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徐守光回到板河村,此时玉儿也已经回到了村子里,正跟村长一起躲在一个颇为隐蔽的角落。见是徐守光回来了,玉儿赶紧跑了出来,大声喊了句:“恩公!”

        徐守光见玉儿喊他,便迎了过去。

        “那个贼首呢?”村长从玉儿身后的隐蔽角落里探出一个脑袋来。

        “放心吧,那个贼首屈五啊,已经被我除掉了。”

        听徐守光这么说,村长这才长舒一口气,慢慢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敢问村长,此处离邓州地界还有多远?”徐守光问道。

        “回恩公的话,此处再往东三十余里,便是邓州了。”

        “那到邓州可有小路?”

        “那倒没有,此处山势险峻,若要去往邓州,只此一条道路。”

        “这样啊...那多谢村长了!”徐守光说罢便抱拳与村长告辞。

        “唉,恩公...”玉儿叫住了徐守光。

        “怎么了?”

        “去往邓州道路崎岖难行,一路上又没个客栈人家的,恩公若是现在出发,只怕今夜都无法到达...不如恩公在我家暂住一宿,等明天天明再起程。”玉儿脸有些红。

        “对啊,对啊,恩公帮我们除去了恶人,也应当给我们个机会潦表心意啊!”村长也跟着说。

        徐守光想了想,玉儿说的也有些道理,若是现在出发,一路上人困马乏的,如果再有杀手沿路追赶上来,那自己这边几人恐怕也确实难于应付,倒真不如先在这里好好休整一晚上。于是,徐守光先谢过玉儿和村长,而后说自己要去接几个朋友,便暂时先告辞二人回去杨复光那边。

        徐守光顺着来时的路,很快便回到了杨复光身边,他把水袋递给杨复光,而后便把方才的事说了一遍。杨复光看了看身旁受伤的张造,也觉得确实该好好休息一夜,便同意了徐守光的提议。于是,待众人喝完水后,徐守光便带着众人去到了板河村。

        众人走了一阵,远远就看见村长带着众多村民站在村口迎接。玉儿一见徐守光果真又来了,开心的直挥手:“恩公,这边!”

        徐守光忙向身边杨复光、王建介绍玉儿和村长,而对村长这边,徐守光也怕暴露真实身份容易引来不必要的是非,于是便谎称自己这边是兄弟三人跟着老父亲一块上邓州。一番寒暄后,村长把几人都安排在自己家中,而后便让玉儿去准备饭菜。

        天很快就擦黑了。王建直接出去喂马去了;徐守光则找了个借口出到外面去把摇光琴中那颗妖丹给炼化了;张造确实累着了,躺在里屋床上睡得很死;而杨复光则与村长一同坐在厅中桌边攀谈着。

        “老哥啊,你真是有福气嘞,有三个这么好的儿子!”村长竖起个大拇指。

        杨复光哈哈一笑,也并不作答。

        “不知老哥家这几个孩子可有婚配?”村长接着问道。

        “还不曾婚配...”杨复光随便编了话。

        “是吗?那太好了,我家小女玉儿,年方二八,模样俊俏,也未婚配!”村长一听杨复光说不曾婚配,顿时来了兴致。

        “...这...”杨复光没想到村长这么快将话转到男婚女嫁上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但村长见杨复光犹豫,以为是杨复光担心彩礼问题,于是说:“老哥放心,小老儿家中还算殷实,也只有玉儿这一个女儿,彩礼不彩礼的也不看重,只要女儿嫁个好人家就行!”

        杨复光方才见过玉儿,穿着虽简朴,不过长得确实还算标致,杨复光心想着为手下去说个媳妇也不错,于是便问:“那村长你是相中了我哪个儿子呢?”

        “老三...不,老二...”村长也分不清张造和徐守光哪个年纪更大些,于是想了想后说道:“就是白日里救了玉儿那个!”

        “他呀...”若说是王建或张造,杨复光都还能说说,但村长看上的是徐守光,这个徐少侠,自己都没认识多久,这样贸然替他答应,着实有些不好,还是得先问问他。

        想到这里,杨复光便对村长说道:“这个我得去与他去商量商量...”

