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265章 故事

第265章 故事

        阮娇娇仔细看了看,觉得这玩意应该是埋了挺久的。

        她道:“那就是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有人曾经来过这片荒岛,因为某些原因,把东西埋在这离,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取走,另一种可能就是,这里曾经有过船难,东西是意外流落在这里的,因为海岛的特殊性,时间一长,东西就被埋在其中了。”

        不过要是船难的话,这说明地底下,还会有其他东西的可能性。

        这就需要大工程了,不是她和霍政轩能搞定的。

        箱子这么大,但却是铁箱子,哪怕上面生了锈迹,却也没法打开,她们只能看着箱子发呆。

        霍政轩:“你说的都有可能,要真是第二种可能的话,钥匙很有可能也在岛上,不过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咱们也不知道,现在对我们来说,这个箱子的用处不大,也不用费心猜了,等我们得救了,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自然也就知道了。”

        阮娇娇点点头。

        虽然得了个箱子,但是算起来还是一无所获。

        阮娇娇想想两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到底是没了探知的欲望。

        霍政轩带上了箱子,两人一道回了山洞里。

        吃点水果自然是不够的。

        霍政轩下午就打算去捞鱼。

        本来是想让阮娇娇在这里休息的,可阮娇娇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一个人在这里到底是无聊。

        “我和你一道去吧,正好赶海,我还从未赶过海。”

        虽然在月牙岛生活了有几个月,但是阮娇娇一直都挺忙碌的,加上没什么人带她做这些,自然就没赶海过。

        听到这话,霍政轩笑了起来,“成,那我就带你去赶海。”

        他本来是怕阮娇娇辛苦,才没有打算带上她,不过这回她主动提了,自己也觉得挺有意思。

        两人又收拾好出发了。

        路上。

        阮娇娇想想这几日的变化,总觉得在做梦,看向身边的霍政轩,却觉得他丝毫没有变化,就像是发生的都是平常事。

        她忍不住道:“我发现你的心态特别好,至少比我好,好像天大的事情,在你这里,都不算是什么。”

        只要是普通人在遇到这种重大情况,慌了神是肯定会有的,还有就是焦虑和惆怅。

        可霍政轩却没有。

        阮娇娇自己都有些受影响,反倒是霍政轩一直安抚她。

        要不是霍政轩在的话,阮娇娇觉得自己至少得焦虑一段时间后,才能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霍政轩就没有这种过渡期。

        见阮娇娇这么说。

        霍政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有些深沉,随后勾起了唇角。

        “像我这种把脑袋放在裤腰带上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死,时间久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他想到了那个梦。

        想到了自己的好兄弟,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那时候。

        霍政轩也曾恐慌害怕,惊恐做噩梦过,甚至严重到了要人疏导的地步。

        他不是生来就无坚不摧的。

        是阅历成就了如今的霍政轩。

        别人看他强大,看他波澜不惊,可霍政轩也是个人,是有血有肉的。

        就像是他自己说的,次数多了。

        自然就麻木了。

        更何况这一次,上天对他已经很好了。

        他没有死。

        阮娇娇也没有死。

        两个人能平安无恙的在这个岛上,那就足够了。

        阮娇娇听到这话,陡然想起他的身份。

        华夏军人。

        没有一个国家的军人,能比华夏军人更拥有坚毅的意志。

        这是他们的优点,却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酸。

        简单的一番话。

        就让阮娇娇感受到了曾经的很多。

        甚至是她无法想象的。

        阮娇娇想起自己做的那场梦,当她局限在个人的情感之中时,霍政轩已经死里逃生无数次。

        他的生命献给了国家。

        他的信仰是国家。

        这么对比起来,自己的那点事情,似乎毫无意义。

        阮娇娇忍不住握住了霍政轩的手,一双水眸对上他,低声道:“你能和我说说,曾经的你么?”

        她没有一刻。

        比现在更想要了解霍政轩。

        不是只言片语的了解,不是别人印象中的了解、

        而是从霍政轩的口里,知道他的过往。

        她心疼这个男人。

        更崇拜欣赏。

        阮娇娇长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看向一个人的时候,自带情意,内里荡漾着水波,仿佛一汪湖水,温柔而又带了点春意盎然。

        当这双眼睛对上自己时。

        霍政轩觉得,这时候哪怕阮娇娇要他的命,他都愿意。

        从这里去海边还有一段路。

        霍政轩与她十指紧扣。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十四岁入的伍。”

        阮娇娇意外,“十四岁?”

        霍政轩点头:“当年征兵,我报大了四岁,才入的伍。”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尚且只能称之为男孩的年纪。

        竟然选择了当兵。

        阮娇娇一时忍不住多想他的生存环境。

        见她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怜惜心疼,霍政轩笑了起来。

        “别这么看着我,那时候在农村里,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我爹死的早,那时候抗美援朝,53年那场他没能回来,那会儿,我才一岁。”

        阮娇娇的心陡然揪了起来。

        尚还在牙牙学语的男孩,甚至不知道爹是什么,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的母亲,本应该高兴,却得来的是丈夫的噩耗。

        这样的情况。

        阮娇娇几乎不敢去想,日子该有多苦。

        她忍不住握紧了对方的手,似乎是想要传递某种力量。

        霍政轩捏了捏她的脸,“我说这些,不是想要让你揪心的,你要是难受,我就不说了。”

        “别,”阮娇娇承认自己很心疼,可却也知道战争的残酷,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那都是毁灭性的,她咬唇道:“你说,我想听。”

        见状。

        霍政轩也就继续道。

        “家里顶梁柱没了,我娘还要养一堆的孩子,我上面两个大哥,两个姐姐,家里人口多,吃又吃不饱,有了我之后就越发困难了,我二叔虽然有心帮我们家,但他自己也有家庭,所以我们家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说到这个。

        阮娇娇有些疑惑,“烈士不应该有抚恤金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