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眼见宋大河鬼爪将至,一把红伞猛然在徐守光面前撑开,替他挡下了这一击。晁千代随后一甩披帛,将落霞伞重新卷回手里。宋大河见攻击被挡了下来,便立刻后跳一步,调整好架势。而徐守光则趁着这个间隙迅速跑至羽栗雄太身边,一个转身挡在了羽栗雄太身前。

        “前辈!”徐守光眼中紧紧盯着随时都会再次发动攻击的宋大河,口中喊着剑客,但羽栗雄太始终都没有回答。徐守光心中焦急,偏过脑袋看向仍撑着刀保持半跪姿势的剑客。此时的羽栗雄太虽身受重伤,但胸口处仍微微起伏,看样子还有呼吸。徐守光心中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快打倒宋大河,而后送羽栗雄太去医治。

        晁千代也看出羽栗雄太还活着,她上前一步,一手持孤鹜剑,一手持落霞伞,与徐守光肩并肩站着。而此时宋大河正侧身站着,胳膊背在身后,背后袖子中枯槁通红的鬼手不断散发着黑气,黝黑的脸上眼睛眯起,来回打量着面前的二人。

        “徐兄弟,你确是一个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想必假以时日,便再无敌手...”宋大河突然竟夸起徐守光来了,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顿了顿,接着说:“只是...只是徐兄弟虽然武功盖世,无人能敌,却终究逃不过阳寿的限制...”

        宋大河的话突然停住,他依旧侧身站着,一双手背在背后,眯着的眼睛一直在观察徐守光的表情,好一阵子后,宋大河又道:“如今宋某有一不老药方子,是年轻时机缘巧合从一神仙那讨来的,徐兄弟若能放过宋某,宋某愿将这方子赠与徐兄弟...”

        徐守光早就在傀儡人的记忆中见过这番诓骗人的话,如今宋大河还当真恬不知耻地又说一遍,徐守光忍不住笑出声来。

        “徐兄弟不信?”

        “哈哈哈,我本来是要信的,只是宋帮主这口中神仙所授的还阳丹不知何时却变成了不老药...”

        宋大河原本就没想过徐守光能信他,之所以讲这一番话,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此时的他背在身后的鬼爪之中早已凝聚起了一团黑气。见徐守光识破,索性也不装了,直接挥动鬼爪,要把那团黑气打出。

        突然,宋大河发现他的胳膊怎么也抽不动,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似的。他连忙回头一看,只见从地板中间不知何时竟伸出了两根傀儡丝。这傀儡丝呈白色,半透明,似有似无,牢牢地将他握着黑气的鬼爪捆住,原来这便是徐守光吸收了傀儡人妖丹后学会的妖丹绝技——缠绕!

        眼见这团黑气不断膨胀,马上就要爆炸了,宋大河情急之下直接用另一只鬼爪将这团黑气向一旁打出。这团黑气在空中不断膨胀,直接一头钻入了一旁看着的盐帮帮众之中。短暂的慌乱之后,这团黑气在人堆中轰然炸开,在黑气附近的瞬间便化为齑粉;离着远些的则被炸得四分五裂,肠子和脑浆流了一地;还有些侥幸活了下来的,接触过黑气的部位也都是迅速枯萎。一时间这县衙之内血肉横飞,哀嚎一片。

        此时徐守光用于缠绕的虚幻傀儡丝也已然过了时限,散成无数光点后,消失在空中。宋大河抽回鬼爪,揉了揉方才被勒出一圈血印子的手腕。这时,那个曾主持擂台的大胡子举着正迅速枯萎的胳膊,跌跌撞撞地跑到宋大河身边,噗通一声跪下:“帮主,救我啊...”

        可不等大胡子把话说完,只见宋大河鬼爪一伸,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一缕缕黑气瞬间笼罩住了大胡子全身,紧接着就看见大胡子整个身体迅速干瘪枯萎,眼珠子深深地向眼眶中凹陷下去,只几息的功夫,大胡子便只剩下了一层皮囊,紧紧地贴在骨头架子上。

        宋大河一把甩开干瘪的大胡子,又看了看方才的血印子。见那血印子此时已然完全愈合,宋大河满意地笑了笑。还站着的盐帮帮众各个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这个曾经对他们体恤关怀之至的宋帮主,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见宋大河如此歹毒,徐守光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操起铁剑,一个箭步冲上前,对准宋大河的胸口狠狠刺去。宋大河也不闪躲,直接抬起鬼手一拍,便将剑锋拍开。徐守光似乎也早料到这一剑必然无法伤到宋大河,借着剑锋偏转的力道,原地转了一圈,剑锋呈螺旋向下扫去。

