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192章 破坏

第192章 破坏

        听了外甥的话。

        熊场长的心算是彻底安下来了,左右不过是个失察的责任,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至于原先董承运那边说的……

        他到现在都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谁知道会不会是真的,说不定那小子就是在骗自己,也是自己太过于贪心,才会一直将这边的事情压着。

        真要着急,那也应该是董承运着急。

        不过关于这些,熊场长没有要告诉外甥的打算。

        要是真让自己这个清风明月的好外甥知道了,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牺牲掉。

        因此,真有什么事情,熊场长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不过现在橡胶树被发现了,军区肯定是要大搞特搞的,上面的领导肯定也会知道,到时候让他从别人口中知道,还不如自己老老实实的说。

        想到这。

        熊场长斟酌着开了口,“念鹤,既然发现了橡胶树,你要不要同你父亲说一说?”

        就算不是徐念鹤去说,恐怕徐父那边也很快会得到消息。

        徐父自小喜爱钻研农林,之后更是考上了农林专业的科技大学,进入农林研究院,成为带队总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而徐家是从徐老爷子那一代上来的。

        当年徐老爷子还是个贫困学子,但天赋异禀,读书方面的成绩很不错,被当年的南城资本家看中,曾经受过一些恩惠,才能够安心读书,之后学成,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拥有众多的学生,这也让徐家开始往上走,成功挤进了京城圈子。

        生下来的是几个子女,都还算是争气,或许是因为有读书方面的天赋,各司其职下,都有着一点小成就。

        到了徐念鹤这一代。

        他虽然只是养子,但徐家出息的,竟只有徐念鹤这一个。

        徐家的资源便也就铺给了他。

        徐念鹤虽然不如徐父和徐老爷子一般与世无争,一心不是教育便是科研,但没人会说他不优秀,他努力刻苦学习,在徐家人的庇佑下,成功跳级上了大学,虽然当时因为动荡关系,大家都去搞革命了,鲜少有学生认真学习。

        但因为有徐家人这一棵大树,徐念鹤还是顺利毕了业,有着大学生的名头,走上了从政的道路。

        他是从基层干起的,先是做的部门干事,迅速晋升,成为了市长秘书。

        听起来职位不高。

        可这个市长,曾经是徐老爷子的门生,对徐念鹤自然会多加照顾,加上他自身的优秀,也让人心生欣赏,前途不可谓不可限量。

        划过这一系列的想法,熊场长听到电话那端的男人,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

        “父亲年纪大了,要是让父亲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会往月牙岛上跑,可去海岛却要舟车劳顿,实在是辛苦,橡胶树的开垦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这些年母亲的病反反复复,身边到底是离不开人,要是真让父亲过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听了这话。

        熊场长内心感慨。

        自己这个外甥的确是个好孩子,只可惜自己姐姐命苦,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天伦之乐,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

        要不是这样一遭,徐念鹤又怎么可能被养成这样呢,他的优秀必然跟徐家人是有关系的,也算是徐念鹤的命好了。

        哪怕母亲亡故,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但命里却是有福气的,还能碰上更好的徐家。

        没等熊场长继续想下去,徐念鹤又道:“对了,我先前以你的名义寄了点东西回去,家里面回信说一切都好,让你不必挂念。”

        这话说的。

        熊场长年纪都一大把了,但还是有点鼻子酸眼睛红的。

        家里只有他知道,徐念鹤是死去姐姐的孩子,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两人早就商量过了,对外肯定是不能跟任何人说起的。

        熊场长也不想失去了徐家这个助力,试问一下,谁会愿意培养一个有亲戚的孩子呢,往后万一跟家里不亲了怎么办。

        为了获取徐家的资源,以免走漏风声。

        所以两人就算是电话,或者书信,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只是虽然如此,但徐念鹤却仍旧惦记着,从未养过他一日的熊家人,甚至连他的妻儿都照顾到了,哪怕他身在海岛,依旧因为这份亲情而动容。

        心里更是想。

        只盼望着,徐家那个亲生的孩子,早就已经死在了外头,这样他的外甥,才能成为真正的徐家人。

        若是……

        若是有一日,叫他发现了那个孩子还活着。

        他一定会想办法,弄死那个孩子。

        想到这。

        熊场长眼底划过一丝阴狠。

        挂断了电话后。

        徐念鹤坐在办公室里,一张普普通通的容颜,却因为气质的熏陶下,竟生出了几分不普通的气度。

        他是属于那种耐看型,初看普通,看久了就觉得很有味道。

        哪怕徐家人各个都长得不错,他毕竟不是亲生的,肯定无法跟徐家人长得五官相似,但在气质上面,却和徐家人很温和,不知道他是养子的,都会觉得他是亲生的。

        他指尖点了点桌面,闭目假寐。

        片刻后。

        他睁开了眼睛,决定回去一趟。

        舅舅说得没错,这件事情是要和徐父说一声,这么大的事情,要是徐父知道了,依照他的性子,肯定会往月牙岛上跑。

        但徐念鹤并不想让徐父和熊场长有什么牵扯。

        舅舅不是个多聪明的人,很容易漏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他如今的生活不想让任何人破坏。

        *

        阮瑶觉得自己的生活,被破坏了个稀巴烂。

        她如今是从一个火坑,跑到了另一个新的火坑。

        原先农村里的知青生活,已经让她够憋屈了,还以为来了海岛后,能够过上好日子呢,毕竟这里有蠢傻的阮娇娇在啊。

        可没想到,阮娇娇把她丢在了海垦农场后,竟是没有半点的表示。

        农村是要干活。

        到了农场还是要干活。

        甚至因为这里都是下放人员多,以至于生活还要更艰苦一些。

        还有一点。

        农村好歹一年四季分明,农忙也就忙固定的那一两次,而月牙岛却是长夏无冬,她要干的活就更多了!

        阮瑶挥着锄头,咬着牙在那干活,心里把阮娇娇骂了无数次。

        自己来海岛过苦日子,干嘛不占了下乡知青的名额,非要连累她也下乡,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在这个时候。

        她一抬眸,正好瞧见了远处有辆车过来。

        车上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挺拔的身姿,宽厚的肩膀,富有力量感的大长腿,锐利的眼神,还有邪气的眉眼,无一处不彰显着野性。

        她心跳砰砰地快速跳动着。

        是霍政轩!

        脑海里瞬间划过一个念头。

        如果自己能嫁给他的话,是不是就不用过苦日子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