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徐守光沿着街一路向东走着,一开始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可这越往东走,街上人越多,最后到了这汇贤庄前,已然被人潮围了个水泄不通。徐守光努力挤了好一阵子,总算是穿过这拥挤的人群,来到了汇贤庄的门口。

        汇贤庄门口前方有一处空旷地,这空地的中央搭着一个擂台,擂台上方有两大汉,白衣服的身体强壮,肌肉紧实,每一次出拳都带着风声,气势如虹;而黑衣服的是个瘦高个,动作矫健,身形灵活,躲闪之间尽显轻盈,每一腿都干净果决,直击要害。二人招式各有千秋,你来我往,一时间竟难分胜负。

        在擂台的侧面有个小桌案,一个教头模样的大胡子端坐在桌案前。这大胡子板着个脸,正仰个头盯着台上二人打斗。徐守光想:“这大概就是那汇贤庄的人吧,我且去找他问下是如何参与这个打擂的。”于是,徐守光挤开身前几个人后朝大胡子靠了过去,脸上堆着笑问到:“这位大哥,我也想打擂,该如何参与啊?”

        听到有人问,大胡子转过脸来,上下瞄了徐守光两眼,见徐守光看起来略显瘦弱,神色有些鄙夷地说:“你?打擂?”

        “对,对,对,正是在下!”

        “你这小体格...”

        “唉,这位大哥,这秤砣虽小压千斤啊...”

        见徐守光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大胡子也懒得管,心不在焉地说到:“先交一贯钱,然后到那边去等着。”说罢,便朝一旁扬了扬下巴。

        徐守光朝旁边一看,好家伙,擂台另一边给让出了一块空地,站了一排人,各个满脸横肉,凶神恶煞,也不知是不是将这达州境内的各路煞星全聚在这了。

        “别光杵着啊,擂还打不打了?打就快些交钱...”大胡子有些不耐烦。

        徐守光把手伸入怀中,悄悄从如意袋中调出仅剩的几文钱,反复数了数,于是陪着笑脸说到:“先看看...先看看的...”

        “没钱你在这半天干嘛,别搁着挡着道,赶紧滚一边去!”大胡子喝到。

        徐守光也不与他计较,只是退了两步,又回到了人群中。

        这时,众人一阵喝彩,擂台上的两人也总算分出了个胜负,白衣大汉一个不小心,被黑衣服踢着小腹,直接摔下擂台去了。

        “承让!”黑衣服对着台下白衣大汉一拱手,客气的说了句。

        白衣大汉爬了起来,脸上略显尴尬,也敷衍的抱了下拳,而后摇了摇头,便捂着肚子走开了。

        “这黑衣服好生厉害,已然连胜四场了...”

        “是啊,是啊,再一场便将这擂台拿下了,便有资格进这汇贤庄,与众英雄共商讨伐鬼鸟的大计了!”

        这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声音传到了台上黑衣服耳朵里,这黑衣服好生得意,于是对着下面那一排煞星抱拳喊到:“还有哪位英雄好汉愿意赐教?”

        这话音刚落,从众煞星中便走出一大汉,只两步便跳上了擂台。只见这大汉生的八字须,光着头,前额两侧垂着两条小发辫,上身赤膊,缠着两条粗铁链子,下身一条粗布裤子,腰间缠着一条虎皮裙,脚上穿着一双鹿皮靴,俨然一副契丹人打扮。

        黑衣服双手向前一抱拳:“在下铁帚腿洪三,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那契丹大汉听罢,露出一副傲慢神态,轻蔑的说到:“废物,哪配知晓我的名号!”

        “你...哼!那好吧!得罪了!”洪三想自己也是有些名声的,平日里也没被人这么小瞧过,便也不再多说,直接摆开架势就向契丹大汉冲上去。

        只见洪三跃在空中,右腿抬起,直接向着契丹大汉劈了下来,这一腿正是方才制胜的那一招,是洪三的拿手绝技,不知多少好汉曾败在这一腿下,这契丹大汉太过猖狂,于是洪三上来就使出了杀手锏。但那契丹大汉却也不躲,洪三右腿劈在契丹大汉厚实的肩头上,契丹大汉却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用肩膀硬生生地把这招接了下来。