        “这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与他商量作甚,老哥您定就好了...”

        “...这个...”

        正当杨复光不知道该如何与村长说时,忽然听见院中正在做饭的玉儿尖叫了一声:“妖怪呀!”

        听闻玉儿尖叫,众人都抛下手上的事往玉儿那赶去。徐守光原本正在不远处的竹林中用药王鼎炼化妖丹,正在关键时刻,这一听玉儿呼救,也等不及这妖丹炼化了,只得先留下药王鼎,起身便往玉儿那里赶去。

        很快,徐守光便来到了玉儿所在的院中。只见此时玉儿正害怕地蹲缩在一个角落,王建站在院子另一边护着杨复光,村长和张造则站在杨复光身边。而院子的中间,原本做饭的灶台前,站着一只浑身都是火焰的大鸟,这大鸟并不惧人,此时正弓着身子,将脑袋伸入灶台中,贪婪地吞噬着灶台中的火焰。

        “毕方鸟!”小白的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

        “啥鸟?”徐守光没听清。

        “毕方鸟!喜食火焰,平日里像鹤,一旦遇上火焰,便会不顾一切地上去吞噬。再之后毕方鸟自身也会化为火焰,走到哪烧到哪,从而引发大火!”

        小白正说着,就看见这毕方鸟上方的茅草棚子被毕方鸟身上的火焰所引燃,火势立马蔓延开来。王建见状,连忙把杨复光、村长都推出了院子,而张造则小心绕过毕方鸟,将玉儿也带了出去。

        “走水啦!”有村民看到村长家起火,大声喊道。顿时整个板河村的村民都跑了出来,拎着桶和盆去取水救火。几个跑得快的已然来到了院子前,将手中桶里的水向茅草棚子上泼去,火焰遇到水,一下子便被压了下去,但不足一息的功夫,残留的小火苗猛然一下窜了起来,烧得比刚才更加猛烈。

        “不行的,有这毕方鸟在,这火是扑不灭的!”小白说道。

        “啊!要不,我去将那毕方鸟杀了...”徐守光说罢,便从如意袋中调出涓溪握在手中。

        “这毕方鸟吃了火焰后,本身形体也化为了火焰,这种情况下,它不惧刀枪,你打不到它的...”

        “那怎么办,难不成要看着村长家被烧成灰烬!”徐守光有些急了。

        “除非在别处放一把更大的火,把它引过去...”

        “...这附近都是林子,更大的火岂不是要把这整个村子烧毁...”

        “是啊,这方法行不通...”

        “...那你快想想别的办法啊...”徐守光看着火势越来越大,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我这不正在想吗...”小白顿了顿,接着说:“若是能点燃一个蕴含灵力的精魄,也应该能引走它...”

        “蕴含灵力的精魄?”

        “嗯,毕方鸟之所以喜食火焰,是因为它无法消化吸收正常状态下的灵力,只有借助火焰,将灵力淬炼,毕方鸟才能将其吸收。现在燃烧的茅草棚子以及砖瓦墙,火势虽大,所蕴含的灵力却不多,若是此刻能有个蕴含灵力的精魄在附近燃烧,必能将其引走...”

        “这样啊...”徐守光总算明白了里面的原理。他想了想说:“可是...”

        “可是什么呀可是!救火要紧啊!”小白见徐守光犹豫不决,大声喊着。

        “可是我舍不得你呀!”徐守光带着些哭腔喊道,而后猛然一抬右手握住玉扳指,就要将它拔下来。

        “你等等!你等等!”小白急忙喊道。

        “怎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临终遗言,你说罢,我尽量满足你...”

        “遗什么遗言!你还打算烧了我?”小白气得声音都在发颤。

        “啊?不是吗?”徐守光一脸懵。

        “你不记得你方才在林子中炼化的妖丹了?”

        “哦,那个也行?”

        “当然,妖力本就是灵力的一种,你快过去药王鼎前,往药王鼎中引入更多真气,这样药王鼎中的温度便会升上来,就能把那枚妖丹给引燃了!”

