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第四章

        话说这女飞贼,从大佛阁沿崖壁逃走后,便顺着条山间小路一直下到了岷江边上,沿着岸边走了约百余步,女飞贼站定,面对着岷江喊到:“我已经把你要的东西带来了,你快出来吧。”

        俄顷,靠近女飞贼脚下岸边的江水便咕嘟咕嘟的冒出几个气泡,慢慢的,冒出的气泡越来越多,再后来,原先冒着气泡的江水索性翻腾了起来,最后竟从翻腾的江水中露出一个漆黑如磨盘般大小的鳖壳,壳下是一只体型巨大的老鳖。但仔细看来,这老鳖却又有些古怪,它的头部显得有些臃肿,两只前脚从水中慢慢的爬上岸边,而再它身子的后方,却少了一只腿!

        女飞贼显然也没见过眼前这只老鳖,她向后退了几步,右手摸向腰后方的匕首,警惕的问:“是你约我到此地的?”

        “没错,正是老夫约你来此!”老鳖嘴巴一张一合,从喉咙深处发出一种十分诡异的声音。

        女飞贼认得这声音,不过她仍未放松警惕,右手依然摸在匕首刀柄上,左手从肩头解下一个包袱,说到:“我已经把大佛里的降魔杵给取来了,你答应给我相公治病的药呢?”

        “不错!快些将那降魔杵给我!”老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兴奋。

        “你先把药给我!”女飞贼将手中包袱抱起退了两步。

        那老鳖见此,有些恼怒,声音越发诡异:“你快先把那降魔杵给我!”

        “不行,你先把药给我!”女飞贼面对眼前这老鳖虽是有些惧怕,但却也丝毫没有半分让步。

        “...你...好吧...”老鳖想要发作,但最终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我这就把那仙药给你,接着!”

        说罢,老鳖鼓胀脖颈,从嘴中吐出一物向着女飞贼射去。女飞贼见老鳖愿意先给药,慌忙伸出右手去接。要说这女飞贼,身手属实灵敏,轻而易举的就将老鳖吐出的东西接在手中,正欲拿近瞧瞧验个真伪,女飞贼忽然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不能动了。女飞贼吃了一惊,连忙想用左手去掰,却发现左手居然也动弹不得半分。

        “嘿嘿嘿!”老鳖狞笑着,“不要白费力气了,你中了我的含沙毒,半个时辰内会四肢麻木,动弹不得。”说罢,老鳖便使那三条腿在地上慢慢爬动,一步步的逼近呆站着的女飞贼。

        “你...你想干什么?”女飞贼眼睛惊恐的望着步步逼近的三腿老鳖,艰难地从口中挤出一句话。

        “干什么?当然是吃了你!”老鳖的声音中带着一些狠辣。

        “原本只想将你麻晕,而后趁你昏迷时将你吞掉,但既然你这么不配合...我改主意了,我现在要让你清醒着,让你在清醒的状态下亲眼看见自己被我一口一口的给吃掉!”

        望着女飞贼惊恐的表情,老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它故做犹豫,迈着三条腿围着女飞贼周身转了一圈,边转便说:“要从哪里开始下口呢?”

        而后,老鳖望着女飞贼浑圆的臀部,语气中充满了淫邪之意:“要么就从这开始吧...”说罢,老鳖张开大嘴,对着女飞贼的臀部一口咬去。

        这时,只听“嗖”的一声,从山边树丛中飞射出一枚石子,快如流星,精准的命中老鳖口中的利齿,嘡的一声,老鳖口中一颗尖牙应声掉落在地上,顿时就见老鳖嘴里鲜血直流。老鳖愤怒的甩过脖子看向树丛,只见一个衣衫寒酸但面目俊朗的少年郎傲然立于眼前,此人正是徐守光!

