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徐守光别了心安,离开了五龙宫,骑马向南奔着石头村去了。

        第二天傍晚,徐守光终于又回到了石头村,他敲开老安家的房门,老安一见徐守光回来了,忙看了看他身后,见他身后没跟任何人,老安便问:“许少侠,就你一人回来了?晁姑娘呢?你们路上没遇上吗?”

        “她去找我了?”徐守光问道。

        “是啊,前些天你走了没多久,这晁姑娘呀就醒来了。她屋里屋外都找了好几遍,都没寻见你,于是便来问我。你之前不是告诉我你要上均州去找杨大人吗?我便如实告诉她了,她听了后抓起她那把伞便要去找你,我和医博士一见,便把她拦下来了,说均州离咱们这也不远,一来一回也就一天多,让她在咱石头村里等你,免得错过了。她听了这话,便在这好好修养了两天。但就在昨日,村里一人从均州回来,说均州现在可乱了,连官老爷住的驿站都被歹人袭击了,也怪我多嘴,回来就跟我那婆娘说这事情,我说你都走了三天了,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谁想到这话给晁姑娘听见了,说什么也要去找你,我们几人留不住她,便只能任由她去了。”老安说着事情的始末。

        “我这一路没遇上她呀...”均州往房州的路上本来就偏僻,徐守光这一路过来遇到的人不多,若是晁千代,肯定一眼便能瞧见。

        “她昨日下午就走了,会不会是夜里住店,错开了?”

        “这不清楚了,这样,我回去路上找找她,安叔,如果千代回了您这,您务必让她在这里等着我!”徐守光对老安说道。

        “好勒,你现在快些去找找,她若回了我这,我定把她留住等你!”

        徐守光辞了老安,又跨上马背,沿着之前的路又往均州方向跑去。说实在的,从均州到房州这一路,马儿也是辛苦,跑了一整天,本来想着能歇歇的,结果又得往回跑。这跑了不到半个时辰,马儿也实在是跑不动了,徐守光瞧见,便下了马,牵着马儿继续向前走。

        这走着走着,徐守光的肚子忽然发出一阵咕咕的叫声。也是,他之前为了更快地到石头村,只带了几个炊饼在身上,早就在早上吃完了,这时间一晃就是大半天过去了,徐守光自然也有些饿了。

        不过也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来,徐守光正饿着,一转弯就见前方大路边边,立着一座两层楼高的小楼,楼里亮着灯,在没有月亮的夜里显得格外醒目。徐守光牵着马走近小楼,只见小楼前还立着个酒旗,上面写着“灵丝客栈”四个大字。

        “我百日里刚从这条路来了,这灵丝客栈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徐守光心里有些纳闷。不过他又一想或许是自己白天时光顾着赶路,也没注意到,这也不是没可能。自己现在又饿又累的,不如先进去弄点吃喝,好好休息下。晁千代昨日也是快傍晚走的,想必也极有可能在这里住过,一会再跟店主人问下,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有关晁千代的消息。想到这,徐守光便在酒旗杆子上栓好马儿,一步踏入了这家灵丝客栈。

        走进客栈,大堂显得颇为简朴,只有几张老旧的木桌和一些椅子,墙上挂着的灯笼发出昏黄的光。门口的侧边是掌柜的柜台,一个身材婀娜多姿,容貌美艳精致的女人正趴在柜台跟前织着什么,大概是这客栈的老板娘。柜台的旁边是楼梯,或许是日子久了,楼梯的扶手磨损的挺严重的。

        “呦!好俊的小哥儿呀!”老板娘一见有客人来,赶忙热情地迎了上来。她把胳膊往徐守光肩膀上一搭,很自然地就靠了上来,问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呀?”

        “住店。”徐守光答道,随后肚子里又传出一阵咕咕的叫声。老板娘一听,不禁捂着嘴笑了下,而后抬起脑袋,对着柜台后的后厨喊了声:“黄皮,快去切两斤牛肉给这位客官!”

        后厨里的人显然听见了老板娘的吩咐,有些不耐烦地应了声:“嗯呐!”随后便传出了一阵刀子剁在砧板上的声音。

        “哟,老板娘好大气,咱这居然还有牛肉吃!”

        “那得分谁来,若是寻常人来,自然是没有,但若是客官您来,别说牛肉了,你想吃什么肉都行!”老板娘说着,还对徐守光挑了下眉毛。

        “哈哈哈,老板娘真会说笑。对了,我在外面还有一匹马儿,也麻烦帮喂点上好的草料...”

        “哟!客官还有马儿呢!好的,有我这边照顾,客官且放宽心好了。”老板娘一听徐守光还有一匹马儿,眼睛都亮了。随后,她又抬起头,对着外面喊了声:“黑眼,听着没,还不快去帮客官把马喂了!”

