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稍晚些时候,徐守光一行人将几个囚车里面关着的人全都放了出来,这些人见重获自由,原本早已心灰意冷的眼神中立马恢复了清明。其中一个年级稍长些的男人立马领着众人对着徐守光一行人就拜。

        “此番多谢几位大侠相救,还请受我等一拜!”

        “不必客气...”徐守光扶起那男人,之后把从玄蝎君身上找到的一块磁石给到那男人,教会他看磁石的方法,而后又说道:“只要逆着这磁石的指向便可走出这片大雾,一会你带着大家一块把马车上的囚笼拆了,而后领着大伙乘着马车赶紧离开这里吧。”

        男人点点头,而后便去招呼其他人一起拆囚笼去了。晁千代听徐守光的意思是不跟他们一块出去,便问道:“咱们不和他们一块走吗?”

        “嗯,咱们在这还有两件事未了...”徐守光点点头。

        “什么事?”

        “一是我答应了黑眼兄和黄皮兄,要带他们去到云梦泽去安家,”徐守光指了指远处的狸和豺,而后徐守光表情突然一下变得很严肃,“二是我还有笔账要找那柳天行算算...”

        约摸半个时辰过后,被救出来的那群人赶着马车走了自不必提,徐守光一行人也都上了木筏子。徐守光一手拿着装着磁石的木匣子指着方向,另一只手撑着竹篙,而狸也在站在木筏子的另一边撑着竹篙。

        湖面上雾气浓密,木筏子缓慢地在芦苇丛中穿行着,木筏子划过水面掀起的圈圈涟漪正不断地向后倒退,四周十分寂静,几人只能听见竹篙入水声和那反射回来的涟漪拍在木筏边缘所发出的声音。狸抖了抖身上的水珠子,问徐守光:“咱们走了有一阵子了,这云梦泽还有多久到啊?”

        狸这话音刚落,木筏子底部像是撞到了藏在水底的石头,整个木筏子猛然一震,木筏子上面的几人都向前一倾倒。徐守光反应极快,立马调整身形,向前迈出一步找回了平衡;晁千代和豺则是坐在木筏子上,用手撑了下木筏子表面,也便止住了前倾;最可怜的还是狸,原本就站在木筏子边上,这突然间一震,惯性马上让狸从木筏子上直接摔到了湖里。

        “救...救命!我不会游水!”掉在湖水中的狸一阵扑腾,呛了两口水,而后拼命喊了出声。只是他在水中挣扎了许久,也不见有谁跳到湖水中来救他。他连忙抬头看向木筏子上,只见徐守光、晁千代和豺此时正瞧着他。

        狸刚想说这几个见死不救啊,忽然发现自己也没有像之前以为的那样沉入水底...或者换句话说,他此时已然坐在了水底,湖水最多只能到人膝盖,而自己身后不远处,便是岸边。

        “黑眼兄,既然你已经在水里了,还麻烦你直接帮忙把木筏子拖到岸边吧,这大家都不太想被这湖水弄湿脚...”徐守光笑着和狸说道。

        “嗯呐!”豺也指了指自己被包的严实的脚和手中的拐,也跟着附和点了点头。

        狸没有理这两家伙,他站起身来,独自趟着水向岸边走去。徐守光无奈,他想了很久,实在没好意思让腿上有伤的豺下水去推木筏子,只得撸起裤管,自己跳到了水中。

        一炷香后,岸边,徐守光坐在篝火堆前,烤着刚从河里顺手捕上来的几条鱼。徐守光的身边坐着狸和豺,狸坐的尽量靠近火堆,在温暖的火焰下,狸身上湿漉漉的皮毛很快便被烘干。而豺则傻傻地张着嘴流着口水,眼珠子一步也不带移开地看着徐守光手中的烤鱼。

        烤鱼随着表皮色泽不断变得金黄,也逐渐传出一阵阵肉香味,徐守光拿了一条小的,咬了一小口试了试,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从如意袋中调出了一罐芥末,取出些许洒在烤鱼上。

        做完这一切后,徐守光将烤鱼分了出去。豺接过烤鱼后一口便咬了下去,一股冲鼻子的芥辣味瞬间让豺鼻涕眼泪一齐流了出来。众人看了豺这幅狼狈相,不禁都笑得前仰后合的,晁千代笑着坐到豺的身边跟他说:“这个要慢慢吃才可以。”而后便拿着烤鱼轻轻咬了一小口做示范。

        豺看着晁千代,从她脸上表情看得出这烤鱼似乎十分美味,并不似他吃的那么辛辣,于是也学着晁千代的样,在烤鱼边边咬上一小口,瞬间,他感受到烤鱼微脆的外皮下,内里确是肉质鲜嫩多汁,炭火的熏香与鱼肉本身的甘甜完美融合,而芥末所带来的轻微刺激让这种鲜美感觉更加突出,原来这鱼肉烤熟了,竟然如此鲜美!

