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稍晚些时候,医博士已经为晁千代看过了,尚君长之前的撞击大部分都被落霞伞化解了,晁千代的伤势并不重,稍稍调理下就可痊愈。至于为何过了许久都还没醒,医博士说可能是这几日连续的奔走战斗让她体力严重透支,等休息好了,自然就会醒来。

        听了医博士的话,徐守光放心了许多,这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顿时一股困意立马席卷过来。说实在的,这些天徐守光忙于应付各种事儿,操的心比晁千代只多不少,再加上刚才又被尚君长使龙筋鞭吸了些真气走,现在的徐守光眼睛一闭就能睡着。徐守光想着目前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了,于是便把两条板凳架到了一起,随后往上面一躺,便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守光隐约之间听见小白在叫他:“徐守光!徐守光!”

        徐守光也不知到底是做梦还是在现实中,他闭着眼睛说:“怎么了?小白...”

        “这两天我吸收了许多妖力,方才我已经把这些妖力都消化掉了,现在我的力量又有提升,你快些拿玉佩出来试试...”

        听小白这么说,刚刚还睡得昏昏沉沉的徐守光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喊道:“真的啊!”

        只听“咚”的一声,医博士被徐守光这一声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徐守光看向四周,见老安、安母和医博士都望向自己,晁千代睡得很死,仍然没被这一声惊醒。

        徐守光赶忙对着几人抱了个拳,而后打着手势示意几人说自己只是做梦了,几人见徐守光只是做梦,也便没再多说什么。

        徐守光见众人各自忙去了,便压从如意袋中调出玉佩,压低声音对小白悄悄说:“小白呀,可以了,你赶紧试试吧...”

        徐守光话音刚落,就见玉佩中慢慢浮出一幅黑白画卷。

        黑白画卷正中央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叫李峻的年轻人,只是画面中场景不再是皇宫,而是在一个房间内。房间里除了李峻外,还有一个衣着华贵、温文尔雅的女人。

        女人坐在卧榻边,肚子微微隆起,像是怀孕了。李峻小心翼翼地蹲在女人前身,把耳朵轻轻贴近女人的肚子,仔细地倾听着。

        “杞王每日都听,可是这肚中孩子与你讲话了?”女人打趣道。

        “哈哈哈,爱妃说笑了,本王现在是日盼夜盼,就盼着这日子能快些过去,盼着能抱抱这孩子...”李峻看着王妃的肚子,言语中充满了温柔。

        “杞王何必心急,太医都说了,下个月初五,便是臣妾生产的日子...”

        “嗯,爱妃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本王这就吩咐下人们去厨房备些羊奶山药羹来给你补补。”

        “这羊奶山药羹太过腥了,臣妾有些吃不下去...”王妃皱了皱眉头。

        “吃不下去,王妃莫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李峻关切地问道。

        “没有,杞王不必担忧,臣妾就想吃点酸的,您差人取些梅子来便是...”

        “梅子,酸的...酸的好,酸的好!俗话说酸儿辣女,爱妃想吃酸的,必是男婴!”杞王高兴的手舞足蹈。

        “瞧您那高兴的...”

        “哈哈哈,等这孩子出世,先立他为世子,等到圣人再还政于我,便再将世子立为太子...”

        杞王李峻话还没说完,王妃赶紧将他的嘴捂住,小声说道:“杞王,圣人还政之事可不敢随便说...”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当初父皇驾崩之时,本就应由我来继大位...只是因为当时本王年少,当今圣人才先代本王来治国,说待本王成年有了子嗣后,便还政与本王...”

        “圣人虽这么说过,但请神容易送神难,臣妾只是担心到时圣人又不愿意了...”

        “...说实话,本王也有些这方面的担忧,之前本王曾听闻越地有一绝色佳人,名唤越女,于是本王便四处寻访,终于将那越女寻得,献给了圣人。”

        “圣人可喜欢?”

        “哈哈哈,圣人喜欢得紧!今日早朝,圣人还因本王献越女之功下旨嘉奖!”

        “圣人喜欢就好...”

        ...

