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第五章

        待叶三娘走远,小白稚嫩的声音在徐守光耳旁响起:“行了,别装了,人走远了...”

        徐守光这才回过头来,踮起脚尖望了望,直到见叶三娘的背影没在远处林中,才又脚跟落地。徐守光叹了口气,小白一改之前孤傲的性子,居然奶声奶气地安慰起徐守光来:“放心吧,治她相公只需一滴心头血足矣,你给了她整整一袋,她家相公服用后必然耳聪目明、身强体健...”

        “我才没担心她家相公...”徐守光打断小白的话。

        “哦?”小白有些疑惑。

        “唉...我是看那叶三娘身段婀娜多姿,小翠似乎不如她啊...”

        “...哼!”小白才从徐守光身上看到些张道陵行侠仗义的影子,可转眼间这家伙却又如登徒子般馋上别人身子,才建立起的一丁点好感瞬间荡然无存,小白索性不再理会他。

        突然,一声尖锐的鸟鸣将寂静的夜空撕裂,前方宽阔的江面上似乎浪急了些,江中鱼儿纷纷惊惧跃出水面,喜食鱼儿的水鸟却也不敢靠近。只几息后,江面中间浮起大串气泡,继而一大片水面缓缓凹陷下去,水流速度明显加快,绕着凹陷处成逆时针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在这巨大漩涡的中央,缓缓升起一座小山,小山的下方,几条巨大的黑影在水中来回摆动。

        “糟了!”小白惊叫到:“刚跟你扯那些有的没的,竟然把那老鼋给忘了!这没了金刚杵,阵眼松动,那老鼋此时怕是已经摆脱了法阵的禁锢!”

        见徐守光不动,小白急了:“还楞着干嘛,赶紧把降魔杵送回凌云寺去呀?”

        徐守光这才反应过来,他看向方才叶三娘留下的包袱,裹包袱的布散乱开来,露出里面暗金色的降魔杵,徐守光伸手要将降魔杵拾起来,可就当徐守光指尖刚刚碰触到降魔杵上时,原本暗淡的金色骤然迸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无数的画面如潮水般从降魔杵上涌入徐守光的眼中,顿时在徐守光眼前展开了一幅巨大的黑白画卷。

        画卷中是一个和尚,身披袈裟,手持念珠。和尚的面前是一条遄疾的江面,江面上浮着一叶小舟,小舟上的船夫正努力地撑着船橹,使小舟不至于被惊涛骇浪所吞没。

        忽然间,江面上阴风骤起,乌云密布,一个巨大的漩涡正悄然靠近孤舟,紧接着一个巨大黑影从漩涡之中缓缓浮现出来。

        此时的小舟已然进入了漩涡之中,无论船夫如何拼命摇橹,也无法改变被覆灭的宿命。小舟逐渐被卷到漩涡的中心,而此刻水下的阴影中也探出一颗老鼋的头颅,这头颅宽扁,嘴尖鼻长,两只眼睛在巨大头颅的映衬下犹如两枚黑色棋子,紧紧贴在上面,可就是这棋子般的黑色眼睛,在船夫看来却比那磨盘还大。那老鼋瞄了一下眼前小舟中如蝼蚁般的人类,而后便张开巨口,瞬间四周江水齐刷刷的向老鼋口中涌去。

        船夫的小舟随着江水一同滑入老鼋口中,老鼋上颚的阴影遮蔽住了船夫头顶的阳光。就在船夫万念俱灰,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只见岸上那和尚解下袈裟,轻轻一抖,那袈裟就仿佛有了灵性般,自己飘了起来。袈裟掠过江面,一头便钻进了老鼋口中,俄顷,袈裟又飞了出来,袈裟上坐着一人,正是那船夫。

        船夫回头望去,只见老鼋大嘴轰然闭合,嘴中传来一阵木头挤压碎裂之声,船夫见此情景,心中一阵后怕,若不是这和尚,只怕此刻自己已然随着那小舟一并粉身碎骨了。

        “海通!又是你坏我好事!”老鼋一边嚼着口中的碎木渣,一边从喉咙深处传来一阵愤怒的低吼。

        海通和尚平静的望着江水中的老鼋,袈裟将船夫放在岸边后,竟自己又重新卷回到海通身上。

        “阿弥陀佛,仙道千年修行不易,施主又何苦非要害人性命,自毁前程呢?”

        老鼋听和尚说罢,嘴角上挑,笑道:“你个和尚懂什么!想当年老夫修仙道之时,每日谨小慎微,行善积德,但结果呢,漫天神佛都觉得我软弱可欺,就连那取经去的凡人也不把老夫放在眼里;再看今朝,老夫在这三江汇处修妖道,吃人饮血,随心所欲,好不快活!附近的百姓皆惧怕老夫,便为老夫修祠立庙,每年献上童男童女。试问现在,哪个还敢低看老夫一眼!”

