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稍晚些,驿站西边的林中,王建、杨复光和几名逃出来的官军正躲在一处灌木后面。王建时不时地探出头去观察,一来是看有没有杀手追过来,二来是瞧徐守光有没有过来。

        “王都头...”杨复光小声唤王建。

        “属下在!”王建听见杨复光唤他急忙矮着身子溜了过去。

        “方才那少侠是何人啊?”

        “回杨公,那人是属下的一个朋友,名唤徐守光。”

        “莫不是你之前曾提过的那个,和你一起斗龙王的那个?”

        “正是他,当时若不是他舍命回来相救,我老王估计早就被那龙王吃了个干净...”王建说着,又探头朝驿站方向望了望。

        杨复光也看出王建的担忧,安慰道:“王都头,不用担心,那徐少侠之前可以和你斗龙王,想必本事不小,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

        杨复光正说着,忽然从不远处草丛中传出一阵响动声。

        “什么人!”王建立马跳起身来,举着九环大刀对着那草丛大喝道。一旁的几个官军也连忙爬起身来,聚拢在王建身旁,纷纷抽出了佩刀,其中一名弓手立马张弓搭箭,警惕地看着前方的草丛。

        “别放箭,别放箭,是我!”草丛里立马有人喊道,紧接着就见一个俊朗少年从那草丛里探出一个头来。

        “徐兄弟,是你啊!你没事就好!”王建见来人是徐守光,连忙伸手拦住弓手。

        “多谢王都头关心!那天枢星阿史那确实难对付,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机会才逃走的...杨公杨大人呢?”

        “杂家在这呢,徐少侠不必担心。”杨复光从几人后面走出了。

        “杨公没事就好,那一会杨公作何打算?”

        听徐守光这么说,杨复光叹了口气:“没想到这次北斗七煞竟来了如此多的刺客,杂家的忠武军都集结在邓州境内,目前由鹿晏弘和王淑这二将同领,此处离邓州不远,杂家想趁刺客还未追来,现在便出发去往邓州,只要一到我忠武军营中,便安全了,那时杂家再集结人马,将这伙乱贼剿灭!”

        “杨公高见!只是...”

        “只是什么?”杨复光见徐守光面露难色,便直接开口问道。

        “只是我担心刺客们也这么想,那他们势必早有准备,在各道路上埋伏等着诸位...”

        “徐少侠说的在理,是有这种可能,但即便如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杨复光摇了摇头。

        “在下倒是知道一条小路,此路极其隐秘,料那伙刺客必然不会在那儿设伏!”

        众人听罢,皆喜出望外。

        “那就劳烦徐兄弟赶紧带路吧!”王建担心刺客们追上来,赶忙让徐守光带路。

        “好!那诸位请跟我来!”

        一行人在小路上走了许久,倒也真的没遇上伏兵,见身后也没人追上来,王建抬头看了看星空,问道:“我说徐兄弟,这邓州在西方,咱们为何一路向北走?”

        “回王都头,这大路笔直,小路蜿蜒,这条小路是绕山而行,是远了些,但为了避开埋伏,这也是没办法啊...”

        “原来如此...对了,徐兄弟,咱们也走了这么久了,我看大伙都累了,不如先歇歇吧...”王建说罢,身后几名官军也纷纷跟着点头附和。

        “...要不再坚持会?前面不远就快到均州了...”

        “唉,徐兄弟,你这么年轻,脚力自然好,可我老王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从前,这体力跟不上啊...”王建说着,伸手锤了锤自己的老腰,又补充道:“再说了,这队伍里还有杨公呢,他老人家上了岁数,经不起折腾,更得歇歇了...”

        “...王都头说得在理,那大伙先歇歇吧,我去给大伙弄点水来...”

        “徐兄弟不用麻烦,只是脚乏,歇歇便好了。”王建赶忙摆手。

        王建这话音一落,一旁的年轻官军不乐意了,小声咕哝道:“都头他自己不渴,也不管我等当兵的渴不渴...”

