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170章 没种

第170章 没种

        钟欣德说完话,就闭着眼睛休息了。

        看到这场面,陆元正跟其余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元正的爱人这会儿还正发着烧,舟车劳顿下,好不容易有地方能休息了,她也不想去管外面的事情了,苍白着脸道。

        “就听老钟的吧,元正,你把咱们的被子拿出来,我想躺会儿。”

        一听这话,陆元正也不想管别的了,天大地大,自己媳妇的事情最大。

        他赶紧哎了一声,就去将行李拿了进来。

        虽然这里家徒四壁,什么东西都没有,但好在有些稻草。

        陆元正就用那些稻草阻挡住地面的寒气,在上面铺上一层床单。

        把爱人先给扶到了床上,给她盖上了一层被子,就去忙活其他事情了。

        其余两个也没闲着,大家伙都是落难,一路上互相照应过来,胜在都是好相处的,这会儿也算是患难与共了。

        霍政轩上了屋顶,把破洞的地方都给补好后,就利落地下来了。

        弄好行李的陆元正,一点都没有放松下来,他口袋里还捏着一盒药,那是路上那小姑娘给他的。

        刚刚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退烧的西药,这完全是意外之喜了。

        只是他这会儿才发现没有水。

        这可把陆元正给难住了。

        总不能让媳妇干咽吧。

        瞧他这样,钟欣德问了句,“怎么了?”

        “没水了。”陆元正愁眉苦脸的。

        就在这个时候,霍政轩补好了屋顶走了进来。

        钟欣德便看了过去,开口问:“有水么?”

        闻言。

        陆元正心都提起来了。

        哪能问霍政轩啊,万一被拒绝了,还把他的药给拿走了咋整。

        也不怪陆元正多想,主要是一开始被裘大江给接收的时候,他看那人长得圆脸,看起来很和气的样子,还以为对方是好说话的。

        当时自己妻子重病在身,他就提了要求,可没想到换来的就是一顿毒打。

        这一来之后,陆元正哪里还敢相信任何人。

        不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在听到钟欣德的话后,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出去。

        半晌后,他就拿了一堆东西进来了。

        将其中一个水壶递了过去。

        “里面的水都是满的,先将就着喝,我刚看过了,离这边三四百米处,有个压水井,你们可以去那边取水。”

        陆元正没想到对方真能搞来这些,不过这会儿再警惕什么,也不如自己妻子的病重要。

        他拿过水壶的手都有些抖,眼眶泛着红,“……谢谢。”

        说完摸了一把脸,就赶紧去给妻子喂药了。

        其余的一些东西,吃的居多,剩下的就是一些生活用品。

        霍政轩塞给了钟欣德,“东西准备得不多,回头缺什么和我说,我想办法送进来,你刚刚是哪里伤着了,我去医务室给你取药。”

        见霍政轩这么说。

        钟欣德却是毫无表情道:“东西送完了,你可以走了,下次不要再来了。”

        听到这话。

        霍政轩就当没听到,回头看向了刚给妻子喂完药的陆元正。

        “我在这里待不了多久,到时候我会再想办法过来的,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同我说,我叫霍政轩,是月牙岛第一军区的一营营长。”

        竟然是个营长。

        陆元正惊讶之余,忍不住看了一眼钟欣德。

        他看起来就像是个老兵。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军衔,又因为什么原因到了这里。

        他们路上虽然互帮互助,但钟欣德绝口不提自己的事情,他们自然也不好去窥探。

        能被下放的,自然都是经历过亲近人背叛的,别人不清楚,他们一块下放的,这样的伤痛都是切身的。

        对于霍政轩的善举,无论是不是因为钟欣德,他们几个老家伙,确实是受惠的。

        他了然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老钟的。”

        霍政轩看了一眼钟欣德,对方沉着脸,闭上了眼睛,似乎并不愿意和他多做交谈。

        当兵的都是牛脾气。

        霍政轩哪能不知道,他朝着陆元正点了点头,随后拉过了人询问了句,“我看首……他似乎受了伤,您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应该是腰伤。”陆元正想了想,回了句。

        腰伤?

        霍政轩微微蹙起眉头,“您知道是怎么受的伤么?”

        说起这个。

        陆元正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是为了我们,刚到羊城的时候,那帮没人性的家伙,不仅口头侮辱我们,还对我们进行了身体的侮辱,钟大哥看不下去,就还了手,那个姓裘的,就让他手下的人把钟大哥给抓住了,一直踢他的腰部……”

        说起这个,陆元正眼眶就更红了。

        要不是为了帮他们几个的话,其实钟欣德一股煞气地在那,还真没人会去对他动手。

        毕竟人都是趋利避害的。

        好欺负侮辱的是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

        听到裘大江的名字。

        霍政轩的眼底划过一丝寒意。

        很好。

        两人的梁子又多了一件。

        霍政轩实在是不方便多待太久,好在送来的东西都是能存放比较久的,估计这些他们都用得上。

        他匆匆开车离开。

        陆元正看人走了,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钟欣德也在看车子远去的方向。

        就知道这人其实不如嘴上那么冷漠。

        他道:“我看小霍挺关心你的,你不该对他这样。”

        钟欣德收回了视线,面无表情,“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军人,没必要和我扯上关系。”

        闻言。

        陆元正忍不住叹了口气。

        没再说什么。

        已经缓过来了一些的陆元正爱人,这会儿开了口。

        “有良心的人,是不会因为你什么身份,就忘记了曾经,你该高兴,你没看走眼。”

        这倒是真的。

        听到这话。

        向来严肃的钟欣德,也忍不住眼神温柔了几分。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更不应该连累霍政轩。

        几人口中谈论的霍政轩,开车就去了一趟医务室,向林玉华要了治腰伤的药。

        林玉华好不容易逮到霍政轩。

        看他还是来开腰伤的药,眼神就开始上下扫视了。

        “怎么,年纪轻轻的,腰就不行了?”

        霍政轩瞥了他一眼,“收起你的愚蠢猜测。”

        对于这话,林玉华满脸的幽怨,“说认真的,最近几个月都没瞧见你,我早就想问问你了,你跟你那前未婚妻是怎么回事?”

        联欢会的事情,都传开了。

        喜欢阮娇娇的士兵不少,有些来这边治病的,就会谈论起来。

        都是说霍政轩不要脸的,跟人解除了婚约,结果转头来还要和他们竞争。

        那不纯纯有病么。

        这样的传闻,可让林玉华抓心挠肝的,恨不得把霍政轩抓到自己身边,审问个三天三夜,以此来满足他的八卦之心。

        当然。

        假设他打得过。

        霍政轩懒得理他,腰伤的药一开出来,他就准备走人。

        看他这提裤子不认人的无情模样,林玉华吃不到瓜十分难受,忍不住嘴贱道。

        “看来传闻都是假的,既然你对你前未婚妻不感兴趣,不懂得欣赏娇娇同志的好,我这样怜香惜玉的大美男,就不客气地去追——”

        话音戛然而止。

        一颗小石头直嗖嗖地飞了过来。

        直接插进了他两腿之间下方不足一毫米的位置。

        然后落下。

        林玉华感觉这把要是刀的话,自己能直接从爹变成娘!

        抬眸一看。

        就见那高大俊美的男人,双手插着口袋,就这么站在那。

        他微微眯起的眸子,泛着几分冷光,语气凉薄。

        “你有种试试看。”

        妈的。

        试个毛线。

        差点就没种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