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徐守光随大胡子进了这汇贤庄中,这汇贤庄不愧是达州盐帮总坛所在地,果然气派非凡,既有江南建筑的婉约,又有北方建筑的豪放,一砖一瓦都透着江湖的气息。徐守光走在青石铺就的小道上,小道的两边是一片桂花树林和假山,此时正是桂花盛开之季,茂密绿叶中上挂着一朵朵白色小花,远远的就有阵阵幽香传来。

        穿过假山和桂花树林,小道的尽头便是一座宏伟的大殿,大殿的顶部全由琉璃瓦铺成,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显得十分华丽。大殿四周飞檐上各坐着一个仙人,每个仙人的后面都跟着五只脊兽。大殿内供奉着达州盐帮历代帮主的牌位,香火鼎盛,烟雾缭绕。牌位的下方是一把宽大的太师椅,一位身材矮小壮实,衣着体面的黑面汉子端坐其上,甚是威严。大殿内左右两边各排着四把交椅,有七人端坐其上,只有最后一把交椅上是空空的,想必是为徐守光准备的。

        大胡子将徐守光带进大殿,而后上前在黑面汉子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黑面汉子一边听一边不住的打量徐守光,渐渐地只见黑面汉子眼神逐渐明亮,腰背挺直,最后竟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双手一抱拳,说到:“在下达州盐帮帮主宋大河,敢问这位少年英雄名号?”

        “见过宋帮主,在下嘉州徐守光。”徐守光抱拳答到。

        “哦?小僧也曾在嘉州凌云寺中切磋过佛法,住过一些时日,为何从没听说过有姓徐的一号人物?”不等宋大河回答,右侧第一把交椅上坐着的人倒先开口了。

        徐守光朝那人看去,只见这人年约四十上下,身着红色僧袍,头戴黄色僧帽,络腮胡子,面部刚毅,一副番僧打扮。见那番僧说话毫不客气,徐守光也不惯着他,回到:“这天下高僧千千万,在下也从未听说过大师啊...”

        “小僧烈焰刀宗门首座扎西才仁,虽不敢妄称高僧,但江湖中各路英雄都要卖小僧一个薄面。只是不知徐施主是何门派,师从何人啊?”

        “我师傅可多了,不知大师说的是哪个?”

        “哼!小僧自吐蕃而来,这一路上遇见欺世盗名者无数,宋帮主虽豁达,却也需谨慎,莫被歹人诓骗啊!”说罢,还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徐守光。

        “唉,大师不知,这位徐少侠方才在门口只三招便击败了契丹武士胡睹古,那契丹人虽不比在座各位,但也勇武非凡...”

        “哦?那不妨请徐施主露一两手,也让小僧开开眼界!”

        番僧这话显然勾起了宋大河的兴趣,他双手一拍,说到:“好哇!但既是展示武艺神通,不如在座诸位也都一起来...”说着,他看看四周,眉头一皱,指着大殿外的一颗桂花树又说到:“只是这大殿内空闲狭小,宋某担心诸位英雄施展不开,不如诸位随宋某移步至殿外,以那颗桂花树为例,各自施展手段如何?”

        客随主便,既然宋大河发话了,在座的众人便也都随宋大河来到了殿外。众人站定后,宋大河拍了拍手,就见一个家丁双手捧上一个盘子,盘子上盖着一块红绸子,宋大河将红绸子一扯,满满一盘白花花的银子就展现在众人面前。

        “既然各位英雄要展示武艺神通,宋某也添个彩头,这里有白银一百两,哪位英雄手段最高明,这一百两便是他的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感到达州盐帮出手阔绰,也都跃跃欲试。

        “那俺们先来!”一声低沉粗犷的声音喊到。徐守光循声望去,只见说话之人身高八尺,虎皮袄包裹着一身腱子肉,一身猎户打扮,面目十分凶狠,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另一个猎户打扮的小个子。

        “原来是谢威兄弟和谢猛兄弟!”宋大河说罢,便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威冲着宋大河一抱拳,便径直走到了那桂花树下。树下有大中小三把石锁,想是盐帮帮众平日里练功所用,这小石锁约一个石榴大小,重二十斤;中石锁约一个西瓜大小,重八十斤;大石锁约一个磨盘大小,重一百二十斤。这谢威丝毫不带含糊,直接挑其中最大的那个石锁单手拎起,大喝一声,手臂肌肉瞬间鼓胀一圈,紧接着用力将石锁向空中一抛,只见这磨盘大的石锁顿时飞过桂花树的树梢。不等这大石锁下落,这时另一位猎户打扮的小个子谢猛从腰间摸出一副飞石索,对着空中的石锁就抛了过去,飞石索准确的打在石锁上,两端的两个小石头带着绳索将大石锁牢牢地捆在桂花树树干的最高处,沉重的石锁立马将桂花树顶端压弯,树叶摩挲的沙沙声与树干折弯的嘎吱声不绝于耳。终于,桂花树顶端的树干再无法支撑这重量,咔嚓一声断掉了,石锁重重地掉了下来,而下方的谢威站定高举右臂,将这一百二十斤重的石锁稳稳接住。

