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与狸和豺共同杀了大赤链蛇后,徐守光便回到大守宫尸体前,将涓溪给拔了出来。除掉了这跟着的尾巴,徐守光也不必担心接下来的行踪再被对手所获悉,心中一块石头总算放下了。

        随后,徐守光看着眼前的豺和狸,问道:“黑眼兄、黄皮兄,你二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没想好,本来想过回去把那母蜘蛛的客栈拿来经营经营,但寻常百姓一看我俩长得那样,哪个还敢住我们那啊;要么就也学那母蜘蛛,经营个黑店,专门打劫过往客商?”

        “狸兄,黑店这个可别想了,你看那朱二娘,不是把命搭里面了...”徐守光赶紧规劝狸往好的地方想想。

        “嗯呐。”豺也点点头,他在朱二娘那里吃苦最多,自然是恨极了黑店。

        这时,小白的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要不让他俩也跟着去云梦泽吧,云梦泽里住着的本质上也都是各路的妖怪,只是云梦泽的妖怪们不像其他地方的,它们从来不搞那些尔虞我诈、损人利己的事,让他俩在那里生活,可能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徐守光觉得小白说得有理,于是便对狸跟豺说:“要不你俩也跟我一起去云梦泽吧,那里灵气充沛,住的也都是些秉性纯良的好妖精,你俩住在那里,跟它们做邻居,也不怕被欺负...”

        狸一听徐守光这么说,顿时来了兴致,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家。他赶忙对豺说:“那咱们去看看去?”

        “嗯呐!”豺使劲点头同意。

        他们三个这边正聊着呢,徐守光身边的草丛又动了动。狸跟豺听见动静,怕是那大赤链蛇的徒子徒孙们来报复,赶忙抄起家伙,警惕地看着前方的草丛。

        草丛又动了动,紧接着大鼹鼠从里面跳了出来。见来的不是小蛇,狸跟豺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大鼹鼠跳出来后,转过脑袋对着身后喊道:“出来吧!”

        声音落下,只见草丛中又跳出一只稍小些的鼹鼠,这鼹鼠似乎还不会说人话,只是吱吱叫了几声。徐守光听不懂这吱吱是什么意思,便看着大鼹鼠。

        大鼹鼠一瞧,立马明白过来,赶忙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笑着说:“瞧我,我忘了几位和我族语言不通...介绍下,这位是我夫人,她问我是不是大侠您把那大赤链蛇打死的?”

        “哦,不是我,是我黄皮兄弟。”徐守光指了指身边的豺。

        大鼹鼠看了一眼,这不就是之前捉住他,还差点把他一刀砍的了家伙吗...不过大鼹鼠记仇归记仇,还是吱吱叫着把徐守光的话原原本本地跟鼹鼠夫人翻译了遍。

        听完大鼹鼠吱吱叫完,那鼹鼠夫人赶忙向着豺深深鞠了一躬,而后又吱吱说了一番话。

        “我夫人说,感谢黄皮兄弟,这大蛇太可恶,要吃我家孩子,多亏了黄皮兄弟,孩子们才捡回一条命。她还说孩子们的命是黄皮兄弟给的,想让孩子们拜黄皮兄弟为干爹...”

        豺似乎不知道干爹是啥,他见徐守光和狸都偷着笑,便一脸懵懂的嘟哝了声:“嗯呐?”

        只是这声“嗯呐”让鼹鼠夫人以为豺答应了,她连忙也回头,对着草丛里吱吱叫了声,紧接着,就见一只个头更小些的小鼹鼠从草丛里跳了出来。

        “这是我大儿子,鼹一。”大鼹鼠介绍着自己的孩子。随后,只见这只叫鼹一的小鼹鼠对着豺一拜,吱吱叫了几声。

        “鼹一说多谢干爹救命之恩...”大鼹鼠赶忙翻译。

        豺仍旧一脸懵懂站在那,狸一棒槌对着豺脑袋上的破铁锅就敲了下,说:“愣着干嘛,都当干爹了,还不快送点见面礼...”

