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众妖匪涌入大厅,徐守光赶紧趁机开溜,他顺着来时的记忆,一路往洞门口狂奔而去。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小妖的尸体,有断手断脚的,有开膛破肚的,有头颈分家的,有一剑穿心的,之前白帝观那条大蟒蛇也倒在地上,只是肚子以下的身子全不见了,旁边岩壁和地面被妖血溅得一片猩红,这惨状让徐守光都忍不住啧了几声。

        突然间,徐守光听见前方似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步伐杂乱,听起来人还不少。徐守光赶忙找了个凸起的石头躲在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朝前方看去。脚步声越来越近,徐守光已经可以看到被石壁上火把照出的影子了。徐守光把涓溪刀调出握在手里,就见从前方岔路口一下子闯进好些人,为首的是晁千代。

        徐守光见是自己人,赶忙唤了声,从石头后面钻出来迎了上去。还没等靠近呢,就见晁千代一把抽出孤鹜剑,对着徐守光面门就刺了过来。

        徐守光赶忙向旁侧身躲避,边躲边喊:“住手,是我啊...”

        “妖怪,还敢来骗我!”晁千代将手中孤鹜剑一转剑刃,对着徐守光脖子扫了过去。

        徐守光将涓溪刀架在面前挡住孤鹜剑的攻击,而后一用力,把晁千代往后推开好几步,喊道:“千代,看清楚!是我!徐守光!”

        晁千代退了几步后站稳身形,见徐守光只是单纯防守,并不做进攻,心中便有些犹豫,试探地问了句:“真是你?”

        徐守光指着自己的脸:“那还有假?”

        晁千代仔细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刚准备放下孤鹜剑,想了想,问道:“你凭什么证明你是徐守光!”

        “...咱俩一块在达州破傀儡人,诛杀宋大河...”

        “真是你啊,徐守光!”晁千代见徐守光说的真切,这才收了剑。

        徐守光也把涓溪刀重新收回如意袋中:“你们不是之前早就过来了吗?怎么现在才到这儿?”

        “是,自打分开后,我们便立马去救人了,一路上还算顺利,囚笼处也没妖怪看守。只是在出来的路上,有只妖怪扮做你模样,诓骗我们说有条近路,我们当时也没起疑心,便跟着去了。可走着走着,老安觉得不对劲,他之前被送进洞来时走过那条路,知道那条路是通往大厅的,便与我们说了。可怎知那妖怪见诡计被识破,一刀砍在老安背上便跑了,我们也不敢去追,便赶紧又沿路过来,之后便遇到你了...”

        徐守光边听边看向众人,只见之前那穿着俭朴、浑身是伤的男人此刻正趴在安静思的背上昏迷不醒,他背上有一大片红色的血渍,安静思则眼中噙着泪:“徐大哥,我阿爷他...”

        徐守光翻开老安背后的衣服看了看伤口,很长但不深,没伤到要害,便拍了拍安静思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皮肉伤,没事的...”

        见众人好半天不走,之前被黑大王抓来的那将军开口了:“别在这儿话家常了,赶紧先逃出去再说吧...”

        他这话音还未落地,那独眼龙咳了一声:“咳...做儿子的关心自己阿爷,人之常情...”

        “是...是,义父教训的是,孩儿也是担忧义父安危,关心则乱,这才...”

        独眼龙把头偏向一边,闭着眼,手在跟前摆了摆,那将军见了,便也不再做声。

        “走吧!”徐守光说罢便走在了队伍最前头,众人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众人在通道中走了一会,眼见前面就是山洞大门了。这时,大门吱嘎一声开了,一高大身影弯着腰从门外一步迈了进来,挡在了门口。众人向这身影看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身影一丈多高,上身赤膊,一身腱子肉,右肩上套着一只虎头兽吞肩铠,腰上缠着一条宽大的云纹腰带,腰带下是由玄铁打造的裙甲,膝盖上绑着一对铁护膝,一对黄澄澄的眼睛散发着寒光,额头上赫然印着个“王”字,这不就是那封使君吗!

