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第八章

        两个时辰后,锦官客栈中,徐守光醒了过来,王建坐在徐守光身前,见他醒了,连忙将他从床上扶起来。徐守光心想方才不是被那岷江龙王一个震天吼给吼晕过去了吗,这怎么醒来就在这了。王建瞧出徐守光满脸疑惑,便把处弘和尚如何降服岷江龙王的大概说了一遍,听得徐守光两眼放光,直后悔自己为何晕了过去,错过了和尚那高超的手段。

        见王建此时也不像是对自己有敌意,徐守光便问到:“王兄啊,我见你不像是不讲道理的盗匪,可否说下官府为何要拿你?”

        王建听罢,也不避讳,直言道:“这世道,哪管你再讲道理,也会被逼得落草为寇。我本是许州人,家中排行老八,从前也老实本分在家耕作,后因不满乡吏盘剥,与那斯动了手,便被羁押在大牢里。后被旧友搭救,于是便舍了田地,干起了盗匪之事。县衙官差只敢挑本分人下手,当真遇到盗匪却也不敢管,于是我初为盗匪那几年都平安无事,直到两月前,我从王淑府中偷出一物,从此便惹上了麻烦...”

        王建说着,从身后取出一包袱,解开上方布片后,露出一只精巧的小药炉,徐守光仔细瞧那小药炉,只见这小药炉为青铜所铸,长宽各两寸半,炉座有三只兽脚,炉身上印着道家的两仪,炉盖上有几个气孔,外围则是规整的排列着一圈八卦。

        “是药王鼎!”小白的兴奋地喊到。

        “药王鼎?”徐守光听小白喊,便下意识重复了一遍。

        “小兄弟好见识!没错,这就是当年孙思邈所用的药王鼎!当时我只听说那王淑得了一宝,便趁夜摸进他府上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被我找到。我将这药王鼎带了出来,就去到当铺中想把它当掉,却不想那当铺老板暗中向王淑通风报信,幸亏被我及时发现,逃了出来,但至此后官府便给我安了个江洋大盗的名头,广发海捕文书,我便带着这药王鼎一路奔逃至此...”

        徐守光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想必这江洋大盗徐守光的海捕文书也已然贴满整个嘉州城了吧。

        王建见徐守光不住点头,便忙劝慰到:“小兄弟不必为我担忧,我已然决定要回乡去投杨将军,不再过这流亡的日子了!杨将军素来看不惯王淑、秦宗权之辈,我在他军中安全必然无忧。”

        “哦,那就好...”

        “对了,小兄弟,我这去投军,身上不方便携带这宝物,你之前在龙王庙中甘冒风险来救我,老王我甚是钦佩,不如我将这药王鼎赠与小兄弟你,以报救命之恩!”王建说着,便双手将这药王鼎捧到徐守光面前。

        “唉,使不得...”徐守光说着,就伸出手要把这药王鼎推回去,可不想徐守光指尖刚接触到这鼎身,上面的花纹像是流动起来一般,一系列画面如青烟般从药王鼎上飘入徐守光的眼中,徐守光眼前顿时失去了色彩,只剩下黑白。

        黑白中,徐守光看见一个身着道袍、白发白须的老道在桌前写写画画,接着他又从身旁取出一个色泽深黑的珠子,珠子表面被一丝丝黑气所环绕,应该是妖丹。老道将妖丹小心放入面前的小药炉中,盖上炉盖。而后就见这老道盘坐在小药炉前,微闭双眼,双手在丹田处飞快结印,俄顷,只见一股真气慢慢汇集在老道指尖,又顺着指尖流入了小药炉之中。

        这时,小药炉中的妖丹忽然剧烈震颤起来,妖丹疯狂的撞击着炉壁,像是想要从里面逃脱出来,而老道却丝毫没察觉似的,继续向小药炉中灌送真气。过了好一阵子,妖丹慢慢没了动静,这时老道将炉盖揭开,只见从小药炉中浮起一枚亮白的光球...

        “小兄弟...”徐守光眼前黑白逐渐散开,就听见王建正在唤自己。

        “什么?”

