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七零大院:娇娇美人撩上最野糙汉!在线阅读 - 第273章 血偿

第273章 血偿

        见阮娇娇这么说。

        霍政轩想着,她这么忧虑江子越的事情也不行,还不如找点事情做。

        这么一想,自然就答应了。

        两人接下来就以找钥匙为主,那箱子已经被霍政轩搬回了山洞里,每天两人的任务,除了是找东西吃之外,就是找钥匙了。

        荒岛不大,要找小小的钥匙,却又不算小。

        两人连翻了好几日,竟是都一无所获。

        难不成这个箱子,真的是意外被埋在这的?

        阮娇娇心情有些复杂了起来,有时候越要找一样东西,或许就越是会找不到。

        看她如此,霍政轩只好安抚道:“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你不要太着急,更何况我们消失也快一个月了,我想月牙岛那边,已经再找我们了。”

        让梁霆送的东西,应该早就送到了,如今岛上没了霍政轩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霍政轩只想着橡胶林能够圆满开采。

        至于他们,现在在荒岛上,好歹还有一条命在。

        阮娇娇也没有办法,这几日,她除了找钥匙之外,便是去沙滩上,日日看有没有路过的船只。

        只是一条船都没有。

        一望无际的海洋,安静的只让人觉得可怕。

        她深吸一口气,难道就要这样坐以待毙下去?

        日子过得很快。

        转眼就要过年了。

        江子越在江城待了一段时间后,就不得不回月牙岛了。

        他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更何况自己在这里,也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他的肾是不能用的,只能寄托于希望其他人身上了。

        江子越走之前,给江父江母留了一笔钱。

        “爸妈,要是有什么事情,你们随时联系我。”

        无论是什么样,江子越都不想去计较,他不愿意知道所谓的真相,也不想去计较什么。

        自己的父母,只会是江父江母。

        他们对他的好,江子越一直都知道。

        那个真相,他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难道他就不是江家人了么,还有阮娇娇……

        他也永远会是阮娇娇的哥哥。

        他要守护她。

        至于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

        对他而言,亲情是最重要的。

        江母到底是有所不舍的,不过到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好照顾娇娇。”

        江子越颔首:“我会的。”

        等回去之后,江子越想,是应该给阮娇娇再找一个地方住了。

        他这几日因为忙家里的事情,都没有来得及联系军区那边,等后面再联系,也不知道怎么的,电话一直没打通,江子越想索性回去一趟好了。

        告别了父母之后,江子越就离开了江城。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江子越的错觉,总觉得似乎有人跟着自己,可等他提起警惕心时,却又发现好像看不到什么可疑人员。

        这样的情况,一路到了羊城。

        江子越依旧觉得有人跟着自己,他微微蹙起眉头。

        因为到的太晚,所以他只能在羊城再住一日。

        买了第二天的船票进月牙岛。

        这一回。

        江子越去了邮局,打了个电话给月牙岛,试图联系上里面。

        电话接通了。

        江子越立马询问了情况,“怎么回事,这几天打电话给你,怎么一直都打不通?”

        听到是江子越,勤务兵的声音顿时就急了起来,“江教导员,你可算是联系我了,我先前不是听你的话,去打听了阮同志的去向么,起初没打听到什么,只是说阮同志去羊城办事了,过几天就应该回来,后来岛上就乱了。”

        “叶旅长拿到了橡胶林的工具图,立马开了兵工厂去做这些,只是隔三差五的就有事情发生,影响了橡胶林的开采,而原先去羊城拿到这个工具图的,就是霍营长和阮同志,但是她们人却一直都没有回来,叶旅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让卫团去查羊城的情况,结果查到了霍营长好友梁同志那边,才得知两人早就已经乘船回岛了。”

        “只是两人一直都没有回月牙岛,我们根本查不到他们去了哪,岛上议论纷纷,甚至还有人说他们两个是私奔了,反正说的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我们军区开了会,一致认定是霍营长和阮同志遇害了,现在正在到处航海找寻,只是到现在都一无所获。”

        这么大的信息量。

        砸的江子越都有些头脑眩晕。

        他下意识用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这才稳住了身形。

        而电话那端的声音,还在传来。

        “他们回来的那日,卫团查了天气预报,正好是下大暴雨的日子,晚上电闪雷鸣,这样的情况,他们是独自乘坐小船回来的,恐怕凶多吉少。”

        江子越竟是觉得胸口疼痛,让他几乎无法呼吸,只觉得能吸取的氧气越来越少。

        他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崩溃。

        他保持着仅剩的理智,咬着牙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真的出事了,海上肯定会漂泊着船只的残骸,你们派了多少人出来,打捞过么?”

        勤务兵道:“岛上的人大多数都要开采橡胶林,我们第一批橡胶,需要赶工出来,本来就迟了,所以导致派出来的人手不多。”

        这么大的一片海域。

        想要找到这些残骸,需要的人工物力,又怎么会是简单的。

        而且两人已经失踪了这么久,就算真的能活着,根本不可能在海上一直活着,不被淹死,都要被饿死。

        江子越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无法承受失去阮娇娇的后果。

        他早就说了。

        不应该让阮娇娇跟霍政轩一块的,那个男人,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

        这么危险的任务,平日里又得罪了不少人,竟然还要带着阮娇娇一块去。

        江子越咬着牙,语气冰冷至极,“我明日就坐船回来,你替我去申请一支队伍,由我带队去打捞。”

        就算……

        就算阮娇娇真的死了。

        他也要带着她回去,不要让她孤零零的在海上做一只孤魂野鬼。

        挂断电话后。

        江子越的眉眼间,染着重重的戾气。

        他曾经说过。

        谁伤害阮娇娇,他都会替她报仇。

        这一次。

        他会查出来那个人是谁的。

        他要那个人血债血偿!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