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219章 殴打

第219章 殴打

        从霍政轩那边离开后,阮娇娇就回去继续插牌子了。

        不得不说,农场是真的大,这么插了两天,也才插了冰山一角罢了。

        人手还是太少了。

        因为阮娇娇不在的缘故,所以陈河不仅要写字,还得负责插牌子,简直就是叫苦连天,看到阮娇娇出现的那一刻,他简直就是看到了天神。

        陈河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上前去,“娇姐,你总算回来了。”

        现在他的态度,那叫一个殷勤。

        阮娇娇看着都挺想笑的,这估计就是陈河的厉害之处吧,只要发现这个人是能有利所图的,就能立马换个人。

        态度那叫一个千变万化。

        阮娇娇笑着道:“行了,知道你辛苦了,咱们继续干吧。”

        这话一出,陈河脸上的笑意就维持不住了。

        眼神立马幽怨了几分。

        他实在是不懂,阮娇娇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插牌子。

        这些牌子插不插有什么区别么。

        费力不讨好。

        他甚至有些怀疑,阮娇娇是不是在哄骗自己,说好的能扬眉吐气地回去呢,怎么就变成了在这里做免费劳动力了。

        看陈河那样子,阮娇娇笑而不语。

        她没打算解释。

        这些牌子,就像是后世的路标,在橡胶林未来应该很快会涌入一大批人,到时候这些路标,能够规避掉很多的麻烦,前期看起来可能很费劲,也没什么用,但等之后效果就能出来了。

        既然要做,那就得做好来。

        这也是一个宣传点。

        她回头是要写进稿子里的。

        现在说这么多没必要,等之后真能派上用场了就行。

        阮娇娇拍了拍陈河的肩膀,看着他立马垮了下去,还一脸幽怨地看着她,阮娇娇一点都没有客气。

        “快做,早点做完,咱们能早点休息。”

        陈河眼珠子一转,又觉得阮娇娇是有高见,“娇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安排了?”

        他总觉得,阮娇娇身上有种神秘的气质。

        就是那种传说中大佬的气质。

        阮娇娇斜了他一眼,“对啊,大事就是好好插牌子。”

        陈河:“……”

        算了,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陈河认命了,反正也回不去了,自己除了寄托于希望在阮娇娇身上,也没别的能做了。

        万丹充耳不闻,对于这种事情,她向来不懂的,她只担心饭能不能吃饱。

        三人又开始开辟新地方。

        插着插着,就插到了干活的区域。

        一开始,阮娇娇是在种植物后面那条路在插牌子的,结果插着插着,就听到了前面吵闹的声音。

        阮娇娇微微蹙起眉头,“前面怎么了?”

        万丹腿脚快,立马道:“我去看看。”

        片刻后,万丹就跑回来了。

        她睁大眼睛道:“是几个下放人员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正在被工作人员用棍子殴打,看着真可怜,那几个人看着年纪都挺大了,这么打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活。”

        说实话,万丹还挺同情的。

        这种武斗,其实在月牙岛上很少发生,大概是因为这边有军区在管控,所以革委会之类的小将,也不会过于明目张胆。

        像那种大城市里直接用热武器,闹出人命来的情况,这边简直算是世外桃源了。

        殴打都算是武斗里最轻的。

        阮娇娇拧起眉头。

        要是没碰到,那也就算了,可偏偏是碰到了。

        她称不上是圣母,但内心是有良知的,她很清楚这一切的发生,是不合理的,等到之后结束这十年,很多人被平反,拿到了上面给的赔偿金。

        五百块。

        不算少,在这个年代,甚至算是一笔巨款。

        可这五百块,如果是用十年的青春去换来的呢,在这羞辱的十年里,他们需要苟且偷生,心理素质格外强大的,才能够活下来,心理素质不行的,早早的就一根绳子丢了命。

        阮娇娇自知自己的力量很薄弱,能做的东西也太少。

        可若是这样的事情,直接发生在眼皮子底下,她却当做没看到,午夜梦回的时候,良心真的能安么?

        想到这。

        阮娇娇吐出一口浊气,抿唇道:“我去看看。”

        “你疯了!”陈河不敢置信地看向阮娇娇,直接拉住了她。

        这会儿兰花指都忘记翘了。

        他压低声音咬着牙道:“你不是表现得挺聪明的么,这种事情是咱们能管的么,那些都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他们是思想有错误的,是反动派,是我们最不齿的存在,你以为你是谁,管这些事情你是嫌自己命不够长是么!”

        要不是冲着阮娇娇能带着自己扬眉吐气,他才懒得说这些话。

        哼。

        他还不随便她。

        虽然陈河的态度很恶劣,但阮娇娇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

        现在这年头,明哲保身才是正确思想。

        阮娇娇看了他一眼,“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

        “谁说你连累不连累了!”陈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阮娇娇到底是不是真聪明啊,怎么这会儿看起来又有点拎不清。

        前面的声音愈演愈烈。

        阮娇娇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她匆匆丢下一句,“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你们两都不要出现,我自己去处理就行了。”

        说完。

        她就小跑上前了。

        看到这一幕。

        陈河忍不住跺脚。

        “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往前跑了一段路。

        阮娇娇都有些气喘吁吁了,才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几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同志,手里各个都拿着武器,无一不例外都是棍子,正朝着地上的人疯狂挥舞。

        而地上的人,身下竟然还有三四个人被护着。

        几人都是干瘦花白的头发,被灰尘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脸上身上几乎每一块好肉,完全看不清楚样子,不过阮娇娇仔细一看,到底是认出来了。

        这不就是上次自己带的几个下放人员么!

        而最上面护着的那个,撑着一把老骨头,被这么殴打,竟是一声都未吭,咬着牙却也没有半点反击的意思。

        为首殴打的那人,似乎还嫌这样不够,冷笑道。

        “怎么不叫,你倒是求饶啊,求饶了说不定我就不打你了。”

        看到这一幕。

        阮娇娇忍不住怒火中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