        洪三见状,大吃一惊,心中暗道看来今天是碰到硬茬子了。于是连忙翻身变招,使出一记鞭腿扫向契丹大汉的腰侧边。只是这记鞭腿刚刚碰到契丹大汉赤裸的腰部,洪三就感觉好像是踢在了一块铁板上,一股酥麻劲顿时就顺着右腿往上传。

        “这...”洪三暗道一声不好,不敢停留,急忙收招后撤,却不想这契丹大汉突然用胳膊夹住洪三的右腿,契丹大汉力气大得惊人,洪三反复尝试,都抽不动腿。这时,契丹大汉另一只手紧握成拳,用力对着洪三右腿的膝盖部分猛地一砸,顿时传出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这声音让台下众人都听得真切,就见此时洪三的右腿成反关节状弯曲,而那洪三也连连惨叫,双手慌忙前伸捂着右腿膝盖。

        契丹大汉抓住洪三的右腿将他向前一推,洪三单脚跳着退了几步瘫坐在擂台上。他忍着痛,双手勉强向前一拱,咬着牙艰难地说到:“佩服...在下认输...”。只是话音未落,却不想这契丹大汉似乎根本就不想放过他。契丹大汉跳前一步,对着洪三的腹部就是一脚,将他踢到了擂台的边缘。

        契丹大汉力大,受了那一脚,洪三嘴边顿时就溢出一丝鲜血。他见契丹大汉仍不肯收手,便忍着痛,艰难地向台下爬去,只是没爬两下,就被契丹大汉跟上,一手拎着断了的右腿给拖了回去。这下痛的洪三不住地惨叫着。此时台下也有好些人看不惯,纷纷大声谴责契丹大汉不讲武德,别人都认输了,却还一直不罢手。却不想这契丹大汉听了后,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他把洪三往地上一摔,右脚踏在洪三胸口上,嘴角向上一翘,怪笑一声,喊到:“擂台之上,生死各安天命!怎么,你们中原人输不起?”说罢,便高高抬起右脚,重重对着洪三的脖颈处踩去。

        这一脚要踩中了,洪三那可就真是十死无生了。这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人快速翻身跳上擂台,飞起一脚踢在契丹大汉右脚脚踝处,契丹大汉右脚一踩偏,擦着洪三的脖颈,跺在了擂台地板上。紧接着那人迅速起身,又使了一招铁山靠,撞在契丹大汉身子上,契丹大汉一个没站住,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见有人突然撞开自己,契丹大汉愤怒地看向来人,只见这人年纪十七八岁上下,脚上一双黑色牛皮靴,下身一条深棕色绸裤,上身一件粗布襦,外面还套了一件靛蓝色长衫,眉宇间尽显侠气,正是徐守光。此时徐守光挡在洪三与契丹大汉中间,台下也立马有几个好心人趁机跑上擂台,将洪三给抬了下去。

        “中原人阴险狡诈,只会偷袭!这...就是你们的武德吗!”契丹大汉愤怒吼道。

        “救人心切,多有得罪!”徐守光微微抱拳道。

        契丹大汉见徐守光站定在台上没有下去的意思,便将缠在身上的粗铁链解了下来缠在胳膊上,他刚吃了徐守光一脚加一记铁山靠,知道眼前这小子有几分本事,便小心翼翼地横移迈步试探,却见徐守光仍立于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目光一直跟随这契丹大汉的脚步移动。

        慢慢地,那契丹大汉已然移至徐守光身侧,将将要离开徐守光视野时,突然发难,右手抡圆了,缠在手臂上那粗重的铁链子便对着徐守光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徐守光使出谪仙步,只微微晃动身形,便轻巧地躲开了这一击。铁链子砸在擂台地板上,足有一寸半厚的粗木板,却在这铁链子地猛击下碎裂开来,木屑纷飞。

        这时徐守光早已调整好身体,一个大步上前,右手半握,一招“金樽空对月”打到契丹大汉的肚皮上。这拳冲劲十足,就见契丹大汉原本铜墙铁壁般的肚子瞬间向内凹陷,紧跟着沉重的身躯也倒飞了出去,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