        看到这里,就见黑白画面戛然而止,而后又慢慢散开了。

        上次已经经历过画面中断,徐守光也有了经验,他知道以小白现在的力量,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所以他没有向上次一样大喊大叫,但他还是不死心地低声问了句:“没有了?”

        “嗯,没有了。”小白答道。

        听小白说没了,徐守光这才彻底死心,他开始回忆刚才看到的画面。

        “杞王李峻,王妃,婴儿...如果这玉佩当真与我身世相关,那照现在看下来,这婴儿八成就是我了...那杞王是我阿爷,王妃是我娘亲,那我...我不就是皇亲国戚了!”想到这里,徐守光莫名觉得一阵兴奋,腰板不自觉挺得老直了。

        “...嗯...可如果说我是杞王和王妃的儿子,那为什么他俩又抛弃了我呢?是他俩遭遇了什么吗?”徐守光想着想着,实在想不通,便问小白:“小白啊,你知道杞王吗?”

        “不知道。”小白每次都否定得很坚决。

        “...你...你不是识百妖、晓万物吗?”

        “嗯,没错。”

        “那你说不知道...”

        “...这杞王既不是妖也不是物,我不知道这有错吗?”小白理直气壮地说道。

        徐守光不得不承认,小白咬文嚼字的功夫着实不错,他也懒得跟小白去扯皮,叹了口气,而后无聊地看向周围。

        突然,徐守光的视线落在前方正在煎药的医博士身上,这医博士好歹一直是跟着晋王的,晋王也是王,杞王也是王,问问说不定他知道呢...

        想到这里,徐守光拖着条板凳坐到了医博士身边。医博士瞧见徐守光坐了过来,只当他是想了解晁千代的情况,便说:“这姑娘没事,放心...”

        “嗯,有您在,我自然放心!”徐守光先把高帽子给医博士扣上,而后顿了顿说:“医博士啊,有个问题,我想向您讨教一下...”

        见徐守光这么客气,那医博士反而有些不自在了,他看着徐守光,警惕地问道:“啥...啥问题,你说...”

        “哈哈,就是想问下您,您知道杞王是谁吗?”

        “杞王...”医博士一边捏着下巴上的胡须,一边重复着杞王这两个字,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徐守光一看医博士这架势,赶忙问到:“您知道啊...”

        “杞王...”医博士又重复了一便,徐守光眼都不带眨一下的看着他。

        “不认识...”医博士想了老半天,最终答道。

        “...你...”徐守光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老朽一直都是跟随晋王的,若是晋王府的人,老朽自然认识。但这齐王听名字该是宫里的,这宫里的事,老朽就不清楚咯...”医博士慢吞吞地解释道,徐守光听后心中不免又是一阵失落。

        “不过...”医博士忽然又来了个转折,徐守光顿时眼睛一亮,赶忙问道:“不过什么?”

        “老朽听晋王说过,这杨复光杨将军奉旨正从长安去往邓州招兵,算着时间,现在也差不多到均州了,这均州就在房州以北,少侠若是骑快马过去,不足一日便到了。”

        “这杨将军知道杞王?”

        “杨将军是宫里的老人了,他不满十岁就进宫了,伺候过懿宗皇帝,这宫里有啥人啊,问他准没错!”

        “那我这冒冒失失去找他,他会不会不理我...”

        “嗨哟,徐少侠啊,您不是有晋王给您的腰牌吗?这杨将军与晋王素来交好,您把腰牌给他看就是了...”

        “对呀,多谢医博士相告!”徐守光一拱手,随后他看了看还睡着的晁千代,心想着如果按医博士说的,骑马去趟均州来回也不过两日,干脆不叫醒晁千代了,让她再多休息会。

        于是,徐守光拜托医博士帮忙照顾晁千代,又与老安说了声,便出门上马,奔着北方的均州去了。

        次日黄昏,均阳县内,徐守光去县衙打听了杨复光一行人的下落。一开始时县衙里几个衙役都只当徐守光是个妄人,一阵大笑后便要将他赶走,直到徐守光从怀里摸出晋王的腰牌。要说这晋王的腰牌,还真是好用。徐守光将腰牌一亮出来,方才还嘻嘻哈哈的几个衙役立马变得恭恭敬敬,就连这均阳县的县太爷都亲自迎了出来。

