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戌时,唐昌县郊,一团篝火上架着一只烤熟的山鸡,徐守光用手指小心的撕下一只鸡腿来,塞到晁千代手里,而后又扯下另一只鸡腿,两步小跑到羽栗雄太跟前,恭敬地把鸡腿递了过去:“前辈,这是守光孝敬您的...”

        羽栗雄太接过鸡腿也不客气,放到嘴边大口嚼了起来。徐守光见羽栗雄太吃得香,笑得有些谄媚:“前辈,这鸡腿味道可还合您老人家的口味?”

        “还行,就是再有些酒就更好了...”

        “讲究!”徐守光对羽栗雄太竖起个大拇指,而后将手揣入怀中,偷摸地从如意袋中调出一个猪皮酒袋,然后跟变戏法似地掏了出来,拿在手里晃了晃,“这是上好的射洪酒,蜀地才有,前辈试试...”说罢便把酒袋丢给羽栗雄太。

        羽栗雄太接过酒袋,拧开塞子,仰起头灌了一口,啧了一声后大笑起来:“果然不错!只是这酒被我吃了,你不心疼?”

        “前辈这就把在下看低了,比起救命之恩,区区这点射洪酒就算得了什么...”

        “小子,在下出刀不是为你,你不必在意。”

        晁千代听到这,终于按捺不住心中憋了许久的问题:“大侠,我又不认识你,你三番五次地救我,究竟是为何?”

        羽栗雄太听罢,放下手中的酒袋,问到:“不知千代小姐还记得晁衡大人的部将羽栗吉麻吕吗?”

        “羽栗叔叔!你怎么知道他的?他可还好?”晁千代已经很久没听人提起过这个名字,兴奋地急忙追问到。

        “他早在宝应元年就去世了,他一生都活在自责中,总说没有保护好小姐,所以临终前的遗愿就是让后人能帮他寻回千代小姐,弥补过失...”羽栗雄太叹了一口气,拿起酒袋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大口。

        那日别了晁衡后,身着铠甲武士打扮的羽栗吉麻吕带着青鸾一路拼杀,总算是冲出了平卢军的包围。羽栗吉麻吕夺了两匹马,带着青鸾向登州码头而去。此时平卢军大军未至,一路没什么阻碍,二人很快就到了大船上。羽栗吉麻吕连忙吩咐艄工、舵工、碇手等人做好准备,只等晁衡带着千代一回来就扬帆起航。

        可这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晁衡的身影,青鸾站在船尾,焦急地向远处眺望,而羽栗吉麻吕此时手心里也全是汗。不知过了多久,远处地面上腾起阵阵烟尘,喊声震天,一大群骑兵乌泱泱地向着码头疾驰过来。骑兵队伍中竖着许多面旌旗,上面赫然写着“史”字。

        望着越来越近的平卢军,羽栗吉麻吕左右踱步,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他一咬牙,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开船!”

        众人收到号令,立马扬帆起锚,大船缓缓地向着海上驶去。

        “不!不能开船!”青鸾焦急地喊到,她失魂落魄地跑到羽栗吉麻吕面前,跪在地上恳求到:“羽栗君,再等等,他们还没有到...”

        “夫人...”羽栗吉麻吕赶忙将她扶起,“如今叛军将至,现在必须走了!”

        “再等等,他说过要在船上与我们汇合的...”

        “夫人!主公他们回不来了!”

        “不!不!你说谎!我要回去找他...”说罢,青鸾抽出匕首,转身便要从船上跳下去。

        羽栗吉麻吕见了,急忙拉住青鸾,“夫人!你不能去,叛军人多势重,你不能去...”

