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徐守光看着晋王一行人离去的背影,转头对着晁千代说:“那我们也走吧。”

        晁千代点点头,于是二人回屋取了随身装备,之后与老安和安母道了别,便跨上马向东边去了。

        二人沿着道路走了不久,迎面敲锣打鼓地来了一队人马。这队人马约十几号人,统统蒙着面,一副草军打扮,最前面四人举着四面旗子,一面写着“天兵”,一面写着“义军”,后面两面看不清,但似乎写着个“尚”字。中间几人负责奏乐,唢呐齐鸣,锣鼓喧天。后面几人则抬着个巨大的步辇,这步辇周身漆着朱漆,扶手处由印花布帛包裹了好几圈,接缝裁切平整,做工十分考究。步辇上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这汉子身长约九尺,面目凶恶,穿着一件兽皮缝制的大氅。

        看这打扮多半就是那伙妖怪口中的神使了,徐守光赶紧招呼晁千代小心。二人随即下马,把马拉到路边,让那队人马先过。

        前方人马很快就来到了二人跟前,锣鼓唢呐好不热闹,徐守光和晁千代赶忙低了低头。当步辇行至二人身前时,那高大汉子忽然一摆手,口中低声道了句:“停!”整个队伍立马不再往前,锣鼓唢呐声也戛然而止,顿时四周一片安静。

        高大汉子一手扒在步辇扶手上,弯下身子,将脸凑近了徐守光:“你二人是从何处来呀?”

        “我二人是打那光迁县来的...”徐守光随口编了个慌。

        “那路上可曾遇到一伙人,其中有个独眼龙...”高大汉子又问。

        “...嗯...”徐守光假做思考状,“要说这独眼龙,好像是有点印象...”

        “往哪去了?是不是往前面那石头村去了?快说!”高大汉子催促道。

        “那倒不是,我看他们方向是朝着黑风山去的...”

        “黑风山?”高大汉子有些不信。

        “嗯,是的,他们一行人不少,路过身边时我好像听到他们说要去埋伏什么使什么的...”

        听徐守光说完,那高大汉子猛地直起身子:“哼!这帮蠢货,我正愁不知何处去寻他,没想到却自己送上门来了...掉头!去黑风山!”

        高大汉子话音一落,整个队伍立马掉转个一百八十度,朝着黑风山方向去了。

        待这群人走远了,徐守光一个翻身上马,掉转马头,对晁千代喊道:“方才那谎瞒不了多久,快!咱们赶紧回石头村,让老安他们避一避...”

        很快,徐守光和晁千代便回到了石头村,徐守光找着老安,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便又挨家挨户地敲开门,让大家赶紧先离开这石头村。众村民听罢,也纷纷开始收拾家中细软,徐守光是等得心急如焚啊,好不容易等村民们收拾完,在村中集合了,一阵唢呐锣鼓声却从村口传了过来。

        随着热闹的唢呐锣鼓声,那队人马进了村子,高大汉子坐在步辇上,看着眼前的徐守光和晁千代,笑着说:“刚才走了老半天,也没见你们追上来,本座就起疑了,果然,你们在这啊!”

        随后,高大汉子从步辇上跳下来,九尺的身高让在场所有村民都不禁向后退了两步。高大汉子往人群里看了一圈,没有发现晋王,便喊道:“本座是黄王手下大将尚君长,尔等听好了,速速交出晋王李克用,本座便放你们一马,否则...”

        尚君长将手中鞭子一甩,队伍中所有家伙立马扯掉蒙在脸上的布,露出藏在布下的脸,原来尽是些山猪、野獾、豹子、狐狸。众村民一见大惊,这时尚君长又甩了一个响鞭将慌乱的村民震慑住,随后他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否则,便拿你们去填小的们的肚子!”

        此话一出,顿时吓得村民中几个小娃娃嚎嚎大哭起来。各妖怪闻声瞧着那几个娃娃,顿时眼睛放光,涎液滴落满地。

        “驭兽使大人,这娃娃有些吵,不如由属下给他吃了,也清静些...”一旁的豹子贴在尚君长耳边悄声说道。

        “不急,先等他们说出那独眼龙的下落...”尚君长摆摆手,示意豹子稍安勿躁。

        接着,尚君长又指着站在最前面的村长:“老头,你说说吧,李克用在哪儿?”

