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半个时辰后,百草林外,安静思指着前方茂密的树林:“徐大哥,晁姐姐,前方就是百草林了,林子中凶险万分,你们务必小心啊!”

        徐守光对安静思点了点头,便与晁千代一前一后进到了林子中。

        百草林中古树参天,纵横交错的树枝上垂挂着许多长长的藤蔓,让人看不清道路。地上盘桓着好些枯树根须,上面还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落叶,二人踩在上面嘎吱嘎吱作响。不知是林子太密了还是夜太黑,二人自打进了林子,火把能照亮的地方就越来越小。

        “千代姑娘,这百草林有些古怪啊...自打进来后,你有没有觉得这风就尽往火把上吹...”徐守光问晁千代。可等了许久,却不见晁千代回答。徐守光回头看去,身后竟是些造型怪异的大树和藤蔓,哪里还有晁千代的影子!

        “糟了!走散了...”徐守光心中暗叫一个不好,急忙举着火把向四周看去。就在这时,徐守光身后草丛中传来一阵响动,徐守光反应极快,立马转身,左手将举着的火把前探,右手从如意袋中把唐刀调了出来。

        火把能照亮的范围不大,忽明忽暗的火光边缘,草丛又动了一下。徐守光将唐刀握紧,缓步靠近那片草丛。忽然草丛猛地摇晃起来,从里面跳出了一只灰毛耗子。这灰毛耗子似乎不怎么怕人,睁着圆滚滚的黑色眼睛,歪着脑袋看着徐守光。

        见是一只耗子,徐守光长舒了一口气,他缓了缓,而后猛然冲耗子扮了个鬼脸,那耗子顿时吓得赶紧俯下身子,吱吱叫了两声,钻入草丛里不见了踪迹。

        灰毛耗子逃跑时的狼狈样让徐守光不禁笑了起来,他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突然,徐守光猛然收住笑声,腰身转动,右手持唐刀飞快向身后斩去。只听唰的一声,半截足有人手腕粗细的藤蔓便落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了。

        原来徐守光一早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只是没确定那东西的位置,这才借着那灰毛耗子演了这么一出戏,故意卖了个破绽,让那东西自己跳出来。

        徐守光俯下身子,将火把靠近那藤蔓,只见这藤蔓上布满了尖刺,尖刺的尖端呈深紫色,似乎是有毒。藤蔓被斩断的切口处仍缓缓地流出绿色的黏稠液体,不住地散发出一阵阵腐臭味。这味道着实有些让人作呕,徐守光连忙掩住口鼻。

        这时,不远处的黑暗中传出一阵咕嘟声,紧接着一团绿色的浓稠液体冲破阴影,直直地向着徐守光飞来。徐守光赶忙向一旁避开,那一团绿色浓稠液体在地上炸开,正好溅到那半截蔓藤上,顿时蔓藤表面发出一阵滋滋声响,冒出一缕缕白烟,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呛鼻的气味。

        “小心了,是酸水!”小白在徐守光耳边喊到,“稍微碰到就会蚀骨灼心,手脚溃烂!”

        一听小白这么说,徐守光赶忙一下子向后跳开好几步,远离开正被腐蚀的蔓藤。他看向方才这酸水射来的方向,只见黑暗中似有一朵好大的花苞。那花苞见徐守光朝这边看来,立马站高了一截,而后居然向着林子深处跑去!

        “这花儿也能长腿?”徐守光揉了揉眼睛,没错!这花苞确实是在跑!徐守光赶忙举着火把就追了过去,可不想这平日里种在土里的东西,居然能跑这么快,在林子中毫无阻碍地上下穿行,而徐守光因不熟悉林子,这距离反倒是越拉越远。

        眼看就要追不上了,徐守光赶忙将唐刀收入如意袋中,并从里面调出两枚飞针,朝着那花苞的下方就甩了过去。飞针在火光映照下划破前方黑暗,正好扎在花苞身下形似腿的部位,只见眼前那花苞一个趔趄,向边上一歪,险些摔倒。