        “如此风韵动人的女飞贼,若经你这妖魔一口,成了残花败柳可就不好玩了!”徐守光调侃到。

        女飞贼听得真切,瞬间脸红到了耳朵根,她想骂徐守光登徒子来着,但奈何口中一阵刺麻,却是连话都说不出了。

        老鳖瞟了一眼地上的断牙,瞬间火冒三丈,歇斯底里的吼道:“臭小子,别猖狂,一会便叫你在老夫的腹中走一遭!”

        话音未落,只见那老鳖腹部紧贴在地面,脖子缩回鳖壳中,三足弯曲蓄力,而后猛然一个蹬腿,那磨盘大小的鳖壳就犹如一块巨石,向着徐守光砸来。虽然这老鳖看似笨拙,但这一击的速度属实不低,鳖壳夹着风声便向着徐守光呼啸而去,但在身法灵活的徐守光眼里,这却算不了什么。只见徐守光双脚发力,向上一跳,这高度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正正好跃过了砸过来的老鳖。跳至老鳖上方时,徐守光用脚尖在鳖壳上轻轻一点,老鳖便换了个方向,斜斜的插进了地面的泥土里,而徐守光则是一个优雅的翻身,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老鳖三足同时用力,终于将自己从泥土中拔了出来,刚一抬眼,却见徐守光一步跃到空中,双拳齐出,对着自己就打了过来。从方才徐守光的身法中,老鳖知这眼前的少年似乎有些本领,见那双拳将至,便头颈四肢一缩,将自己整个装进了鳖壳里。徐守光收拳不及,一拳打到了坚硬的鳖壳上,虽说那玉扳指能破除妖气防御,但这鳖壳可是实打实的硬家伙,徐守光瞬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个缩头乌龟!有本出来跟小爷我大战三百回合!”徐守光骂道。

        老鳖从不上这激将法的当,它缩在鳖壳中,阴阳怪气的说到:“老夫就不出来,你奈我何?”

        “我就让你看看我奈你何!”徐守光也不惯着它,一脚将这鳖壳踹翻,随后右脚搭在鳖壳的边缘,用力一蹬,这鳖壳便如陀螺般飞快转了起来。这一转,鳖壳外面的徐守光看得欢快,可这鳖壳里面的老鳖就难过了,被转得七荤八素的,胃中一阵翻江倒海,涎液从口腔流出,却又灌进了鼻腔中,呛得这老鳖直咳嗽。

        “少侠饶命,少侠饶命啊!”躲在鳖壳中的老鳖似乎被折腾得不行了,连连向徐守光讨饶,徐守光见这老鳖服软了,便一脚用力踩在老鳖腹甲上,这转动的鳖壳总算停了下来。

        “饶你可以,你且将你为何要这金刚杵,以及背后受何人指使逐一道来,若是其中有半点隐瞒,本大侠便立马度化了你。”

        “晓得晓得,多谢少侠,老朽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老朽要这金刚杵也是为了尽孝道,为了救我家老祖宗...”

        “老祖宗?”

        “没错,我家老祖宗本是通天河中的老鼋,两百年前曾驼一僧人渡河,只求这僧人在见了佛祖后能帮它问下何时才能修身成人。可怎料这僧人到了雷音寺后,竟将我家老祖宗所托全然忘在脑后。僧人取得真经返回大唐时又经过通天河,我家老祖宗不辞辛苦又去驼他,但当问到那僧人可曾向佛祖问询这修身成人之事时,这僧人竟支支吾吾,半天不语,我家老祖宗一再追问下,那僧人才说忘了。顿时,我家老祖宗气得火冒三丈,当下直接潜入水底,不再去管那和尚死活。事后,我家老祖宗心想这僧人是唐王御弟,又蒙佛祖厚爱,恐自己将那僧人抛到通天河中之事会受到责难,于是索性舍了那通天河,转到此处修了妖道。但只过了百年,却又有一和尚来找它晦气,一场大战之后,我家老祖宗不敌那和尚法宝,便被和尚镇在这水底下,那和尚可恶,怕时间久了,法阵松弛,便又在这江边建起一尊大佛,用于加固阵法,而这金刚杵,便是阵眼。”