        契丹大汉捂着肚子,挣扎了几下后又爬了起来,他愤怒的盯着徐守光,眼中的怒火像是随时都会冒出来似的。契丹大汉抖了抖身子,重新调整身形,只见他弓起背,双臂张开,双腿微曲,摆出一副契丹人摔跤的架势。而后只听他大吼一声,对着徐守光扑了上去,奋力拦腰一抱,试图一下子控制住徐守光,将他全身的骨头尽数勒断。但他虽有力量,速度上却是远不够徐守光看的,徐守光随意一矮身,便刚刚好躲过这一扑。紧接着徐守光对上方就是一记勾拳,正中契丹大汉的下巴,契丹大汉原本就是向下扑的势头,这一上一下两股力量道叠加在了一起,就见契丹大汉身子猛地向后一翻,直接仰面倒了下去,紧跟着又是噼里啪啦几声响,几颗带着血的碎牙如珠帘散落般,纷纷掉落在了他的身边。

        契丹大汉痛苦地捂着流着鲜血的嘴,挣扎着又一次站了起来。他解下环在双臂上的铁链,左右手交错轮番挥舞,契丹大汉力气大,两根粗铁链被舞得嗖嗖作响,擂台上的厚木板在铁链的抽击下一寸一寸的碎裂开来,瞬间倒像是形成了一道屏障。

        台下的众人纷纷怒骂契丹大汉在擂台之上竟然使用兵器,但契丹大汉对这些骂声充耳不闻,他只想弄死徐守光,这个让他栽了大跟头的小子。契丹大汉舞着铁链一步一步地逼近徐守光,铁链破空的风声与地板碎裂的声音交替不断地传到徐守光的耳中,徐守光轻轻一笑,迈出右腿欲向契丹大汉右边一矮身,像是要从死角钻过去。契丹大汉哪里会给徐守光这样的机会,忙向右转身,想要用铁链封住徐守光的路线。但就在这时,徐守光的身体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倾斜角度猛然来了一个变向,如灵猴般从左边迅速钻到契丹大汉的身后,右脚绊住契丹大汉的脚踝,紧接着一个肘击打在契丹大汉的背上,契丹大汉重心前倾,一个狗吃屎便向前摔去,手中挥舞的铁链撞在木板上弹了回来,正巧打在契丹大汉的颧骨上,瞬间打得契丹大汉颧骨皮开肉绽。

        契丹大汉摔得晕乎乎的,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也不知有个啥玩意卡在喉咙中,卡得他一阵猛咳,好一阵子后才将那东西给咳了出来。契丹大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向地上一看,好家伙,又是一颗牙!契丹大汉之前哪里吃过这样的亏,瞬间怒火中烧,转身爬起来就要找徐守光拼命,但他拳还未出,就见徐守光右手早已化手为刀,已然对准自己的脖颈处快速袭来,顿时他感到一股死亡的恐惧。

        “我...我认输!”契丹大汉慌忙叫着,也就在此时,徐守光将右手停了下来,指尖恰恰好抵在契丹大汉的喉结处。契丹大汉不禁咽了一口吐沫,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喉结与徐守光指尖轻微的摩擦,一股暖流从他的裤裆处涌出。因为口中牙齿已经掉了大半,契丹大汉含糊不清地说到:“我认输,擂台上点到为止!”

        徐守光听罢,笑了笑,便收了招。台下顿时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叫好声和嘘声。契丹大汉捂着脸,连滚带爬地下了擂台,扒开人群后一头钻了进去,很快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众人见契丹大汉那狼狈样,觉得很是解气,转而又纷纷竖起大拇指,夸赞徐守光少年英雄。

        “这场是这位少侠胜了!”大胡子站起身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能盖过周围的喝彩声,“还有哪位英雄好汉要上台与这位少侠比试?”

        等了好一阵,却不见有人上台。

        “还有哪位英雄好汉要上台与这位少侠比试?”大胡子又接连叫了几声,他看向一边的煞星们,只见那一排满脸横肉的凶神恶煞们,此刻也纷纷若无其事地看向两旁,似乎这擂台跟他们压根就没半点关系似的。

        见没人再愿意上台,大胡子便宣布道:“今日的胜者是这位少侠!请少侠跟随我进汇贤庄参加猎妖大会!”说罢,便躬身来到徐守光面前,恭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有些谄媚的笑道:“少侠,这边请!”

        徐守光见大胡子这做派,心说:“哟,原来你会笑呀...”他也不与这大胡子计较,双手背在身后,挺直了腰板,迈着大步,跟着大胡子向大门走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