        这抱怨声虽小,但王建耳朵好使,一听立马跳了起来,指着那年轻官军的鼻子大喝:“你个怂货,说什么呢!”

        王建这骂声如雷,顿时吓得那年轻官军缩在一团,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唉,王都头息怒,王都头息怒...这位兄弟既是渴了,我去弄点水来就是了,不打紧的...”

        “徐兄弟,你别拦我,这怂货娇生惯养的,渴了不会自己去找水,还非要麻烦我徐兄弟,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王建说罢,便一步上前抬脚就要踹那年轻官军。

        这下连杨复光都看不过去了:“王都头!一点小事何必这么计较!”

        见杨复光发话了,王建想了想,终于将抬起的脚又落了下去,不过他仍不解气,对着这年轻官军一个劲地大骂。杨复光见王建这般,心想终究是自己现在落魄了,说的话不顶用了。想到这里,杨复光无奈摇了摇头,也不再管了。

        王建就这样一直骂了好一阵子,众官军都躲在一边,不敢靠近,心中猜测或许是今夜王建和阿史那战斗中落了下风,心中不快,所以特意找了个由头来发泄心中闷气。

        “王都头,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歇了这么久,出发吧...”

        “唉,徐兄弟,不急,再歇歇。都怪那怂货,他气得我肝疼,我得再歇歇...”

        “...王都头,这...”

        “徐兄弟啊,你就体谅体谅我老王吧,毕竟年纪大了...”王建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见王建始终不肯走,杨复光也站了起来:“王都头!都什么时候了,歇也歇得也差不多了,这刺客若是追来...”

        “杨公,你可打住吧...这条路是我徐兄弟选的,安全得很,我老王搏命也是为了你,你就好好让我老王歇歇吧!”不等杨复光说完,王建便打断了他。

        “...你!”杨复光见王建跟自己说话这般无礼,气得指着王建的手一个劲地发抖。

        “杨公啊,我老王跟您说实话吧,以前在军营中,您是将帅,号令千军万马,我老王是服您;但如今这情景,您能不能活着出均州都不知道,您可就别再耍威风了...”

        “哼!”王建这番话着实把杨复光气得要命,可在这深山老林中,他和那几个官军加起来也不是王建的对手,更不要说旁边还有他王建的兄弟徐守光了。杨复光无奈,只得找了个石头背过身子坐下,不去看他。

        “王都头,这样不太好吧...”

        “有何不好,放心吧!徐兄弟,这里现在就是我老王说了算!”

        王建这话说得很大声,所有人都听在耳朵里,这时之前惹着王建的那个年轻官军小心地靠近了身旁的小胡子,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悄悄说道:“王都头怕是要害死我们...”

        “什么?”小胡子官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官军。他的声音也立马引得周围其他几个官军的注意,大伙儿纷纷都靠了过来。

        “嘘!”年轻官军赶紧把手指贴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瞄了一眼此时正背对他们坐着的王建,见他似乎没有察觉,于是压低声音说道:“我说王都头要害死我们,他应该是被收买了,我方才走在最后,好几次都看见他偷偷地在后面留记号...”

        “这...”众官军一听,顿时都吓了一跳。

        “这不应该吧...”

        “有什么不应该的,他原来就是个盗匪,为了银子,啥事都做得出来...”

        “对,你瞧他对杨公那个态度,显然有问题...”

        “他之前针对我,或许是他知道了我瞧见他留记号的事...”

        众官军议论纷纷,终于,还是其中资历最长的小胡子做出决定:“我们不能再信他了,一会我们几个趁他不注意,偷偷将他给绑了...”

        “不行!不行!他还有个兄弟徐守光呢...”年轻官军急忙摆手。

        “那个徐守光,我瞧他之前为杨公孤身拖住阿史那,应该是条好汉,估计这王建的所作所为也是瞒着他,不如一会我去他那里套个话,看看他的想法如何...”

        众官军一听,觉得这样保险,纷纷点头。见大家意见达成了一致,小胡子连忙抬头找徐守光,正巧,徐守光现在也没在王建附近,反而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蹲着。

        见机会不错,小胡子躬着身子溜到徐守光身边。

        “徐少侠...”

