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晁千代听罢,立马会意,舍了面前两只狼妖,对着远处的狈就冲了过去。可这两只狼妖哪能这么轻易地就放任晁千代过去,立马两步跳到晁千代面前,把晁千代的路封住。

        徐守光拎着涓溪就要上去帮晁千代解围,可这时狼统领又是一钢刀劈过来,徐守光无奈,只得向后跳开躲避。

        而晁千代这边见路被拦住,于是想着从侧面绕过去,可才一转身,就被其中一只狼妖瞧出个破绽,伸出锋利的爪子对着晁千代小腹直接掏了过去。眼见狼妖那漆黑的爪子将至,晁千代若是这时躲了,便又会重新落回到包围圈中;但倘若不躲,这锋锐的爪子怕是又可以将她捅个对穿...

        就在这时,一枚飞针嗖的一声扎入那狼妖的脖子中,狼妖吃痛,嗷呜了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晁千代趁机赶忙加快脚步溜了过去。狈军师也吃了一惊,它不知道这枚飞针是何时放出来的,但当那狼妖倒下后徐守光身影露出来时,狈军师明白了,方才徐守光借着躲避狼统领攻击的时机,故意找了个它看不到的死角偷着放飞针。

        另一只狼妖见同伴折了,晁千代几近突围,无奈之下只得独自上前继续挡住晁千代。晁千代对付两只狼妖需要分心,但对付一只就游刃有余了。她挥动手中孤鹜剑,对着面前狼妖的脖子就抹了过去,那狼妖急忙后跳一步躲开,此时晁千代快步跟上,左手举起落霞伞,对着还跳在空中的狼妖胸口就是一捅,狼妖此刻没法再闪躲,无奈只好使两只爪子向身前一合,死死地握住了落霞伞。晁千代的力量不及眼前狼妖,落霞伞贴在狼妖胸口处硬是不能再往前进一分一毫,狼妖狠狠地盯着眼前的晁千代,伸着头张开大嘴对着晁千代的脖子就咬了过去。

        但此时晁千代速度更快,只见她右手将孤鹜剑转了半圈,将剑尖抵在伞把处,而后向前一捅。孤鹜剑立马便从落霞伞的伞尖处穿了出来,直直刺穿眼前这只狼妖的心窝子。狼妖惨嚎一声,伸到一半的头无力地垂了下去。

        狈军师见情况不妙,连忙召回了远处袭击众人的两只狼妖,可这两只狼妖毕竟离它太远,赶不上救援。此时晁千代已一脚踹翻面前狼妖的尸体,几步冲到狈军师面前,拎起孤鹜落霞伞对着狈军师就刺了过来。

        伞尖刺穿了狈军师的身体,但此刻狈军师如同方才一般,身形迅速变得虚幻起来,而后便凭空消失不见了,它又一次使用了移形换影。

        这次狈军师直接移到了那两只狼妖的身后,晁千代见狈军师又逃了,银牙紧咬,一转身又追着杀了过去。但此时两只强壮的狼妖拦在前面,将身形矮小的狈军师保护了起来,晁千代一时也找不到一个好的突破口。

        见狈军师身前两只狼妖贴得紧,晁千代短时间内拿不下狈军师,徐守光心中又生一计。他一边躲避狼统领和两只狼妖的夹击,一边故意专挑狈军师的视线死角走。狈军师方才就被徐守光用这招摆了一道,折了一只狼妖,如今徐守光故技重施,狈军师哪能不明白他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于是他伸长脖子,目光死死盯住徐守光不放,时刻防着他再搞什么小动作。

        突然,狈军师的视线被身前护卫它的狼妖那庞大的身躯挡住,狈军师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它担心徐守光趁这个机会又下黑手,忙把头从身前狼妖的腰间探了出去。可这才一露头,就见一枚飞针在它右眼瞳孔前无限放大,紧接着狈军师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它右眼中扎着一根飞针,鲜血直流。

        听见狈军师的惨叫,狼统领赶忙看过去,就见狈军师已经倒在地上,正用它仅剩的那只短小胳膊试图将眼中飞针拔出。这时徐守光趁机攻杀过来,狼统领不敢恋战,忙连连向后退去。狼统领身旁的两只狼妖见徐守光逼得紧,连忙各在左右牵制住徐守光,狼统领这才逮到机会逃回狈军师身旁。

        这时另外两只狼妖也撤了回来,四只狼妖齐齐挡在狈军师前,与徐守光和晁千代对峙着。

        这时狈军师挣扎着又爬了起来,忍着右眼的剧痛,咬着牙嚎了一声:“列阵!”

