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徐守光望向老槐树,只见这棵老槐树的树干粗壮而蜿蜒,布满了岁月的裂纹和苔藓,给人一种腐朽而古老的感觉。枝桠扭曲交错,宛如一群张牙舞爪的触手,在火光的映照下投下了一片参差的阴影。树皮上似乎有着深深的刻痕,仿佛是老人额头上深深的皱纹。树干中段有一个漆黑的大树洞,上面不远处还有两个小树洞。数不清的藤蔓从树上向下垂着,就像是老人下巴上常年未剪去的山羊胡,不断地来回晃荡着。这俨然是一张老人的脸!

        “大胆狂徒,竟然敢在我百草林撒野!”从大树洞中传来一阵低沉沙哑的声音,老槐树顶端的枝叶狂颤,眼睛部位的两个树洞中隐隐显出两团幽幽的绿光。

        老槐树话一说完,立马甩动枝丫,朝晁千代打去。此刻的晁千代正抓着徐守光的肩膀,两个人的重量让晁千代失去了往日的灵活,一个躲闪不急,被老槐树的枝丫拍中,径直向地面摔落下去。

        晁千代原本带着徐守光飞行就十分耗费灵力,又被老槐树拍中,灵力已然见底,在空中就重新变回了人形。徐守光赶忙调整姿势,一边伸出双手将晁千代一把抱在怀里,一边找准落脚点,一息后,徐守光抱着晁千代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见晁千代受了伤,徐守光很是愤怒,他轻轻将晁千代放下,上前一步,将她护在身后。

        “你且先歇息片刻,这老槐树就交给我了...”

        晁千代本还想帮忙,可无奈毕竟受了伤,身体稍微用力就不住颤抖,于是只好和徐守光说了声小心。

        “小子,你是何人?来此作甚?”老槐树俯看着眼前丁点大的徐守光。

        “我是你爷爷徐守光,你个老匹夫可有抓一个采药人,识相的就快些把人放了,否则别怪爷爷我不留情面!”徐守光本就一肚子火,见老槐树问,就没想好好答。

        “狂悖!”老槐树对眼前这小子很是恼火,怒吼一声,便举着水桶粗细的枝丫对着徐守光砸了下来。见这枝丫袭来,徐守光不退反进,一个箭步向前,躲过攻击的同时,也近了老槐树的身。

        靠近了老槐树的徐守光举起手中唐刀就要砍去。这时,他突然听见脚下似有声音传来。徐守光连忙低头望去,果然,只见一根粗壮的树根从落叶和泥土中冲出,卷向徐守光的脚腕。

        这若是被控制住,接下来还不知会怎么样呢...徐守光只好优先处理脚下,他急转唐刀向下方砍去,将这树根齐刷刷断开,紧接着又将唐刀继续向下方送出,刀刃直接扎入泥土中,将另一根正欲冲出的树根牢牢地钉在了土里。

        见树根的牵制并未奏效,老槐树树身微微晃动,将脸上的藤蔓尽数甩向徐守光。藤蔓在空中交错成网,对着徐守光的头顶就罩了下来。徐守光也不敢耽搁,他可领教过这大网的厉害,急忙抽出唐刀,向后方连续翻滚,避开了这由藤蔓组成的大网。

        大网没有网住徐守光,又各自散开重新化为藤蔓回到老槐树的脸上。徐守光从如意袋中调出两枚飞针,瞄准老槐树的两只眼睛就射了过去。老槐树行动自然缓慢,但它脸上的藤蔓可一点都不慢,见飞针袭来,藤蔓们又迅速编织成一堵墙,挡在老槐树双眼前,飞针砰砰两声射入藤蔓墙中便没了踪影,而后藤蔓们就跟没事儿似的又慢慢爬开了。

        “看来面对这老槐树,飞针确实起不到什么作用...”徐守光心里不住地盘算着。

        这时,老槐树的攻击又至,只见这老槐树举着枝丫组成的巴掌,又对着徐守光拍了下来。这次徐守光没有再向前去,方才的经验告诉他那条路不好走。徐守光向侧面一个翻滚,躲开了这巴掌,巴掌拍在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震得附近一阵摇晃,徐守光被这摇晃波及,正弓着身子,努力去保持身体的平衡。