        狸这一提醒,豺才反应过来,连忙大赤链蛇的尸体拾了起来,用斩骨刀剁下一块肉,递给那叫鼹一的小鼹鼠。

        “跟它说接着吧,这是它干爹送它的见面礼。”狸见小鼹鼠扭扭捏捏不肯接那蛇肉,便让大鼹鼠去翻译。大鼹鼠点了点头,而后吱吱叫了两声,那小鼹鼠也不再推辞,开心的接过蛇肉到一边去啃了。

        豺见小鼹鼠啃蛇肉啃得欢快,也笑了。这时,豺的肚子里也咕咕叫了起来,看来方才那场战斗消耗了他不少力气,这美味的蛇肉就在手里,豺口水不禁也流了出来。就在这时,草丛又动了一下,从里面又跳出一只小鼹鼠来。

        “这是我女儿,鼹双。”大鼹鼠介绍着。

        鼹双也给豺拜了一下,豺看了看手中的蛇肉,便又用斩骨刀剁下一截,给到鼹双手里。

        “这是我儿子鼹三...”而后,大鼹鼠分别跟豺介绍了自己众多子女,一直从鼹三介绍到鼹九十九,而豺手中的蛇肉很快便分完了。

        豺蹲在一旁,用胳膊撑着脑袋,看着小鼹鼠们开心的啃着蛇肉,豺不免有些失落。这时,豺赶紧身后被什么东西轻轻拍了下,他回过头去,就看见一只小鼹鼠用一双前爪捧着一颗花生,递到豺的面前。

        “接着吧,这是鼹十七给你的...”大鼹鼠说道,而他话音刚落,又有几只小鼹鼠一起抬着个土豆过来了。

        豺接过花生和土豆,趴在地上用脸贴了贴小鼹鼠们。

        “怎么样,做善事的感觉不错吧!”徐守光笑着看着豺。

        “嗯呐!”豺点了点头。

        就这样,十几只小鼹鼠躺在豺的肚皮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大鼹鼠一家又不知从哪里搞来一个板车:“这是小的几天前在路边瞧见的,本来打算拆了给孩子们磨牙的,但兴许你们能用上,就当是小的报答各位的谢礼吧。”

        同行加了狸和豺,这板车确实还挺实用的,徐守光没有推辞,接过板车便套在了马儿的身上。随后,他让狸和豺坐在车后面,自己则在前面赶起了车。

        看着一行人离开,小鼹鼠们站在路的两旁不住地与豺挥手告别,豺也不停地挥着手,他最开始是坐在板车上,后面离得远了,有些看不见了,他索性就站了起来,到最后实在看不见了,便才又重新坐回到板车上。

        一路上,徐守光和狸轮流赶车,豺也想试试,可被徐守光和狸异口同声给拒绝了。转眼半天就过去了。终于,在下午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到了一个雾气茫茫的湖边。

        “这里灵气浓郁了许多,估计快到了。”小白在徐守光耳边说道。

        徐守光看看木匣子里的磁石,此刻磁石相较之前变得更加活跃,但不管磁石如何抖动,磁石的尖头始终指向这布满雾气的湖的中央。

        “估计云梦泽就在前方湖的中心,只是现在咱们没有船,不如黑眼兄,咱俩沿着湖岸先分头找下,看有没有船。黄皮兄就在这里看着马车,咱们一个时辰后回到马车这儿汇合。”徐守光跟狸和豺说着,他顾及到豺腿上还有伤,便提议让它守着车。

        徐守光分好工后,他与狸便分两头各自沿着湖岸找船去了。徐守光沿着湖岸走了许久,他一路望着湖面,湖面上雾气很大很浓,几乎看不了多远,徐守光走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却什么船儿也没见着。他又往前走了走,眼见约好的会合时间就要到了,徐守光只好原路返回。

        回来要比去时快得多,不一会儿,徐守光便回到了马车前。豺正坐在车上,低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马车看。

        “黄皮兄,黑眼兄还没回来吗?”徐守光问道。

        豺摆了摆手,意思是说狸还没回来,但豺脑袋依旧低着,目不转睛地盯着马车看。

        “好了,黄皮兄,我回来了,不用看车了。”

        听徐守光这么一说,豺这时才把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伸手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

        过了一会,徐守光忽然听见不远处雾气里似乎有人跑动的声音,他赶忙抬起头,只见狸气喘吁吁地从大雾中跑了出来。

        “快,快帮忙!”狸见着徐守光和豺,赶忙大喊。只见他的身后,跟着一群黑色的蝎子。徐守光赶忙跳下马车来,对着狸那边就奔了过去。豺也拄着拐,一手抄起斩骨刀。

        这时,最前面的一只蝎子一步跃起,扑向狸的小腿。蝎子背后的尾针闪着寒光,眼见就要扎中狸了,这时徐守光一个飞针甩了过去,将那扑在空中的蝎子射翻。而后徐守光侧着身子,低着头,双眼轻闭,集中全身意念于右手手心一点。渐渐地,徐守光身旁的湖水似有水汽逐渐向涓溪汇聚,涓溪刀刃慢慢由白色变成了蓝色。水汽源源不断地向刀刃上聚集,一股一股的蓝色涟漪在刀刃上泛起,仿佛随时都能化为滔天巨浪,吞噬眼前的一切。

