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半个时辰后,大鼹鼠回到了自己家中。说是家,其实也只是个稍微大一点的地洞。此时大赤链蛇正盘踞在地洞的中央,它见大鼹鼠回来了,便问道:“石头偷回来了吗?”

        “没...没有...”大鼹鼠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你说什么!”大赤链蛇一对竖瞳狠狠地盯着大鼹鼠,长满毒牙的嘴里不住地来回吐着猩红的信子。

        “赤链君切莫动怒,东西我本来已经偷到手了,小的拿了东西就往地洞里钻,却没想到这个家伙一点武德都不讲,他直接在小的地洞口放烟,硬是把小的给熏了出去...”大鼹鼠委屈地说。

        “然后呢?”断了尾巴的大守宫从赤链蛇背后慢慢爬了出来。

        “然后那个家伙便把小的抓到了...”

        大守宫听罢赶忙去洞口看了两眼,确认后面没人跟了过来,这才爬回来问大鼹鼠:“既然被擒住了,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那家伙擒住了小的,便逼问小的背后是谁指示。小的原本也是咬紧牙关就是不说,但这家伙太狠毒,使他那到抵在小的脖子上,小的没办法...”

        “所以你跟那人把我出卖了...”大赤链蛇阴毒地看着大鼹鼠,脖子弓起,像是随时都会对大鼹鼠发出致命一击似的。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啊!我是跟他说了我头上是有赤链君罩着的,本想借着赤链君的威名把他吓走,却不想这个家伙却说斩草要除根,还问小的要不要合作...”

        “合作?”大赤链蛇听着就很想笑,它第一次听说人要找妖怪合作。

        “嗯,他让小的回来骗赤链君说他被小蛇咬死了,东西呀、宝贝呀都在身上。而后让小的引赤链君去他跟前,他躺在地上诈死,等赤链君靠近后,趁着您没防备突然发动袭击。他还跟小的许诺,说一旦事成,这随州地界便由小的来掌管。小的当时只想着如何脱身,便佯装答应他,这才能有命回来跟赤链君您报信!”

        “哟!他许你这么优厚的条件,你怎么还把他卖了呢?”大赤链蛇紧紧盯着大鼹鼠说道。

        “小的自知自己有几斤几两,小的也就想求个一家子平平安安的。如今小的一家老小都在您手上,小的自然不敢造次...”大鼹鼠实话实说。

        “哼!算你识相!”大赤链蛇鼻子里哼了一声。

        “赤链君英明!咱们可千万不能去送死。”大鼹鼠拼命点着头。

        断尾大守宫听完了大鼹鼠说的,一对竖瞳来回转了几圈,而后对大赤链蛇说道:“赤链君,依我看,我们不妨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怎么个将计就计法?”大赤链蛇赶忙问道。

        “他不是要诈死赚你么?那么赤链君,你便让这鼹鼠带着你去他正面吸引他的注意,而我则绕去他后方,趁他不备,一口将他咬死。给他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好!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哈,就这么办!”

        随后,大赤链蛇看向大鼹鼠:“你,就按之前那家伙说的,快些带我去他那儿!”

        “...赤链君,这使不得,小的好不容易才从他那逃回来,可不敢再回去了...”大鼹鼠连连推辞。

        “好啊,你若不去,我便把你全家一口吞掉!”大赤链蛇说罢便向后扭动着游到几只小鼹鼠身后,大嘴张开,涎水顺着牙齿滴落在小鼹鼠们身前,吓得几只小鼹鼠吱哇吱哇地哭出声来。

        “别!别!赤链君,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大鼹鼠赶忙跪下向大赤链蛇磕头。

        大赤链蛇见大鼹鼠答应了,便又从小鼹鼠身边游开了,对着大鼹鼠喝道:“那还不快去带路!”

        大鼹鼠不敢耽搁,连忙走在前头带路,大赤链蛇和大守宫则跟了上去。出了地洞后,大鼹鼠回头看向大赤链蛇说道:“赤链君,我这次也算是给您立了个大功,期望等解决完那家伙后,赤链君能如约放过我一家老小...”

        “放心,事成后我定会给你一家老小一个好归宿!”大赤链蛇口中又禁不住分泌出了许多涎水。

        不过这大鼹鼠视力并不好,大赤链蛇的动作竟丝毫没有看见,它听大赤链蛇跟自己保证,便不再犹豫,带着身后二妖快速向前跑去。

        跑了好一阵子,已经可以远远的瞧见那拴马的大树了,大鼹鼠停了下来,转身对二妖说:“那家伙就在前面那颗树底下!”