        徐守光也吓了一跳,方才他亲眼见这封使君在大厅里与熊蛇二妖搏斗,而后又有一堆妖匪也冲了进去,这封使君竟能在短时间内将它们全部解决...想到这儿,徐守光额头上已然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众人见着封使君,吓得不敢向前迈出半步,那将军干脆直接向后跑去,徐守光站在队伍最前方,看着眼前这头斑斓猛虎,脑子中飞速在思考该如何应对。

        “哈哈,封使君,我这就将这些人带去交给神使大人,封使君不必远送...”徐守光指着身后众人大笑。

        “小子,别演了,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封使君站在洞口一动不动,巨大的身躯把洞口挡得死死的。

        “果然还是混不过去...”徐守光心里暗自叫苦,他心想着既然混不过去,干脆就赌命一博!于是徐守光一改方才唯唯诺诺的样子,昂首向前迈出一步,喊道:“封使君,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瞒你了!我确实不是什么神使先锋,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你若识相,便放我们过去,我们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徐守光调出涓溪,对着前方一突出石块一劈,石块立马碎成两块。

        “小子,老夫看你资质不错,不如就留在老夫这啸风洞里做个钻风,你身边那个女娃儿,老夫也放过她,你若喜欢,老夫还可以做媒,让你俩成亲!你看如何啊?”封使君开始劝降。

        听了封使君这番话,徐守光低着脑袋,似在考虑。

        “徐少侠!妖魔之言不可信啊!”独眼龙见徐守光似乎有些动摇,忙对着他喊到。

        “徐大哥...”安静思也喊了一声。

        徐守光思考良久,终于做出了决定:“我不要做钻风!”

        众人一听,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

        “我要做二当家!”徐守光挺直了腰板,大拇指对着自己。

        众人顿时瞠目结舌,脸晁千代都睁圆了眼睛看向徐守光。

        “哈哈哈,好说,就让你当二当家!”封使君见徐守光愿意归顺,到也是爽快。

        “我还要统领一半小妖!”徐守光又提出条件。

        “可以!二当家手下哪能没点妖兵...”封使君向前一举大爪子,当即就答应下来。

        “我还要洞内一半的宝贝!”徐守光有些不知足。

        “没问题!老夫答应你!”封使君丝毫不带犹豫。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那二当家,你现在把你身后那独眼龙带过来交给老夫...”

        约定已达成,徐守光也丝毫不拖泥带水,一把抓住独眼龙的衣领,拽着他一步一步向封使君走去。

        “徐守光,你...”晁千代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徐守光,这和之前那个嫉恶如仇、满心侠义的徐守光仿佛不是一个人。徐守光也不理她,就拽着独眼龙向前走。

        “你...你为虎作伥,会有报应的!”独眼龙力气敌不过徐守光,一直被拽着向前,无奈只得呈呈口舌之快。

        “二当家,做得很好!现在把他交给老夫...”封使君伸过手便要把独眼龙接过来。

        这时,徐守光突然将手中涓溪向上一挥,寒光瞬间划过,封使君惨叫一声,捂着胳膊向后退了两步。连着胳膊的虎爪掉在了地上,竟慢慢地缩小变形,变成了一条短小的狼爪。

        再看眼前那封使君,已然也化回了原形,这妖怪长着狼脑袋,穿着布襦,剩下一只短小的手臂上握着一把羽扇,不就是那狈军师吗!

        此时,被打回原形的狈军师已经够不着伤口了,它用那小短爪握住羽扇,指着徐守光:“你...你是如何看穿的...”

        “哈哈哈,”徐守光得意地笑着:“起初你变的封使君的确唬人,但你进了山洞后半步不往前走,还似有些忌惮我,想要招降我。我就在想既然之前有妖变做我的模样,现在会不会又变成了封使君的模样...于是我出言试探,没想到你居然满口答应,此时我便确认眼前绝不是封使君,以它那野心勃勃的性子,怎会分一半的妖兵,给一半的宝贝与我!”

        “原来如此...”狈军师自言自语。徐守光也不再啰嗦,他举起涓溪,对着狈军师就刺了过去,这一刀又快又准,直接刺入了狈军师的脑袋中,但此时徐守光脸上却露出了一种疑惑的表情,刺进去这刀,手里的感觉有点不对劲...

        果然,被刺中脑袋的狈军师眨了眨眼,身形迅速变得虚幻起来,一息不到竟凭空消失不见了。

        “是幻术!”小白在徐守光耳边喊到:“方才它故意问你是如何看穿的,而后趁你得意炫耀之际,它有充足的时间完成结印移形换影。”

        “...你怎么不早说...”徐守光嘴里嘟哝着。

        “你又没问我...”