        “你放开我!我要去救我相公...”青鸾拼命挣扎着。

        羽栗吉麻吕见此时青鸾已然什么也听不进去了,索性心一横,口中道了句得罪了,便化手为刀,一下砍在青鸾的后颈上,青鸾顿时失去了知觉,软软地倒在了甲板上。

        羽栗吉麻吕忙命手下将青鸾抬进船舱中,自己则跑向船尾,眺望着岸边。

        平卢军很快就赶到了码头,码头岸边很快就被黑压压的兵马挤满,好些士兵还举起弓箭向大船射来,只是此时大船已然驶出很远,箭矢在空中飞了好一阵子,纷纷落入船尾的海水中。

        羽栗吉麻吕此时才真正确定晁衡不会再回来,他转过身子,一下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大船在海面上航行了半月余,历经风浪,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京都。羽栗吉麻吕将青鸾送回阿倍府上,晁衡的母亲经不住打击,不久后便离开了人世,而阿倍家主则令下人为青鸾安排了居所。自那以后,青鸾便一直等着晁衡和千代回到京都团聚。可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青鸾始终都没有他们的消息。直到有一天,两个婢女边做工边小声地交谈。

        “你知道吗?少爷回不来了...”

        “嘘!你可别乱说,家主知道了要打烂你的嘴的...”

        “我可没乱说,昨日家主接了一封信,看了后哭了一整晚,今日一早便命官家去为少爷订御釈迦去了...”

        “...真的啊...”

        “千真万确!”

        “那少夫人真是太可怜了...”

        两个婢女又聊了好一阵,可不想她们的对话被此时正在窗边的青鸾听了个真切。青鸾知晓后也没有哭闹,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中不再出来,饮食也都是婢女们送到门口。而此时阿倍家主也陷入丧子之痛中,无暇他顾,便由得她去了。

        自那以后,京都中便不断有小孩在夜晚丢失,有传言说见到一人面鸟身的妖怪在夜晚会去到百姓家中偷取襁褓中的孩童,这传言一起,一时间整个京都陷入恐慌,连天皇也被惊动了。

        此事涉及妖魔,天皇便令空海法师彻查。空海法师深知要钓鱼就得先放饵,于是他先是令众弟子去打听最近一段时间哪家新生了婴儿,找到后又命弟子去寻了一只羊羔,剃去羊羔身上的毛,将它用襁褓裹住,偷偷地换下了婴儿。就在众人皆好奇这羊羔如何能骗过妖怪的眼睛时,只见空海法师口中默念一段咒语,随后一挥袈裟,襁褓中的羊羔瞬间便化为婴儿模样。随后空海法师又在屋中布置了好些细线,线的端头拴着铃铛,一旦妖怪进屋触碰到细线,铃铛便会响。布置好这些后,空海法师便带着众人去到隔壁房间等候。

        当夜,一阵铃铛响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众人慌忙追出,只见一大鸟张开翅膀跃上墙头,随后便消失在夜色里。这大鸟去得太快,众人都追赶不上。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空海法师走了出来,他一挥袖子,空中立马显现出好些散着金光的虚幻羽毛,这些虚幻羽毛在夜空中排成一条路径,通向远方。

        众人顺着这条由虚幻羽毛组成的路径,一路穿街过巷,来到了阿倍府后门。

        见是阿倍府,众人纷纷露出了退意。原来这阿倍家世代皆为阴阳师,阴阳师法力通天、手段诡谲,在百姓眼中就如同神明般存在。

        见众人这般,空海法师却笑了笑,他只轻轻用手抚了下前方,门竟然自己打开了,随后便大摇大摆地自行走了进去。众人见空海法师进去,这才又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也进了阿倍府。

        穿过院子,空海法师来到一房屋前,房门开着,里面有一妇人,怀中抱着一个襁褓,眼神温柔,见众人闯了进来,连忙嘘了一声,示意众人小声些,不要吵醒了襁褓中的孩子。

        这时,只听襁褓中婴儿张开嘴,“咩”的叫了一声,妇人慌忙低头看去,那婴儿不知何时已然变成了一只浑身无毛的羊羔。妇人大惊,一下跌坐在地上,襁褓从怀中掉到了地上,小羊羔从里面爬了出来,抖了抖身子,竟一溜烟地跑走了。

        “千代!我的千代在哪...”妇人不住地自言自语。众人见此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那妇人猛地抬起头来,用凶戾的目光盯着眼前众人,“是你们!是你们抢走了我的千代...快把千代还给我!”随后,妇人一把将插在头上翎羽簪拔了下来,站起身来,缓缓走向众人。渐渐地,妇人的身体发生了些变化,她的周身长出羽毛,双臂变成翅膀,双脚化为鸟爪,虽然面部依旧美丽动人,可在众人眼中,已然是个人面鸟身的怪物!

