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徐守光望向声音来源,只见石室的另一端,立着一位身材修长,一袭青衣的道士。这道士脸也生得长,两撇小胡子挂在嘴角边,一对竖瞳直盯向这边,看得众人心里直发麻。

        “原...原来是柳道人呀,小的见过柳道人!”狸赶忙小步跑过去作揖。

        柳道人使拂尘将身前的狸一下拨到一旁,扭着腰走到徐守光一行人跟前。

        “他们是?”柳道人盯着几人问道。

        “回柳道人,他们是神使的人,先神使一步来这儿打点...”狸毕恭毕敬地回答。

        柳道人一边听着,一边挨个走到每个人跟前上下打量,当他走到晁千代跟前时,忽然停住了。只见他慢慢地绕到了晁千代的身后,鼻子贴近晁千代的脖子,使劲地嗅了一口。

        “真香啊!”柳道人闭着眼睛仰着头,摆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从他的嘴里,时不时地有猩红的信子来回进出。

        晁千代被柳道人给整出一身鸡皮疙瘩,她赶紧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徐守光身边,一边往徐守光身后挤一边时不时地偷偷看向这柳道人。

        “小丫头,别怕...贫道不会伤害你的...”柳道人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着准备向晁千代走去。谁想这时徐守光一步向前,挡在了两人中间。

        “见过柳道人!”徐守光躬身作揖。

        见眼前这不知死活的小子挡在自己面前,柳道人顿时脸一沉,但他终究还是有些畏惧这小子背后的神使大人,于是不得不压住火,冲着一旁的狸冷声道:“你带他们来这做什么?”

        “回...回柳道人...我们准备去觐见封使君...”狸显然被柳道人这冰冷的语气吓到了,战战巍巍地回答到。

        “那还不快去!”柳道人对着狸吼道。

        “是...是...”狸吓得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它赶紧溜到徐守光一行人身边,小声说:“贵...贵客,咱...咱快点过去吧...”

        徐守光也不用等狸说完,早就拉上晁千代和安静思,低着头就往通道走去。狸也赶忙跑到豺的身边推了它一把:“还不快走...”

        “嗯...嗯呐...”

        这一路,狸领着众人走得很快,一行人什么也没说,徐守光一边默默记着路线,一边回忆方才遇见的那个柳道人。不用小白说,徐守光也看出他是只蛇妖,只是从狸和豺看到柳道人的表现,再加上这柳道人给人带来的压迫感,徐守光判断这家伙应该是个难缠的对手。

        “黑眼兄...”徐守光唤了一声前面的狸,但那狸似乎没听见似的,只顾低头走着。

        “黑眼兄!”徐守光加大了点声音,狸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继而回过神来后便问到:“贵客,怎么了?”

        “那柳道人是什么来头?”

        听徐守光问,狸慌忙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靠近徐守光小声说:“离此三十里,有一白帝观,这柳道人便是那白帝观的观主。这柳道人啊可不好惹,他生性贪婪,狡诈阴毒,手下聚着三百妖道,虽不及我家封使君,但也是这房州一霸!这次受邀一并来参加接风宴,估摸着也是想巴结巴结神使大人,捞点什么好处...贵客,你到时找到机会可得提醒下神使大人,这柳道人...”

        狸说到这突然停住了,徐守光正纳闷,于是顺着狸的目光望去,只见这柳道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后方转角处,顿时一股阴冷的气息就传遍了众人全身。

        徐守光赶忙推了狸一把,此时的狸已然是一身汗,它望向柳道人投来的恶毒眼神,咽了口口水,说到:“这柳道人英明神武,风流倜傥,法术高强,为妖仗义,三花聚顶,两袖清风...”

        这一番夸的,徐守光都惊讶了。你说你一只狸妖,至于吗!也不知道从哪学的那么多溢美之词...忽然,徐守光感到有些惭愧...