        “...这...”村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些战战巍巍的村民们,心一横说道:“回大人的话,那晋王不在这里,一个时辰前便回营去了...”

        “哦?”尚君长看向众村民,见众村民也跟着点头,便说:“既如此,那晋王怕是不那么好抓了...”

        顿了顿后,尚君长突然提高声调:“那咱们也不能白来呀!小的们,这帮家伙窝藏独眼龙李克用,便是与我长生教作对!去吧,把他们都吃了!”

        尚君长一声令下,众妖怪顿时变得兴奋无比,方才的豹子速度最快,对着之前就相中的那个嚎嚎大哭的小女娃就扑了上去。小女娃的父母见状,赶忙想去护住她,可毕竟是寻常人家,速度差了一大截。

        眼见那豹子就要咬住小女娃,这时只见刀光一闪,豹子那颗张着血盆大口的脑袋,竟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在地上咕噜噜地滚了好几圈。紧接着,豹子那没了脑袋的身躯被徐守光一脚踹开,正好砸到一旁的山猪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妖怪都看了过来,只见徐守光手持涓溪,站在众村民前方;晁千代则一手握着孤鹜剑,一手握着落霞伞,身旁一只野獾就像一摊泥一样,软软地倒在了晁千代的脚边。

        “原来,那几人口中说救走晋王的就是你俩啊...”尚君长提起晋王被救走之事,心里就一阵窝火,他可是在长生教中立下军令状,说要提着晋王脑袋回去的。如今见着这坏他好事的徐守光和晁千代,他恨不得扒了他俩的皮,抽了他俩的筋。

        “小的们,给我弄死这俩小崽子!”尚君长大吼一声,众妖怪立马舍了眼前的村民,都举着各式家伙,朝着徐守光和晁千代冲了过来。

        见妖怪们奔着徐守光和晁千代去了,石头村的村民们纷纷躲回了屋里。这样也好,至少徐守光和晁千代在对付众妖怪的时候就不必再有其他顾虑。

        一只老鹿举着一杆长戟对着徐守光胸口就刺了过去,徐守光稍稍一侧身,将长戟让过。紧接着徐守光手中涓溪向上一挥,老鹿一声惨叫,原本一对刺向徐守光的巨大鹿角被齐刷刷地斩断,顿时老鹿头顶上鲜血直流。

        一旁的狐狸见老鹿吃了亏,连忙手握两只匕首连续刺向徐守光。这狐狸显然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手中匕首一招快过一招,攻势连绵不绝,刀刀直取徐守光的要害。徐守左躲右闪,不断躲避狐狸的攻击。忽然,徐守光向后一个大跳,和狐狸拉开距离,狐狸一见徐守光要逃,连忙抢步向前跟上,可就在这时,徐守光手中不知何时变出来一枚飞针,对着狐狸就射了过去,狐狸也算敏捷,立马改变方向躲闪,飞针擦着狐狸的身子就飞了过去,一针将狐狸那大尾巴钉在一旁的墙上。狐狸惨嚎一声,赶忙转过身子去拔那尾巴上的飞针。

        徐守光正准备趁这个机会直接将那狐狸结果掉,可一旁的水牛却一步跳出,挡在了徐守光的身前。水牛挥舞着两柄铁瓜锤,直直砸向徐守光的脑瓜子。这铁瓜锤一柄就有三十多斤重,若直接砸在身上,轻则断几根肋骨,重则震碎五脏六腑,若直接砸在脑门上,势必当场颅骨碎裂,脑浆横飞。徐守光也不敢硬接,只得放掉狐狸向后跳开。

        只是徐守光刚才脚落地,早已在暗处观察他许久的豪猪立马对准徐守光位置,将身后的刚毛射了过来。这些刚毛非常尖锐,形似于针,只是长度可比针长多了,比一般人小臂还长个几分。徐守光瞅见这些刚毛射来,连忙向侧边躲闪,边躲边挥动手中涓溪,将躲不开的几根刚毛挑飞。

