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三章

        入夜,凌云寺藏经阁内,徐守光将玉扳指戴到左手拇指上,心里有些忐忑的低声呼唤:“嘿,在吗?”等了好半天,却不见有什么反应。徐守光急了,右手张开连续几个巴掌呼在玉扳指上,语气略带急促,声音也大了些许:“嘿!你在吗?在吗?”

        “啊~在呢,在呢,什么事?”那个稚嫩的声音像是打了个哈欠,慵懒的答到。

        “在啊,那太好了,那个白这还是白那的...”

        “是白泽大神!”稚嫩的声音一扫之前慵懒之气,严肃的说到。

        “好好,那小白,我想问下...”

        “是白泽大神!”稚嫩声奶凶奶凶的重复着。

        “哦,好,白泽大神,白泽大神。对了,小白,我想问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见徐守光仍小白小白的叫着,稚嫩声彻底无语了,索性也懒得和他计较,问到:“什么怎么回事?”

        “我就因为知道这玉扳指的名字,白日里那三个煞星就要杀我灭口,这扳指是什么来历,你究竟是谁?”

        听到徐守光想了解扳指的出处,小白似乎来了兴致,它轻咳两声清了清喉咙,然后极力想用一种庄重威严的声音,奶声奶气的说到:“要说这伏魔镇邪宝轮,那来历可就大了,它可是当年龙虎山天师张道陵随身携带的法宝。而我,小白...不...白泽大神,原是这世间万中无一的神兽,遇见张道陵后便化为这伏魔镇邪宝轮的器灵,一路助其降妖除魔、披荆斩棘、匡扶正义!”

        说罢,小白便收声静候,但见徐守光半天没有动静,小白终于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徐守光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对着玉扳指竖起右手大拇指,说了两声:“厉害!厉害!”

        小白这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哈哈哈,也别老这样说,张天师之前就总告诫我们要谦虚!”

        “就这...还谦虚...”徐守光心里吐槽到,但他马上止住了这想法,这小白的声音仿佛直接对话徐守光的内心,那他的想法...,不过很快徐守光就确定小白不能读心,也是要他把话说出口,小白才能听见,因为他刚才已经偷偷试着在心里把小白骂了几百遍。

        “唉,小白,就算我知道这玉扳指叫伏魔镇邪宝轮,知道你小白的存在,那他们也没必要非杀我灭口不可吧...”

        “呵呵,你可别太天真了,这伏魔镇邪宝轮威力极大,江湖中觊觎它的大有人在,除了张天师,没人敢光明正大的持有这件宝贝。不杀你灭口,难不成还要等着你宣扬出去,替他惹上一堆江湖中的大人物?”

        “哦,也是。那你说这玉扳指威力极大,到底怎么个极大法?”

        “真是没见识!也罢,今天本大神就教教你!”小白用鄙夷的语气说到,“首先,伏魔镇邪宝轮中蕴含着强大的浩然正气,这浩然正气是妖邪最为害怕的,只要佩戴此宝轮,无论你手握何种兵器都可以轻易破除妖邪身周的护体妖气,哪怕赤手空拳也行;其次,伏魔镇邪宝轮内有一个如意袋,可将天地万物收入其中...”

        “天地万物!”徐守光顿时两眼放光。

        “但凡你能用念力驱得动的...”

        “哦...”徐守光露出一丝失落神色。

        “瞧你那乡巴佬样,想必也不会念力吧。”

        徐守光连连点头。

        “念力为外放的真气,算你运气,这正好有本《逍遥经》,你依经书上修行,念力便会逐日增强。”

        小白话音刚落,只听啪嗒一声,一本蓝色封面经书竟然从书架上面自己掉落了下来。徐守光忙去捡去,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逍遥经”三个大字。徐守光忙四顾一圈,见无人后便把这《逍遥经》收入怀中。

        “最后,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伏魔镇邪宝轮中有本大神坐镇,本大神能识百妖,晓万物,当年张天师也是在我的帮助下才能斩尽天下魑魅魍魉...”

        “好的,好的,知道了,还有其他吗?”

