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徐守光一行人被带了下去,柳道人还惦记着晁千代,便对着下方招了招手,一名身段妖娆婀娜的美艳道姑便扭着身子靠了过来。

        “你带两个机灵点的,也跟着过去,把他们看好了,特别是那个小丫头...”柳道人在美艳道姑耳边小声吩咐道。美艳道姑听罢,微微点了点头,去下面点了两个妖道,便朝着徐守光他们去的方向去了。

        徐守光、晁千代和安静思三人被带到一间看着还算干净的石室内,三人坐在石桌前,狸端着一盘果子过来了,它将果子恭恭敬敬地摆在石桌上,小声说:“贵客啊,咱啸风洞里大多都是吃肉的,这果子在咱洞里可不多,几位这边也先吃些果子压压惊,我就在一旁待着,有啥需要的几位随时吩咐...”说罢,便和豺以及另外两只小妖上一旁呆着去了。

        看着名为伺候,实为看守的四只小妖,徐守光心里有些着急:“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等到那啥叫尚君长的神使到了,我的冒牌身份立马就会被揭穿,到时别说那三只大妖和神使了,单是这漫山遍野的小妖精都得耗死我们...”

        徐守光越想越急,他慢慢把手放到石桌下方,想着干脆搏一把,准备调出涓溪刀,把这几个看守他们的先解决掉再说。

        正当徐守光准备动手时,美艳道姑带着两个妖道扭着扭着也进来了,徐守光一见,心里暗骂了一句,赶忙把手又放回石桌上。

        狸听着声音回头瞧了一眼,见美艳道姑也来了,心想着这不是柳道人的手下吗,也不知道她们过来这边干嘛...但这狸不愧是精通人情世故的一把好手,立马脸上堆起一脸灿烂的笑容,朝美艳道姑点头打招呼。

        柳道人那边的妖精都是修道的,不管化形程度如何,平素里也都穿得个人模狗样的,个个都把自己打扮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见眼前这蓬头垢面,身上就挂着几块破布烂皮的家伙龇着牙对自己笑,美艳道姑差点被恶心到,直接甩给狸一个白眼,而后扭过脑袋不再理会。

        这热脸贴了冷屁股,狸心中也觉得有些不悦,不过它可是有修养的妖怪,也不和美艳道姑一般计较,自己该忙啥就忙啥去了。

        但这一切都被徐守光看在眼里...

        “嘿,有点意思啊,看来这些妖怪们也都不是铁板一块...”徐守光心里飞快盘算着该如何脱困。

        “咳...咳...”徐守光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石室内众妖怪都被这咳声吸引,齐刷刷看了过来,原本沮丧的晁千代和安静思也抬起头望着徐守光。

        “唉,咱们过来之前,神使大人不是交代咱们,说以后要在这房州设个兵马大元帅吗?”徐守光故意提高声调,想让一旁的妖怪也能听得清楚。

        “啊?”晁千代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她随后又看到徐守光正对着她疯狂眨眼睛,立马心领神会,附和道:“嗯,对呀!是有交代过...”

        “那你们说,到底是封使君...”徐守光顿了顿,故意把头侧向美艳道姑那一边继续说道:“还是这柳道人适合做这兵马大元帅呀?”

        这话一出,两拨妖怪都齐齐把耳朵竖了起来。

        “要我说呀,自然是封使君,封使君手下八百妖兵妖将,实力雄厚...”晁千代这话一出,狸瞬间挺直了腰板,它得意的向旁边的美艳道姑瞟了一眼,只见美艳道姑向侧边仰着头,嘟着嘴,一脸的不服气。

        “那可不一定哟...”徐守光故意把音拖得很长:“兵不在多而在精,这柳道人帐下三百妖道,少是少了点,但人家各个都能呼风唤雨,以一当十!要不为啥这晋王是柳道人这边擒着的,而不是他封使君...”徐守光话一出,安静思也配合着使劲点了点头。

        这话可说进了美艳道姑心坎了,只见她下巴一抬,嘴角向上一扬,满脸得意的看着狸,似乎是在说,怎么滴呀,且不说柳道人能不能打过封使君,但至少我比你厉害!

        这回狸可再也忍不了,它向前走了两步扯了扯徐守光袖子:“贵客啊,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柳道人之所以能擒着晋王是因为他运气好,这晋王啊...不往咱黑风山来!不然这功劳哪还轮得着他柳道人啊...”

        听着狸这些话,美艳道姑不乐意了,对着身后两妖道故意提高声调:“哼!有些妖啊,自己本事没有什么本事,找起借口来倒是一套一套的...你们啊可得认真修行啊,别学这些腌臜玩意!”

