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陆廉贞怒斥完许文渠,便独自一人走进了竹林。许文渠没有跟上,他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向四周看了一圈。徐守光赶忙将脑袋缩了回来,藏在竹林后面,准备紧紧地等他离去。

        其实现在,徐守光也没必要一定跟他俩拼个你死我活的,他原本就打算拖拖时间,再给个误导,让他俩换个方向去追,自己就可以溜之大吉了。徐守光方才从竹林中又绕回来,也只是想确认下那两人的追击方向,发现两人都朝自己之前逃走的方向追去,徐守光这才放下心来。

        徐守光也没敢探头去看,只是背靠着竹子等了好一阵,确定没听到什么动静了,这才站起身来。他回头看向板河村里,村子里空无一人,只有村口的两支火把还燃着。

        “看来确实走了...”徐守光自言自语道,而后拍了拍裤子上的土,向着东边道路走去。这一路上不是赶路就是打架,有关杞王的事还没问过杨复光呢,徐守光准备到邓州去找杨复光问个清楚。

        徐守光向东边走了没几步便到了去往邓州的道路上,就听见前方吧嗒吧嗒的一阵马蹄声响。抬头一看,只见一匹黄骠马正立在道路中央,马背上没有人。

        “这黄骠马兴许是许家庄的,那按现在看来,不是陆廉贞的,便是许文渠的,他俩若是要追我也得骑个马追呀,现在这马就在这里,那岂不是说这人其实还没走...”徐守光想到这里,连忙向周围看了一圈,而后高声喊到:“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徐守光话音刚落,只听见竹林中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小兄弟你还蛮机灵的,居然能猜到我就在此地。”说罢,在一簇青绿色竹子前,许文渠慢慢显出了身形。

        “这天权笔的隐遁就是这点不好,一旦对手意识到我在附近,这隐遁也就不起作用了...”许文渠抱怨道。徐守光看着眼前的许文渠,连忙从如意袋中调出涓溪握在手中。

        “你别紧张,咱俩没必要再斗一场,你走罢。”许文渠摊开两手,示意自己不想再斗。

        “你放我走?”徐守光很吃惊许文渠的态度一下来了个大转变。

        “家主的目标是杨复光,这条路是往邓州去的,看来杨复光并没有选择逃回长安,而是仍旧奔着邓州去的,我与你无冤无仇,也不想与你多做纠缠,你走吧,趁我改变主意之前。”

        徐守光心说:“原来是嫌我这小虾米不够大...”而后,徐守光对许文渠一拱手:“多谢许员外手下留情,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许员外要么好人做到底,把这匹黄骠马也借给在下吧...”徐守光一指身前的黄骠马。

        “哼!小子,我有心放你一条生路,你非但不知感恩,还在这里阴阳怪气,既如此,那便把命留下吧!”许文渠说罢,一把从腰间抽出天权笔一甩。徐守光还以为又会从四周爬出石人来,连忙先一步跳开,怕再被石人包围在中间。但等了老半天也没瞧见之前那土石翻动的景象,徐守光疑惑抬眼看去,才发现这次墨渍并未洒到泥土中,而是直接甩在了周边的竹子上。

        这时,小白的声音突然响起:“小心头顶!”

        徐守光忙抬头看去,只见一根端头尖锐的竹竿子对准自己的天灵盖就刺了下来,徐守光赶忙一个侧滚翻躲开,这竹竿子“唰”的一下就扎进地面,竹竿的一个竹节直接没入了泥土中。

        而这边徐守光翻滚还未起身,就听见小白又喊:“还有!”

        徐守光也来不及抬头看,只得继续翻滚躲避,又是“唰”的一声,徐守光方才所在的位置上,又是一根端头尖尖的竹竿子扎了下来。

        徐守光起身后迅速顺着竹竿子向上看去,只见一只由竹子组成的巨大蜘蛛正立在自己面前。这蜘蛛有八条大长腿,每条腿都是由三根两丈长的竹竿组成,身体不大,被无数竹叶包裹而成。这洒墨成兵并不是只能召唤石人,天权笔的墨渍染到什么东西上,便会根据那东西的特性组成对应的生物。这次的竹子便组成了这样一只巨大的竹蜘蛛,方才的两根竹竿子,便是它的两只前肢。

        巨大的竹蜘蛛将两只前肢从泥土中拔了出来,而后八支大长腿来回摆动,对着徐守光又冲了过来。徐守光看着这竹蜘蛛足有五六丈的大长腿,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心想着:“这跑是跑不过了,只能搏一把了...”

