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尚君长缓缓逼近二人,徐守光看着一旁还未恢复的晁千代,担心一会尚君长攻过来会殃及到她,干脆心一横,直接选择主动出击,争取把尚君长带远一些。

        看见徐守光举着涓溪冲向自己,尚君长眼中凶光一现,挥动手中鞭子抽向徐守光。这鞭长刀短,涓溪离尚君长还有一段距离,这鞭子就已然到了眼前,徐守光只得止住冲势,向后一跳,躲开了这一鞭。

        徐守光才后跳躲开,这鞭子却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竟然鞭头一窜,对着徐守光又追了过来,这一下打得徐守光措手不及,肩头被狠狠地抽了一道,上衣立马被撕开一条口子,鲜血慢慢从口子处渗了出来。徐守光后退一步,伸手捂住肩膀,眼睛盯着眼前的尚君长。

        “小子,本座龙筋鞭的滋味不好受吧!”尚君长话音一落,也不给徐守光喘息的机会,又是一鞭子抽了过来。徐守光忙侧身躲避,但这鞭子又如方才一般,鞭头竟又自己动起来,循着徐守光的方向跟了过去。徐守光吃过一次亏,这次自然十分注意,见鞭头又抽了过来,徐守光向后一步小跳,手中涓溪向上用力一挥,想要将这龙筋鞭断作两截。可这龙筋鞭却异常灵活,见涓溪斩向自己,便如一条灵蛇般迅速向回蜷曲,回到尚君长的手中。

        “这鞭子好奇怪...”徐守光小声嘀咕到。

        “这鞭子唤作龙筋鞭,相传当年关二爷在荆州时曾斩杀过一只恶蛟,他将恶蛟的龙筋抽取做成这龙筋鞭给到家中三小姐关银屏,这龙筋鞭富有灵性,能统御百兽,在关银屏死后,这龙筋鞭便被一同埋入了她与李遗的合葬墓中。只是不知为何,这龙筋鞭如今竟落入了这尚君长手里,也难怪连封使君都怕他...”小白讲起了这龙筋鞭的来历。

        “...我是想问怎么破解呢?”徐守光一边躲避龙筋鞭疯狂的攻击,一边向小白询问破解之法。

        “这龙筋鞭中也有一位器灵,正是当年被关二爷斩杀的恶蛟。恶蛟死于青龙偃月刀下,所以十分惧怕兵刃,所以你可以假意要斩断它,用这招将其逼退...”

        小白正说着,龙筋鞭又再次袭来,这次徐守光一改之前躲避的方式,按小白所言,使涓溪刀刃对准龙筋鞭。果然,龙筋鞭以为自己受到了威胁,急忙往回一缩,又回到了尚君长的手中。

        趁着龙筋鞭缩回去的时机,徐守光一步跟上,也冲到了尚君长的身前,手中涓溪对着尚君长就刺了过去。这时,徐守光突然看见尚君长背后猛然蹦出一个虚幻的灵猴身影,这身影急速放大,之后又变淡消失,而尚君长则在灵猴身影消失后,九尺高的身体猛地一下跳开,当真像是一只灵敏迅捷的灵猴般,轻松地躲过了这涓溪。

        这时,避开涓溪后的尚君长身后又快速浮现出一条虚幻毒蛇,蛇头微微向后,随后猛地向前方弹射出去。这虚幻毒蛇迅速消失,但尚君长的左手则如那条虚幻毒蛇一般快如闪电,一拳就轰在徐守光小腹上,将徐守光向后击退了十余步远。

        被击退的徐守光强撑着没有倒下,他感到小腹处一阵剧痛,一股腥甜来到他的口中,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尚君长没急着攻上来,他看着眼前表情痛苦的徐守光,嘴角上扬,满脸得意:“小子,我不知道你为何晓得用利器来威慑这龙筋鞭,但本座对付你又何须一定要用鞭子,本座能驾驭百兽,自然就能运用百兽之魂,这又岂是你一介凡人能对抗的!”