        老板娘话音一落,屋外便有人应了声,随后就听见搬动草料的声音。

        “客官这一路旅途劳顿,可要喝点酒来解解乏?小店的酒都是自家酿的,过往的客人喝过都赞不绝口呢!”老板娘推荐起自家的酒来。

        “也好,那就来一壶吧。”徐守光点了点头。

        “好嘞!您先在这坐着,我这就给您拿酒去!”老板娘安排徐守光在一张桌子前坐好,便扭着腰,迈着大长腿去到后厨了。只一会的功夫,就见她一手端着一盘牛肉,一手拎着一壶酒便过来了。她将牛肉和酒都放在徐守光身前的桌上,而后自己也坐在了桌前。

        徐守光饿了老半天,见着牛肉上来,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老板娘一边使手指摸着徐守光的胳膊,一边笑着说:“客官别光顾着吃肉呀,也喝点酒啊!”说罢,便拿起酒壶给徐守光斟了一杯酒。

        徐守光也不客气,接过老板娘手中的酒杯,仰起头来一饮而尽。老板娘看着徐守光吃喝得痛快,脸上笑容十分灿烂地问道:“怎么样,客官,小店这酒滋味如何呀?”

        “不错不错!没想到老板娘不光人长得漂亮,这酿酒的手艺也是一流!”徐守光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哈哈哈,客官嘴真甜呀...”

        “对了,老板娘...”

        “哎,客官别老板娘老板娘的叫奴家了,把奴家都叫老了...奴家姓朱,家中排行老二,您就唤奴家作朱二娘便是...”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徐守光不断地眨巴她那一双大眼睛。

        “哦,那好,那敢问朱二娘,这两天可曾见过一个姑娘从这里经过,这姑娘杏仁眼,尖下巴,常穿一件青绿色丝绸长衫,还背着一把红色油纸伞。朱二娘若是见过的话,还望告知在下...”

        “哟,你们这帮男人呐,刚吃饱就开始想女人了,您说的那位奴家是没见过,不知道奴家行是不行呢?”朱二娘说罢,故意把左边肩膀歪下来,让丝质披肩顺着滑了下来,露出白嫩的香肩。

        徐守光看着朱二娘这般,赶忙把脑袋往门口转去:“不知道我那马儿喂得如何了...”说罢便借口起身出门说要去看马。朱二娘见徐守光似乎不为她美色所动,眼中顿时露出一丝阴郁之色,她把丝质披肩往上提了提,起身便回到柜台那边去了。

        徐守光出门走了一圈,便又回到了客栈中,他来到柜台前:“还请朱二娘给我间干净些的房间。”

        朱二娘似乎因为刚才徐守光没把她看在眼里而生气,她看也不看徐守光一眼,随口一说:“二楼第一间,自己上去便是。”

        徐守光谢过了朱二娘,便上楼进了房间。这房间里比大堂显得好了许多,一套相较考究的桌椅,桌子上摆着一支燃烧了半截的蜡烛。一张宽大的床上挂着精致的丝质帐子,床边上挂着一幅画,画上画着一个织女娘娘。

        徐守光也是累了,进了房间后,也不脱衣服鞋子,直接往床上一趟,而后将一支胳膊枕在眼睛上把光挡住,就开始打呼噜。

        约摸过了小半个时辰,老板娘朱二娘抬头看了看楼上,也不知徐守光房间中的蜡烛何时燃尽的,房间里已然没有光再照出来了。

        朱二娘走出柜台,迈着大长腿一步一步走上楼去,而后她轻轻推开徐守光房间的门,见门对面的床上,徐守光整个人缩在被子里,此时也没有了呼噜声。她一边嘴角向上微挑,舌头舔了下嘴唇:“估计这小子内脏该都化开了吧,可惜了一副好皮囊,若是他肯从了老娘我,老娘还多留他些日子...”

        说罢,朱二娘扭着腰走到床前,一手抓起被子角一掀。而后朱二娘向下方一看,顿时傻了眼,这被子下就摆着两枕头,哪有什么人啊!

        “朱二娘是在找在下吗?”一个声音从屋子的角落里传了出来,这可把朱二娘吓了一跳,她赶紧向后一缩手,看向声音来源,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道士衣服的年轻人,正是徐守光。

        “啊,奴家就是上来看看而已...”朱二娘尴尬地笑着。

        “看看什么?”徐守光也笑着问道。

        “看看客官...客官...”朱二娘实在想不出这个理由该怎么编。

        “看看我有没有死?”徐守光依旧笑着。

        “...客官,这玩笑开的...”朱二娘额头上流下了几滴汗珠。

        “行了,别装了,我早瞧出你这个蜘蛛洞了...”徐守光指了指床上,此时那垂下的帐子早已不再是帐子样子,分明是一张巨大的蛛网,将整个床罩住。

        “...你...”朱二娘听徐守光这么说,便上上下下重新大量起眼前这个年轻人。

        “这样,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若老实回答,你害我这事便就此过去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徐守光谈起了条件。

        “什么问题?”