        柳道人慢慢扭着身子,从众人身边走了过去,嘴角向上翘起,显然也是很吃这一套。待到柳道人身影在前方拐角处消失许久后,狸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长长吐出一口气。

        狸不敢耽搁,擦了一把汗后又赶紧领着徐守光一行人向前走,又拐了十七八个弯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大厅之中。

        进了这大厅,徐守光不禁有些惊讶,他从没见过哪一个山洞里居然能辟出如此大的空间,这大厅长三百尺,宽二百尺,高三丈,足能容下千余人。大厅的上首端坐着一头巨大的斑斓猛虎,这猛虎一丈多高,上身赤膊,一身腱子肉,右肩上套着一只虎头兽吞肩铠,腰上缠着一条宽大的云纹腰带,腰带下是由玄铁打造的裙甲,膝盖上绑着一对铁护膝,一对黄澄澄的眼睛散发着寒光,额头上赫然印着个“王”字,任谁都会不寒而栗,想必这便是那封使君了。

        柳道人此时正站在封使君的身边,小声说着什么。

        “禀封使君,神使先锋到...”狸将徐守光一行人往封使君面前一带,单膝跪在地上,之后又赶忙拉了一下一边还站着的豺,豺也赶忙跪了下来。

        “小子,神使还多久到?”封使君一开口,徐守光立马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

        “禀封使君,就快了...”徐守光也不知道具体时辰,便随便编了个瞎话。

        “那有何需要老夫提前准备的?”封使君问道。

        “...这...”徐守光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答,想着总不能让妖精们先去沐浴更衣吧...

        正当徐守光脑子中飞快想着该怎么编下去的时候,大厅侧边的一个通道中传来了一阵低沉浑厚的嗓音。

        “封使君!这厮领着十几号兵丁要来救人,被俺给逮到了,兵丁的话俺在洞外面当场就全杀了,唯独留了领头的这厮,一会等开宴了同那几人一起吃!”

        徐守光循声看过去,说话的是一只身披粗布斗篷的大黑熊,这大黑熊体型上竟也不输那封使君,腋下还夹着个穿铠甲的将军。

        大黑熊一摇一摆地走到侧边的一张桌前,将腋下夹着的人往前方地上一丢,而后轰的一声坐下,徐守光甚至都能感觉到大黑熊坐下时地面的震颤。

        “这位是黑大王,统领板壁岩下黑水寨三百妖匪,过往行人但凡被抓住,尸骨无存。黑大王本身力大无穷,一双熊掌更是有千钧之力,开山碎石不在话下...”狸是真的敬业,小声地在徐守光耳边介绍到。

        “黑瞎子,来喝酒!”封使君对着黑大王喊道,而后给身旁一只长着狼脑袋,穿着布襦,手持羽扇的妖怪使了个眼色,那妖怪立马会意,使小短手将羽扇挥了一下,先令几只小妖把那将军给抬了下去,而后自己拎着个酒坛子走到那大黑熊跟前,恭敬地将酒坛子摆在桌案上,满脸谄笑道:“黑大王神勇无敌,盖世无双,在下佩服啊!”

        这马屁把大黑熊拍舒服了,哈哈一阵大笑后,举起酒坛子一饮而尽。而后这妖怪又不知从哪摸出个酒壶,走到柳道人身前,将柳道人手中酒盏斟满。

        “柳道人之前擒获晋王,立下了不世之功,一会神使来了定会嘉奖,在下在这先恭喜柳道人了!”

        “哈哈哈,狈军师客气了,运气,全是运气,哈哈哈!”柳道人口中说着谦虚的话,可脸上写满了得意,他兰花指一捏酒盏把儿,将酒倒入肚中。

        “对了,你还没说神使大人有何需要老夫提前准备的呢!”封使君又扯回方才的话题。

        不过这回徐守光不慌了,他站起身来,对着封使君一拱手,说到:“我家神使大人让我先把晋王带走,这老家伙还有点用...”

        “...这...”神使还没来呢,先要把人给提走,封使君心中有些不悦,但碍于是神使的命令,封使君又不好说什么。

        “这不行!”柳道人坚决不同意,晋王是他擒的,要提人也得是神使亲自来提,不然他上哪邀功去。

        徐守光一眼就看穿了柳道人的心思,笑着说:“几位大王请放心,神使这次来可带着满满一车的宝贝,就是为了赏赐几位大王的,一会酒宴中神使只想跟各位谈封赏,不想瞧这些糟心玩意,这才命在下先一步将人带走...”

        “这样啊...”封使君、柳道人听后,各自打着小九九,而一旁坐着的黑大王则乐得把地板拍的咚咚响。封使君看了一眼狈军师,狈军师会意点了点头,于是封使君哈哈一笑:“好!老夫答应你!”接着一转头,对着一边吼道:“狼统领!”

        “在!”一只浑身锁甲的老狼单膝跪在地上。

        “领着他去提人!”

        “遵命!”狼统领一抱拳,起身来到徐守光跟前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边请!”