        “没了。”

        听完小白对玉扳指的介绍,徐守光思考着:“这还当真是个宝物,非常适合我将来行走江湖当大侠。第一个浩然正气能让我不惧妖邪、扬名立万;第二个如意袋能把必备物品全收纳其中,是个非常实用的技能,只是现在还需要提升下念力;至于第三个,如果小白那家伙没有吹牛的话,当真是个万事通,可以在途中给到我不少信息...嘿嘿,看来一代大侠徐守光要就此崛起啦!”

        徐守光正美着呢,就听藏经阁外院中有人大喝一声:“什么人在那里!出来!”

        徐守光一惊,心说:“这凌云寺的和尚好生厉害,竟然能隔空望物,我藏在这里都能给发现了!”想到这里,徐守光觉着这凌云寺呆着也不安全了,于是一个鱼跃,撞开窗户跳了出去。刚一翻身落地,就见前方一黑衣人。这黑衣人听见后面突有声响,也慌忙转身回头望来,却见徐守光一手撑地单膝半跪在地上。

        徐守光看着眼前这黑衣人,心里想到:“这黑衣,这行头,不像是凌云寺的和尚,倒像...像是个飞贼啊...”

        这时,徐守光身后渐渐嘈杂,一行僧人打着火把乌泱泱的往这边追了过来。那黑衣人见僧人追来,连忙转头就跑,徐守光见状,心呼还真是个飞贼啊,也不管那飞贼偷了什么,起身便追,却听后面僧众中有人喊到:“在那!”

        徐守光回头一看,一光头小和尚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正指着自己,紧接着就看见一群僧人哗啦啦一下子都冲着自己这边涌了过来。徐守光心里暗骂一声,一摸怀中的《逍遥经》,只得拔腿就跑。这跑着跑着,过了好一阵子,徐守光就发现,这凌云寺的僧人体力和脚力咋就都那么好呢,徐守光一路左穿右插、飞檐走壁的,硬是没甩开后面那帮僧人。

        眼见这样下去自己的体力得先耗尽,徐守光突就望见斜前方江面前贴着崖壁立着一幢一巨大的七八层高的大佛阁,身子一转冲着那大佛阁便奔了过去。

        进到这大佛阁,徐守光迅速闪进一个转角,双腿一蹬,纵身一跃,便犹如壁虎一般紧紧贴在了房梁上。只两息左右时间,徐守光就见呼啦啦的十几个武僧举着火把从身下跑过。徐守光屏住呼吸,不敢有任何动作,直到这群武僧们跑远了才又从那房梁上面翻了下来。

        徐守光刚翻下来,正欲起身,便瞧见黑暗之中有一道鬼鬼祟祟的黑影正沿着楼梯向上层摸去。徐守光仔细一瞧,不就是方才那个黑衣人吗!想到自己被追的狼狈劲,徐守光便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骂道:“凭什么你偷东西,我背黑锅...看我今天不逮到你,好好给你点颜色瞧瞧!”

        于是,徐守光猫着腰,顺着阴影悄悄的跟在那黑衣人的身后也上了楼。这大佛阁确实高大雄伟,相传自当年海通禅师始建起,至贞元十九年完工,前后历时九十年。这大佛阁里有一尊弥勒石像,高二十余丈,这大佛阁便是倚着山崖,围着这弥勒石像建造而成。徐守光跟着这黑衣人一直上到了五楼,却发现这黑衣人不见了!

        徐守光四下找寻,都看不到黑衣人的半点踪迹,仿佛就是这样凭空消失了。正当徐守光纳闷时,忽然徐守光听见一阵吱嘎声从大佛胸口背后传来,循声望去,见那黑衣人从大佛身后翻了出来,手里似乎还拿着个什么东西。

        有这个真飞贼在徐守光便也不怕招惹来凌云寺僧,于是当机立断,大喝一声:“站住!”,

        那黑衣人也被这喝声吓了一跳,转身看过来,就见徐守光几个箭步已逼至身前。黑衣人下意识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倒持在手中,飞快的对着徐守光的脸上划了过来。徐守光使出谪仙步,双脚稳抓地面,身体向后倾倒,以一个十分刁钻怪异的角度躲过了这一击。继而徐守光马上反守为攻,伸出左手张开五指向黑衣人胸口一抓,要使出一记铁山靠,但这手刚抓到黑衣人胸口,徐守光顿时感觉手感有些不对,软软的,还似乎有些弹性。

        “女的!”徐守光一惊,慌忙间松开了手掌。那女飞贼也楞了一下,接着马上一巴掌甩到徐守光脸上,跟着又是一脚踹在徐守光小腹,口中骂了一句:“下流!”