        这时的花苞下方突然又伸出两条腿来,将即将倾倒的花苞给撑住。只是略微稳了稳身形,便又继续向林子深处跑去。

        “这是什么鬼!居然还能断肢重生...”徐守光从没见过这等怪事。

        “可能是冬虫夏草,一种珍贵药材,花首虫身,此药材非虫非草,服用后能提神养肝。它有六条腿,你方才打断了它的一条右后腿,它便只好用前腿继续跑...”小白解释到。

        “原来如此...”徐守光看向前方,果然那冬虫夏草的速度较之前慢了不少。眼见自己就要被徐守光追上,冬虫夏草头顶的花苞忽然转向后方一鼓胀,对着徐守光接连吐出几口酸水。徐守光已然知道这酸水厉害,只得左右闪避,可就是趁这闪避的功夫,那冬虫夏草又跑远了。

        “这鬼东西...”徐守光骂了一句,又追了上去,他从如意袋中又调出两枚飞针,对着前方冬虫夏草的左腿掷去。冬虫夏草之前吃过亏,显然也有了防备,猛地一矮身伏地,紧接着向侧方一蹦,将那两枚飞针躲过。

        这一蹦虽躲过了飞针,却也耽误了些时间,冬虫夏草刚一落地,徐守光便一步赶上,举着唐刀向它砍来。冬虫夏草慌忙将身子向侧边歪过去,总算躲开了这一刀。紧接着冬虫夏草用剩下的五只脚在地上飞速转了一圈,头顶的花苞也跟着身体甩出一圈酸水。徐守光眼尖,急忙向后跳跃闪躲。酸水泼洒在冬虫夏草身周地面的落叶上,升起大片的白烟,呛鼻的气味越发浓烈。

        徐守光知道那酸水厉害,不敢靠近,只得等白烟散去。不想过了许久,这白烟非但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渐渐地徐守光感觉身周似起了一层薄雾。

        “不好!怕是中了那家伙的金蝉脱壳之计!”徐守光心中暗道中计了,赶忙继续向前去追。他从旁边绕过方才泼洒酸水的地方,举着火把向前方看去,这雾气似乎更浓了...

        徐守光也觉得这雾气古怪,他有心向来路退去,想避开这雾气,但走了好久,却也没走出这片雾气。雾气越发的浓厚,原本的黑暗渐渐被白色所替代,树影也慢慢隐在了白雾之中,徐守光举着火把,周围除了白色,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突然,徐守光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他连忙回身望去,眼前尽是一片白雾,其他什么也没有,但这时,他突然感觉脚腕似被什么东西缠住了,那东西猛然一用力,将徐守光拽倒在地上,而后使劲往后面拖。

        徐守光大惊,他能感觉到脚腕上的刺麻感,但他却无论如何也看不见缠着脚腕的东西。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小白喊到:“徐守光!你所看到的都是幻觉,不要相信你的眼睛!现在你赶紧闭上眼睛,全凭借自己的感觉来行事!”

        小白这一语惊醒梦中人,徐守光赶忙将眼睛闭上,弓起身子,凭借直觉将唐刀向脚腕边一挥,只听咔嚓一声,徐守光感到脚腕处一松,拖着他的那东西似乎被砍断了。

        徐守光赶忙爬起身,他不敢睁开眼,侧着头不断地用耳朵捕捉周围各种细小动静。他听到微风拂过树梢带来的沙沙声,听到草丛中老鼠穿梭的嗖嗖声,听到藤蔓缓缓攀爬的吱嘎声...对,就是这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他果断回身挥刀砍去,半截足有手臂粗细的藤蔓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挣扎几下后便不动了。

        “这白雾是那冬虫夏草释放出来的,形似酸水腐蚀产生的白烟,但实则是花粉散布在空气中,你吸入了这花粉,便产生了幻觉...”小白在给徐守光讲述这幻觉的来源。

        “你怎么不早说!”徐守光埋怨小白提醒不及时。

        “这我不也是刚知道吗...”

        “那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识百鬼...”

        “那能怨我吗,以前这种程度的小妖怪,张天师都是一剑砍死的,哪还轮得到它使出这些招式来,要怪还得怪你太弱...”

        就在徐守光和小白你一言我一语争执的时候,忽然白雾中有一团酸水射了过来,小白忙提醒徐守光:“小心!”

