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封使君左手拎着条死蛇,右手提着个狗熊脑袋,满身是伤,看来方才那场恶战着实惨烈。封使君见着徐守光一行人,也停住了脚步,他把狗熊脑袋往地上一扔,把蛇塞入口中,一口咬断,嚼了嚼后便咽了下去。

        “徐守光,赶紧跑!这封使君法力高强,现在的你绝不是他的对手!”小白的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

        徐守光点点头,而后对着众人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快跑呀!”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向山下跑去。封使君见众人逃跑,双腿一发力,一个箭步就追了上去,虎爪伸向安静思背上的老安。这时,封使君余光瞟见身侧一道寒光亮起,连忙收回虎爪止住冲势,只看见徐守光手持涓溪挡在了他的身前。

        “你干什么!你打不过他的!”小白声音显得十分焦急,看来这封使君确实不简单。

        “我知道,可我若不拖他一下,其他人必然跑不掉...”徐守光小声跟小白说。

        “小子,你毁了老夫苦心经营多年的基业,本想把你放在最后一个慢慢折磨死,但既然你这么着急,老夫就先成全你了!”封使君恶狠狠地盯着徐守光,徐守光顿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身上冷汗直冒。

        封使君也不再多说什么,伸出虎爪对着徐守光就拍了过去。这虎爪速度极快,夹带着风声就扇到了徐守光眼前,徐守光来不及躲闪,只好架起涓溪格挡。可这涓溪才碰上虎爪,徐守光就感觉到一股巨力顺着刀身就传递到了虎口,紧接着整个人就倒飞出去一丈多。

        徐守光双脚使力,努力往地面扎下去,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他感到右手虎口一阵发麻,看见手中的涓溪不断地颤抖。徐守光赶忙用左手抓住右手手腕,努力控制不要让唐刀抖得那么厉害。而这时,封使君又一步冲了上来,举起虎爪直接抓向徐守光的面门。

        徐守光本想抬起唐刀格挡,可此时他的右手发麻,动作已然跟不上了。眼见封使君杀招将至,一把红伞挡在了徐守光身前,原来是晁千代见徐守光没跟上,便转身杀了回来。虎爪拍在落霞伞上,晁千代被震得向后直退,眼见要摔倒,徐守光赶忙伸手将晁千代揽住。

        “你回来干嘛!”徐守光有些生气。

        “来帮你啊...”晁千代站稳了身子。

        “这家伙太强了,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你赶紧先走,我先拖住它...放心,我会找机会脱身的...”

        “你们谁也走不了!老夫先解决了你俩,一会便下山把他们也都吃了!”封使君大吼一声,高高跃起,举起虎爪对着二人头顶一掌劈下来。徐守光见状,赶忙将晁千代一把推开,紧接着借着力自己也向后方翻滚避开。封使君一掌拍在地面上,顿时二人方才所站的位置山石裂开,碎石飞溅,地面向里凹陷出一个坑。

        见攻击被徐守光躲开,半蹲在地上的封使君直接双腿一蹬,对着徐守光又冲了过来。腾跃在空中的封使君身体半侧,右臂弯曲,虎爪张开,弹出五只锋利如匕首的指甲,对着徐守光的面门便要拍过去。此时的徐守光刚刚起身,来不及躲闪,情急之下只得使出妖丹绝技。

        “缠绕!”徐守光大喊一声,只见从封使君脚下地面上快速伸出两根虚幻的傀儡丝,一把将封使君的左脚缠住。跃在空中的封使君突然被拖住了后腿,重心瞬间失衡,封使君向前倾倒下去。

        失去重心的封使君仍不忘攻击面前的徐守光,伸出虎爪向前抓去,得亏这傀儡丝将封使君拖住,虎爪在徐守光面前掠过,徐守光的额发被劲风带起吹向一边,但好在还差那么点距离,没有受伤。

        封使君抓了个空,巨大的身躯摔在了地上。徐守光赶忙趁机发动反击,他后跳一步,双腿微曲,将涓溪置于腰间,将真气通过手心导至刀刃上,刀刃慢慢变蓝。而后徐守光向前迈了一大步,猛地一下将手中涓溪向前方挥出,霎时间一股带水花的气刃从涓溪中被挥出,飞快向着前方的封使君斩去。

