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七章

        徐守光、贼王八二人见这庞然大物轰然出现,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个眼神,而后分开刀剑,各自向后跳了一小步,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贼王八瞥了一眼徐守光,低声说到:“小子,眼前这个大家伙可不简单,不如咱们暂且联手先对付它,你我的恩怨之后再说?”

        徐守光也正有此意,便点了点头,之后,徐守光悄声呼唤到:“小白,快醒醒...”

        “呵欠~~,人家正在补觉呢...”忽然,小白似乎也感受到了前方传来的威压,转而惊叫:“...你惹了个什么玩意!”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这玩意是个啥?”

        “...你可真是不让本大神省心...眼前这妖怪可不寻常,是蒲牢与忽律所生,生性残暴,力大无穷,更是披得一身厚鳞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我有浩然正气,能破它吗?”

        “浩然正气只是对妖气管用,但这妖怪一身厚甲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寻常刀剑根本穿不透。”

        徐守光和小白正说着,那岷江龙王也已然完成对眼前两个对手的分析。在它眼中,贼王八身高马大,肌肉紧实,手中一把九环大刀更是厚重;而徐守光相较来说就要瘦弱许多,细胳膊细腿的,手里还拿着根绣花针。只要先集中精力把那高大的黄脸大汉拿下,剩下那小子必然吓得魂飞丧胆、屁滚尿流,士气都没了,拿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想到这里,岷江龙王率先发难,它侧身面向徐守光,摆出一副要攻击的架势,此时徐守光还在跟小白问打法呢,这一看岷江龙王看向自己,连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死死地盯着眼前怪物的一举一动。谁想就在此时,这岷江龙王突然将它那一丈多长的尾巴一甩,碎石、泥土、木头渣子瞬间一股脑儿的全向一旁的贼王八身上招呼。

        这贼王八显然也没料到眼前这看起凶戾无脑的妖怪竟然懂得声东击西,忽然见一堆东西打向自己,已然来不及躲闪,只好在身前左右挥舞那把九环大刀,尽量多的将这些东西挡飞。岷江龙王见偷袭成功,立马掉转身躯,几步跟上,侧头张开大嘴就向贼王八腰上咬去。

        这贼王八也不愧是长期混迹绿林的,打斗经验丰富,知这一击虚的后必然还会跟一击实的,挥舞大刀的时候,眼睛却是一直看向岷江龙王这边,见岷江龙王果然跟了上来,便立马停了挥刀,双腿猛然一发力,一个纵跳擦着岷江龙王的嘴角跃到了空中。

        跳至空中后,贼王八立马掉转刀身,右手倒持刀柄,左手按住环首,对准岷江龙王侧脸狠狠的插了下去。只听铛的一声,刀尖与鳞甲碰撞,溅出些许火星,而后便滑走了,只在鳞甲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刀痕。接着贼王八单脚在岷江龙王背部一点,腾起一个空翻,便落在了岷江龙王的后方。

        余光瞟见贼王八落在自己身后,岷江龙王也不急转身,直接用它那坚硬粗壮的长尾巴一扫,尾巴直直甩在贼王八的腹部,就见贼王八瞬时倒飞出去,撞在一丈外的院墙上,而后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合起来也不是它的对手,不如趁它现在盯着贼王八,赶紧逃走,不然只怕一会连逃的机会都没了...”小白劝到。

        贼王八与那岷江龙王的缠斗徐守光全都瞧在了眼里,他方才也和贼王八过过几招,知那贼王八的实力不输自己,但还是顷刻之间就落入了下风。小白的建议十分中肯和客观,徐守光看了眼刚刚爬起身来,嘴角还渗着血的贼王八,一转身,便从庙门口跑了出去。

