张大爷啊。

        这些话,那就是在打张家人的脸。

        可张父愣是不敢跟张大爷呛声。

        倒是张母心疼儿子,被刺激的够呛,“你凭什么说我们家,你不就是个看门的么!”

        “梅梅!”

        张父出口呵斥。

        其余人的脸色也变得不大好看。

        张大爷倒是不在意,他笑了笑,“是的,我就是个看门的,我看你们家是很不满意这个处理,那不如这样,直接调岗吧,就他这性子,真让你们家这么养下去,此后那还不成了危害国家的存在,就让他去挑大粪吧。”

        说完,他看向了余良才和许主任,“我就是给个建议,怎么操作看你们,我老头子遭人嫌,只要你们一句话,我立马就能走。”

        对于张大爷来说。

        他没多少年好活了,自然没必要给人多少面子。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

        余良才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得罪张家,还是让张大爷走人。

        傻子也知道该如何选择。

        余良才和许主任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开口:“那就按照张叔说的,调去挑大粪吧。”

        也就是说。

        在张家人的‘据理力争’下,原本只是离开单位,现在却是变成了直接去挑大粪了。

        要知道挑大粪这种活,那都是让下放的人干的。

        这消息一出,那还不全都知道了,张国栋犯了天大的错误,这个污点,怕是洗不掉了。

        张父还想要拿阮娇娇出来做文章。

        就见张大爷看了过来,他道:“当年你们家逃难到这里,是我们家给了你们一口饭吃。”

        张父瞬间没了话。

        这年头人情难还,更何况还是这种家族存亡的事。

        要不是张大爷家的人,哪有张家人如今的荣耀。

        张父闭上了眼睛,艰难道:“就这么定吧。”

        连张父都没了办法。

        张母冲上去就对着张父一阵拳打脚踢,怪他没用,又是一阵哭天抢地,连张国栋都没承受住这个打击,竟然直接晕过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