        忽然,老槐树那枝丫组成的巴掌猛地一转,向还没来得及站稳的徐守光扫来,徐守光眼见逃不出了,无奈之下只好就地起跳,用双脚踩住老槐树掌心,跟着巴掌一块向前飞去。就在这时,一块巨大的阴影逐渐遮蔽住徐守光,只见老槐树正举着另一只由枝丫组成的巴掌向徐守光拍来。很显然,这老槐树想像拍蚊子一样,把徐守光拍死在掌心里。

        只听啪的一声巨响,两个巴掌合到了一起,巴掌合并时激起的巨大气流将附近地面的落叶吹起老高,而后又纷纷扬扬的向下方飘落,离得近些的火苗猛地向外面一歪身子,稍微小些的就直接灭了。远处的晁千代眼看着徐守光被合到了掌心里,哇的一声竟哭了出来。

        老槐树缓缓将两个巴掌打开,用那一对散着绿光的树洞眼睛朝掌心中看去,什么也没有...它又将两个巴掌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正在老槐树纳闷的时候,从它侧面的树冠中突然跳下一个人影,径直将唐刀刺向它的左眼,这人影正是徐守光!

        原来方才千钧一发之际,徐守光使出了谪仙步,顺着势头滚到了巴掌边缘,在两个巴掌合上之际,从下方溜了出去,之后又借着漫天落叶的掩护,在老槐树的视线死角顺着枝丫不断向上攀爬,而后又趁着老槐树分神之时跳了出来。

        老槐树来不及反应,徐守光唐刀直接扎进了它左眼的绿光中,绿光瞬间熄灭,老槐树惨叫一声,连忙举起巴掌向脸上拍来。徐守光得手后也不贪刀,直接一把抽出唐刀,双腿在老槐树脸上一蹬,借着力就跳出了老槐树的攻击范围。

        见徐守光又蹦了出来,晁千代立马破涕为笑,她一抹眼泪,小声地说了句:“我就知道你没事!”

        再看老槐树那边,巨大的巴掌拍在脸上,拍断了好些藤蔓。老槐树用剩下的一只眼睛瞪着徐守光,它没想到眼前这年轻人竟然这么难对付,看来只有祭出绝招了。只见老槐树巨大的身躯微微颤动起来,树冠的枝丫跟着树干一块晃动,发出沙沙的声响。地面也摇晃了起来,地上的落叶不住的翻滚。泥土向上翻涌,一条条粗壮的树根从地面上拔了出来,它们相互交织穿插,紧紧缠绕在一起,竟然变成了老槐树的两条腿!此时的老槐树已然站在了徐守光的面前。

        徐守光抬头望着眼前这似乎长高了一截的老槐树,他也没想到这老槐树居然不惜拔出灵根,也跟自己拼个高下。这时,老槐树向前迈出一步,只一步便来到了徐守光的跟前,它抬起另一只脚,对着徐守光踩了下来,徐守光不敢在原地停留,赶紧向侧边跳出一步,避开了这一脚。

        老槐树这一脚势大力沉,没有踩中徐守光,却深深地踩进了泥土里,巨大的力量震得周围地面一晃,徐守光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却感觉脚脖子上一紧。低头看去,只见一条树根破土而出,正缠绕在他的脚脖子上。

        徐守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老槐树一脚踩在地上,根须却趁这个机会又再次分散,钻进了泥土里,而后又趁自己不注意,冒出来将自己缠住。

        正这样想着,徐守光感到头顶沙沙声变大了,他抬头看去,只见老槐树正举着巴掌对着自己狠狠拍了下来。徐守光连忙挥动手中唐刀将脚上的树根斩断,可此时那枝丫组成的巨大巴掌已然拍到了眼前,来不及逃走了...

        正当徐守光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他只觉一阵劲风拂面而过,但老槐树的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来。徐守光觉得奇怪,他睁开眼睛望向四周,忽然听得脚边一阵响动,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胖乎乎的刺猬正慢悠悠地从脚边爬了过去。原来这老槐树之所以迟迟不下手,是为了等这刺猬过去啊。

        这只刺猬似乎还未开智,不晓得眼前的危险,仍慢吞吞地向前爬去,徐守光见了着急,便直接将它托在掌心给抱了出去,而后轻轻放在了地上。之后,徐守光举着唐刀,对老槐树喊了一声:“再来!”