        二妖看了下彼此,点了下头,而后大守宫说:“赤链君,我先绕去他背后,一会你去前面吸引他注意力。这家伙我去他交过手,身手不错,你切莫靠得太近了!”

        “放心吧,守宫兄。”大赤链蛇吐着信子说道。

        随后,二妖便各自分头行动。大赤链蛇跟着大鼹鼠慢慢向那大树靠近。穿过几道草丛后,大赤链蛇便看见一人倒在地上装死,这人穿着一身侠客装,或许是怕装不像中毒而死的肤色,他把双手都踹在怀里,就连脸也被一个大斗笠遮了个严严实实。这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上去还真跟死透了似的。

        “哼!小子,装得还挺像的...”大赤链蛇心中暗笑,等到离那具“尸体”还有一丈远的时候,它喊住了大鼹鼠,自己则左游一下,右爬一点的,但始终都保持着一丈的距离,半分不肯靠近。

        见大赤链蛇始终不肯靠前,那“尸体”似乎也有些急躁,只见那“尸体”已然微微有些颤抖,但很快又控制住了。

        “哈哈!小子,就忍不住了?你越想我过去,我就偏不过去!”大赤链蛇心中嘲讽道。

        “赤链君...我...我有些怕...”大鼹鼠四肢不住的发抖。

        “慌什么!”大赤链蛇压低声音呵斥大鼹鼠。

        “我...我...”大鼹鼠似乎怕得有些厉害,话都说不全了。

        见大鼹鼠这般,大赤链蛇生怕它的反常行为会暴露自己这边的意图,于是低着嗓子小声说道:“没用的东西,快滚一边去,要是让他瞧出个破绽来,我吃你全家!”

        见大赤链蛇同意,大鼹鼠赶忙滋溜一下钻到了草丛中去,而后消失个无影无踪。

        看着大鼹鼠往回跑的背影,大赤链蛇心中骂道:“哼!狡猾的家伙,想必是找这个借口回去救他一家去了...现在还有正事要忙,没工夫管你,等我忙完正事了,回头再收拾你!”

        大赤链蛇正想着,只见那“尸体”后方不远处的草丛微微动了一下。

        “终于到位了...”大赤链蛇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不过这时,那“尸体”似乎也感觉到身后的动静,身子又有了些许抖动。大赤链蛇害怕露馅,赶忙用尾巴拍打身后的草丛,发出声响,用于吸引那“尸体”的注意力。

        果然,大赤链蛇这番操作后,那“尸体”又不动了。这时,大赤链蛇看见在“尸体”的背后,那断了尾巴的大守宫已然露出了身形,它努力压低身体,四肢缓慢地在地上爬行,悄无声息地接近那具“尸体”。

        大赤链蛇赶忙也慢慢向前挪动。这时,那具“尸体”似乎感觉机会来了,浑身又不住地开始抖动,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一样。

        “对了...看着我就对了...”大赤链蛇见断尾大守宫越发逼近那“尸体”,不禁心中一阵狂喜。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大守宫眼见那“尸体”终于进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便丝毫不带犹豫的,张开那满是尖牙利齿的大嘴,奋力一跃,对着那地上的尸体就咬了过去。

        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守宫即将咬中地上的“尸体”时,从树上猛然跃下一个白色人影,这人影双手反握着一把唐刀,对着大守宫的脖子奋力扎了下去。只听“唰”的一声,断了尾巴的大守宫被这唐刀一刀刺穿了喉咙,整个身体被牢牢钉在了地上。

        大赤链蛇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它看向那白色人影,正是穿着睡衣的徐守光。而这时,躺在地上那具“尸体”衣服也猛然被掀开,两个身影从那里面钻了出来,正是狸和豺。

        狸钻出来后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骂道:“死黄皮,你说你缺德不!那衣服里原本就闷,你还一直在里面放屁!”

        而豺听见后,一只爪子挠着脑袋,不好意思地傻笑着。

        徐守光白了一眼豺,转而又看向大赤链蛇:“怎么样,咱们这将计就计如何?”

        大赤链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眼前这白衣服家伙一早便猜到,如果只是用寻常的手段诈他们,以那大守宫的狡诈,是断然不会信的。所以这才让大鼹鼠假意出卖自己,给它们来了个计中计...