        此时缠绕的时限已过,傀儡丝立马散成无数光点消失不见,封使君已然从地上爬起身来。见眼前气刃飞来,封使君微微弓背,将虎爪扎入地面,而后他虎爪向上猛地一挥,地面上立马出现四道深深的爪痕,紧接着一股强烈的泛着些许绿色的风刃从他虎爪残影中飞出,对着面前的气刃直直撞了过去。

        两股力量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绿色风刃立马将蓝色气刃所吞噬,而后速度丝毫不减,对着徐守光就飞了过来。徐守光急忙向侧边翻滚躲闪,风刃划破地面飞了过去,最终打中了一棵大树。这大树树干约有一人环抱那么粗,被风刃打中,大树猛然颤动了一阵,而后只听吱嘎一声,大树竟直接折断倒了下来,断口处有多半是被风刃所破坏的,那些地方切口平整,就似刀砍斧凿一般。

        封使君没有给徐守光喘息的机会,又接连划出两道风刃打向徐守光,徐守光连续躲闪,总算是勉强避开。这时只见封使君俯身趴在地上,如野兽般向徐守光这边奔来,这种状态下的封使君速度极快,顷刻之间便赶到了徐守光身前,而后封使君半立起身子,张开双臂,猛地扑向徐守光。徐守光刚避开两道风刃,身子都没站稳,见这封使君扑了过来,只得赶忙使出谪仙步,身子直接贴着地面倒下去,双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从封使君肚皮下面滑了过去。

        此时徐守光已然滑到了封使君的身后,他抽出涓溪,刚想趁机给封使君腚上来一刀,怎料得一条粗壮的虎尾嗖的一声抽了过来,直接抽在徐守光的胸口。徐守光顿时就感觉喉咙处一股热流上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紧接着整个人就被直接掀翻过去。

        封使君转过身,一步一步慢慢逼近倒在地上的徐守光,它用那对极具威慑的眼瞳狠狠盯着徐守光说道:“小子,你是第一个,不过你别担心,很快,那些人也会来和你作伴...”

        封使君话音一落,举起爪子对着徐守光就拍了下去。就在这时,只见一把张开的红色油纸伞飞过,正好挡在徐守光的身前,原来是晁千代赶了过来。封使君一把将这落霞伞拍到一边,这时,只见伞后面的晁千代举着孤鹜剑对着封使君喉咙直接刺了过来。

        这一击来得突然,但对于身经百战的封使君来说,怎么能想不到。只见封使君使虎爪在面前一抓,如之前对付柳道长一般,直接将孤鹜剑剑身牢牢地握在掌心,晁千代无论如何用力,孤鹜剑都动弹不了分毫。

        “自不量力!”封使君从鼻子中哼出一声,他另一只虎爪抬起,对着晁千代脖子抓去。这时,一道银光闪过,一枚飞针刺入封使君左眼,原来是徐守光趁封使君注意力全在晁千代身上,忍着胸口的剧痛,调出飞针偷袭。封使君大吼一声,一把甩开晁千代,捂着眼睛向身后退了两步。

        晁千代也知道封使君的厉害,即便是受伤了,也不是他俩能对付的,趁这个时机,晁千代拔下翎羽簪,将真气灌注其中,瞬间,晁千代便化为了姑获鸟。化为姑获鸟的晁千代赶忙飞向徐守光,两只脚爪抓住徐守光的肩膀,拼命扑扇翅膀,将他带到空中。

        而此时,封使君也已然将左眼中飞针给拔了出来。他龇着牙看向前方,正好看见晁千代带着徐守光向山下飞去。封使君瞬间暴怒,他不可能放任这两人活着离开黑风山。只见他弓起背,四肢同时着地,膝肘关节弯曲,整个身体就像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箭,待到拉满弦时,封使君四肢同时用力猛地在地上一蹬,将整个身体弹了出去。

        晁千代带着徐守光本来就飞不高,忽然听见身下一阵风声传来,赶忙低头看去,只见封使君正张着血盆大口快速地靠近二人。晁千代赶忙拼劲全力扇动翅膀,试图飞得更高些,但封使君的冲势太猛,速度太快,晁千代现在再怎么努力也根本不可能逃出虎口。这时,徐守光从如意袋中调出一个小瓶,迅速拔开瓶塞,将整个瓶子对着封使君就砸了下去。

        封使君浑身腱子肉,强壮结实,就算是酒坛子砸上去,也等同于挠痒痒。面对这样一个小瓶子,封使君丝毫不躲闪,直接一头将小瓶子撞飞,而后封使君凭着惯性继续直上,靠近徐守光后猛然张开大嘴,而后一个喷嚏打了出来,溅了徐守光一脸。

        之后封使君打着喷嚏又跌回到了地面,晁千代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做了什么?”