        尚君长说罢,便一步步慢慢走向徐守光,徐守光捂着小腹向后退了两步,来到了一处墙边。见徐守光已无路可退了,尚君长突然发难,他两步冲到徐守光身前,两手合拳举至身侧,背后猛然冒出一头虚幻的大熊,而后对着徐守光的脑袋横着打了过去。

        徐守光听见耳边风声响起,赶忙矮身向侧面翻滚躲避。尚君长的拳头砸在了徐守光身后的墙上,只听“轰隆”一声,碎砖石四处飞溅,墙壁顿时被砸出个好大的窟窿,屋子里躲着的村民顿时被吓得哭出声来。

        徐守光起身后赶忙向村口跑去,他要引开尚君长,而尚君长也不知是没看出徐守光的用意,还是压根就不在乎,也追着徐守光向村口方向去了。使用了熊魂的尚君长行动有些迟缓,被徐守光一下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见徐守光越跑越远,尚君长果断开启鹿魂,一只长有巨大双角的虚幻鹿影出现在尚君长背后,尚君长的速度陡然提升,没两步便追上了徐守光。

        追上来的尚君长双脚一用力,猛然一跃到空中,手中龙筋鞭对着徐守光后背就抽了过去。徐守光此时也一跃而起,他在空中转过身子,右手涓溪对着龙筋鞭一挥,将鞭子吓退,而左手则摸出一枚飞针,对准空中的尚君长一掷,飞针对着尚君长的面门就飞了过去。此时尚君长正在空中,无法躲闪避开,只见尚君长眉头一皱,背后忽然冒出一只虚幻的穿山甲,随即飞针打到他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竟被直接弹开了。

        见飞针打在尚君长脸上没造成一丝损伤,徐守光口中骂了一句,随后他一边继续向村口跑,一边问小白:“这家伙这么赖,怎么打啊...”

        “他使用的所有兽魂都来源于他手中的龙筋鞭,只要夺了他的龙筋鞭,自然就破了他的招!”小白说道。

        “...你说得容易,他攻势那么犀利,防守又严密,我哪来的机会去夺他龙筋鞭...”徐守光抱怨道。

        这时,尚君长身后陡然出现了一只癞蛤蟆,随后就见他俯下身子,将嘴张得极大,从嘴里吐出一只老长的舌头,直接对着徐守光的脚卷了过去。徐守光一个没注意,脚被长舌头卷中,一跤摔在地上,随后便被飞快向后拖去。

        眼见自己被飞快地拖向尚君长,徐守光赶忙将涓溪向缠在脚脖子上的舌头斩去。可这挥刀的动作早被使用蟾蜍魂的尚君长看在眼中,尚君长立马收了舌头,背后浮现出一条虚幻的变色龙。随着虚幻变色龙慢慢消失的还有尚君长的身体,他似乎已经完美的融入了周围的环境。

        徐守光连忙看向四周,他不知道尚君长会从何处发动袭击。突然,徐守光听得右手边一阵响动,徐守光想都不想,直接挥舞手中涓溪向右边砍去。涓溪划过,徐守光随之看向右边,却什么也没有。这时,尚君长在徐守光左边显出身形,方才他只是用那长舌头故意舔了一下徐守光右侧的树叶,现在见徐守光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便直接显了身形对徐守光发起攻击。

        此时尚君长身后出现一头犀牛,尚君长的头顶也出现了一只锋锐的犀牛角,紧接着就见尚君长低着脑袋,对着徐守光就冲了过去。徐守光此时的注意力没在这边,等反应过来时已然迟了,尚君长早已到了眼前。就在那锋锐的犀牛角即将洞穿徐守光胸口时,一把红伞挡在徐守光的身前,晁千代将徐守光向边上一撞,独自挡在了尚君长的对面。

        犀牛角没有捅破落霞伞,但却将落霞伞连同晁千代一齐撞飞了出去,巨大的冲击让晁千代吐出一口鲜血,随后重重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千代!”徐守光对着倒在地上的晁千代大喊。见晁千代全无反应,徐守光顿时乱了阵脚,也没管眼前的尚君长,直接奔着晁千代就跑了过去。

        啪的一声,龙筋鞭直接捆住了徐守光的脚腕,徐守光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他趴在地上,拼命向晁千代爬去,但他很快就感觉身体似乎有些乏力,低头一看,只见自己体内的真气正顺着脚上的龙筋鞭,源源不断地向着尚君长身上汇去。尚君长一边吸收着真气,一边得意地笑着:“哈哈哈,小子,不错啊,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竟然也有如此修为...”而后尚君长又抬眼看了下不远处的晁千代,“等本座吸干你后,再去把那小丫头也一并吸干,让你们做一对鬼鸳鸯,哈哈哈!”

        徐守光觉得身体越来越乏力,他已经感觉到有些困了,眼皮不住地想要合在一起。

        “徐守光!徐守光!你振作一下!你还没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呢!”小白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徐守光心中猛地一震,对呀,自己的身世还没弄明白,怎么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死了呢!