        这罗刹魔功练得是鬼手,这徐守光攻其下盘,宋大河还是有所顾忌。宋大河向后小跳,闪出徐守光铁剑攻击范围,略作调整后,宋大河立马矮身向前迈步,紧接着探出鬼爪,直取徐守光的咽喉。徐守光连忙就地向后方一滚,躲开鬼爪,而后将铁剑来回左右抡圆了,轮番将地面的碎砖块一股脑儿的全向着宋大河招呼去。

        宋大河见此,连忙一抬手将身后斗篷带起,各种碎砖块打到斗篷上,顿时就被卸了力,软绵绵地纷纷掉落到地面上。而斗篷后方,宋大河又极其阴险地蓄了一团黑气。

        这时,宋大河余光扫见身侧一个身影逼近,连忙转头看去,只见是晁千代正举着落霞伞刺了过来。落霞伞的伞头原本是平的,但此时晁千代一按伞把儿底端,只听唰的一声,孤鹜剑的剑尖便从伞头钻了出来。

        这一剑直刺宋大河面门,宋大河连忙张开鬼手挡在身前。这罗刹功霸道,鬼手坚硬如寒铁,孤鹜剑的剑尖竟不能穿透这鬼手分毫。宋大河冷哼一声,便要握紧鬼手将孤鹜剑抓住,可说时迟那时快,孤鹜剑猛地又缩回了落霞伞之中,紧接着晁千代将伞骨向前一推,落霞伞顿时便撑开来。宽大的伞面遮挡住了宋大河的视线,宋大河顿感不妙,连忙使鬼手要把这伞给扒拉开,不想就在这时,宋大河突然感到腿部一阵生疼,原来是晁千代趁落霞伞遮蔽住宋大河视线之时,一把抽出孤鹜剑,随即蹲身从伞下方将孤鹜剑送出。

        孤鹜剑刺穿了宋大河的左腿,宋大河忍着疼,使鬼爪向前拍出一掌,将落霞伞连同晁千代一同向后震退。可这才退了落霞伞,徐守光的铁剑又马上迎了上来。徐守光右手持剑一剑刺向宋大河喉咙,宋大河瘸着腿,躲闪是来不及的,只得使鬼爪向铁剑剑身一抓,将铁剑牢牢控制住。徐守光也不拔剑,只是立马从如意袋中调出两枚飞针至左手,对着宋大河的右腿掷出。

        这飞针动作并不隐蔽,但此时宋大河的左腿受伤,不好躲闪,而鬼爪又抓着铁剑,来不及格挡,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这两枚飞针刺入右腿之中。一声闷哼后,宋大河蹒跚着退了两步,终于再无法支撑,坐倒在地上。

        双腿受伤的宋大河无法动弹,他左右看了看,见身边有盐帮帮众,便伸手过去要抓过来替自己疗伤。可这盐帮帮众们方才可是见过大胡子是如何活活地被吸成人干的,哪里还能傻站在原地,纷纷跳开跑走,宋大河左右捞了两下,却都只捞了个空。

        “杀了他!”大概是这宋大河实在太可恨了,一个身着黑衣的盐帮帮众竟指着他喊了起来。

        见手下有人竟敢忤逆自己,宋大河眼神充满杀气,望向那个黑衣帮众。这眼神可怕,黑衣帮众顿时给吓得不敢出声了。

        “杀了他!”又是一声喊杀,宋大河转过脸看了过去,是一个赤膊上身的,左臂前端一片漆黑,已然枯萎坏死。见宋大河充满杀意的眼神,这赤膊上身的却全然不怕,反而又喊了一声。

        “杀了他!杀了他...”见有了带头的,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出声来。渐渐地,喊杀声愈发整齐,县衙内所有还站着的,都举着拳头,冲着摊在地上的宋大河喊杀。