        一旁的豺到没察觉出这话骂的是它们,只是听着似还有几分道理,不禁点着头:“嗯呐。”

        狸抽出大棒槌,对着豺脑袋上扣着的破铁锅就是一下:“你个蠢东西,她是说咱们没本事!”

        豺这才反应过来,气得直接提起手里的斩骨刀对着美艳道姑就要砍下去。

        狸一见这事要闹大了,赶紧上前拦着,它悄声对豺说:“骂归骂,咱先动手就没理了,咱先忍着。等她们先动手,到时别说揍她了,就是把她脑袋砍下来封使君都不会怪你...”

        确实,两边妖怪骂归骂,但始终没打起来。徐守光瞧见这气氛还差一点,于是把石桌上那盘果子端起来,塞到狸的手里:“兄弟,别急,先吃个果子消消气,虽说这柳道人擒了晋王立了功,但谁要咱俩关系好呢,到时我在神使面前美言几句,这兵马大元帅还不是你们家的...”

        狸一听,觉得有道理呀,功劳算什么,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关系,自己这一手人情世故没白练!于是狸把徐守光递到它手里的这一盘果子故意在美艳道姑面前晃了晃,往嘴里丢了颗葡萄,一边嚼着一边得意看向对方。

        美艳道姑虽为妖,但素来清高,她见不得狸这种小妖得志的样子,哼了一声,带着俩妖道背过身不去看它们。

        狸这边见对面背过去不瞧它了,心说装清高谁不会呀,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呗,也背过身自顾自吃起了葡萄。

        而这时徐守光则慢慢溜回石桌边,从如意袋中把方才偷偷藏起来的一颗葡萄给调了出来,对准美艳道姑的屁股就弹了过去。

        “哎哟!”美艳道姑轻叫了一声,她回头看向自己屁股那儿,只见她最喜欢的绿色荷叶罗裙上黏着一块葡萄皮,葡萄汁水直接在罗裙上染了好大一片紫色,而稍微一抬头,就看见狸正背对着自己悠哉悠哉地吃葡萄...

        “欺人太甚!”美艳道姑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拂尘对着狸的脑袋就砸了下去。狸吃着葡萄正开心着呢,突然脑袋被狠狠敲了一下,顿时只觉得两眼直冒金星,一盘果子全落在了地上。

        狸捂着脑袋转过身,见美艳道姑手持拂尘看向自己,一摸头顶的大包,顿时怒火中烧:“你个贱妇来阴的啊,弟兄们,揍她们!”

        话音一落,两边瞬间都拉开了架势,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这时,只听一旁的豺怒吼一声:“嗯呐!”一把厚重的斩骨刀就砍在了美艳道姑的脖子上。

        所有妖都惊呆了,就连美艳道姑自己也没想到对面这傻乎乎的家伙会动手杀自己,只见豺胳膊一用力,斩骨刀直接将美艳道姑的脑袋斩了下来。

        “杀...杀妖了!”跟着美艳道姑一块的俩妖道一边喊着,一边往外跑,豺则拖着斩骨刀追了出去。俩妖道回头一瞧,见只有豺,索性也抄起家伙和它打到了一块。

        这时,通道两头好些妖怪都闻声赶了过来,这边狼统领一见豺被两个妖道轮番暴锤,立马嚎了一声,带着身后妖兵就冲了过去;而那边一条穿着道袍的大蟒蛇,瞧着对面杀气腾腾过来了,也不示弱,吐着信子,领着身后妖道就迎了上去。两伙妖顿时就打到了一起,石室外面一片血雨腥风...

        狸伸个脑袋出去,正瞧见豺被俩妖道按在地上揍,赶忙领着俩小妖去支援。此时,石室里就剩下有徐守光、晁千代、安静思,以及美艳道姑的尸体了。

        “你俩还记得那关人的地方怎么去吗?”徐守光问二人。

        “嗯,我记得。”安静思点了点头。

        “好,现在你俩赶紧过去,趁乱把人救出去,我们洞外汇合。”徐守光说罢,转身便要溜出去。

        “你呢,你干嘛去?”晁千代见徐守光不跟她俩一起走,赶忙问道。

        徐守光回过头来,对着晁千代笑了笑:“我去再拱拱火...”

        大厅中,三只大妖本在喝酒。忽然,就见一妖道浑身是血,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柳道人一见是自己手下,忙站起身问:“怎么了?”