        “小兄弟,我是说这药王鼎在别人眼中是宝贝,但在我这里却是祸患,自从我拿了这药王鼎,灾祸危险便接踵而至。所以,你将这药王鼎收了,其实是在帮我...”

        徐守光听后想了想,他听说过王淑、秦宗权的恶名,与其这宝贝最终可能落在恶人手里,倒真不如他先收下。想到这里,徐守光也就不再推辞,将药王鼎收下。

        见徐守光收了药王鼎,也没什么大碍,王建便起身取了行李,与徐守光寒暄几句话别,匆匆启程往许州去了。

        送走王建,徐守光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今日打斗中,徐守光虽没受什么外伤,但衣服好几处都破开口子,他找店家借了针线,回到房间后便将衣服脱下缝补,只是刚把衣服摊开在腿上,就听噔的一声,一枚紫色的珠子掉落在地板上,徐守光将它拾起,只见这枚珠子周身被一丝丝黑气所环绕。

        “这是那岷江龙王的妖丹,”小白稚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又跟了句,“只是不知那老和尚何时偷偷将这妖丹塞到了你衣服里...”

        “那老和尚还怪好的,既帮忙打妖怪,又不要工钱的...”徐守光还真想见一下那个处弘和尚。他手里拿着妖丹,忽然又想起方才在黑白画面中见那老道用药王鼎炼化妖丹的情景,于是他拿出药王鼎,将妖丹放入药王鼎中,盖上炉盖,而后便学着那老道一样盘腿坐下,微闭双眼,双手在丹田处飞快结印。很快,徐守光感到丹田处渐渐发热,似有一股真气在丹田处来回盘绕,他依循记忆,试着将这股真气引到指尖,真气倒也听话,当真向着徐守光指尖缓缓流动过去,而后又顺着指尖流入了药王鼎中。

        岷江龙王的妖丹遇到真气,立马也开始挣扎,在药王鼎中一顿乱撞,但徐守光已经见过老道炼化妖丹的过程,便也不去管它,只是继续向里面输送真气。随着真气的持续灌入,妖丹在药王鼎中逐渐平静下来,最终也终于没了动静。

        徐守光揭开炉盖,只见鼎中瞬间冒出道道金光,紧接着一个金色的光球便慢慢浮了出来。徐守光伸出手想把这光球拿近了仔细看看,可指尖才一碰触到光球,光球就仿佛被吸引了一般,顺着指尖往身体里钻。徐守光吓了一大跳,忙跳起身来用力的甩胳膊,想把这光球甩下来,但终究没有成功。

        “瞧你那没见识的样!”瞧见徐守光这狼狈样,小白不屑地说:“便宜你小子了,这光球是妖丹中最精华的部分,只要将这光球吸收,就能掌握这妖丹主人的一门绝技,你刚刚吸收了光球,试着使真气激活下看看。”

        徐守光听小白说完,便试着调动真气,只听哐的一声,徐守光身周突然出现了好些半透明的青绿色甲片,这些甲片在徐守光身周环成一个球,将徐守光罩在中央。可正当徐守光想仔细研究下这个由甲片组成的球时,球体却突然碎裂,绿色透明甲片纷纷掉落,只是还没等落地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掌握的绝技是‘幻鳞’,能帮你在短时间内抵挡住攻击。”小白解释到。

        “哦,这样啊,可惜我方才还没看清它就溃散了,待我招出来再看个仔细...”徐守光说罢,便驱动真气,口中喊了句“幻鳞”,而后...而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真是没见识,这等绝技又不是普通招式,是需要消耗大量真气且耗损精力的,每日使用绝技是有限制的,以你目前的修为,每日也就一次了不起了...”小白用鄙夷的语气说到。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只要我修为成长,每日就可用更多次绝技。”

        “是的。”

        “那还等什么,快来陪我练功...”

        第二日,徐守光一早就结了住店钱,临走前徐守光向掌柜问了下这附近可有地方闹妖,他也想早日解开玉佩的秘密。这掌柜的长相虽凶恶,但其实人还挺好,他见徐守光年少,便劝了句:“客官大好年华,做些什么不好,却偏去寻什么妖魔...”

        徐守光知掌柜的也是为自己着想,于是便笑了笑,谢过掌柜后便出门了。只是出门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唤他:“客官,客官...”

