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157章 方式

第157章 方式

        见阮娇娇坚持。

        霍政轩也就随她去了。

        这倒也是个办法,在事情扩展之前,控制不住程宜,他还控制不住董承运了?

        这个人不可能不知道程宜的身份,他却还敢接近程宜,本身的目的就不对劲。

        霍政轩想到了上一回。

        自己在联欢会跟人碰面。

        对方看自己的那个眼神,更是让霍政轩觉得有意思。

        一般人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不是惧怕就是惊慌,可董承运却不同,他还敢正面对上。

        这说明了一点。

        这个男人,比他表现出来的娘们唧唧,要来的有城府多了。

        的确是应该好好查一查。

        两人一直等到了董承运离开,只剩下了程宜一个后,霍政轩拍了拍阮娇娇,压着声音道。

        “接下来你和嫂子聊,我就不方便听了,我跟一跟这个小白……姓董的。”

        差点就朝着阮娇娇说小白脸了。

        幸亏霍政轩反应快,很快就改了口。

        听到人这么说,阮娇娇这会儿心思也在程宜上面,自然没有多疑惑什么,冲着人点了点头。

        不过霍政轩没走几步,又走了回来。

        阮娇娇一看人折路而返,高大影子就落在自己的面前,直接将她整个人都包围,她不由愣了一下。

        “怎么了?”

        霍政轩指了指单位大院的方向,唇角勾起,“我要是找你,就在你单位门口那棵大树那边做标记,到时候咱们就在这里集合,怎么样?”

        这倒是个好主意。

        毕竟现在又不是后世,大哥大、小灵通都还没有呢,要联系只能靠面对面。

        加上两人的关系特殊,霍政轩要是特意在单位门口等她,别人看到了,恐怕要给阮娇娇造成不少的麻烦,现在这个提议就不错,至少阮娇娇觉得很方便。

        这么一想。

        阮娇娇果断地点头,“成。”

        得了这话,霍政轩就放心了,看来未来媳妇还不是那么讨厌他,两人总有机会接触,这样自己的机会也就更大了。

        等霍政轩走后。

        阮娇娇想着两人的见面方式,却又忍不住觉得好笑,怎么那么像特务接头。

        不过现在她更上心的是程宜的事情,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阮娇娇才朝着靠在礁石上,正沉浸在画海里的程宜走去。

        程宜画了会儿,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她还以为是董承运去而复返,音调依旧是清冷,“承运,是落下什么东西了?”

        “宜姐,是我。”阮娇娇开了口。

        一听这个声音,程宜愣了一下,回头一看,果然是阮娇娇。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

        她不免惊讶,“你怎么在这?”

        说完后,又见阮娇娇一副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她像是知道了什么,将视线重新放在了画板上,淡淡道。

        “你都看到了。”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要是程宜真跟董承运有点什么,第一反应肯定是慌乱,而不只是惊讶。

        阮娇娇稍稍放下了心。

        她也不是多想,主要是程宜和叶国利的感情不和,若是这个时候,有个什么人出现的话,对她呵护备至,难保不会产生别的想法。

        现在看来,至少程宜在这方面是拎得清的。

        阮娇娇抿了抿唇,坐到了程宜的旁边。

        其实程宜真的很有天赋,在画画方面,那简单的几笔,似乎就能将灵魂注入,这就是灵气。

        阮娇娇不由想,若程宜再晚上几十年出生会是如何?

        等到八十年代,华夏开始改革开放,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曾经令人唾弃厌恶的资本家,在这个时代,钱者为王。

        创造财富是很重要的,谁都铆足了劲,想要发财。

        社会又会开始重新洗牌,有钱的人会越来越多,像是程宜家这样的,她又这么有天赋,以后可以做一个富有才气的画家,甚至能送去国外进修。

        她的未来是前途而又明亮的。

        可偏偏,程宜这样的身份,却出生在了这个时代。

        那她注定是悲剧。

        可不幸中的万幸,是她和叶国利结婚了,哪怕两个人再不匹配,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叶国利的出现,确实护住了程宜,让程宜不再遭受伤害。

        一个长得漂亮的资本家大小姐,若是没人护着。

        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阮娇娇不敢去想。

        想得有点远了,这只是自己的想法,代表不了程宜的,她和叶国利之间的误会是因为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未经他人事,莫劝人善良。

        阮娇娇看着海边,突然开了口,“宜姐,你知道么,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

        闻言。

        程宜的睫毛颤了颤。

        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当年其实她是有机会出国的。

        只是……

        程宜攥着画笔的手用了几分力,她垂下了眸,语气冷淡了几分,“我和董承运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不信,想要告诉叶国利,也随便你。”