        众狼妖不愧是黑风山中最精锐的妖兵,立马以狼统领为中心,左右排布,列出一个楔形阵。阵中间的狼统领手握大钢刀,一声长嚎,整个楔形阵向着徐守光、晁千代二人迅速推进。

        徐守光和晁千代也赶忙靠近对方,互为依仗。此时狼统领已然冲到了徐守光面前,举起大钢刀对着徐守光脑袋便劈了下来。徐守光赶忙举起涓溪格挡,可这下身体两侧便露出破绽了,狼统领身后的一只狼妖立马窜了上来,挥着锋利的狼爪就朝徐守光腰上抓去。这时,晁千代嘭的一声张开落霞伞,护在徐守光身侧,狼妖爪子抓在落霞伞伞面上,没想到看起来薄薄的油纸伞面,实际却坚硬无比,狼爪划过,竟然连一道痕都没留下。

        但这时,另一只狼妖绕到晁千代身侧,举着爪子对着晁千代就拍了下来,晁千代无奈,只得从伞中抽出孤鹜剑,举过头顶,将狼妖爪子挡住。狼妖趁机用利爪抓住孤鹜剑剑身,这时,跟在最后的两只狼妖猛然跳起,从落霞伞后面跃出,张着大嘴就对着二人扑了过来。

        “幻鳞!”徐守光大喊一声,由绿色半透明鳞片组成的护罩瞬间将二人包裹,空中跳起的两只狼妖撞在护罩上,闷哼一声摔了下去,而狼统领和另外两只狼妖也被护罩一下震开来。

        护罩很快破碎消失不见,狼妖们又重新集结在狼统领身后。徐守光和晁千代赶忙后退两步,与众狼妖拉开距离。

        “有点棘手啊!这楔形阵攻势由中间最精锐的狼统领发起,待狼统领与对手纠缠在一起后,剩下狼妖则趁机攻击对手薄弱的部位。方才若不是我启用幻鳞,此刻怕是已经交代在这了...”徐守光看着眼前的楔形阵,飞快分析着。

        这时,狼统领又率群狼飞快推进楔形阵。徐守光赶忙对着晁千代喊了声:“分开跑!”

        随后二人一左一右向两边跑去。狼统领目标仍是徐守光,众狼妖也随着狼统领一同追着徐守光跑,徐守光有了刚才的经验,也不接战,就只是带着群狼在那儿绕圈圈,一边绕还一边甩着飞针,不断地骚扰群狼,减缓它们追击的速度。

        而群狼都追着徐守光去了,晁千代这边就空了,她跑开两步后朝狈军师那边一看,此刻的狈军师瞎着一只眼,断了一条胳膊,正孤零零地站在那儿。晁千代也不犹豫,举着孤鹜剑对着狈军师就冲了过去。狈军师此刻只剩一只眼了,正紧紧盯着徐守光那边的动向,等发现晁千代靠近时,已然来不及使用移形换影了。

        狈军师慌忙矮身躲避,只是若论计谋和幻术,这狈军师当真是一位数一数二的好手,但要说武功身法,那它可就差太多了。它勉强躲过孤鹜剑的刺击,但晁千代紧跟着一脚就踹在狈军师脸上,直接把它踹翻老远。紧接着晁千代又快步跟上,使孤鹜剑横向对着狈军师的脑袋一斩,狈军师倒在地上起不来身子,只好用羽扇去格挡。可这羽扇是使幻术用的,又怎能挡得住锋锐无比的孤鹜剑,只听唰的一声,羽扇齐齐断成两截,羽毛散落在狈军师的肚皮上。

        晁千代砍断羽扇后一脚踏在狈军师身上,右手手腕转了半圈,将孤鹜剑倒持在手中,对着狈军师胸口狠狠扎了下去。情急时刻,狈军师使小短手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牌,木牌上似潦草地画着一只狼的轮廓,口中则迅速念动咒语。孤鹜剑落下,晁千代脚下传来一声凄惨的嚎叫,一只狼妖挣扎了两下,终于没了生息。而在前方群狼之中,狈军师则突兀地出现在了楔形阵的右角。