        老槐树见刺猬安全了,便也不再顾忌,一巴掌朝着徐守光扇了过去。可脚上没有束缚的徐守光灵活的像只猴子,一个矮身便躲了过去,紧接着,徐守光回身一刀砍在老槐树的手背上,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后,一堆破碎的枝丫散了一地。

        这点小伤对老槐树来说算不得什么,它将两只手合了起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对着下方的徐守光就砸了下来,风灌在枝丫组成的拳头里,不住地发出呼呼地怪叫,而在拳头的外面,则可以看到好些树叶被拳风带起,紧跟在拳头后一并砸了下来。徐守光接连好几个后跳,总算跳出了拳风的波及范围。

        “这老槐树的每一次攻击都能带动周围的地面震动,在那个范围里十分被动啊...”面对如此强敌,近身刀砍也不是,拉远了飞针又没效果,徐守光飞快地分析着,试图找出一个破敌之策。

        这时,老槐树又是一脚踩了过来。有了上次的经验,徐守光直接大步大步地向后方跑去,他可不敢再留在老槐树大脚掌的附近。老槐树见徐守光跑远,便索性又迈了一步去追。毕竟腿长有腿长的好处,老槐树一步抵得上徐守光十步,这两步下来,老槐树又追到了徐守光的身后。老槐树抬起大脚掌,又对着徐守光踩了下去。

        这次徐守光没有再选择逃跑,他疾走两步向前一跃,在空中转过身子面向老槐树,手中唐刀往地上一挑,将一团还在燃烧的火焰挑向老槐树。老槐树忙伸手格挡,火焰碰触到枝丫组成的手臂,很快就将这手臂给点燃了。望着火焰包裹的手臂,老槐树急忙使手臂在地上不断拍打,将火焰拍灭。

        但此时徐守光也没有闲着,他又接连找到好几处燃烧的地方,一下下地将火焰全挑到了老槐树的树冠上。这下可把老槐树急坏了,它拼命地用双手在树冠上来回拍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那些火焰全部拨落到地面上,可这时老槐树的双手也已然被火焰包围。

        火焰很快顺着双臂就要烧遍老槐树全身,老槐树拼命拍打,可却也无济于事,火焰依旧在老槐树身上不断蔓延。这时,不远处的徐守光双腿一前一后微曲,将唐刀置于腰间,将真气集中于手心,再由手心流到刀刃上,刀刃慢慢由白色变成了蓝色。而后徐守光向前迈了一大步,侧身将手中唐刀奋力向前方劈砍过去,顿时一股裹挟着水花的气刃便向老槐树飞去。

        气刃穿过老槐树,熊熊燃烧的火焰瞬间被扑灭,一些烧焦的枝丫稀里哗啦的全落在了地上,老槐树用剩下的一只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徐守光,这个刚挥出强力气刃救了自己的年轻人。

        原来,羽栗雄太的唐刀名唤涓溪,将真气灌注其中,便可激发出水流效果,徐守光这几日白天赶路,夜晚则反复琢磨研究之前羽栗雄太所使出的招式。

        “这是还你刚才的手下留情!”徐守光对老槐树喊着。

        “不打了...”老槐树往地上一坐,双腿又重新化为树根扎进了泥土里。

        “唉,这个不打可以,但你得把人还给我啊...”徐守光将唐刀收回如意袋中,向前跑了两步,来到老槐树跟前。

        “那个采药人?”

        “正是!”徐守光点点头。

        “那你来迟了...”

        “什么!被你吃了?”徐守光又把唐刀调出来握在手中。

        “不是,人现在还活着,只是已经被送去了黑风山。”

        “黑风山?”

        “不错,此地向北三十里,就是那黑风山。黑风山上有个啸风洞,洞中有一大妖,名唤封使君。这封使君法力高强,性情凶狠残暴,附近的其他妖仙都惧它。近来听说这封使君要在洞府中设个接风宴款待贵客,便命我等向它进贡酒肉,我斗不过它,又不忍将我百草林中的徒子徒孙送给它吃,正巧碰到个采药人,便把他绑了送过去...”

        “你...”徐守光一捏拳头,在空中举了老半天,终究还是锤在了自己腿上。随后,徐守光又问:“这接风宴何时举行啊?”

        “就在明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