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247章 身世

第247章 身世

        阮娇娇看着那核桃,却是想到了另一件事。

        她仔细的观察了一遍,这个年代不可能有假的,毕竟造假需要有市场,如今都没有市场,自然是真物件为主,不然造假的成本都能买两个真物了。

        阮娇娇便问:“这野生核桃一般都产自哪里?”

        其实这话说的,就很没有水平了,像是个外行人。

        那摊贩听了自然觉得有戏,他到底是有点懂行的,要不然也不能单独出来买卖这个。

        “看您感兴趣,我就跟你上堂课,这文玩核桃呢,分为三种,一种是铁核桃,一种是揪子,还有一种就是麻核桃,前两种我都不稀的和你说,那些都是不值钱的玩意,你要想要,自己去做就成了,比较稀罕的就是麻核桃了,以前的达官贵人就是用麻核桃做的,麻核桃产自北方区域,毕竟野生核桃少呀,物以稀为贵,基本上那些市面上流传的文玩,就是用麻核桃做的。”

        听了这话,阮娇娇紧抿唇。

        不过她并没有买。

        而是匆匆丢下一句抱歉后,就拉着霍政轩离开了。

        看人突然走了,摊贩一愣,随即气急败坏,“懂不懂规矩啊!”

        本来想要上前去拉扯的,但因为霍政轩在一旁待着,看他过来,立马看了过去。

        那摊贩这才怂了。

        见阮娇娇脸色转变,霍政轩自然不解,但却没有说什么,果断带着人回了车上。

        一路上了车。

        霍政轩才开了口,“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现在想回招待所,我不想继续逛了。”阮娇娇没说理由,只丢下这么一句。

        霍政轩开了一两个小时的车,路还不好开,却是压根没怎么逛,就要回去了,要换做寻常人,肯定得问个清楚,不然就生气了。

        可霍政轩愣是一句怨言都没有,得了这话,就直接启动车子,带着人回去了。

        一路上阮娇娇也没有解释,她闭上眼睛,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些东西,似乎瞬间就通透了。

        霍政轩尽量将车开的稳妥,全程一句废话都没有。

        等到了招待所,已经到中午了。

        他把人送到了门口,见阮娇娇转身要进去,又忍不住开了口,“我把午饭买回来,有什么事情,我们等吃完饭再商量成不?”

        阮娇娇的动作顿了顿,回头看向了霍政轩。

        男人就站在那,招待所的走廊并不宽敞,他的出现几乎挡住了窗户投射出来的光,阴影将男人俊美的容颜割裂成了两半,浸润在暗色中的那张脸,却和光明下的那张脸是一样的温柔。

        阮娇娇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深,这时候更是急需有个人帮自己理清思路。

        而霍政轩,似乎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阮娇娇咬了咬唇,“先别去了,你跟我进房吧,我有些事情想不通。”

        “好。”

        霍政轩跟着阮娇娇一块进了屋,而进屋之后,阮娇娇就去翻了自己的行李,随后在一处找到了一样东西,拿了出来。

        看清楚那东西之后,霍政轩怔了一下,“这是……”

        “定亲信物。”阮娇娇手里赫然是一根红线,穿着的一个核桃。

        而那核桃和今日看到的野生核桃,极为相似。

        霍政轩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阮娇娇的声音再度传来。

        “这是我母亲的遗物,当年给了你们霍家,我记得你们霍家是北方人吧,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我母亲会有一个北方才会有的核桃作为信物,在我的认知里,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江城,这样东西我也没有听到我外婆那边说起过,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霍政轩蹙眉,“你觉得这个核桃有问题?”

        阮娇娇抿了抿唇,“我母亲早亡,我父亲后娶了继母回家,阮瑶就是我继母带进门的孩子,这些年,我父亲总是很厌恶我,似乎我像是什么肮脏的存在,对阮瑶比对我还要好,可明明我才是他亲生的女儿啊,后来我受不了了,就答应了和你的婚事,在我决定来海岛前,我父亲曾说过一句让我很疑惑的话,只可惜他没有说完。”

        “说了什么?”

        “他说,早知道我这么忤逆不孝,他就不应该。”

        这显然是没有说完的话,霍政轩眉头拧的更厉害了,不过不是因为没有听到剩下的话,而是对于阮娇娇父亲说的话,十分的不爽。

        他和阮娇娇相处时间不算久,却也不算短。

        他知道她这人看起来独立冷淡,事实上心肠很软。

        这样好的一个她,阮建国凭什么说她不孝顺。

        就算真的不孝顺,也肯定是阮建国的自己的问题。

        霍政轩没有说话。

        阮娇娇抬眸看向霍政轩,攥紧了手心的核桃,“我现在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并不是我父亲亲生的呢?”

        如果她不是亲生的,阮建国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能够解释了。

        阮建国并非不是个好父亲,只是他的好,从来都没有用在自己身上过。

        小时候,阮娇娇是看到过阮建国很温柔的对待阮瑶的,她见过阮建国的慈爱,见过阮建国会把阮瑶高高举起,笑着说她是世界上最乖巧可爱的女儿,也见过阮建国出去吃饭,若是有什么肉菜剩下,他绝对会打包回来,然后给阮瑶吃。

        这样的父爱,她一直都想要,可却从来没有得到过。

        阮娇娇起初以为是自己不够好,是自己不够乖,是自己身体不好,所以她拼了命的想要去做一个好女儿。

        可换来的,也就是忤逆不孝。

        现在想来,若是阮建国并不是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就能说得通了。

        这个核桃只会在北方出没,就算真的是什么达官贵人把玩的,江家一家全都是根正苗红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机缘能得到。

        就算真有,传给了母亲,母亲也不该把这样东西给了霍家,毕竟是江家的宝贝。

        而母亲死前,她记忆中母亲从来没有离开过江城,这个核桃是谁给母亲的呢,又为什么母亲把这个定亲信物给了远在北方的霍家?

        这一切。

        都让阮娇娇觉得疑惑。

        她现在恨不得,跑回江城去问问他们。

        自己到底是谁的女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