        望着徐守光的背影消失在庙门口,贼王八心中暗骂一声,但很快他便释然了,因为如果换做是他,面对无法战胜的对手,想必也会这么做的。

        岷江龙王笑了起来,它的笑声低沉而又嘶哑,听起来十分瘆人。

        “可惜了,让那小子跑了,他的肉虽不多,但使骨头剔牙却是不错...”岷江龙王戏谑道,它瞪着一对竖瞳,死死盯着前方的贼王八。

        岷江龙王一步步慢慢逼近贼王八,它似乎很享受猎物死前的绝望表情,并不急于发动最后一击。贼王八用刀拄在地面上,左手捂着腹部,指缝中不断渗出鲜血。贼王八抬起头看向闽江龙王,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一句话:“孽畜,还等什么?等爷爷我缓过劲来扒你皮做鞋?”

        “这么急着死?那本龙王就成全你!”岷江龙王低吼一声,便要冲上去,就在这时,从院墙上翻下一个人影,朝着岷江龙王的大脑袋上就急速坠了下去,紧接着,一把铁剑对准岷江龙王的左眼就刺了下去。对比岷江龙王庞大的身躯,这铁剑细得如同一根绣花针,但就是这根绣花针,深深的没入了眼球中。

        岷江龙王吃痛,喉咙中发出雷鸣般的吼叫,它挣扎着后退了几步,而它头上的人影也弃了剑,趁机跳了下来,正是徐守光。

        徐守光退至贼王八身旁,他一手扶住贼王八,问到:“没事吧?”

        “...我还以为你趁机跑了...”贼王八显然没想到徐守光去而复返。

        “那家伙皮糙肉厚的,正面硬来的话,只怕我连给它挠痒痒都不够...所以,先假意逃跑麻痹它,然后瞅准机会给它致命一击!”

        听徐守光说的风轻云淡的,贼王八心中不禁赞到:“这小子有勇有谋,守信重义,当真不错!”

        此时,那岷江龙王已然缓了过来,它愤怒的用仅剩的一只独眼盯着徐守光,口中牙齿咬得吱嘎作响。徐守光见了,向前一步站在贼王八身前,伸出右手,掌心摊开,说到:“你受伤了,就先去后面歇息,暂借我大刀一用,让我与那龙王也斗上一斗。”

        贼王八也不啰嗦,将九环大刀递到徐守光手中,只说了一句“别死了”,便站到后面去了。

        徐守光接过九环大刀,顿时就感觉好重啊,他侧过头,瞟了一眼身后的贼王八,他想知道贼王八是如何把这么重的一把兵器舞得虎虎生风的。贼王八见徐守光看过来,立马对他投去一股期待的眼神。徐守光翻了个白眼,将左手也搭在九环大刀的刀柄上,这才将九环大刀提了起来。

        “小子,你害我失了一目,我要将你身上的肉一点一点的撕下来,让你痛不欲生!”岷江龙王吼道,只见它尾部弯曲如弓,两只后脚用力蜷曲,整个身体犹如一支蓄势待发的弩箭,对准徐守光的方向。突然,这岷江龙王后腿和尾巴同时用力一撑,将巨大的身躯向着徐守光弹了过来。望着面前如流星般砸过来的岷江龙王,徐守光立马使出谪仙步,双膝跪地,身体紧贴着脚跟躺在地面上,硬生生地从岷江龙王的肚皮下面溜了过去。徐守光身后的贼王八也慌忙向一旁翻滚躲开,只听轰隆一声,岷江龙王一头撞在院墙上,瞬间砖石横飞,硝烟弥漫,一整片院墙应声而倒。

        徐守光使左手向地面重重一拍,整个人便立马立了起来,他转过身子,冲向还在碎瓦砾中的岷江龙王,待快到它身前时,徐守光竟学着方才贼王八一般,右手将九环大刀举过头顶,斜斜的对着岷江龙王的后腿就劈了过去。厚重的刀刃在浩然正气的加持下在岷江龙王的后腿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顺着口子喷溅了出来,把一旁的贼王八看得目瞪口呆。

        “居然...居然破防了!”贼王八激动地自言自语。

        这还不算完,只见徐守光借着九环大刀下落的势头,脚跟在地面上扭了半圈,身体也跟着转了半圈,转眼间,这九环大刀竟又斜斜地劈了下来。

        “这...这不是我的连环劈吗?”贼王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记得自己只是方才在跟徐守光的对战中使出过一回,而就这一回,竟然让这小子给学了去!