        老鼋说完,海通和尚摇了摇头,叹道:“施主错了,修仙得道只为逍遥自在,只是小乘所为,为普度众生而成佛,这才是大乘之道!”

        “我管你大乘小乘的,老夫只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海通你数次坏我好事,今日老夫便要你葬身于此!”说罢,老鼋便鼓胀喉咙,从口中吐出一股水缸般粗细的水柱,冲着海通和尚射了过去。

        见老鼋突然发难,海通和尚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如此冥顽不灵,贫僧也只有替天行道了。”

        说罢,只见海通和尚从怀中掏出一只紫金钵,向上方一抛,这紫金钵便浮在了空中,而那老鼋所吐出的水柱,却像是落进了一处无形的河渠,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尽数落入了海通和尚的紫金钵里。而那紫金钵,虽外表看起来只有寻常碗大小,实则却深不见底,这一条缸口粗细的水柱又粗又长,落在这紫金钵中,却一滴也不曾漏出来。

        尽收水柱后,海通和尚收了法宝,将紫金钵重新揣入怀中。接着他又掷出手中的念珠,念珠飞至江面上方,徐徐变大,从念珠中央放出一圈金光,将那老鼋罩在其中。金光如同一张法网裹住老鼋,随后开始收紧,老鼋周身皮肤凡是碰触到这金光法网的地方,都瞬间燃起屡屡业火,这业火灼得老鼋哀嚎连连。

        “海通!老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老鼋冲海通和尚吼道。

        海通和尚面色不显喜怒,慢慢说到:“出家人四大皆空,何来恩怨,贫僧所做,只是为了众生。”

        “众生...众生许你什么了?海通!你若放了老夫,我愿与你同享富贵...”

        “阿弥陀佛...”海通和尚念了声佛号,不再理睬。

        “既如此,那便来个玉石俱焚罢!”见海通和尚铁了心的不肯放过自己,老鼋便索性来个鱼死网破,它拼命的拍动四肢,用脑袋撞击山崖,江面上瞬间激起层层巨浪。巨浪疯狂地拍打着岸边,越过河堤,将牛羊猪狗卷入河中;但凡近水而建的房屋,都悉数尽毁;无数百姓在河水中挣扎着、哭嚎着。

        海通和尚见此情景,心中不忍,他知晓这法宝念珠短时间内无法将这老鼋收服,望着水中愈发疯狂的老鼋,海通和尚不能再等了,否则只怕最后连嘉州城都将荡然无存。只见海通和尚抬起右手,对着自己的一只眼睛便用力抠了进去,随后便剜出一只鲜血淋淋的眼珠子。

        海通和尚将眼珠子捧在手心,口中默念一段经文,只见那眼珠子由内自外逐层放出道道金光,犹如一颗金丹。金光愈发耀眼,穿透云层,而后道道金光猛然收敛,此时,海通和尚手中不见了眼珠子,却多了一把暗金色的降魔杵。

        海通和尚将降魔杵掷出,降魔杵飞至念珠上方,对准下方罩着的老鼋。这时海通和尚周身似有一层金漆覆盖,与之呼应的降魔杵也由暗金色便成了亮金色,海通和尚口中默念一段降魔咒语,从那降魔杵尖端一道金光便猛然射出,洞穿了老鼋的风池穴,将老鼋的法力封住,老鼋瞬间变得瘫软无力,这时法宝念珠趁机将金光法网收紧,裹挟着老鼋渐渐沉入了水底。

        “这是什么?”眼见黑白画面渐渐散去,徐守光惊异的问到。

        “这便是本大神晓万物的本事...”小白颇有些自豪的说到。但马上小白便又以一种焦急的语气催促道:“这本事以后再与你细说,先赶紧去那凌云寺!”

        话音未落,徐守光抓起降魔杵便向凌云寺狂奔而去。一边跑,徐守光一边看向江面,只见在漩涡的中心,老鼋的头已经露出了水面,在漩涡的外围,十几颗被金光裹着的巨大念珠在江面上浮浮沉沉,环成一个圈,将那老鼋围住。这圈时大时小,念珠金光时明时暗,老鼋在其中不断的用四肢拍打着水面,与这十几颗念珠纠缠着,努力想要从法阵中挣脱。

        “你能跑快些吗?法阵快支撑不住了!”小白催促道。

        “已经是最快了...”徐守光口中答到,脚下不停。

        “这样下去不行啊...”