        “好!”宋大河拍起手来喝彩,“谢威兄弟好力气!谢猛兄弟好手段!不愧是打虎英雄!”

        这时的谢威也已放下石锁回来,对着众人一抱拳道:“让各位见笑了。”

        “哼,勉强够看而已!”站在徐守光右边的大汉笑道。

        徐守光向右边看去,只见这大汉身形高大,身长过九尺,比方才的谢威还要更壮实几分,大汉晃动着身子来到桂花树旁,一脚将那石锁踢出一丈开外,紧接着这大汉向前躬身,用异常粗壮的左臂将那桂花树环抱住,大喝一声,就见他浑身青筋暴起,左臂更是又粗了一圈,而那桂花树却也缓缓地向后方倾斜,地上泥土翻动,条条树根暴露出来,这时,大汉猛地一发力,整颗桂花树竟被连根拔了出来。

        “神力,神力啊!都传独臂金刚宋千的左臂是借了哪吒三太子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宋大河被这股巨力惊得瞠目结舌,一个劲地称赞到。

        “那我也给诸位露一手吧!”说话之人是一位面容俊秀的白衫美男子,见谢威谢猛兄弟、独臂金刚宋千都现了本事,便也按耐不住,提了弓便站了出来。只见这人直接张弓搭箭,对着独臂金刚宋千方向连发五箭,只见这五枚箭矢如流星一般,穿过宋千抱着的桂花树,擦着宋千的身体飞了过去,牢牢的钉在了后面的柱子上。

        “哈哈哈!花繁兄弟怕是演砸了,没一箭射中...”谢威不怀好意地笑着,他说得很大声,就是故意要让宋大河听见。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谢猛使劲拽了拽衣袖。谢威回头看了看,侧身弯下腰,将耳朵靠近谢猛,谢猛则踮起脚尖,小声对谢威说:“嘘...他射的并不是人...”

        “哦?”

        “他射的是桂花...”说罢,谢猛还对着那柱子努了努嘴。

        谢威疑惑地看向柱子那边,只见那五枚箭矢之间果然有一朵小白花。

        “他那第一箭正中桂花花心,将桂花钉在后面柱子上,其余四箭分别射在桂花的四朵花瓣上,这箭法了得!”谢猛在谢威耳边悄声解释到。

        “好箭法!妙啊!难怪人称赛温候,花繁兄弟好箭法!”宋大河拍手称赞道。

        “多谢宋帮主夸赞!”赛吕布花繁收了弓箭,对着宋大河一拱手,微微鞠躬。

        “花施主好手段,那小僧也来献丑了。”一旁的番僧扎西才仁说罢,便飞身朝着怀抱桂花树的宋千冲了过去。宋千方才被箭擦身而过,吃了一惊,见现在番僧又来,不知是何用意,索性将怀中桂花树对着番僧甩了过去。宋千力大,这桂花树飞快地飞向番僧,眼见就要砸在他胸口上,只见番僧双手抵在胸口结印,将真气凝聚成一股刀气,然后对着飞来的桂花树用力一挥,瞬间桂花树被股这股凛冽的刀气劈为两段,断口处现着点点火星,不多时便滋滋燃烧了起来。

        “烈焰刀!想必这就是吐蕃武技绝学烈焰刀了!今日有幸一见,真是开眼界了!”宋大河惊叹到。

        听到宋大河的夸赞,番僧很是得意,随后看向徐守光,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徐施主,到你了!”

        见番僧又在点自己,徐守光倒也不急,他将手插入怀中,悄悄从如意袋中调出两枚飞针,而后一个转身,对着那正燃烧着的桂花树将飞针弹出,只见两枚飞针如白昼中流星一般,转瞬间便没入了断开的两节树干之中,随即,一股劲风袭来,竟将那两团正燃烧着的烈火给熄灭了。

        “这天干物燥的,大师在此放火,岂不怕走了水?”徐守光对着番僧挑了挑眉毛。

        “飞针!你...你是唐门的!”