        徐守光这边还在躲避豪猪的刚毛,另一边野猪却瞅准这个时机,举着一把重五六十斤的禅杖冲着徐守光就冲了过来。整个禅杖由浑铁打造而成,禅杖的前端有个金钟铲,上面闪着阵阵寒光。徐守光好容易应付完豪猪,见这边又来只野猪,口中骂了一句,紧接着两脚用力向上一蹬跃在空中,用脚尖掂了一下金钟铲铲面,借力直接越过野猪头顶,跳到了它的身后,回身反手就是一刀。那野猪也不一般,见徐守光跳到自己身后,想都不想,直接使禅杖另一端的月牙铲向后一铲,正正好架住涓溪。

        涓溪和禅杖咬在一起,这时,只见一只黄鼠狼举着把比它自己都大的开山巨斧冲着徐守光就劈了下来。此时徐守光若是为了躲避这开山巨斧,手中卸了力量,那月牙铲势必会立马跟上铲掉他的头颅;但若只顾和眼前这野猪拼力量,这开山巨斧也会将他劈成两半。一旁的晁千代瞧见徐守光危在旦夕,正欲舍了眼前的山猫去救徐守光,无奈这山猫却一步跟上,好巧不巧地正好挡在她的面前。

        眼见这开山巨斧就要劈到徐守光的脑袋上,只见徐守光猛地一矮身,矮身同时收了涓溪,野猪禅杖原本对抗的力量猛地一撤,野猪刹不住手,禅杖直接向前方送出去,恰好把黄鼠狼那把开山巨斧给挡住。开山巨斧劈在禅杖上,月牙铲噹的一声便砸到了地上,紧接着这浑铁铸的杖柄也经不住弯了下去。禅杖下方的徐守光早已一个翻滚来到了野猪身侧,他手中涓溪一挥,野猪下半身溅出一片血花,紧接着就看见野猪右腿断开,野猪惨叫着倒在地上来回翻滚,鲜血淌了一地。

        见徐守光将危机化解,晁千代心中石头总算落地,她回过头来看向前方,之前的山猫却不见了踪影。晁千代心中暗叫一声坏了,她急忙左右四顾,却没发现此刻山猫已然爬在她头顶的树枝上,猛地跃下,手中一把金爪对着晁千代的脑门就砸了下去。晁千代听见头顶上有动静,急忙抬头看去,但此时山猫手中的金爪早已挥到了她眼前,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徐守光腾空跃起,一脚踹在山猫的腰上,山猫惨叫一声,飞出去老远,直到撞到一棵大树上才又重重摔在地上。

        山猫虽然被踹飞了,但其他的妖怪们统统围了上来,将二人围在中间。徐守光和晁千代背靠着背,警惕地看着眼前这群凶残无比的妖怪。

        “谁宰了这小子,本座就升谁做先锋!”尚君长大声喊道。

        也不知是先锋位置的诱惑,还是妖怪们残暴的本性,尚君长话音一落,妖怪们一股脑儿地便朝着二人冲了上来。

        “捂住耳朵!”徐守光对晁千代喊道。

        晁千代也不知道徐守光要干什么,但她知道无论何时,信徐守光总没错,于是她蹲下身子,双手用力将耳朵捂了个严实。

        “嗷呜!”一个虚幻的老虎身影从徐守光身体里冲出,之后不断膨胀变大,紧接着这老虎仰起头,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啸声。

        虎啸声向外扩散,地上的小草跟着被掀起了一阵阵的涟漪,一拥而上的妖怪们顿时被这虎啸声吓破了胆,各个口吐白沫,瘫倒在地上,身体不断地抽搐着,离得最近的黄鼠狼更是直接没了声息。晁千代虽捂着耳朵,但这虎啸的穿透性极强,此刻也十分痛苦地倒在徐守光身边。至于石头村的众村民,还好提前回到了房子里,再加上紧锁门窗,倒没什么事。

        这虎啸便是徐守光学来的第三个妖丹绝技——破胆。自从黑风山回来后,徐守光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直接把封使君的妖丹给炼化了,于是便学会了这个。他在之前和封使君的交手中知道这招的强大,刚才也是顾忌晁千代在身边,一直也不敢使用,直到情况万分危急,这才提前喊晁千代捂住耳朵,冒险一试。

        身材高大的尚君长也被这猛然出现的虎啸吓了一跳,不过好在他距离远,且本身实力超群,这才没什么事。他望着眼前自己手下的妖怪们倒了一地,一甩手中鞭子,对着徐守光和晁千代慢慢走了过来。

        “真是一群废物,看来非要本座亲自出马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