        “方才在楼下我问的那个女子,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她的去向。”

        “哈哈哈,这老娘我知道,但就是不与你讲!”朱二娘索性也不装了,她的身形剧增,下半身猛然撑破衣服变为巨大的蜘蛛腹部,而后又有两对大长腿从腹部下方舒展开来;她的两只胳膊向前伸展变得更长,一双手的手指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对螯肢;在她脸上又一下睁开了另外五只眼睛,加上原先的两只,整整七只眼睛一齐恶狠狠地看向徐守光,用她那生出螯牙的嘴说道:“老娘今天倒是想看看,你个臭小子究竟有什么本事!”

        话音一落,朱二娘挥舞着螯肢戳向徐守光。徐守光倒也不急,脚步灵活地向侧边挪了一小步,而后轻轻一歪身子,便躲了过去。朱二娘见这一下没打中,连忙又挥动螯肢追着徐守光继续扎了下去,但徐守光从嘉州这一路过来,一直都在斩妖除魔,实力早就不是当初那样了,连封使君那样的大妖都尚可一斗,更不要说眼前这只大蜘蛛了。徐守光连续几个闪身,立马便绕道了朱二娘的身后,叹了口气:“本想吃了你的牛肉,与你和气说话的,但无奈你非要动粗...”

        “少废话,看招!”朱二娘直接打断了徐守光的话,只见她腹部一阵鼓胀,从尾端喷出一团蛛丝,那团蛛丝被喷出后迅速张开成网,对着徐守光就网了过去。

        “火鸟!”徐守光大喝一声,随后便在背后显出一只虚幻的浑身都被熊熊燃烧的火焰所包裹的大鸟,这大鸟猛地张开双翅,一股剧烈的火焰立马从大鸟的身形中涌了出来,一下便将那蛛网烧成了灰烬。

        火焰继续向前,直接将朱二娘那巨大的腹部给包裹了起来,朱二娘疼得在地上不断地打着滚,震得那木质楼板咚咚作响。

        “我说,我说!大侠您饶了奴家吧!”朱二娘开始跟徐守光讨饶。徐守光见她服软了,便从如意袋中调出涓溪,稍稍运气,使出个小气刃斩,利用涓溪的水流将朱二娘身上的火给扑灭了。

        “说吧。”徐守光把涓溪收入刀鞘,看着狼狈的朱二娘。

        “那女子昨日是来过我店里...”

        “那她人呢?”

        “我见她皮相生得好看,想到我家主人近日里要我等给他送些长相标致的美人,便把她给麻晕了,遣手下将她送到襄州去了...”

        “襄州...”徐守光不禁想起师父东瀛子与他说的去襄州。

        “对,襄州,我家主人最近要去云梦泽,里面竟是些珍禽异兽,而云梦泽的入口在襄州。”朱二娘以为徐守光不信她的话,便补充道。

        “哦,那是襄州的哪里?”

        “襄州城南边有个柳府,就是送去那里...”

        “好,我知道了,今日就先饶过你。你赶紧把这黑店关了,若是让我知晓你日后继续害人,必定取你性命!”徐守光说罢,便转身向房间外走去。

        “是...是...”朱二娘唯唯诺诺地答道,她七只眼睛一直看着徐守光,见徐守光转过身子背对着她下楼,她悄悄举起了那锋利的螯肢,悄悄地跟了过去。

        “小心身后!”一个声音猛然从楼下传到徐守光的耳朵里,随后徐守光立马感觉到背后一阵风声传来,他急忙向前一弯腰,朱二娘的螯肢擦着徐守光的背就过去了。

        “哼!有心放你条生路,没想到你还是本性难移!”徐守光冷声说道,随后他抽出涓溪,回身对着身后朱二娘纵向一个劈斩,朱二娘瞬间就不动了。慢慢地,从朱二娘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一道绿色的血痕,血痕顺着额头不断向下延伸,一直延伸到了腹部。随后,朱二娘左半边身体慢慢顺着血痕向下滑走,随后右半边身体也跟着垮了下去,绿色的血液随着散开,流了一地。

        随后,徐守光看向楼下,看向那个方才提醒自己的人,只见这人身材矮小,穿着一套粗布衣服,胸口上还挂着面护心镜。再仔细一看,这人还有些眼熟,这不就是黑风山的那狸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