        徐守光听着听着,心中不禁想这僧人莫不是那玄奘法师,他常在茶馆中听说书先生提过大唐西域记。徐守光正思索着,却不料身前这一老鳖喉咙处却悄悄鼓胀起来,而后趁徐守光不注意,忒的一声从口中射出一团细沙。徐守光闻声,抬眼一看,就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冲着自己就飞了过来,情急之下,徐守光赶紧使出谪仙步,犹如不倒翁一般微微斜过身体,将将好躲过这一击。

        徐守光顿时怒气横生,他刚准备上去痛揍那老鳖一顿,却猛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再看面前的老鳖,伸出长长的脖子,努力在地上撑起鳖壳,想把自己翻过来。

        “小白...小白...”徐守光艰难的唤着小白的名字。

        “又怎么了...”慵懒的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看来那小白方才又去睡觉了。

        “小白,我动不了...怎么回事?”徐守光眼见前方老鳖就要翻过来了,忙问到。

        “不过是一只蜮而已,很弱的妖怪啦...”

        “那我...为啥...动不了?”

        “都说了是蜮了,自然你是中了它的含沙射影,才动弹不得...”

        “怎么解?”见此时那老鳖,不,那蜮已然翻了过来,转过身子,一步一步靠近徐守光。

        “舌尖血...”小白有些不耐烦的说到。

        徐守光此刻也没心情吐槽小白,只听舌尖血便毫不犹豫的一口咬破舌尖,顿时一股腥甜充满口腔。而此刻蜮已然到了身前,阴狠的说到:“夺那老家伙修为前,拿你来开开胃也不错!”说罢便张开大嘴,对着徐守光脖子就咬了过来,徐守光一口舌尖血喷出,恰好喷在蜮的脸上,将它的双眼迷住。这蜮连忙收了脖子,用两只短小的前肢去擦拭双眼处的血渍。

        徐守光赶忙试着动了动,发现仍然动弹不得,含着一口血,口齿不清的问到:“怎么不管用...”

        “哎哟!你真是笨死了!它含沙射影将沙毒吐在你影子上,你自然也要将舌尖血吐在你影子上才行啊....”

        那蜮擦拭完脸上的血渍,用舌头舔了舔爪子,似乎这股血腥味刺激了它,它看向徐守光,眼中满是贪婪和渴望。徐守光此时也努力扭动刺麻的脖子,将头侧向一边,对着自己的影子一努嘴,将一口舌尖血喷了出去。血液喷在了影子上,徐守光瞬间感觉浑身刺麻感退去,试着勾了勾手指,哎!又可以动了!

        这蜮一瞧徐守光似是解了它的沙毒,瞬间脸色大变,它急忙一个冲跳,想趁着徐守光恢复之初行动不便,对着徐守光的脖颈处便咬了过来。徐守光灵活的像只猴子,又哪里会这么轻易被它咬中,只见徐守光身形一矮,一个下蹲便轻巧躲过,紧接着对着头顶上方的肥大下巴一记勾拳打出,那蜮原本张开的血盆大口瞬间闭合,咔咔声从它嘴里发出,不绝于耳。那蜮吃了一拳,趴倒在地上,口中渗出蓝色的血液,之后它挣扎着爬起身子,一张嘴,竟然吐出一口碎牙来。

        徐守光一个箭步跟上,又是一脚踢在那蜮的脸侧,直把那蜮踢的侧脸内凹变形,眼中一片浑浊。不等这蜮疼得叫出声来,徐守光反身又是一脚踹在蜮的侧身,硬是将那几百斤的身体踹的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个圈,最终在女飞贼的脚边停了下来。

        此刻的蜮已然动弹不得,剩下的一只眼中望着仿若杀神一般的徐守光一步步朝自己走来,那蜮竟然直接一口血吐在女飞贼的影子上,替那女飞贼将沙毒解了。女飞贼恢复了行动,一把将匕首抽出,对着蜮的脖子就要扎去,却听那蜮嘶哑这嗓子说到:“老夫若是死了,你相公也必死无疑!”