        这第二刀完全劈在先前的伤口上,没有了鳞甲的防护,九环大刀的刀刃轻易划开肌肉,砍在了岷江龙王后腿的骨头上。只听咔嚓一声,仿佛是骨头折断的声音,岷江龙王嘶吼着,疯狂甩动头颅,巨大的力量将四周的碎砖烂瓦全部扫飞。

        担心徐守光在身后继续破坏伤口,于是岷江龙王索性使出一记扫尾。感受到一股劲风扫过来,徐守光也不敢停留,接连几步小跳,与岷江龙王拉开了距离。

        岷江龙王一瘸一拐的转过身子,它看向徐守光的独眼中充满了杀意,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它如此狼狈,它只想生吞了眼前这小子。只见岷江龙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腹部渐渐鼓胀起来,这时岷江龙王又吸了口气,腹部继续向外鼓胀,此时的岷江龙王与其说像忽律,倒不如说像一只巨大的蟾蜍,它腹部鼓胀得似乎有些夸张,甚至于它的四肢都悬在了空中。

        岷江龙王的这一系列动作让徐守光看呆了,他不知道这大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只听小白忽然喊了一声:“糟了!快捂耳朵!”

        “什么?你说啥?”这声喊得急,徐守光完全没听清,忙问小白。

        徐守光话音未落,就见岷江龙王嘴巴猛然张大,一阵如雷鸣咆哮、山岳坍塌般吼叫从它喉咙中传了出来,院中十几颗柏树的树叶被震得悉数尽落,残留院墙上的瓦片被震得嗡嗡作响,徐守光和贼王八捂着双耳,倒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

        俄顷,岷江龙王鼓胀的身体已然恢复了正常,它一瘸一拐的爬到徐守光身前,用仅剩的一只橙黄竖瞳盯着徐守光的脸,此时的徐守光眼瞳翻白,显然是晕过去了,再看远处的贼王八,虽没晕死过去,但此时也已然爬不起身来,岷江龙王这才长舒一口气。

        “这小子竟然能把我逼到如此田地,我也必然不能让他好过,看我先咬断他四肢,再慢慢折磨死他。”岷江龙王恶狠狠地说到。

        正欲下口,只听龙王庙院外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木鱼敲击的声音,声音空灵而悠远,仿佛能穿透一切。接着从庙门口缓步走进一个行脚僧,这僧人身着简朴的僧袍,头戴僧帽,脖子上挂着一串古朴的檀木念珠。僧人左手托起一个圆形的木鱼,右手使木鱼槌不断地在木鱼上敲击着。他径直走到了岷江龙王面前,躬身行了个僧礼,道了声阿弥陀佛。

        岷江龙王使独眼警惕地盯着眼前这僧人,心中暗想:“我这平时和尚也没少吃啊,那些和尚见了我也都是没了命的跑,但今日是怎么了,这和尚化缘还化到我这里来了?”,嘴里却道:“和尚,你是何人?来此做甚?”