        想到这儿,徐守光握紧手中涓溪,对着脚腕上的龙筋鞭猛地挥砍过去,龙筋鞭害怕兵刃,连忙松开徐守光的脚腕,又缩回尚君长的手里去了。

        “哟,看来还有点力气...不急,本座再陪你耍耍便是...”尚君长语气中充满了戏谑。说罢只见他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一步跃到了空中,紧接着从他身后猛地冒出一只展开翅膀的大雕,而在他的背部,也真的生出了一对巨大的金色羽翼。

        早先尚君长曾在昆仑山处收服过一只金翅大雕,这雕魂便是那金翅大雕的。虽然这雕魂攻击不及虎魂强大,但这雕魂无论是速度还是飞天能力都属罕见。可以说在龙筋鞭里的诸多兽魂中,尚君长最为喜欢的便是这雕魂。其实他此次去黑风山有两个目的,其一是将晋王带去长生教,其二便是能将封使君的虎魂也收入龙筋鞭中。只是他终究晚了一步,望着眼前这个坏他好事的毛头小子,尚君长决定在雕魂的状态下给他最后一击。

        尚君长飞到徐守光头顶,而后猛地一收翅膀俯冲下来,一双大手犹如一对尖锐的鸟爪,抠向徐守光的喉咙。此刻徐守光虽有些昏昏沉沉的,但这一路战斗累积下来的经验让他本能地使出谪仙步,徐守光倾斜着身子躲开尚君长的大手,而后猛地一脚踹过去。尚君长的雕魂速度极快,空中一个变向,轻松地就躲开了徐守光这一脚。徐守光一脚踹空,惯性让他直接摔倒在地上。

        见眼前的徐守光已如此虚弱,尚君长笑了笑,从腰间摸出龙筋鞭对着徐守光就抽了过去,鞭子如毒蛇般蜿蜒着窜向徐守光,眼见就要缠住徐守光的脖子,就在这时,徐守光眼中浑浊突然消失,动作也不再迟缓,他抽出涓溪,对准龙筋鞭就斩了过去。但这龙筋鞭反应也极其迅速,嗖的一声就往回缩去,尚君长见着不禁仰天大笑:“小子,你别以为使点小聪明就能破我龙筋鞭,你可知...”尚君长话没说完,背部金色羽翼忽然间消失不见,整个人从空中摔了下来。

        落在地上的尚君长赶忙爬起身,他满脸疑惑地看向徐守光,又看看手中的龙筋鞭,这鞭子已然断开,断口处还向外冒着血。

        “这...这不可能,这龙筋鞭乃稀世珍宝,虽害怕兵刃,但自身灵力让它能够对任何兵刃提前躲避...小子,你究竟做了什么!”尚君长的声音几近疯狂。

        徐守光反倒变得平静,他让开身子,只见身后有两条虚幻的傀儡丝,正绑着被斩断的龙筋鞭,这时傀儡丝也已到了极限,化成一个个小光点飘散在空中,而那半截龙筋鞭则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龙筋鞭虽能提前躲避各种兵刃,但我的傀儡丝对它而言丝毫不具威胁,于是我先找机会利用傀儡丝将它拴住,而后使出涓溪,等它再想跑时,已然来不及了...”

        “你...你小子找死!”尚君长被徐守光这么一激后,张开双臂便对着徐守光扑了过来。尚君长之前所有的神通都是靠着这龙筋鞭才有的,但此时的龙筋鞭已断,尚君长也只不过是一个身形高大些的普通人,徐守光轻轻松松一个闪身便躲开了,尚君长扑了个空,摔倒在地上。

        这时,方才被破胆震晕的妖怪们也陆陆续续醒了过来,往日里尚君长倚仗着龙筋鞭的神通,它们不得不服,但如今这龙筋鞭已毁,妖怪们都记起尚君长是如何奴役自己的,个个龇牙咧嘴,把尚君长围在了中间。

        “你们想干什么!”尚君长望着眼前这帮凶戾的妖怪们,手中没有龙筋鞭的他声音有些颤抖。但这时妖怪们哪里又会去理他,张牙舞爪地向他扑了过去。

        “啊!”随着一声惨叫,尚君长瞬时被撕扯成了十几份,妖怪们各自拿着尚君长的残躯,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向村外跑去。

        徐守光也并未去追赶这帮妖怪,他将晁千代一把抱起,一边一脚踹开老安家大门,一边对着里面还在瑟瑟发抖的医博士喊道:“快!救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