        等到狸从徐守光身边跑过时,徐守光向前迈了一大步,侧身将手中涓溪奋力向前方劈砍过去,只见汇集了无数湖水的气刃斩就犹如滔天的巨浪,向着前方涌去,巨浪之上水花翻涌,卷起无数如利剑般的气刃。

        自徐守光吃了蟾皇胆后,体内真气已然提升了一倍,此时的气刃斩规模已然不亚于之前羽栗雄太了。只见那如洪水般的气刃席卷过面前的地面,无数的黑色蝎子就仿佛是面捏的一般,顷刻间便化为了齑粉。

        徐守光收了刀,而后转身看向狸,问道:“黑眼兄,怎么会有这么多蝎子追你?”

        狸被追了一路,此刻正弓着身子大口喘气,等他稍微缓过来一些,马上开口说道:“我找到了...”

        “找到船了?”徐守光赶忙问道。

        “不是,我找到你要找的那姑娘了...”

        “千代!”徐守光赶忙抓着狸的肩膀。

        “嗯,嗯...”狸两只胳膊被徐守光抓得紧紧的,只能不住的点头。

        “在哪,快带我去!”徐守光声音显得很急切,他快速把马儿从车套上解下来,一手夹着豺,一手夹着狸,跃到了马背上。

        在狸的指引下,马儿跑了不足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那附近。徐守光把豺和狸都放了下来,而后自己也翻身下了马。

        “就在前面不远,我能闻到那车队味道,那姑娘也在那。”狸使鼻子在空中使劲嗅了嗅,而后指着前方说道。

        “这里雾气太大,容易迷失方向,你俩牵着马先在这儿等我,我去救人,一会儿便回来。”徐守光说罢,便顺着狸的指向一头钻进了雾里。

        徐守光在雾气中向前走了不一会儿,便隐约能听见有好些人将重物抬上船的声音。他随即压低身体,顺着声音慢慢摸了过去。

        随着他越来越近,白茫茫的雾气中逐渐显出了些许黑色的轮廓,只见有好几辆马车在湖岸边停着,车边没人,或许都去船上抬东西去了。每辆马车上都装着一个巨大的囚笼,笼子中则关着从各地送来的人,有男有女,长得都挺好看的。

        徐守光借着雾气的掩护悄悄靠近囚笼,仔细辨认着笼中众人。很快,几辆车都找遍了,却始终还没找到晁千代。

        “你们谁见过一个抱着红伞的漂亮女子?”徐守光隔着囚笼问道。可这囚笼中的众人此刻却都表情十分漠然,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见问不到什么,徐守光有借着雾气转而向湖边摸去。湖边停着一只挺大的木筏子,虽然只是临时扎成的,但这木筏子做得确实挺大,好几个家丁模样的正在木筏子上搬着箱子,木筏上立着个桩子,桩子上拴着几个模样俊俏的男女,不远处还有个不大的笼子,晁千代正抱着双腿靠着笼壁坐着,她的孤鹜落霞伞就摆在不远处一个箱子上。

        “千代!”徐守光终于寻到了晁千代,他立马将涓溪握在手心,朝着大木筏子快速奔去。可这时,徐守光突然听见耳边一阵风声响起,他赶忙向侧面看去,只见从雾气中飞出一把巨大的宣花斧,直冲着他的脑门就飞了过来。

        徐守光连忙刹住脚步,身子后仰躲避,宣花斧擦着徐守光的鼻尖就飞了过去,而后牢牢地扎在了地面。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影从雾气中又跳出了,而后飞快地对着徐守光就冲了过来。

        这身影来得突然,徐守光赶忙向后跳开,和这身影拉开一定距离。而这身影倒也不追,走到那把宣花斧前,双手握住长斧柄,将宣花斧拔了出来。而后这身影举起宣花斧对着徐守光大吼道:“哪来的毛贼,竟敢劫到我这来!”

        徐守光上下打量眼前这说话的家伙,只见他古铜色的皮肤,上身十分魁梧,肌肉紧实发达。而他的下身,竟是一只蝎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