        徐守光握紧手中涓溪,放低重心快速对着竹蜘蛛冲了过去。竹蜘蛛一抬两只前肢,一先一后对着徐守光就戳了过来。这次两只前肢是斜着戳过来的,相较之前直着扎下来的更难躲闪。

        徐守光明白此时若是向上跃起或是后跳都会被这迅速逼近的竹竿子捅个对穿,于是他果断一矮身子,向前方来了个前滚翻,正好从这两只前肢下方钻了过去。起身后的徐守光也不停步,径直跑到竹蜘蛛的肚子下方,想给它来个“釜底抽薪”。可还没等他挥刀,竹蜘蛛立马改换由最外边的四条腿支撑着身体,中间四条腿高高举起,而后对着肚子下方的徐守光从四个方向一同猛扎下来。

        这下徐守光立马变得腹背受敌,他不敢耽搁,连忙向左边连续跳跃,硬是从四条腿的缝隙中挤了出去。逃出去的徐守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不是都说什么‘灯下黑’吗?这我进去了,咋就变成了十面埋伏呢...”

        “这大蜘蛛跟之前的石人一样,本身是没有生命的,都是由那天权笔的灵性控制的,自然也不会有自己的盲区...”小白解释道。

        只是小白的话还没说完,竹蜘蛛只一步又迈到了徐守光上方,同样举起四只中间的腿,对着徐守光所在的位置就扎了下来。这次徐守光提前有了准备,老早就往侧边溜了,竹蜘蛛又扑了个空。

        竹蜘蛛也未做停留,继续追了上去,这可让徐守光连连叫苦,人家八条大长腿,自己就两条小短腿。人家一次没扎中,再迈一步就是了,可自己却要花老大力气再去躲闪,稍有失误,还得被捅个对穿。

        徐守光这么想着,就觉得不能这样耗下去,于是他握紧手中涓溪,一步跃向竹蜘蛛的左后腿,一刀砍了过去,将那条腿砍成两截。

        断了一条腿的竹蜘蛛一个趔趄歪倒向一边,原本扎向徐守光的四条腿统统扎偏了,它赶忙调整身形,换了一只中间的腿来替代断掉的左后腿站立,而后又横着迈开一步,重新来到徐守光的正上方。

        而这次徐守光并不等它站稳,直接拎着涓溪向最近的那条腿砍去。只听“咔嚓”一声,锋利的唐刀将那条腿也齐刷刷断成两截。竹蜘蛛又是一个趔趄,赶忙使剩下的脚来支撑住。

        徐守光才不会放过眼前这个机会,趁着竹蜘蛛还没站稳,双手握紧涓溪,使刀刃横在身侧,追着竹蜘蛛剩下的大长腿一顿猛砍。就见原本站着挺高、气势十足的竹蜘蛛立马矮了许多,竟还显得有些可爱...

        “哼!断了你的大长腿,看你怎么办!”方才被追得很惨的徐守光这下可是解气了。可不想眼前这断了腿的竹蜘蛛竟然直接往地上一趴,两只前肢竹节向下深深插在地里,而后又缓缓地向上提,带出了好些土石,这些土石紧紧攀附在那两只竹节上,一圈一圈地裹了好些层,将原本细细的竹竿子活生生裹成了两只大螯。之后,它又快速摆动剩下的六条断腿,让整个身体原地就这么转了一圈,那些被砍断的竹节又一节一节的接在了竹蜘蛛的尾部,形成了一条老长的大尾巴,尾巴尖上的竹节切口很是尖锐,就像是蝎子的尾针。之一切都只在几息之前完成,原本的蜘蛛就这么变成了一只大蝎子。

        大蝎子飞快地爬向徐守光,它甩动着最前端的两个大螯对着徐守光就砸了过去。这两个大螯就像是两把大铜锤,徐守光不敢硬接,只能向后跳开躲闪。大螯砸到地上,顿时泥土四溅,草叶纷飞。

        打空了的大蝎子立马提起两只大螯,又跟上一步,使大螯对前方徐守光胸口刺出,徐守光此时来不及再次躲闪,只得将涓溪放在胸前进行格挡。大螯的尖端打在涓溪的刀面上,徐守光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力就顺着刀柄传到手心,随后整个人便被向后被击退出一丈远,摔在了地上。

        不等徐守光起身,大蝎子又是几步跟上,身后的长尾巴弯到身体前方,从空中向着徐守光腹部刺了下来。徐守光忍住疼痛,左手发力将身体往边上一撑,才躲过这紧随而至的尾针攻击。

        大蝎子又跟上一步,举着两只大螯对着徐守光就冲了过来。徐守光连忙向侧面一个翻滚,避了过去,随后徐守光举起手中涓溪,对着大蝎子侧面的三只脚就要挥刀斩过去。但这时,一旁观战许久的许文渠是天权笔在空中写下一个“缓”字,而后将这字甩向徐守光。徐守光的所有注意力都在那大蝎子身上,哪里看得到许文渠的这个动作,只见那字正好打中徐守光的后背,顿时,徐守光原本凌厉的动作立马变得迟缓起来。

        而就在这时,那大蝎子迅速一个转身,一方面将已经短了许多的腿避开了徐守光,一方面将那长长的尾巴当鞭子甩了过来。徐守光中了天权笔的缓术,只能眼睁睁看那尾鞭抽在自己身上。

        只听“啪”的一声,尾鞭抽在了徐守光的胸口,徐守光顿时倒飞出去一丈远,而后重重摔在地上。起身后的徐守光感到喉咙中一阵腥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天权笔也太厉害了,既能洒墨成兵,又能为自己人提速造盾,现在居然还能将不好的影响施展在对手身上...