        “该死的鼹鼠,等我回去定然吃你全家!”大赤链蛇也不敢恋战,连忙掉头就跑。

        只听“嗖嗖”两声,两枚飞针扎在大赤链蛇正前方,大赤链蛇连忙调转个方向准备继续逃,可才一转头,就见徐守光一步拦在它身前,左右手各夹着两枚飞针,作势要往自己这儿射过来。

        大赤链蛇只得掉头再换一个方向,掉头后刚游没两步,便听见“噹”的一声锣响,这蛇本来就对声音敏感,巨大的声音一下震得大赤链蛇脑子晕乎乎的。

        见这条路也走不通,大赤链蛇只好再次掉头改换方向。可才转过头来,大赤链蛇又看见前方有一个一手握着斩骨刀,一手拄着拐,脑袋上还顶着口破铁锅的家伙拦在它身前。

        此时的大赤链蛇已然被包围了,它听大守宫说过徐守光的厉害,方才也亲眼见着徐守光只一刀便送那大守宫上了西天。它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便索性放低姿态,求饶道:“英雄,小的本无意与英雄为难,也是被那断了尾巴的家伙所蒙蔽,这才冒犯了英雄,还请英雄高抬贵手,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算了...”

        听大赤链蛇这么一说,豺不禁又回过头看向身后,它这前两天一下吃了太多牛肉,现在肚子中还不太舒服,时不时就有个屁蹦出来。

        “哈哈,好啊,不过我得看你有没有诚意了...”徐守光笑着说。

        “有!有!”大赤链蛇不住地点着脑袋。

        “那跟我说说你家家主吧。”

        “英雄想知道什么?”大赤链蛇赶忙问道。

        “你家家主是姓焦吗?”徐守光问。

        “对,英雄说的没错,我家家主正是姓焦。”大赤链蛇点着头。

        “嗖”的一声,徐守光立马甩出一枚飞针,射到这大赤链蛇的尾巴上,大赤链蛇吃痛,在地上一阵扭动。

        “看来你不够有诚意啊...”徐守光说着,便装作又要将手中飞针射出的样子。

        “慢着!慢着!我家家主姓柳!姓柳!”大赤链蛇赶忙说了实话。

        “是嘛,你瞧瞧,早说实话就不必受这罪了...”

        “是!是!小的知错了...”

        “你家家主现在何处啊?”

        “...在...在云梦泽...”大赤链蛇看着徐守光手中飞针,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

        “不错,这次还挺老实的,那他为何要去云梦泽呀?”

        “...我家家主前些日子得了一方术,据说可以和其他人交换身体,但这交换身体需要一个灵力充沛的环境,放眼整个大唐,估计也就只有云梦泽符合这个条件了。”

        这大赤链蛇说的倒也合情合理,于是徐守光便准备问下一个问题,但在这时,徐守光只觉得脚上一阵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条周身赤红的小蛇正咬在他的腿脖子上。徐守光赶忙一把抓起那赤红小蛇,向远处使劲一扔。

        “哈哈哈!臭小子,你中了我族的赤链毒,即刻便会毒发身亡!”大赤链蛇见徐守光被咬中,总算舒了一口气。原来,它方才假意配合徐守光,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它的徒子徒孙来救自己。

        “是吗?”徐守光蹲下身子,撸起裤管,看了下腿上的伤口,只有两个浅浅的牙痕。从牙痕中渗出些许血液,但从血液的颜色看,似乎没有什么中毒的迹象。

        “...这...这怎么可能!”大赤链蛇一脸的不可置信。

        “看来那书上说的没错,那蟾皇胆虽然恶心,但吃了后真的百毒不侵!”徐守光看着腿上的伤口,自言自语道。

        “你竟吃了蟾皇胆!”大赤链蛇见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也不敢耽搁,赶忙要逃。它想周围看了一圈,见豺拄着个拐,应该是里面最弱的,于是便选了豺的方向做突破口。

        大赤链蛇张开大嘴,用尾巴将身子一弹,朝着豺就射了过去,妄图逼着豺让出一条退路来。而豺拄着拐,确实行动不便,只得使胳膊来护着自己身子。眼见大赤链蛇就要咬中豺的胳膊,只听一边徐守光大喊一声:“缠绕!”只见两条虚幻傀儡丝立马将大赤链蛇的身子捆了个结实,随即大赤链便被这两条傀儡丝硬拽到了地面上去。

        “黄皮兄,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徐守光喊道。

        大赤链蛇的脑袋正好落在了豺跟前,豺瞧见这机会也不含糊,立马举起斩骨刀,大喝一句:“嗯呐!”而后对着大赤链蛇的蛇头就斩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大赤链蛇的脑袋被斩飞好几尺远,没了头的身子在地上一阵抽搐,最终不动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