        “嗯?”

        “这次真是连累你了...”

        “唉,这算不上,在下也素来敬佩杨公为人,能为杨公出一份力,也是在下的荣幸!”

        “徐少侠高义啊!小的们佩服!”

        “唉,哪里哪里!”

        “对了,有一事小的没看明白,还望徐少侠能指点一二...”

        “何事啊?”

        “这王都头很是奇怪,为何在这里就不走了?”

        “...这...说实话,我也没看明白...”

        “徐少侠不觉得王都头可疑?”

        “此话怎讲?”

        “王都头在这拖时间,是在等刺客们追上来!”

        “不至于吧...”

        “徐少侠你有所不知,方才有兄弟看到他偷偷在路上留记号...”

        “...原来如此...”

        “徐少侠,看来你也是被他蒙蔽,不如这样,咱们一起联手,将这厮给绑了,然后咱们再一起护送杨公去邓州!”

        “...嗯,这王都头武功高强,我们几人怕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啊...”

        “徐少侠,管不了这么多了,如今黄巢造反作乱,各地藩镇各自心怀鬼胎,唯杨公是一心为我大唐着想,我等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杨公平安到邓州啊!”

        “兄弟你误会了,在下并不是说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咱们要避其锋芒,不如这样...”

        小胡子听罢,连连点头,之后他回到众官军当中,与大伙儿一通耳语,众人皆点头。

        布置完任务后,小胡子深吸一口气,拿了个水袋到王建身边,说道:“王都头这一路辛苦了,我等弟兄们看王都头辛苦,也很是心疼,都头喝口水吧...”说罢,小胡子将水袋递给了王建。

        王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小胡子,而后又看了看众人。众人见王建看过来,连忙从腰间解下水袋,抬起头来一饮而尽,小胡子也忙将水袋塞子拔开,自己也喝了一口,而后啧了下嘴巴,又把水袋递给王建。

        “你们...这是...”王建没有接水袋,而是站起身来,看着众人。

        “我们没什么,就是心疼都头了...”小胡子还想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他觉得身体一软,浑身使不上劲来,倒在地上。这时,其他官军们也如小胡子一般,都纷纷倒在了地上。

        “你们...”王建见众人全倒在了地上,连忙握住身边九环大刀。

        “...贼王八...算你命大,尽管来吧,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小胡子见事情败露,瞪着王建骂道。

        “怎么了?”杨复光听见这边动静,也忙过来查看,只见王建一人提着九环大刀站在中间,众官军全都瘫软倒在地上。

        “王建!你...”杨复光指着王建喝到。

        杨复光话音未落,就看见王建对着他冲了过来,他赶忙抽出随身佩剑,怎料王建速度极快,不等剑出鞘就已来到了杨复光身前。看着王建手中那把闪着寒光的九环大刀,杨复光只觉得自己命将休矣,索性闭上了眼睛。

        可不想王建一伸胳膊,将杨复光一把揽在身后,手中九环大刀向上一举,只听“噹”的一声,大刀刀身将一柄锋锐的锥子挡住,持锥之人见偷袭未成,立马一个翻身后跳,跳出九环大刀攻击范围。

        杨复光听见声响,也忙睁开眼睛,只见王建护在自己身前,远处站着一俊朗少年,这少年手持尖锥,正是徐守光!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徐守光一边把弄着尖锥,一边看着王建,只是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哼!徐兄弟为人豪爽,从来不在乎什么繁文缛节,他是不会喊我做什么王都头的!”

        “就这?”

        “当然不是,他自小在嘉州长大,从没来过均州,又怎么会知道什么小路呢...”

        “原来如此...”对面的人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左手在脸上一抠,几个手指就直接抠进人皮当中。随后这人拽住脸上的人皮猛地一扯,将人皮连同衣服一并扯了下来。这下把众人都惊到了,眼前之人哪里还是什么俊朗少年,明明是一个佝偻着背的糟老头子。

        “老夫乃天玄星王茂龙。杨公啊,我不像阿史那,他是要你死,而我是要你活,你跟我走,老夫保你性命无忧!”