        徐守光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将封使君的鼻涕口水全部抹掉后,表情显得有些悲伤:“我把王建大哥留给我的胡椒粉全喂给那封使君了,我自己都没舍得吃...”

        封使君又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好不容易止住后,他抬头一瞧,晁千代已然带着徐守光飞高了。封使君左眼传来一阵疼痛,想到那小子毁他洞府坏他左眼,封使君怒不可遏。他深深吸足一口气,而后仰起头,张开大嘴,对着晁千代方向一声狂吼,虎啸声瞬间传遍了整个黑风山,天空中飞着的群鸟纷纷坠落,林子中的树叶被震得沙沙作响。晁千代听见这声虎啸,顿时心中升起一片寒意,真气快速消耗,翅膀也扇不动了,与徐守光双双从空中掉了下来,一头扎进了前方的树林里。

        徐守光倒在树林中的草地上,身上到处都是掉下来时被树枝划破的伤口,他试着抬了抬身子,顿时背上一阵疼痛传来,徐守光忍不住叫出声来。

        “徐守光...”是晁千代的声音。

        徐守光努力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只见已变回人形的晁千代此刻正倒在草地上,似乎也摔得不轻。

        “千代,你没事吧!”徐守光一边喊着,一边挣扎着翻过身子爬向晁千代。

        “她没事,不过马上就要有事了...”林中突然刮起一阵风,一声令人胆寒的低吼传来,原来是封使君已然找了过来。他眯着左眼,眼角处还留着许多尚未凝固的血液,一步一步地朝徐守光走来。待封使君走到徐守光身前,他一脚踏在徐守光的背上,徐守光顿时痛得叫出声来。

        “封使君...你放开他...”晁千代倒在地上,艰难地喊着。

        “好啊...”封使君一脚踹在徐守光的肚子上,他恨透了眼前这个臭小子,他要将这家伙慢慢折磨死。

        徐守光被封使君踹了一脚,一口鲜血立马喷了出来。晁千代见此不免心疼,便哭了出来。

        “千代...我没事的...”徐守光口中含着血,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哦,看来你很在乎她...”封使君转过身,慢慢走向晁千代,他此时有了个想法,若是能当着徐守光的面把晁千代吃了,岂不是更解恨...

        “你站住...”徐守光看封使君走向晁千代,赶忙扯着喉咙喊到。

        封使君不理他,仍径直走向晁千代。

        “大猫!你就这么点本事吗...是被我弄瞎只眼,怕了吗!”徐守光故意激怒封使君。

        提到眼睛,封使君又感到自己左眼处隐隐作痛,他猛地转过身子,右眼圆睁,嘴角咧开,露出满口尖牙。

        “好!老夫这就吃了你,用你的命来祭老夫这只眼睛!”封使君大吼一声,张着血盆大口冲着徐守光的脖颈处咬去。

        只听嘭的一声,封使君巨大的身体撞在一棵大树上,震下好些落叶。徐守光的身前站着一人,缓缓地收了拳头。只见这人年纪不过十一二岁,穿着一件羊皮袄子,脸上稚气未脱,正是安静思。

        “徐大哥,我将阿爷背到一处安全的地方,来的有些晚了,你没事吧...”

        徐守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这一拳居然能将身形庞大的封使君揍飞...

        “你...你...”徐守光没想好该怎么问眼前这少年。

        但安静思似乎看明白了,他一边将徐守光扶到晁千代身旁的一棵大树边靠着,一边说:“在代州时,我阿爷就总不让我打架,怕我伤了别人...”而后安静思站起身来,看向对面的封使君,缓缓说到:“但今日,阿爷应该不会管我,因为要揍的也不是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