        徐守光吃痛,捂着小腹跪倒在地上,再抬头时,女飞贼已越过栏杆跳上了房檐,紧接着女飞贼向这边看了一眼,便犹如壁虎一般顺着崖壁不断向上攀爬。徐守光眼见要给这女飞贼跑掉,忍着痛站起身来,也翻到了房檐上,也学着女飞贼的样顺着崖壁向上攀爬,但终究技不如人,等徐守光爬到崖顶时,女飞贼已然不见了踪影。

        徐守光正四处找寻那女飞贼的踪迹,这时从大佛阁上又一个和尚跳了上了,只见这和尚身披袈裟,手持禅杖,无发无须。这和尚跳见到徐守光,施了个僧礼,道:“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还请施主将我寺的降魔杵速速归还老衲。”

        这和尚徐守光认识,和尚法号释空,是这凌云寺的住持,曾在嘉州城里开坛讲法,当时引得万人空巷,老百姓们纷纷去围观这当世高僧。

        “释空大师,你听我解释,我没拿什么降魔杵,定是那个女飞贼偷的,我也是追那个女飞贼追至此处的。”

        “施主休得胡言,那降魔杵是我寺镇妖宝物,有大用处,既然施主不肯归还,就请恕老衲无礼了!”说罢,释空和尚把禅杖一横,摆出一副进攻的架势。

        “大师...”徐守光还想解释些什么,就见眼前一根禅杖由小及大,直冲他面门而来,徐守光连忙侧身躲避,禅杖擦着徐守光的耳边的鬓发刺了过去。徐守光虽躲过这一击,但这禅杖头部周围镶着两个小铁环,小铁环在徐守光的耳边叮铃哐啷作响,似有扰人心智的作用,徐守光瞬间觉得一阵心烦意乱,都没心情注意面前和尚紧跟过来的一拳。

        嘭的一声,释空和尚的拳头重重砸在徐守光的胸口,徐守光顿时倒飞出去二尺,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可不等徐守光爬起身来,释空和尚已然将禅杖举过头顶,紧接着高高跃起,使出一记跳劈,对着徐守光重重砸下。

        面对这凌厉的招式,徐守光哪里敢有半点怠慢,只见徐守光顺势向旁边一个侧滚,先是避开了这一禅杖,接着贴着地面翻转一圈迅速起身,向后跳一小步与释空和尚拉开距离。拉开距离后,徐守光探出双手,左右手各捏着一块小石子,对着释空和尚一齐弹出。夜里释空和尚虽看不真切,但听见风声,知有暗器来袭,便也转动禅杖,将那两枚石子打飞。

        徐守光见释空和尚把那巨大禅杖舞得如此了得,心中也不由赞叹一声好本领。而此时,释空和尚已然端着禅杖,向徐守光这边跳近了一步。待和尚脚步扎稳,又是一记突刺,对着徐守光心口直扎而去。徐守光有了上回的教训,知道这禅杖铁环扰人心神,于是便也不躲,只是身躯向后一倒,使双手死死扣住了禅杖头上的两个铁环,不让它发出一丝声响。

        见徐守光抱住禅杖头,释空和尚索性将禅杖当做钟杵,端着禅杖顶着徐守光就一阵前冲,徐守光也想不到一个修禅的和尚居然能有如此大的力气,被顶着不住的后退。忽然,徐守光感觉右脚跟一个踩空,余光瞄了一眼,竟然已经到了崖边,再一步底下可就是万丈深渊了。

        徐守光忙使出谪仙步,扭转腰身诡异的贴着禅杖滚了一圈,重新站回到崖边,但释空和尚由于惯性却仍在向前,待和尚发现时已然止不住势头。眼见释空和尚就要摔下山崖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徐守光向和尚腰间伸手一揽,抱着释空和尚滚到了一旁。和尚的禅杖却落下了山崖,几息后发出一阵沉闷的金属与石头的碰撞声。

        “大师,你现在可以听我说了吧...”徐守光坐着地上,对着同样坐在地上释空和尚说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