        见徐守光受伤,许文渠可不会给机会让徐守光缓过来,他让大蝎子再次冲上去,使那两只大螯对着徐守光一夹,同时,蝎子尖锐的尾针也刺了过去。此时的徐守光还在天权笔缓速的状态之下,面对这三路同时来的攻击,根本躲闪不开。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天权笔的缓术对徐守光的影响也已到了极限,徐守光的速度终于又恢复了正常,他快速喊了声:“幻...鳞!”

        话音刚落,徐守光周身立马浮现出一个绿色半透明的虚幻鳞片组成的护盾,这个护盾将两个大螯和尾针都挡在了外面,给徐守光迎来了片刻的喘息机会。

        “是妖丹绝技!”许文渠不愧是从前的探花,见识还是多。他知道大妖体内会产生妖丹;知道人服用了妖丹后便会学会对应的绝技,但通常服用妖丹的人也会因妖丹中的煞气而变得疯狂,最终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煞;但他不知道眼前这小子是如何在学会妖丹绝技时居然还能保持住本心。一时间他竟十分好奇。

        “小子,你是如何在服用妖丹的情况下还能保住本心的?”许文渠喊道。但他等了许久,也不见徐守光回答。

        “算了,杀了这小子后我去搜下他尸体,说不定就找到答案了...”许文渠自言自语道,而后他便让竹子组成的大蝎子持续使双螯挤压着眼前的护盾,只待护盾溃散的那一刻。

        徐守光幻鳞的维持时间相较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苦撑了这么久,也终于到了极限,整个护盾瞬间崩溃瓦解,一个个虚幻鳞片向下掉落,而后消失在空中。

        “就是现在!”许文渠见机会来了,忙指挥大蝎子将两只大螯向中间的徐守光夹去,做出最后的攻击。但就在这时,竹子组成的大蝎子猛地一下从中间被破开,一股蓝色的气刃从大蝎子身体中冲了出来,对着大蝎子身后的许文渠就飞了过来。

        原来方才徐守光利用幻鳞撑着,借着大蝎子的身体挡住自己的动作,将大量真气灌入涓溪中,而后待护盾到极限瓦解之时,再将气刃斩放出。

        许文渠大惊失色,他赶忙使天权笔在身前奋笔疾书,终于赶在气刃到来时,将气盾张开。蓝色的气刃砍在了许文渠的气盾上,顿时在气盾上造成了一道凹痕,而凹痕两边,气盾的表面波涛汹涌,让气盾变得极其不稳定。

        这个气刃斩蓄了大量的真气在其中,气盾上的凹痕进一步加深,气盾的表面渐渐被撕开一条口子,这口子越来越大,终于,只听“哐啷”一声,气盾彻底破碎开来。

        此时的气刃还有一些余力,继续向前。许文渠原本就孤注一掷,单单指望靠气盾进行格挡。眼下气盾破了,气刃划过许文渠手中的天权笔,而后便消散开来。

        许文渠连忙摸摸身上,发现没有伤口,这才抬头看向眼前的徐守光,此时的徐守光正提着涓溪,慢慢向他走来,身后的大蝎子被分为两半,已经不能动弹了。许文渠连忙挥动天权笔喊道:“洒墨成兵!”,但墨渍溅到泥土上,地面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许文渠很是奇怪,以往从来不会这样,他又试着用更大的力量去挥动天权笔,这下,天权笔竟直接从中间断开,笔头被甩了出去,直接落在了徐守光的脚边。

        “唉,成王败寇,你动手吧,只求给我个痛快...”望着断掉的天权笔,许文渠也不再抵抗。

        “没必要。”徐守光见天权笔已断了,许文渠也不再有什么威胁,便想着放过他。

        “你不杀我?”许文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的目的是保护杨公,你现在已经没了天权笔,已然没了威胁,你走吧。”

        许文渠听徐守光这么说了,也不墨迹,双手抱拳行了个礼,便转身准备离去。只是他还未走,就听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听起来似有许多人马正在赶来。

        徐守光也循声望去,只见前方道路上来了一队人马,马上之人个个穿着一身黑衣,而领头的是个身材高大的银甲将军,手持一杆贪狼枪,正是阿史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