        徐守光一喜,心中不由夸了一句:“就数我机灵!”而后对晁千代和安静思使了个眼色,二人立马会意,忙跟着徐守光就往外走。

        这时,众人身后传来一声:“慢着!”

        几人心里顿时咯噔一响,回头看去,只见柳道人站起身,捏着个兰花指指着晁千代说:“你们走可以,但是,把她给我留下来!”

        封使君有些不解,俯身问到:“柳道人,这是为何啊?”

        “封使君,你有所不知,这小丫头身上香着呢,贫道是多少年都没尝过这般味道了,只要把这小丫头给贫道留下,一会封赏的时候我可以少要点东西!”

        见柳道人这么说,封使君稍一盘算,也挥挥手指着晁千代:“你过来!其他人走!”

        封使君虽这样说,但徐守光自然不会走,他不能把晁千代独自留在这龙潭虎穴里。他向前一步微微躬身道:“封使君有所不知,这姑娘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神使特使,神使大人对这姑娘宝贝得紧,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别人别说动她了,就是多看一眼,也要被神使大人挖出眼珠子,也就是上个月,有个新来的不小心碰到特使的手,就被神使大人拉出去挖心掏肺,老惨了...”

        听徐守光这么一说,封使君和柳道人又都有些犹豫不决,正当徐守光准备再编个啥吓吓他们时,一旁的狈军师开口了:“特使即是神使大人的心头好,不如这样,由在下替特使安排个舒适地先行歇着,待神使大人来了,再将特使一并带回去...”而后狈军师顿了顿,看向封使君道:“封使君以为如何?”

        “甚好!就这么办了!”封使君一拍大手,示意手下带晁千代下去。

        “这该死的狗头军师...”徐守光心中暗骂一句,正当他飞速想着对策的时候,只听老长一声“报!”,一个小妖闯进大厅,单膝跪地大声喊到:“禀封使君,洞门外抓着个男人,自称是神使大人旗下先锋...”

        这下好了,所有眼睛瞬间都看向徐守光这边,封使君一拍椅子扶手,大吼一声:“带上来!”

        只见几个小妖嘿哟嚯哟地喊着号子,将一个五花大绑,浑身上下仅一片遮羞布的黝黑汉子给抬了上来,而后齐齐用力将他往地上一丢。

        黝黑汉子吃痛,喊了一声哎呦,而后挣扎着坐起身来。他望向四周,就见一堆妖魔鬼怪中,站着一个人,这不就是之前那抢走自己腰牌的那个臭小子吗?而徐守光也眯着眼睛偷偷瞄向黝黑汉子,那汉子脸颊下方长着一撮黑毛,这不就是之前被自己抢走腰牌的那个一撮毛吗?

        “你!”徐守光和一撮毛同时喊到。

        “他是假的!”一撮毛连忙身体前倾,跪在地上,抢先对着封使君喊到:“在山下时,这小子一伙杀了我的人,抢了我的腰牌,现在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站在这里...封使君,快宰了他们!”

        “胡说!明明是你在山下要抢我腰牌,被我教训了一顿,现在居然还有胆来这里信口雌黄!封使君,您看该怎么办?”徐守光不甘示弱。

        “好你个伶牙俐齿的臭小子,封使君,快杀了他!”

        “这厮打架打不赢我,居然来这诬告,真是恶毒,请封使君替我做主啊!”

        “封使君,快!杀了他!他是假的!我才是神使先锋!”

        “你说你是神使先锋,那我问你,神使命你来此作甚?”徐守光质问一撮毛。

        “神使命我前来传令,让封使君、黑大王、柳道人先行集合手下,待神使大人驾到后统一编入神使麾下!”一撮毛一脸傲慢的神色。

        “呸!”黑大王一下跳起身来,两步冲到一撮毛身前,对着他脑袋就一掌拍下去,顿时一撮毛头骨粉碎,脑浆横飞,两个眼珠子都不知道炸到哪里去了。

        黑大王望着一撮毛的尸体骂道:“人家来是来封赏,你一来就要收编俺手下,活该你死!”

        封使君也不满一撮毛那傲慢的态度,从没有人敢对他封使君呼来喝去的,但他可没黑大王那般简单鲁莽,封使君见一撮毛已然死透了,便对还活着的徐守光说到:“神使先锋受惊了!来人!带几位贵客先下去歇息...我等就在此等神使大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