        此话一出,女飞贼顿时止住了下落的匕首,那蜮见此状,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狞笑两声,对女飞贼说到:“替我杀了那小子,老夫立马给你药!”

        女飞贼听罢,牙关紧咬,望着眼前这可恶的妖怪,听着徐守光越发走近的脚步声,想着自己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相公,一时间她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就见徐守光一个箭步冲上,一把夺过女飞贼手中的匕首,而后高高举起,狠狠的扎向蜮的脖子。那女飞贼也恍然醒过来般,惊呼一声:“不要!”,可为时已晚,只见徐守光手中匕首已然深深刺入那蜮的脖颈动脉,蓝色的血液瞬时喷溅而出,那蜮挣扎了两下便也不动了。

        “此妖狡诈,又善于蛊惑人心,还是尽早除了为妙!”徐守光对眼前的女飞贼说到。

        女飞贼一下跪倒在地上,呆呆的望着眼前一动不动的蜮的尸体,缓缓说到:“公子这一刀倒是痛快,只是可怜了我那相公...”

        徐守光没去安慰那女飞贼,只是一屁股坐在死去的蜮的鳖壳上,问到:“先与我说说你的事,为何要听这妖怪指使,去偷那金刚杵?”

        女飞贼坐在地上,好一阵子后才缓缓说到:“奴家名唤作叶三娘...”

        “你就是那十年前突然销声匿迹的大盗叶三娘!”徐守光吃了一惊。

        叶三娘缓缓点了点头。

        叶三娘从小便被盗门妙手圣姑收养,更是从圣姑那学来了一身飞檐走壁的本领,出师后便一直在这嘉州城中做这飞贼的行当。不同于其他飞贼,叶三娘从来只偷官差和乡绅,而且每次都会在苦主家中留上一张字条,写着:“叶三娘谢过主人家馈赠。”,官府和乡绅们恨透了这叶三娘,便发重金悬赏,但无奈这叶三娘轻功了得,神出鬼没,不管出动多少官差,都无法将其抓获。

        却说这叶三娘,每每偷了东西后,都会将这些赃物变卖,换了银子去周济穷人。有一回遇上旱灾,无数灾民涌入嘉州城,叶三娘便在街口搭了个粥铺,每日施粥赈济灾民。一日叶三娘正施粥时,无奈灾民太多,各个争相往里挤,在众人你推我搡之中,叶三娘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竟向着那滚烫的大锅跌到过去。眼见就要跌落在锅中,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只胳膊拦腰揽住了叶三娘,叶三娘抬眼望去,是一个面目清秀的读书人。读书人将叶三娘拉起来,叶三娘连忙对着读书人施礼致谢,而那读书人却拱手作揖道:“姑娘高义,在下佩服!”,看了一下周围乌泱泱的灾民,又说到:“这灾民如此之多,单凭姑娘一人,怎忙的过来,不如在下也来帮姑娘一同施粥,已尽绵薄之力。”

        自那后,读书人每日都来到粥铺帮忙,这一来二去,二人也逐渐熟络起来。原来这读书人名唤韦庄,字端己,虽出生自官宦世家,但此时已然家道中落。韦庄欣赏叶三娘的豪气和善良,而叶三娘也被韦庄深深的才气所吸引,很快二人便结为连理,也自打那之后,叶三娘便整日在家中,不再做飞贼。

        韦庄好写诗填词,一日清晨,恰逢寒食节,韦庄见叶三娘早起打扮,婀娜多姿,顿时灵感大发,来到叶三娘身后,双手环抱住她,随后唱到:

        “清晓妆成寒食天,

        柳球斜袅间花钿,

        卷帘直出画堂前。

        指点牡丹初绽朵,

        日高犹自凭朱栏,

        含嚬不语恨春残。”