        “替身术!”小白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

        其实不用小白说,徐守光也看出来了,这狈军师在方才被晁千代逼得走投无路之际,只得弃卒保车,牺牲一只狼妖保全自己性命。

        “变阵!”狈军师嚎了一声,狼统领和剩下三只狼妖立马列出一个铁桶阵,将狈军师围在中间。

        徐守光知道这狈军师在计谋阵法上有些造诣,于是决定趁阵型为稳时先发起攻击,打它个措手不及。徐守光举起涓溪,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只狼妖刺去,那狼妖刚刚跑到位置上,还未站稳脚跟,见徐守光袭来,多少有些手忙脚乱。但就在这时,狈军师指挥铁桶阵阵型稍稍变动,在那狼妖的两边,狼统领和另一只狼妖急忙靠拢过来,狼统领将手中大钢刀由下向上一甩,将涓溪架开。紧接着徐守光面前这两只狼妖纷纷张开利爪,抓向徐守光的胸口和腰腹。

        徐守光可不敢停留,急忙使出谪仙步,顺着势头向后倾倒,紧接着两只脚在地上来回蹬了几步,竟又借着惯性重新站稳了身子。而在另一边的晁千代原本还想趁着机会再给狈军师来一套,怎晓得铁桶阵的另一端,始终有只狼妖护在狈军师身前。

        逼退徐守光后,众狼妖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又将狈军师牢牢地保护在中间。这铁桶阵让徐守光感到有些难办,无论他和晁千代从哪个方向进攻,瞬间都会有附近的两只狼妖及时支援。

        徐守光围着铁桶阵转了半圈,来到晁千代身侧,他想看看是否能发现些什么破绽,而此时的铁桶阵也由一个圆形变成了弧形,四只狼妖始终都面对着他们,不给半分机会。这样的铁桶阵更像是之前的楔形阵,攻击性极强。无奈,徐守光只得又转了回去。

        在狈军师的指挥下,狼妖们也并不进攻,徐守光猜他们是在拖时间等封使君那边赶来支援。于是,徐守光也不等了,一个飞针射向狼统领,而狼统领则将大钢刀往身前一横,用宽大的刀身将飞针挡住。叮的一声,飞针被大钢刀弹落在了地上,只是这飞针刚一落地,徐守光攻击马上接踵而至,涓溪横着斩向狼统领的腰部,狼统领连忙将大钢刀推出,架住了涓溪的攻击。与此同时,狼统领左右两只狼妖迅速飞身上前,使爪子掏向徐守光的腰腹。徐守光原地转了一圈,刀风呈螺旋向下扫去,两只狼妖见徐守光攻势凶猛,也不敢硬拼,连忙收回狼爪,等待下一次机会。

        见徐守光已然吸引了三只狼妖,晁千代这边也急忙快步跟上,她直接冲向面前正对着她的那只狼妖,使落霞伞对着这狼妖就刺了过去,那狼妖方才也亲眼见过同伴折在这落霞伞下,便使爪子一拍,要将这落霞伞拍开。可就在这时,落霞伞突然一下张开了,巨大的伞面直怼到那狼妖的脸上,那狼妖眼前尽是一片油纸伞的红色。它不知道晁千代要做什么,只得使狼爪将落霞伞向外推开,可这一推,那狼妖却感觉手中力道不正常,一点阻力也没有,落霞伞直接向后飞了出去,这伞后没人!

        而这时,晁千代已然借着落霞伞遮挡狼妖视线的时机,俯身出现在了狼妖的身侧,对着面前完全没有保护的狈军师一剑刺去。孤鹜剑刺穿了狈军师的喉咙,狈军师都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浑身一软,紧接着瘫倒在地上,死了。

        原来方才徐守光观察到这铁桶阵虽表面坚固,但只要先在一边吸引住狼妖们的注意力,另一边的防御能力便会瞬间下降,这时再使出些小花招,便可一举拿下狈军师。于是他假借寻破绽围着铁桶阵绕了一圈,却在经过晁千代身边时与晁千代嘀咕了几句,这才有了刚刚的发生的一切。

        没了狈军师指挥的狼妖们瞬间乱作一团,不多时便被二人杀了个干净。徐守光将涓溪从狼统领背上拔了出来,又在它的毛皮上将血迹擦了去,之后徐守光看向众人,还好,除了自己肩上挨了一刀,其他人都没再受伤。

        “走吧!”徐守光喊了一声,便带着众人一齐从洞口逃了出去。

        众人出了啸风洞,只见洞口各路小妖横尸遍野,活着的估计也各自跑散了,见前方再没了阻碍,众人心中一阵喜悦,都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安全了的时候,身后山洞中猛然传出一阵虎啸,这虎啸惊得林中鸟群飞起,惊得草丛中小兽乱窜,也惊得众人不由自主地慢慢扭过脖子回头望去,只见从那黑漆漆的山洞口,封使君勾着脑袋慢慢地走了出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