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出入

第156章 出入

        没想到阮娇娇竟然这么好说话。

        自己未来媳妇,果然是人美心善,惹人怜爱。

        霍政轩心情更好了,低头收拾起了碗筷,还道:“我洗完了给你吧。”

        “不用,我拿回去洗好了。”阮娇娇倒不是羞涩,主要是这个饭盒自己拿出来,要是不拿回去的话,就怕江子越问起。

        那到时候就麻烦了。

        见阮娇娇这么说,霍政轩也就没坚持。

        关于什么事情该坚持,什么事情不该坚持,他心里自有一把秤。

        他以前没追过人,完全可以说是小白经验,但霍政轩有个优点,那就是做事情之前,他会想一想,如果自己是阮娇娇的话,会是个什么想法。

        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有一定的偏差预期,但设身处地,到底是能好很多。

        阮娇娇接过了饭盒,又放到了自己的斜挎包里。

        她低头的时候,两根乌黑的大麻花辫甩动起来,更显得灵动了起来。

        霍政轩真是怎么都看不够。

        按道理,这个时候两人就该走了。

        只是程宜和董承运还没有走的迹象,两人只好又在这边待了会儿。

        这个时候出去。

        只会让人尴尬。

        霍政轩倒是乐得能跟阮娇娇多单独相处一会儿,反正还没到训练的时间,他是有时间在这的,回去也是去办公室午休,还不如跟未来媳妇一块呢。

        这会儿,就靠在礁石上。

        听着海浪声,迎着海风,咸咸的味道里夹杂着阮娇娇的幽香。

        霍政轩整个人都显得很放松,他瞥了一眼董承运那边,嗓音懒了几分,“你早知道她们两个认识了。”

        这话问得,倒是够直接。

        阮娇娇原本还在想该怎么开口呢,现在倒是不用自己费尽心思去想了。

        她嗯了一声,选择实话实说,“我上回有见过她们俩一起画画,不过就是和今天一样,只是画画而已,没有半点逾越。”

        这是自己看到的,阮娇娇肯定要说清楚。

        不然一脑补,说两人偷情,那不整事情么。

        霍政轩道:“但你也觉得这样不对,对么?”

        要不然的话,阮娇娇第一反应,是不会想要自己发现的。

        恐怕就是担心自己多想。

        导致叶国利那边也会得知。

        “我觉得女性也该有自己的圈子和朋友,我并没有觉得宜姐交异性朋友有什么不对的。”阮娇娇却是摇了摇头,只要是在朋友范围内的交友,她都觉得是正常的。

        难道女人嫁了人之后,就只能围绕着家庭转悠了么。

        她不信叶国利在生活里没有女性朋友,或许在工作中,就会和异性接触。

        可在别人眼里,男女在一块,错的永远都是女同志,而不是男同志。

        对于这样的社会环境,阮娇娇是很无语的。

        她之所以有所顾虑,也是因为这样的环境,而程宜的成分更是和她人不同,很容易就被人打成了资本家做派,学来的都是外国人的那一套交友。

        还有便是她对董承运的观感不好。

        这些阮娇娇没说。

        霍政轩却是从话里听出来了,他挑了挑眉,“你说的没错,无论男女,那都是个体,不应该被任何一种关系束缚,只是嫂子的身份特殊,还有那个姓董的,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她们两个这么接触下去,只怕对嫂子不是什么好事,甚至还会对首长产生影响。”

        想要抓叶国利小辫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他有个那样的媳妇,自然是某些人眼里的靶子。

        若是他下来了,位置空出来,就有人可以上去了。

        显然霍政轩想的东西,是更深层次的。

        阮娇娇想到江子越和自己说的,不免蹙起了眉头,“叶旅长是不是很多人盯着?”

        “差不多,”霍政轩眼眸漆黑,神色幽暗了几分,“这件事情若只是他们的家事,倒也不算是什么,可要是被人拿去做文章,那可就麻烦了。”

        要是叶国利不再是这个身份,真要回老家去了,那还能护得住程宜么。

        听到这话。

        阮娇娇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才抿唇道:“等会儿,我就和宜姐聊一聊,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告诉叶旅长,我想最好的,是叶旅长从宜姐口里知道。”

        真要是从别人嘴里听到,那两夫妻不吵架都奇怪了。

        阮娇娇不懂夫妻之道,却有自己办事的一套风格,单说她自己,就不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一些事情。

        她更希望是当事人告诉自己。

        霍政轩微微偏着头,盯着她看了半晌,随后目光往程宜方向看了一眼,眯着眸子道:“行吧,你可以试试,如果她愿意听你的话。”

        “什么意思?”阮娇娇皱起眉头,总觉得这话里有话。

        霍政轩手肘撑着礁石表面,高大的身躯呈现了几分懒洋洋的姿态,整个人更显得吊儿郎当了几分。

        “她们在一块,本就不是嫂子主观意愿,当初是嫂子家里出了事,她未婚夫丢下她去了国外,她万念俱灰下跟了首长,起初倒是还好,两人感情也算是和谐,没多久就怀了孩子,那时候首长被安排来了月牙岛,她也愿意跟着过来,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嫂子突然就和首长吵了起来,甚至还要离婚。”

        “再之后,两人的相处就完全变了,不是冷嘲热讽,就是阴阳怪气,反正嫂子对首长就没有过一个笑脸,反正这么过的,就过到了现在,你觉得两人的关系恶劣成这样,她会听你的,去跟首长说这些么?”

        这个版本细节,倒是和江子越说的有点出入。

        原来两人曾经是有过恩爱的时刻么?

        可又是为什么,两个人突然过成了怨偶。

        阮娇娇总觉得里面有点什么事情,是叶国利这边不知道的,而程宜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过。

        这或许就是关键所在。

        阮娇娇不由问:“那首长从来没有问过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首长也不可能把这些私事都摆出来,毕竟是家丑。”霍政轩回了句。

        不过他觉得,应该是没有问过的。

        或许问过,但程宜没有回答。

        当然也有可能,两人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是无法再好好过日子下去的。

        所以就算说了,知道了,也解不开这个心结。

        现在的程宜,更有点像是报复心理地经营这段婚姻,而叶国利则是在背后收拾烂摊子。

        阮娇娇抿了抿唇,夫妻俩的事情,确实是难解的题。

        她也不方便问这么多。

        只是听霍政轩的意思,若是自己这边无法说服程宜的话,他之后还是会让叶国利知道的,因为这不仅仅是家事,更会牵扯到部队里的平静。

        阮娇娇想了想道:“那就我先聊,你这段时间仔细查一查董承运,如果说服不了宜姐,咱们就想办法,让董承运不敢接近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