        徐守光回头看去,见识客栈伙计,伙计赶了上了,靠近徐守光笑着说到:“方才听闻客官要去寻妖,小的倒是听达州来的商贩说过...”

        “说过什么?”徐守光问到。见伙计不答,只是右手指头不断摩挲着,徐守光便掏出两文钱,取了其中一文塞到伙计手里。

        “说吧...”

        伙计看了看手心里的一文钱,脸上表情顿时垮了下来,嫌弃地说:“说达州闹鬼鸟,没了!”说罢,也不等徐守光回话,便头也不回地回客栈去了。

        “达州...鬼鸟...那就去达州瞧上一瞧...”徐守光自言自语。

        几日后,巴州境内,这巴州是从成都到达州的必经之路,巴州多山,延绵千里,一路上山峰起伏,溪流潺潺,瀑布飞流直下,云雾缭绕其中。徐守光在山中已是走了许久,一直不见有人家,可怜这肚子早已饥肠辘辘,带着的干粮早吃完了,徐守光正愁该上哪去弄些吃食,就见前方有一山谷,谷中满是杏树,一条蜿蜒的小溪穿过整个山谷,远处杏林上空飘着一缕炊烟。

        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徐守光暗喜,他一路小跑进谷中,来到一颗杏树下,挑了一只最大杏子摘了下来,用衣袖胡乱擦了下果皮,便往嘴里塞。这杏子一入口,徐守光瞬间就觉得牙根都被酸倒了,“呸,呸,呸”几声,徐守光把口中的杏子吐了个干净。

        “从来没吃过这么酸的...”徐守光皱着眉头,他想起方才见谷中还有一缕炊烟,想必这里也住了人家,不如上那去讨个吃食,也好过在这里吃酸杏。

        于是徐守光沿着溪边一路走着,很快就发现前方有一个木屋。木屋的前方是一小片桃林,一只只又大又水灵的桃子挂在树枝上,馋得徐守光口涎下滴,不住地用舌头舔着嘴唇。徐守光一路小跑到一颗桃树下,伸手便要去摘,这时突然听见一声大喝:“住手!”

        徐守光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再循着声音望去,就见前方木屋下立着一个老头,这老头身材高大,身姿挺拔,红光满面,鹤发童颜,嘴边蓄着一尺长的银白色胡须,应该是这桃林的主人。

        见主人出来,徐守光便笑嘻嘻的迎上去,躬身作了个揖道:“老人家,打扰了。”

        老人只是默默看着他,却没有回话。

        “老人家,我在这山中走了许久,实在是饿了,还望老人家您能给些吃食我。”徐守光说到。

        “桌上这些,你且拿点去罢。”老人指了指摆在木屋前桌面上的一篮子杏子,冷冷的回了一句,便转身回到木屋中。

        “杏子...”徐守光看着这一篮子杏子,说不出有多嫌弃。

        “这老头也真是小气,明明结着这么多桃子,不给我吃,却让我去吃那酸杏。哼!你不给我吃,我就偏吃!看你能把我怎样!”徐守光越想越气,见老头已回到屋内,索性一转身,跑到桃树下,一口气摘了几只大桃子就往嘴里送。这桃子可是真甜啊,一口下去,汁水立刻便在徐守光嘴里爆开,汁水鲜甜滋润、清香可口,果肉软糯香甜,入口即化,徐守光一连吃了好几只。

        忽然,一股强烈的晕眩感充斥了徐守光的大脑,徐守光顿觉胃中一片翻江倒海,一阵恶心敢也随着涌了上来,徐守光慌忙跪倒在地上,尽量张大嘴,想把胃中的东西吐出来,但只是一阵干呕。徐守光想将手指伸进口中去抠,但一阵乏力感让他举不起胳膊。很快徐守光双腿发软,啪的一声,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渐渐的,徐守光觉得已然呼吸不上来了,他脸憋得通红。

        就在这时,从木屋中射出一道寒光,不偏不倚正好射在徐守光的胸口,徐守光努力向胸口看去,是一根银针!顿时,一股强烈的睡意直冲大脑,徐守光的眼皮忍不住地合了起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