        “哼!我凭什么信你!”杨复光喊道。

        “若不是老夫带你们来这,你们怕早给阿史那追上杀死了!”

        “你们同为北斗七煞,你会这么好心?”

        “哈哈,杨公此话只说对了一半...”

        “一半?”

        “对,老夫是北斗七煞不错,但我早就不满那个阿史那了,他仗着一身蛮力在家主面前出尽风头,但老夫叱咤江湖之时,那个狼崽子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这次我就是要让他吃瘪!杨公,放心,此次任务之前家主就说过,能活的就不要死的...”王茂龙话音未落,突然从背后甩出锥子,直接对着王建的面门而去。

        所幸王建并未信眼前这个老家伙,早就一直提防着他,见王茂龙锥子过来,王建立马将九环大刀横在身前。眼见这锥子就要被宽大的刀面格挡住,可这时,只见王茂龙右手向后一拽,他的指尖有一条细线,细线的另一端连接着锥子的尾部,他这一拽,锥子尾部机关被启动,一股白色的粉末立马从锥子中喷洒出来,弥漫在空中,将王建和杨复光都包裹在其中。

        这一招太过突然,王建和杨复光都没料到,多少都吸入了些许白色粉末。二人立马觉得喉咙中一阵干痒,随即不断地咳嗽,继而又感到浑身无力,瘫软倒在地上。

        原来方才王茂龙说这么多话,就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在锥子上做手脚。

        “嘿嘿嘿...”佝偻着背的王茂龙奸笑着,“老夫这天玄锥的滋味如何呀?”

        “你,卑鄙!”王建抬不起手来,只得嘴里骂着。

        “成王败寇,谁管你用什么手段,有意见就跟阎王说去吧!”王茂龙见几人都已然没了力气,也不再废话,倒持天玄锥慢慢走向杨复光。

        眼见王茂龙一步步靠近,杨复光叹了口气,转过脸对王建说:“王都头,方才是杂家不对,杂家居然还怀疑你...”

        “杨公不要这么说,是老王我没用,没能护您周全啊!”

        王茂龙走到杨复光身前,听着他俩死到临头还相互道歉,不禁笑了:“你俩也别争了,反正一会都是要死的,留点力气吧,哈哈哈...”

        王茂龙还没笑完,忽然感到后背一阵生疼,紧接着觉得全身一阵恶寒,低头一看,一个染着血的刀尖漏了出来。他挣扎着慢慢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俊朗少年一把将唐刀涓溪抽了出来。

        “你...你偷袭我...卑鄙!”他颤巍巍地回过身,指着徐守光说道。

        “成王败寇,谁管你用什么手段,有意见就跟阎王说去吧!”徐守光将他方才所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还给了他。

        这是王茂龙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徐守光在他尸体上一通翻找了,摸出一个小药瓶,想必就是解药了。他赶忙将解药喂给众人,过了一会儿,众人也总算都恢复了正常。

        能动了之后,王建第一时间来到徐守光身前,对徐守光躬身一抱拳:“徐兄弟,这次你又救了我老王,大恩不言谢,等日后老王一定报答!”

        “唉,王大哥言重了,我也是顺着王大哥你一路留下的记号,又听见你那大嗓门...”徐守光打趣道。

        “哈哈哈!”王建也笑了。

        “王都头!”

        王建听见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只见众官军都跪倒在地。

        “王都头忠肝义胆,小的们之前还怀疑过您,请王都头责罚!”众官军异口同声地说道。

        王建赶紧将众官军一一扶起:“要说忠肝义胆,诸公才是啊,在这危难时刻,诸公宁愿舍命也要护卫杨公,就凭这,我老王佩服!”

        说罢,王建又特意走到年轻官军身前,拍了拍他肩膀:“不错,观察细致,心细如发,你以后就跟在我老王身边!”

        “王都头...”年轻官军没想到王建非但没记恨他,反而还留他在身边,当即激动地泪流满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