        徐守光方才虽与小白争吵,但也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冬虫夏草将酸水射过来时所发出的声音,他早就听在耳朵里了,不等小白提醒,他早已一个侧身躲过这团酸水,紧接着向冬虫夏草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冬虫夏草没料到已经中了幻术的徐守光居然还能准确地找出自己的位置,连忙掉转身体准备逃跑,可徐守光速度更快,赶在冬虫夏草逃走之前,一刀削断了它的另一条后腿。冬虫夏草此时两条后腿尽断,顿时一个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徐守光听声音便知道成了,急忙乘胜追击,挥舞唐刀向冬虫夏草巨大的腹部砍去,可就在这时,徐守光听见自己左右两边同时传来藤蔓攀爬的吱嘎声。他只得将唐刀左右挥舞,将那两根藤蔓砍断,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趁着徐守光解决掉两根藤蔓的片刻,冬虫夏草缓了过来,它立即甩动头顶的花苞,如法炮制,对着周身甩出一圈酸水。此刻的徐守光正站在冬虫夏草的身旁,已然来不及跳出酸水的攻击范围了。

        “幻鳞!”徐守光大喊一声,只见一个由绿色半透明鳞片组成的护罩将徐守光罩在其中。以往这酸水碰到任何有实体的物质,都能轻而易举地将其腐蚀掉,但这护罩不同,它本质上是虚幻的,酸水泼洒到护罩上面,就仿佛是雨水淋在伞上,顺着护罩的弧面就流了下来。

        流下来的酸水倾泻在冬虫夏草那硕大的腹部,顿时滋滋声就响了起来。紧接着,徐守光听见了冬虫夏草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声音,他能想象到此刻的冬虫夏草,正用剩下的四条腿,拖着残缺不全的半截腹部在地上艰难地爬行。

        想到这儿,徐守光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忍不住睁开眼向前方看去,幻觉似乎消失了,但此刻徐守光眼前景象却比他想象的还要惨烈,冬虫夏草剩余的四只脚都浸泡在酸水里,正冒着白烟。它的整个腹部都不见了,只剩下胸部连着个头,不断地在地上扭来扭去。

        眼见冬虫夏草就要活不成了,徐守光实在于心不忍,他举起唐刀,想要给它来个痛快,可就在这时,冬虫夏草猛地一声大吼,随着吼声,周围地面的所有树根交叉着向上隆起,树梢上垂下的所有藤蔓也交织成网,将徐守光和冬虫夏草围在中间。

        见这架势,徐守光瞬间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向冬虫夏草看去,只见它正竭力直起头顶的花苞,花苞一阵鼓胀,正在慢慢地被里面的酸水撑大,在花苞顶端开口处,已经有多余的酸水溢了出来。徐守光终于看明白了,它想与徐守光来个玉石俱焚...

        眼见这花苞越胀越大,徐守光不知道它何时会炸开,连忙冲到那由无数藤蔓和树根织成的网前,挥舞着唐刀拼命劈砍。可这林子显然也下定决心拼尽家底,徐守光一旦破出个洞来,立马就有新的藤蔓与树根去将窟窿填补起来。

        “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这了...”徐守光感到了绝望,他甚至开始考虑面对酸水,自己的骨头能不能剩下来。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阵翅膀拍打的声音,徐守光顿时心中一振,立马抬头望去,只见化为姑获鸟的晁千代从天而降,两只脚爪牢牢地抓住徐守光的肩膀,将他带到了空中。

        这时,花苞也被撑到了极限,花瓣已然被全部撑开,花柱鼓囊成一个球状,球壁薄薄的,可以清晰看见里面翻滚着的绿色酸水。终于,只听嘭的一声,整个花苞炸开,大量的酸水向四面八方飞溅出去,冬虫夏草立马被滚滚白烟笼罩住,四周的树根和藤蔓也没能幸免,被酸水腐蚀得滋滋作响,层层叠叠地堆在地上,不断有白烟从中间的间隙处冒出。

        酸水逐渐向外蔓延,流到徐守光之前掉落的火把附近,火焰的温度立马将酸水点燃,原本还冒着白烟的地方顷刻之间便被熊熊烈火所包围。火光瞬间照亮了四周,一颗缠满藤蔓的老槐树在火光的映照下现出了身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