        僧人面露和蔼的微笑,不紧不慢地说:“贫僧处弘,自武当山上而来,来此地是要度一位施主。”

        “哈哈哈,平日里都是我度他人,如今到是见了个妄秃驴,口出狂言说要度我,那今日本龙王就发发善心,度你去见你那佛祖便是!”说罢,岷江龙王张开大嘴就朝着那和尚扑去。

        这处弘和尚倒也不躲闪,只是轻轻敲了下木鱼,瞬间,木鱼上方现出一尊金色的莲花法相,紧接着一股金光自莲花法相处犹如涟漪一般猛然扩散开去。岷江龙王被那金光扫过,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空中压下,硬生生地将它给按在了地上,腾起一阵烟尘。

        “施主误会了,贫僧要度之人并非你。”处弘和尚依旧不紧不慢的说着。

        岷江龙王在地上不断扭动着,尾巴一个劲的乱扫,抽到之处墙壁碎裂,树木折断。但不管如何挣扎,却都爬不起身来。

        “这威压,这手段,我绝不是这和尚对手。”岷江龙王心中惊道,于是缓和了声调,从喉咙处艰难挤出声说到:“和尚...不,大师!你且去度你的有缘人,你放过我,我立马消失,保证不在叨扰大师!”

        “也好!”处弘和尚道,岷江龙王听罢,心中一阵窃喜。但紧接着又听处弘和尚说到:“不过贫僧要向施主借一样东西。”

        “大师要借什么尽管开口!”

        “贫僧要借施主的妖丹一用。”

        这妖丹是那岷江龙王修炼五百年凝结而成,若将其拿走,五百年的修炼将功亏一篑,岷江龙王自然不肯,于是它疯狂地挣扎,巨大身躯震得地面轰隆作响。处弘和尚也不恼,只是将木鱼收入怀中,从脖颈上取下檀木念珠,双手合十,将念珠抵至眉心,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檀木念珠上的每一个佛珠都渐渐升起一层金光,这时,处弘和尚双掌缓缓向前一推,串念珠的络绳猛然断开,颗颗附着金光的佛珠悬浮在空中,紧接着又一齐打向岷江龙王。可惜那一身刀枪不入的鳞片,在这金色佛珠面前却如同豆腐一般,瞬间,岷江龙王就被打得千疮百孔,可这伤口处却并未渗出血来,而是闪耀着金光,金光越发耀眼,伤口的周围也渐渐出现了金色的龟裂纹,待到这金色龟裂纹布满全身,就见这岷江龙王体内金光冲出,将它整个身体炸开,炸开的碎片在空中也迅速化为缕缕金光,渐渐消散的无影无踪。

        而岷江龙王原本在的位置中间,悬浮着一颗紫色的珠子,珠子表面黑气缭绕,想必这就是妖丹了。处弘和尚左手向前一摄,这枚妖丹便缓缓的向他飞了过去,稳稳的落在他的掌心。

        处弘和尚将妖丹收入怀中,就地盘腿坐下,双手合十,低声念了一段经文,便见周围地表缓慢的渗出一股股复苏之气,贼王八被这复苏之气包裹在其中,顿时一股温润感不断滋养着伤口,疼痛感也不知不觉消失了。

        贼王八爬起身来,赶忙来到处弘和尚面前,单膝跪下,双手抱拳道:“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施主不必客气,贫僧此次前来,便是为了施主。”处弘和尚扶起贼王八。

        “为我?”

        “正是。贫僧观施主身怀气运,想必日后贵不可言。但贫僧有一事不解。”

        “大师但说无妨!”

        “施主为何自甘堕落,在江湖上行盗匪之事?”

        “...大师有所不知,这世道不公,做好人没好报,做盗匪反而活得久。况且我虽为盗匪,但生平从不抢夺弱小。”

        “若是平常人,未必有能力做出一番大事,但贫僧常听人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施主身负大气运,何不考虑匡扶正道,拯救黎民呢?”

        贼王八听罢,沉思了片刻,而后双手抱拳,深鞠一躬谢道:“多谢大师!这一语使我王建如梦初醒,我之前也听闻天下兵马都监杨复光大人在我家乡许州招募乡勇征讨黄巢,我这便回到家乡去投军,希望能如大师所言,有朝一日能匡扶正道,拯救黎民。”说罢,便又对着处弘和尚一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