        “哦,好的!”徐守光说罢,便快速跑向之前那片竹林中。

        一进竹林,徐守光一眼便看见那药王鼎还好端端的还在原地等着他。他赶紧跑到药王鼎跟前,此时鼎中的妖丹已经快被炼化完成。

        “唉!可惜了!”徐守光叹了口气,而后便盘腿坐在药王鼎前,紧闭双眼,双手在丹田处飞快结印,将一股真气快速导入了那药王鼎之中。很快,透过药王鼎上的一些孔隙,可以看到鼎中的颜色逐渐由金黄变得火红,妖丹许是受不了这高温,在鼎中疯狂地四处乱撞,药王鼎剧烈地晃动起来。

        “还差一点,继续灌注真气进去!”小白喊道。

        徐守光点点头,眉头紧皱,咬着牙继续向药王鼎内引入更多真气。也不知是鼎中的高温,还是紧张的缘故,此时徐守光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只听“呼啦”一声,药王鼎中的妖丹总算被引燃了,火焰从鼎身的孔隙中直往外冒。徐守光见妖丹被点燃,长舒了一口气。徐守光刚准备使袖子抹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就听见小白在耳边大喊:“快离开药王鼎!”

        小白这声来得又大又突然,着实把徐守光吓了一跳。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为何小白如此着急地喊他离开了,徐守光看到在他身前,自己的影子正慢慢显现出来,而且越来越清楚。他连忙回过头看去,只见浑身冒火、身形已经大了数倍的毕方鸟,正俯身向着他冲了过来!

        “你姥姥的!”徐守光骂了一句,赶忙翻身向一旁滚去。徐守光前脚才躲开,毕方鸟后脚便一头扎了过来,一口一口地吞食着从药王鼎身孔隙中冒出来的火焰。

        很快,从孔隙中冒出来的火焰便被毕方鸟吞吃得一干二净,毕方鸟的身形又长大了几分,周边的竹林也被点燃,竹子被火焰烧得噼啪作响。但这些火焰似乎完全不能勾起毕方鸟的兴趣,毕方鸟一个劲地盯着药王鼎孔隙中仍冒着火的妖丹。

        毕方鸟始终抗拒不了这妖丹所带来的灵力,它拍拍火焰组成的翅膀,想把自己缩小一些。此时的毕方鸟浑身都是由火焰组成,还真就给它做到了。小了一圈的毕方鸟又试了试,发现还是没法从孔隙钻进去,又拍了拍翅膀,又变小了一圈。

        就这样,毕方鸟,反复变小反复试,一段时间过后,竟变得如一个指甲盖般大小了。只是这时的毕方鸟身体里浓缩着大量的火焰,虽然个子小,但通体散发出耀眼的金光。已经缩小到指甲盖般的毕方鸟一头扎进药王鼎的孔隙中,但身体却还卡在外面,这时,只见它的一只独脚在鼎身上一阵乱蹬,终于将整个身体都挤进了药王鼎中。

        挤进药王鼎的毕方鸟终于得偿所愿,对着燃烧的妖丹一阵乱啄,将整个妖丹都吞噬得一干二净。吃完妖丹的毕方鸟身形又是大了一圈,身体撑满了整个药王鼎。吃饱了的毕方鸟想要出来,但此时它已经没办法再通过原来的孔隙钻出来了,它想扇动翅膀缩小身体,但药王鼎内有限的空间却让它不能动弹分毫。

        毕方鸟被困在药王鼎中出不来,它拼命地晃动身体,想要把药王鼎撞破,但这药王鼎乃世间罕见的神器,周身由陨铁所铸,坚固异常,无论毕方鸟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过了许久之后,药王鼎中的光亮渐渐熄灭了,小白的声音也再次在徐守光耳边响起:“毕方鸟在药王鼎中,应该是被自己的温度炼化了...”

        徐守光听小白这么一说,眼睛睁得溜圆:“居然还有这种事...”

        小白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便只让徐守光快些去瞧瞧。比起知晓炼化原理,徐守光自然是更想知道毕方鸟究竟被炼化成了什么妖丹绝技,于是也不多问,直接跑去药王鼎前将炉盖揭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