        就算不被相信,程宜也早就习惯了。

        只是原本以为阮娇娇会是自己在岛上的朋友,对方真这么想,她顶多就是有点失望罢了。

        见程宜这么说,阮娇娇觉得她有些过分敏感,但这可能是身份带来的,她道:“我当然是相信你的。”

        闻言,程宜微微蹙起眉头,有些不解的看向她,“那你过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宜姐,你和董承运为什么这么熟悉,我不是要窥探你的隐私,我只是好奇,从我们认识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戒备心特别重的人,不会轻易交朋友,咱们能成为朋友,也是机缘巧合,难道董承运也救过你么?”阮娇娇的语气并不咄咄逼人。

        她是真的疑惑,自己能感觉到董承运给她带来的不舒服,所以会选择远离董承运。

        而其他女同志是想要跟董承运进一步,所以和董承运关系好。

        那程宜呢?

        她这么一个高冷的人,跟董承运关系这么好,实在是让阮娇娇觉得奇怪。

        要想劝程宜远离董承运,总要对症下药,直接就去教人怎么做,用自己的意愿强加到程宜的身上,换做是阮娇娇自己,都无法接受,她又怎么能这样做呢。

        见阮娇娇没有来跟自己说教,而是语气温和地问她,程宜原本高高立起的心墙,倒是不知不觉的又落下了。

        为什么跟董承运关系好?

        程宜陷入了回忆中。

        其实两人说是关系好,其实也就是这样,她喜欢画画,董承运也喜欢画画,两人一开始就是在海边画画,她不理会对方,对方也没有来打扰她。

        一直都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董承运竟然画了自己。

        那画上的她带着的自己很久没有过的笑容,程宜看到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笑过了。

        后来两人就渐渐熟悉了。

        当然也仅限于画画,其余的交流很少,自己固定时间在这里放松画画,董承运有时候会来,有时候不会来。

        程宜只是觉得,在这里能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感觉,什么都不用去想,而董承运也不会打扰她,这样的相处让她觉得舒适,更想到了……那个人。

        思绪转回。

        程宜微微低着头,语气淡淡的,“我没觉得我交朋友有什么不对。”

        是没有不对的。

        阮娇娇索性不说了,她自己都觉得没什么不对的,难道要昧着良心说,多为叶国利想一想?

        一个女人嫁了人,不代表就失去了自由,要真是管天管地,连交朋友都要管,那这婚还不如不结呢,程宜是个成年人,她真要跟董承运交朋友,难道还保护不好自己么,她在这里又多操心什么。

        见人不说话了,程宜倒是有些奇怪了,她看了一眼阮娇娇,微微蹙起眉头,忍不住问了句。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若是大院里其他嫂子们,见到自己跟一个男人一块,恐怕各种难听的话都有了,程宜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想到阮娇娇竟然没有这么做。

        阮娇娇老实地摇头,“其实我想说的挺多的,但是我觉得都不是你想听的,所以我索性不说了,我觉得你是个有分寸的,不需要我来教你怎么做事。”

        这样的回答,让程宜更意外了。

        但程宜却觉得很舒服。

        这或许就是她见过阮娇娇几次,就愿意跟人交心做朋友的原因。

        因为她不是嘴上说说地理解自己,而是真的在为自己着想。

        程宜对自己先前的态度,就有些抱歉了。

        她抿了抿唇,看着海的方向,眼底里多了几分向往自由,“娇娇,谢谢你和我说这些,不过我也知道,我和董承运做朋友,确实会引起很多的麻烦,今天既然你能看到,明天就会有其他人看到,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成分不好,我做一点事情,都会放大无数倍,好多人都和我说,我应该知足,要不是叶国利,我现在哪有这样好的日子过,可是……”

        程宜没有再说下去。

        她收拾了一下画板,就站了起来,看向阮娇娇道:“你来找我也是好心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到时候我会和董承运保持距离,也会和叶国利说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先回去了。”

        说完话。

        程宜就直接走人了。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阮娇娇却觉得有种落寞。

        她有点想不明白,从这方面来看,程宜其实也是个很聪明的人,难道叶国利为她做的那些,她一点都不知道么?

        所以又是为什么两人的关系这么恶劣呢?

        这看来是个谜团。

        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阮娇娇收拾了一下,也准备上班去了。

        谁都没发现。

        在海边远处的那棵椰子树下。

        有个人一直藏在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