        叶三娘一听,知这是韦庄为自己所作,心中好不欢喜,便依偎在韦庄的怀里。可哪知这时身后韦庄突然惨叫一声,而后脸色瞬间变得青紫,口吐白沫,倒地不起。叶三娘慌了,她手忙脚乱的将韦庄扶到卧榻上,便出门去寻了大夫来,无奈大夫看过后直摇头,硬是不知这韦庄的病因。

        无奈送走大夫后,叶三娘跪坐在卧榻前,牵起韦庄的手放在自己脸颊边,哭得个梨花带雨的,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诡异的声音唤她名字。

        叶三娘一惊,慌忙四顾却不见人影,叶三娘喝到:“谁,何必装神弄鬼的,出来!”

        那声音却不理她,只是自顾自的说:“你家相公中的是浣沙毒,这毒会慢慢侵入他的五脏六腑,最终肠穿肚烂而死...”

        叶三娘听了大惊,也不管这声音从何而来,慌忙问到:“神仙,那可有医治之法?”

        “老夫既然能瞧出你相公病因,自然就晓得如何救治!”

        “太好了,求神仙出手相救!”

        “要救他实也不难,只需一剂药便可,只是...”

        叶三娘听出话中之意,忙说:“神仙有何事要奴家去做的,尽管开口便是,奴家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很好!在这嘉州城东有一凌云寺,寺中有一大佛阁,阁中有一大佛石像,佛像胸口处有一暗室,暗室中藏有一宝物,唤作金刚杵,你且去把这金刚杵取来与我,我便救你相公。”

        叶三娘心中虽有疑惑,但眼见卧榻上的韦庄痛苦万分,便也只好点头答应,这才有了刚刚的女飞贼夜闯凌云寺这一幕。

        叶三娘将事情原委仔细道来后,又想起韦庄,便忍不住哭了起来。徐守光见了也不禁为其惋惜。

        “其实她相公所中的浣沙毒便是眼前这蜮所放,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解药也在这蜮的身上。只需取它一滴心头血,给其相公服下,不日后便可痊愈。”徐守光耳边传来小白的声音。

        徐守光一听大喜,连忙翻身下来,将蜮的尸体翻了过来,反手握住匕首,对准那妖怪心口处用力扎下,在浩然正气的加持下,匕首轻易的洞穿了蜮的腹甲,徐守光接着向下一拉,妖怪的心脏便露了出来。徐守光瞄准心房位置一刀下去,那蜮的深蓝色的心头血便立马喷溅而出,徐守光连忙摸出水袋,倒光里面的水,靠近心房接那心头血,一直接了小半袋。

        “只要一滴心头血就可以了...”见徐守光仍没有取回水袋的意思,小白嫌弃地说。

        “多点有备无患嘛!”徐守光嘴里说着,直到接了满满一袋,才将那水袋取回,用塞子塞住。

        俄顷,徐守光拎着装得满满一袋子心头血的水袋站在叶三娘身前,“妖邪之话怎可轻信,就算你按它说的做了,它又怎会为救你相公,舍了自己的心头血。”

        说罢,徐守光将水袋递给叶三娘,说到:“这是那妖邪的心头血,你将其带回,喂你相公服下,不日就可痊愈。”

        叶三娘听了徐守光所言,眼中瞬间变得灵动,她接过水袋,感觉沉甸甸的,转而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这些...全喝了?”

        徐守光认真的点了点头,叶三娘见徐守光如此笃定,便也信了,她双膝跪地,对徐守光俯身一拜,说到:“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此恩奴家必然常记于心,日后恩公若是有用得着的地方,三娘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徐守光想起说书先生口中常说的大侠做派,于是也默然转过身去,努力用一种沉稳的声音说到:“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快些去救你相公去吧。”

        叶三娘听徐守光所言,心中暗道一声果然是侠者风范,于是又拜了一拜,便起身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