        “这番僧倒有几分见识...”徐守光心说着,嘴里却也不答。

        “徐少侠果然少年英雄!”宋大河竖着大拇指。

        “人挪活,树挪死,草木有灵,还是让贫道助其归位吧..”一手持拂尘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开口道。这道人慢慢睁开原本微闭的双眼,手中拂尘向前一扫,口中默念着什么,就见原本断开的两段桂花树竟然自己就动了起来,这两段桂花树慢慢靠拢,又拼合在了一起。随后重新拼合好的桂花树慢慢浮到空中,向着原本所在的土坑处缓缓飘去,待飘至那土坑上方后,又一转方向,向下扎入那坑中,稳稳地立在了那里。

        “独孤道长好手段!这莫不是茅山的驭鬼术?”宋大河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白,驭鬼术是什么?”徐守光小声问到。

        “驭鬼术,驭鬼术,自然就是驾驭小鬼的道术,你方才见那树干拼合、归位,其实就是那老道士操纵几个小鬼将两段树干抬起,而后重新插回坑中...”

        “这样做这桂花树能活?”

        “自然活不了,这树不倒,其实是树下小鬼一直撑着的,等一会这老道士收了小鬼,那桂花树自然还会倒下去...”

        “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啊...”

        “那是,比起张天师,这老道士差得远呢...”

        徐守光和小白在这边悄悄谈论着,那边番僧来到宋大河面前,施了个僧礼,眼珠却始终盯着那盘银子:“宋帮主,这众人都已显过手段了,还请宋帮主点评个高下...”

        “大师莫要着急,等羽栗先生展示完剑术,我们一同来评...”宋大河一边看向一旁始终站立不动的剑客一边说到。这剑客身穿一身宽大的倭国服饰,脸上留着一道长长的疤痕,怀中抱着一把唐刀。

        番僧听罢,便对着一旁的剑客说:“那羽栗先生,快请吧!”

        只是过了许久,这倭国剑客却还不见动静。

        “为何不动?”番僧不耐烦地问到。

        “剑法,是用来杀敌的,不是用来卖弄的!”倭国剑客操着一口生硬的汉话说到。

        “哼!想是没有真本事,怕我等笑话吧。”番僧出言讥讽到。

        倭国剑客也不理他,只是闭着双眼站在原地。

        “哼!狂妄!就让小僧来替宋帮主试试你的手段!”番僧见倭国剑客不理会他,怒道。说罢,又将内力凝聚成一股刀气,对着倭国剑客甩了过去。倭国剑客感到一股杀气,猛地一下睁开双眼,抽出手中唐刀,对着前方破空交叉砍出两剑,就将这烈焰刀的气浪劈成三段,破碎的气浪擦着倭国剑客的衣服飞了过去,打在他身后的柱子上,留下了三条深深的刻痕。

        “二位且慢,都是自家兄弟,别伤了和气啊!”眼见两人打了起来,宋大河连忙又当起了和事佬,全然不像这事就是他挑起来的似的。倭国剑客听罢,便收了唐刀,站回宋大河身边。而番僧见倭国剑客却有些本事,宋大河又在中间调和,便也借坡下驴,不再说话。

        见番僧和倭国剑客都给听从自己所言,宋大河很是满意,他清了清嗓子,说到:“今天有幸见到诸位英雄的本事,宋某甚是佩服,有诸位相助,很快便可诛灭鬼鸟,还唐昌县一个平安!只是,一定要宋某评个高低的话,宋某确实有些为难,各位的手段各有千秋,要不就将这一百两分成八份,每人拿一份如何?”

        这话音一落,独臂金刚宋千立马不干了,他指着谢威谢猛兄弟说:“这俩腌臜玩意是一家,凭啥能领两份!”

        一听宋千这样说,谢威谢猛两兄弟立马跳了出来,怒道:“敢瞧不起我兄弟二人,你算个什么玩意?”说罢,便要动手。

        眼见这氛围越发紧张,一旁番僧还不断地拱火,宋大河一拍大腿,喊道:“好了,好了,诸位莫吵了!不如由宋某再添个九百两,哪位英雄能先拿下那鬼鸟,这一千两银子就都是他的!”

        “这宋帮主好手段,感情看了一场好戏,一文钱也不用花...以后我可得好好跟着宋帮主学学,既不花钱,又显阔气...”徐守光小声跟小白说到。

        “哼!”见徐守光不学好,小白索性不理他,又睡觉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