        徐守光听出小白语气中的焦急,他脑子中猛然想起方才黑白画面中海通禅师抛出金刚杵的样子,他看向手中的金刚杵,见金刚杵不住地在闪烁。徐守光突然停住脚步,望着江面的方向退了两步。

        “怎么不跑了?”小白见徐守光停下来,不禁问到。

        “与其怎么都赶不上,不如就在此地搏一把...”徐守光说罢,向前冲了几步,一把将降魔杵抛了出去。

        “你干什么!”小白惊叫到。

        徐守光也不答,只是眼神死死地盯住前方。这时,江面上方忽然炸出一片金光,将周围照亮得恍如白昼,而后金光猛然收敛至一起,正是徐守光方才抛出的金刚杵。金刚杵表面泛着亮金色的光芒,它浮在空中,对准下方的老鼋激射出一道刺目金光,而也就在此时,下方的老鼋猛地将头抬起,张开巨口,从口中射出一道黑色光芒,两道光芒正面撞击到一起,顿时炸开一圈气浪。

        金光黑光此消彼长,来回拉锯,或许是金刚杵长年镇压老鼋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灵力,黑光似乎占据了上风,渐渐地将金光向金刚杵的方向推去。眼见金光就要不敌,徐守光在岸边焦急万分,拳头攥紧,手心里尽是汗。

        就在这金光即将被完全推回金刚杵之际,金刚杵表面忽然金光大盛,金刚杵似乎获得了某种力量,竟然又缓缓地将黑光推了回去。徐守光再往岸边看去,只见凌云寺那边,释空和尚正带着一众僧人盘腿坐在河岸边,双手合十,诵念佛法。众僧身后的大佛阁中,阵阵金光散出,这些金光逐渐凝聚成一尊弥勒法相,庄严肃穆的盘坐于江面上空。

        霎时间,黑光已然变得破败不堪,降魔杵中金光一路推进了老鼋的口中,又从腹部穿出,那老鼋痛苦嚎叫着,渐渐沉入了水底。而那十几个散着金光的大念珠,也随着老鼋一同沉了下去。

        随后浮在空中的降魔杵逐渐失去了颜色,缓缓地飞回了凌云寺岸边,释空和尚伸出双手,小心地将降魔杵接住,继而看向远处的徐守光,微微点了点头。

        见老鼋最终重新又被法阵封印,徐守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冲着释空和尚拱了拱手,而后潇洒的一转身,便要离去。

        “徐施主,且慢些再走...”释空和尚在身后喊到,但徐守光却不回头,依旧向前走着。

        “喂,你听不到那老和尚在唤你吗?”小白生气徐守光方才自作主张,将金刚杵抛出一事,没好气地说到。

        “当然听得到,不过行侠之道,不贪图他人的感谢,你没听说书先生常说,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徐守光对小白说到,之后又小声地补了一句,“等那和尚自己追上来...”

        果不然,释空和尚追了上来,“徐施主...”

        见释空和尚追了上了,徐守光暗自得意,他整理了下表情,转过身来,用尽量低沉的声音说:“大师...”

        “徐施主,那《逍遥经》...”

        徐守光表情瞬间凝固,他微微抽了抽嘴角,动作机械的把手伸入怀中,将那本《逍遥经》取出,尴尬地解释到:“大师,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释空大师不等徐守光说完,伸手将《逍遥经》取回,而后他又从僧袍中取出一本书,递到徐守光手中,语气温和的说到:“徐施主对我寺有恩,贫僧自是愿意将经书赠与徐施主,只是之前那本《逍遥经》是先秦时期所著,书中许多地方晦涩难懂,而这本书则是贫僧所译,部分地方还加了些许贫僧的理解,希望能对徐施主有所帮助。”

        “大师...”

        一炷香后,山路上,徐守光边走边啃着从凌云寺里的讨来的馒头。

        “对了,小白!”徐守光突然想到了什么。

        “嗯?”

        “你既有晓万物的本事,帮我看看这个呗…”徐守光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佩,正是徐知书留给他的那枚。

        “嗯,这个不行…”小白试了试后说到。

        “什么啊,你不是能晓万物吗?”

        “当然能晓万物,但这枚玉佩被封印了,以我现在的力量无法突破它…”

        “…现在的力量…那意思是只要你变强了,便能突破封印,揭开这枚玉佩的秘密!”

        “嗯,那当然!”

        “…快告诉我,如何才能让你变强…”

        “…你就这么想知道这玉佩的秘密?之前张天师曾告诫弟子不要碰触那些被封印的东西,很危险!”

        “想!这枚玉佩关系到我的身世…”

        徐守光说完,小白沉默了许久。过了好一阵子,小白终于开口说到:“好吧,我会帮你揭开这玉佩的秘密…但你得帮我去杀妖怪,只有不停地吸收妖力,我的力量才会不断地增强。”

        “好啊,那从今天起,我们便一同游历江湖,斩妖除…”徐守光还没喊完,便被馒头给噎住了。他使劲锤了锤胸口,过了好一阵子,总算是缓过来了。

        “今晚闹出这么大动静,这凌云寺是肯定没法呆了,你想好去哪了吗?”小白问到。

        “成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