        “观主!封使君手下把青鳞仙姑给杀了...”妖道话还没喊完,就见身后一只身披锁甲的老狼跳了进来,手中一把大钢刀直接对着眼前的妖道插了下去,妖道顿时就没了声息。

        见手下当面被屠戮,柳道人一下跳了起来,一手持拂尘,一手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指着封使君的鼻子:“好你个封使君,竟敢杀我道侣,我说为何你非要拉着我等在这里饮酒,原来尽背地搞鬼!吃贫道一剑!”说罢,柳道人长剑直刺向封使君喉咙。

        封使君显然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刚想解释下,就见柳道人直接使剑刺来,急忙将桌案一掀挡在身前。见长剑被桌案挡住,柳道人手腕一转,剑尖立马将眼前桌案分为两半,但此时封使君已然起身跳开了。

        但柳道人身法极快,封使君只是刚刚跳开,柳道人又追到了跟前。柳道人对着封使君胸口一剑递出,封使君使虎爪一抓,居然将那长剑牢牢抓住。

        “柳道人,你先等等...”握住长剑剑身的封使君喊道。

        “等等!等你再使出什么花样?”柳道人才不理他,左手挥动拂尘望封使君脸上迅速一扫,封使君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而这时柳道人又见封使君虎爪稍稍有所松懈,将手中长剑向后用力抽回,锋利的长剑立马在封使君掌心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老夫处处忍让,你却一再相逼!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封使君显然也被激怒了,只见它一只虎爪向外张开,立马从指间弹出五只如匕首般锋锐的指甲,对着柳道人头顶就拍了下去。柳道人敏捷,一个侧跳便躲了过去,可柳道人还没落地呢,封使君另一只虎爪也掏了过来。

        眼见虎爪就要掏中柳道人心口,谁想到这时柳道人忽然一下身子变软,头和腿都没动,单单就是身子向边上歪了歪,正好躲过封使君尖锐的虎爪,不愧是蛇妖变的。

        躲过虎爪的柳道人就像一条粗麻绳,将自己缠在封使君的胳膊上。紧接着,柳道人顺着封使君的胳膊就一路向上游去,封使君忙使另一只虎爪去抓,可这柳道人滑得就像是一只泥鳅,左闪右躲,硬是没让封使君碰到半分。等游到封使君脖子跟前时,柳道人嘴巴猛地张开,露出两根滴着毒液的獠牙,一口就咬了过去。

        这柳道人的毒可不是开玩笑的。论体型,他甚至都不如他观中的大蟒蛇,之所以柳道人能统领白帝观,一是靠快,二就是靠这个毒。封使君也知道柳道人的毒厉害,眼见这毒牙就要咬到自己,封使君也管不得身周有没有自家小妖了,张开大嘴,从喉咙深处猛地爆发出一声如雷霆般的虎啸。

        虎啸震得大厅一阵晃动,此刻在大厅中的所有小妖都捂着耳朵,痛苦地在地上翻来滚去。离得近的几只小妖甚至被震碎了肝胆,没了声息。柳道人也被这声虎啸震得身体僵直,重重摔在了地上。

        黑大王原本还坐在自己那儿,一边喝着酒一边看封使君和柳道人打斗。这一声虎啸也将它怀里抱着的酒坛子给震碎了,坛子里的酒洒了它一身。

        “唉...”徐守光不知何时坐到了黑大王身边不远的地方。

        “你叹啥气呀,一坛子酒而已!”黑大王使那胖胖的熊掌扫去毛皮上的酒和碎渣子。

        “我是叹黑大王虽盖世无敌,却也要祸事临头了...”徐守光满脸愁容。

        “啥?”黑大王不解。

        “黑大王觉得柳道人斗得过封使君吗?”

        “那自然斗不过...”

        “那黑大王为何不去帮柳道人?”

        “我帮他作甚?我只等他死了,抢他的地盘,夺他的财宝便是...”大黑熊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哈哈哈,等他死了...等他死了封使君转头就会来对付你!”徐守光大笑。

        “嗯?那老猫为何要对付我?”

        “一山不容二虎,一州不容二王!封使君野心勃勃,早就想并了你和柳道人,这次神使过来,你和柳道人都擒获敌首,只有他封使君分毫功劳未立,神使按功行赏,他封使君从此就会矮你们一头。他怕自己以后地位不保,这才设了这个接风宴将你和柳道人骗来。封使君原本计划席间对你们动手,但被青鳞仙姑无意间撞破了阴谋,所以他才使手下将仙姑灭口...”徐守光对着黑大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难怪这老猫非要杀那蛇的姘头!原来没憋好屁呀!”黑大王暴跳起来,两步冲过去,将正掐着柳道长脖子的封使君撞飞。

        见三只大妖打在了一起,徐守光赶忙从大厅偷偷溜了出来,可才出大厅门,就看见乌泱泱一堆黑水寨妖匪,拎着兵器齐刷刷站在自己对面。

        徐守光吓得退了一步,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冲着众妖匪吼到:“愣着干嘛!你们黑大王跟封使君打起来了,还不快去帮忙!”

        黑水寨众妖匪素来好斗,方才看妖兵妖道斗了好一阵子,早就跃跃欲试了,这下听说自家黑大王也跟封使君打了起来,呼啦啦一下子全涌进大厅中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