        “你们...你们想造反吗!”宋大河使鬼爪来回指着众人,可此时众人对他的仇恨早已超过了对他的畏惧,又岂会因为他几句恐吓就轻易退去。

        众人慢慢地围了上来,几个被黑气伤了的甚至还抄起了家伙,宋大河用双手撑着地不断地向后退着。突然宋大河的鬼爪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他连忙回头一看,原来是被耳光子扇得不成人形的花繁。这下宋大河犹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探出鬼爪锁住花繁的脖子,一缕缕黑气瞬间笼罩住了花繁全身,花繁也如同之前的大胡子整个身体迅速干瘪枯萎,眼珠子深深地向眼眶中凹陷下去,而宋大河的腿伤则肉眼可见的快速愈合着。

        只听嗖的一声,一枚飞针钉在了宋大河的手腕上,宋大河狠狠皱了下眉头,但他却丝毫不放手。罗刹魔功不断吸收着花繁的生命,这让宋大河的腿伤好了许多,他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花繁则被拎着跪在了地上,脖子被宋大河掐住,疼痛让花繁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拼命的挣扎着,但无济于事。

        眼见宋大河伤势就要痊愈,徐守光和晁千代对视一眼,同时朝宋大河攻了过去。宋大河倒也不急,将花繁扯过来,挡在身前。徐守光和晁千代倒是不介意连花繁一齐杀了,但眼前首要目标是宋大河,二人绕开花繁,兵分两路,左右同时进攻,直取宋大河。

        宋大河明显更忌惮晁千代的落霞伞,将花繁挡住晁千代,自己则集中精力对付徐守光。徐守光如方才一般,一剑刺向宋大河脖颈,宋大河依旧不躲,探出鬼爪将铁剑牢牢抓住。徐守光见机会来了,如法炮制,依旧调出两枚飞针,又对着宋大河的腿上射去。但宋大河已经吃过一次亏,怎能不长教训,只见他鬼爪处黑气猛然冒出,铁剑剑身竟然瞬间就变得锈迹斑斑,紧接着鬼爪用力一握,长满锈迹的铁剑随着咔嚓一声,便断成两截。宋大河抓着半截生锈铁剑,用力向下方一甩,便把那两枚飞针齐刷刷打落在地上。

        徐守光大惊,他没想到宋大河竟然还有这本事。而宋大河也不给徐守光反应的时间,直接抬起腿,一脚踹在徐守光小腹上,将徐守光踢飞老远。

        解决完徐守光的宋大河立马在鬼爪中聚起一团黑气,他瞄了一眼花繁对面的晁千代,见晁千代此时正分神,不禁嘴角向上一挑,立马将花繁扯到一边,鬼爪推着黑气向晁千代打去。

        晁千代的注意力全在徐守光身上,见宋大河鬼爪袭来,她下意识地向后退,可已然来不及了。就在这时,一个浑身是伤的身影扑了过来,挡在了晁千代的前面,是羽栗雄太!鬼爪刺入羽栗雄太的胸口,黑气随之在他体内炸开,瞬间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羽栗雄太吐出一大口鲜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晁千代见羽栗雄太为救自己而死,顿时眼泪就涌了出来,她没去管那宋大河,径直扑倒羽栗雄太身前,一边嚎嚎大哭一边试着想把羽栗雄太叫醒。

        宋大河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将鬼爪高高举起,对准晁千代的脑袋抓去,可突然,一枚白羽猛地刺入了他的右眼眼眶之中,剧痛让他瞬间崩溃。宋大河捂着右眼向后退了好几步,他用剩下的左眼向前方看去,已然形如骷髅般的花繁,手里握着被折断的箭杆摊坐在地上大笑:“宋大河,我要你陪我一起死!哈哈哈...”

        宋大河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栽在花繁这个败类的手里,他气急败坏,两步冲上前去,鬼爪对准花繁胸口直接刺了进去,而后猛地向外一扯,将花繁的心脏带了出来,花繁笑声戛然而止,立刻瘫倒在地上,彻底没了声息。

        宋大河仍不解气,大喝一声,将手中心脏挤爆。几乎是同时,一柄唐刀也从背后洞穿了他的心脏,宋大河只觉得浑身发冷,他跪倒在地上,不甘心地缓缓回过头去,只见徐守光一把将羽栗雄太的唐刀拔出,宋大河惨叫一声,向前倒了下去,死了。

        手刃宋大河后,徐守光默默走到羽栗雄太身前,将死去的羽栗雄太抱了起来。宋千和剩余的盐帮帮众见状,自觉地站到两边,让开了一条道路。徐守光也不说话,只是抱着羽栗雄太的尸体向县衙外走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