        县太爷一听说徐守光想知道杨复光的下落,立马就告诉徐守光。原来这杨将军一行人也是昨天才到的均阳县,现在正在县里东头的驿站里歇息着,说罢还特别殷勤地要给徐守光带路。徐守光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杞王李峻跟自己是什么关系,更不知道这杞王是何许人也,在这个阶段他可不想卷那么多不必要的人进来,于是只找县太爷要了点上好的草料把马喂饱,便独自一人向着驿站去了。

        驿站离县衙不远,徐守光骑着马,不一会儿便到了这驿站跟前。这驿站有上下两层,一楼门口站着几个官军守着,徐守光垫着脚朝里面瞧了瞧,也没见着其他人,于是便朝二楼望去。二楼只有一间屋子亮着灯,这屋子窗子紧闭,烛火将一个人影照在窗户纸上,这人影正伏在桌案上写写画画,在他跟前还摆着厚厚一叠县志,想必他便是杨复光了。

        “什么人!”一楼的官军见徐守光一直抬头看着楼上,怕他是歹人,于是赶紧喊上左右,握着刀柄,朝着徐守光就走了过来。

        “你是何人,大晚上的在此鬼鬼祟祟作甚!”带头的官军拿手指着徐守光的问道。

        “军爷,在下徐守光,到此处找杨复光杨将军有要事商议!”徐守光赶忙解释道。

        可这不说不要紧,一听徐守光提起“杨复光将军”这几个字,几名官军瞬间警惕到了极点,好家伙,昨日刚收到密报,说是有个叫北斗七煞的杀手组织要在去邓州的途中刺杀杨将军,今日果然就有个家伙奔着杨将军来!只听“苍啷啷”几声,官军们纷纷抽出了朴刀,直直指向徐守光。

        “军爷...是不是误会了,我不是坏人...对了,我这里有晋王的腰牌,军爷若不信,大可拿腰牌去一验真伪...”徐守光说罢,便将手伸入怀里要将腰牌摸出来。

        “别动!”带头的官军大喝一声,他见徐守光伸手入怀,以为是要摸什么暗器,赶忙制止道。

        “...”面对眼前这神经紧张到极致的官军大哥,徐守光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徐守光觉得这声音似有些耳熟,于是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黄脸汉子带着两名官军过来了,这黄脸汉子不正是前些日子在成都龙王庙一起斗过岷江龙王的贼王八王建吗!

        “回王都头,我等在这抓了个刺客...”官军大哥赶忙向黄脸汉子汇报。

        “刺客?”黄脸汉子听罢,便举着火把向徐守光这边看来。

        “王大哥!”徐守光喊道。

        “徐兄弟!是你啊...”王建也认出了徐守光,随即他跟左右官兵喊到:“他哪是什么刺客哟,他就是我之前常跟你们提起的救过我命的徐少侠...”

        一听王建这么说,方才那位官兵大哥尴尬极了,他对着徐守光双手一抱拳:“徐少侠,方才是小人的不是,让徐少侠受惊了,还望徐少侠勿怪!”

        “唉,大哥你这也是为了杨将军的安危着想,如此尽职尽责,徐某佩服!”徐守光见误会解开了,便也给了对面个台阶下。

        “哈哈哈!徐兄弟好气度啊!你我难得又相见,只是今日我当班,不能饮酒...这样,我一会给你安排一房间先住下,等明日我与你一醉方休!”王建很是豪爽,他一边带着徐守光向驿站内走去,一边示意手下去安排房间。

        “王大哥,我这次前来其实是有重要的事要请教杨将军。”徐守光跟王建提起来这的目的。

        “找杨将军...何事啊?”王建看着徐守光。

        徐守光觉得玉佩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于是也没有回答王建的话。

        见徐守光久久不作声,王建猜到其中必有难言之隐,便说:“既不方便明说,老王我也就不问了,我这就带你上去找杨将军...”

        说罢,王建便领着徐守光向着楼梯走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