        这时,从背后的通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去,方才逃跑的那将军又跑回来了,只是在那将军身后,一头穿着锁甲的老狼也跳了出来,在后边还跟着六只身强力壮的狼妖。

        众人一下子紧张起来,这时,狈军师从众狼妖身后挤了出来,对为首的老狼说:“狼统领,你们可算是来了...”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方才这狈化做封使君模样,就是为了拖住他们等援兵呢!

        “遇到黑水寨的那帮家伙,跟他们纠缠了会...”老狼抽出大钢刀。

        “好吧...”狈军师扇子一指徐守光这边:“除了晋王,全部杀光!”

        军令一下,狼妖齐齐向前跃出。徐守光手持涓溪直接迎了上去,晁千代也从伞中抽出了孤鹜剑。

        狼统领冲在最前边,它的目标是徐守光,直接举着大钢刀就向徐守光劈去。徐守光之前在龙王庙时和王建交过手,这老狼的路数跟王建有几分相似,徐守光轻巧一躲开,紧接着将涓溪举过头顶,斜斜地对着老狼就劈了下去。老狼忙将大钢刀举起,将涓溪挡住。

        “狼统领小心连环劈!”狈军师在远处喊。

        果然,只见徐守光借着手中唐刀下落的势头,脚跟在地面上扭了半圈,身体也跟着转了半圈,转眼间,这唐刀竟又斜斜地劈了下来。

        老狼虽也是用刀的高手,但方才不是狈军师提醒了一下,估计就着了徐守光的道了,他连忙抽身后撤,跳出徐守光攻击范围后,重新调整了下姿势。

        这时,徐守光余光扫见侧面一只狼妖举着爪子扑来,赶忙将手中涓溪一转,将刀刃对准侧面偷袭的狼妖。

        “有诈!”狈军师又提醒道。

        那狼妖一听,也连忙止住脚步,一个转身往一旁溜了。

        “狼狈为奸...”徐守光骂了一句,而后他看向晁千代,此时晁千代也正与两只狼妖纠缠着,在她的背后,有一只狼妖正偷偷靠近。

        徐守光赶忙从如意袋中调出飞针,对准那狼妖喉咙射出。

        “小心暗器!”狈军师又吼一声,那偷袭的狼妖听到连忙看向徐守光这边,瞧见飞针袭来,赶忙一蹬腿,将飞针避过。

        狈军师见徐守光和晁千代有些难缠,于是一发指令,让两只狼妖直接绕过二人去攻击后面众人,此时徐守光又被狼统领缠住,无法脱身去救,正着急呢,结果被狼统领抓住个破绽,一刀砍向徐守光肩膀。

        徐守光赶忙使出谪仙步,身体迅速向后方倾倒,而狼统领的大钢刀也一直追着徐守光,唰的一声,只见徐守光肩膀处衣服被划开好长一道口子,从口子中渗出些鲜血来。

        此时狼统领站在徐守光对面,它用舌头舔了一口大钢刀上的鲜血,眼中似乎透着强烈的渴望,有两只狼妖也分别跳到了徐守光左右两边,和狼统领成掎角之势将徐守光围在中间。

        徐守光举着涓溪,脚步慢慢后退,他找了个机会向众人那边瞄了一眼,这独眼龙到也有几分本事,从石壁上摘下个火把,在身前不住地挥舞,两只狼妖一时竟也无法近身。

        见那边情况暂时得以控制,徐守光心中石头也落了地,他脑中飞快地分析着:“其实这些狼妖本身虽有些实力,但我和千代拿下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但现在麻烦的是,狼妖得了这狈军师的指挥调度后,变得极其难缠,非常棘手。”

        这时,狼统领又冲了过来,举着大钢刀对着徐守光脑袋就砍了下去,徐守光倒也不和它纠缠,一矮身从它侧边溜了过去,又一脚踹开紧跟着扑过来的一只狼妖,接着甩出两根飞针逼退了另一只狼妖,将包围圈撕出一条空隙,而后跑向晁千代,

        “千代!擒贼先擒王!我来拖住它们,你去把那狈给宰了。”徐守光对晁千代喊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