        “青鸾!”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竭力喊到。众人循声望去,是阿倍家主。阿倍家主佝偻着身子,腰间挎着两把刀,羽栗吉麻吕跟在他身后。

        青鸾听到家主声音后,青鸾似乎也恢复了些许神志,呆在原地望着眼前的耄耋老人。

        老人弓着背,缓缓走到青鸾身前,“我儿子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知道失去儿子有多痛苦,我也能理解你...我们...我们不要让那些人和我们一样,好吗?”

        青鸾眼眶中逐渐湿润,眼神也变得清明,她渐渐散去身上羽毛,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

        老人转过身子,对着空海法师说:“青鸾之前所抓的孩子,我都命人偷偷地抱走去到别院中,随后下人便会领法师去到别院,将孩子们还回他们父母那儿。”

        随后,老人又整了下身上的衣服,接着说:“我知道这些偷孩子的是青鸾,可我却选择了包庇,因为我知道我的儿子始终放心不下的是她,我会为我的所为付出代价,请原谅一个父亲的自私...”说罢,老人从腰间抽出胁差,猛地一下刺入自己的腹部,而后横着一拉,倒在了血泊之中。

        “家主!”羽栗吉麻吕赶忙上去抱起血泊中人老人,然而老人此时已然气息全无。

        “你!”羽栗吉麻吕愤怒地站起身子,从腰间拔出刀来,指着青鸾的脖子说:“都是你!都是你!你若不做这些坏事,家主又怎么会死!”

        望着血泊中躺着的老人,望着屋外愤怒的众人,望着眼前举着刀指着自己的羽栗吉麻吕,青鸾缓缓抬起了头。

        “你说得对...是我的错...我也会为我的错误付出代价,只是...羽栗君...”青鸾看向羽栗吉麻吕,“拜托你能替我寻回千代,拜托了!”

        随后,不等羽栗吉麻吕反应过来,青鸾猛然向前起身,任凭羽栗吉麻吕手中的刀刃划破自己的喉咙,鲜血顺着刀刃滴滴流淌在了地上,青鸾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晁千代默默地听着,晶莹的泪珠不断在眼眶中翻滚,顺着脸颊流下来,滴落在脚边。她有幻想过无数次母亲的情况,也曾想到过母亲可能已经不在了,但真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后来,我的曾祖父便整日闷闷不乐,他常说若是当初他能保护好千代小姐,或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他让他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祖父羽栗翔多次重返大唐,希望能找回小姐,但直到他去世,也都没能如愿...临终前,他只留下了一个遗愿,就是找回千代小姐,弥补他当年的过失...”

        此时的徐守光眼眶湿润,他见羽栗雄太和晁千代都沉默坐在一边,连忙用袖子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站起身一拱手,假装高兴地说到:“那要恭喜二位了,一个完成了多年的夙愿,一个找到了自己的家!”

        见徐守光这般,晁千代也忙取出一条丝帕擦了擦眼眶,挤出一个微笑,而羽栗雄太则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接下来,你们什么时候回京都呢?”徐守光看着二人问到。

        “等抓住真凶!我不能任凭其它人借着我和母亲的名义害人!”在火光的照映下,晁千代好看的杏仁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好吧...那在下也来助小姐一臂之力!”羽栗雄太一口气将酒袋中剩余的射洪酒一饮而尽,又接着说:“在下之前也调查过,每次真凶出现后,都会留下在附近墙壁上留下些丝线剐蹭的痕迹,在下曾顺着这些痕迹一路搜索,发现这些痕迹最终都在城西的一处染坊前消失了,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这染坊很可能就是真凶的藏身之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