        很快,几只烤鱼便被吃得只剩一副骨架子了。豺意犹未尽,便拄着拐,要去湖里再去抓几条鱼上来。众人说啥也拦不住他,便只得让他去了。

        “注意些!别走远了!还有,别把腿上伤口弄湿了!”徐守光望着豺的背影,大声叮嘱道。

        “嗯呐!”豺没有回头,但看他头上那口破铁锅上下点了几下,应该是听见了。

        看着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雾气中,徐守光拿出装着磁石的木匣子,打开看了看,只见那磁石倒是极为活跃,在木匣子中一抖一抖的,估计是快到了。徐守光看着木匣子中的磁石,心中不禁盘算着要如何去找到柳天行,又该如何去对付他。

        这时,远处雾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听起来像是打斗的声音,正是从方才豺去的方向传过来的。几人一下子都跳了起来,拿了各自兵器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徐守光冲在最前面,穿过雾气,徐守光很快便瞧见了豺的身影。此时的豺正举着斩骨刀挡在身前。在豺身前有一个小童,这小童身高与豺相仿,穿着一身由荷叶莲花制成的衣服,双手正举着一杆莲花枪,对着豺使劲往下压。

        豺举着斩骨刀的手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了,眼见莲花枪枪尖离自己越来越近,豺左手只得弃掉拐,抵在斩骨刀刀背上,这才勉强撑住,不让那莲花枪枪尖继续靠近。

        徐守光见此情景,连忙一个跃步冲了上去,右手迅速抽出涓溪,向那使莲花枪的小童挥砍过去。可这时,徐守光突然感觉有一道劲风从自己上方传来,他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整飞快接近他。徐守光不敢怠慢,立马改变方向,朝着侧面一个翻滚躲了过去。

        只听见“嘭”的一声,一抹白色身影如流星般砸在徐守光方才所在的位置,顿时地面上被砸出一个一尺来深的大坑,深坑周围的雾气瞬间向外散开,空气中弥漫着尘土和碎石的味道。那白色身影从坑中直起了身子,只见来人身高八尺,一袭白袍,衣袖中长着一对宽大的翅膀。这人脸倒是生的好看,面容宛如山间清泉,洗净了世俗尘埃,带着一种不染纤尘的纯净,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飘逸出尘的气质。他的眼睛深邃而明亮,宛如夜空中最耀眼的星辰。一缕缕如墨发丝随意地垂落,增添了几分俊逸不羁的味道。

        来人望向眼前的徐守光,脸上表情冷漠无比:“大胆奸贼!还不快把解药交出来!”

        徐守光被他问得一脸懵,什么解药...解药!徐守光立马反应过来,这怕就是柳天行惹出来的祸!于是,徐守光赶忙解释道:“误会!误会了!”

        “呸!什么误会!这上岛的外人个个都是贪婪之辈,哪有什么好人!云中君,别跟他废话,直接杀了,再去搜尸体找解药便是!”持莲花枪的童子啐了一口,而后手上又多添了几分力道。

        豺弃了拐后,本就是一只脚勉强站立,现在那童子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豺立马站不住了,扑通一下便坐到了地上。

        见豺倒下,那童子立刻向着豺刺出莲花枪。徐守光见此赶忙要上前去救,可云中君一眼看出徐守光的意图,一步拦在徐守光身前,迅速向前甩动羽翼。徐守光瞧见云中君攻了过来,连忙一下止住脚步,向后跳开。幸亏徐守光撤步及时,云中君翅膀前端的长羽毛如一把把锋锐的尖刀,只是将徐守光的一缕前发切断。

        但徐守光跃不过云中君,豺那边就万分危险!眼见莲花枪对着豺的喉咙就刺了过去,这时,一把红色油纸伞从雾气中飞了出来,正好挡在了豺的身前,将那莲花枪挡了下来。紧接着,就见红伞陡然一收,晁千代手持孤鹜剑快速刺向身前的童子。

        这一击来得极其突然,那童子见了赶忙向后退走,但胸前荷叶还是被孤鹜剑削下了一个角。

        晁千代乘胜追击,握着孤鹜剑有接连向着那童子刺去,童子手握长枪,距离虽长,但面对近身短打却也只能被动防守。

        趁着晁千代利用凌厉的剑势将那童子逼退,狸也飞快跑到豺的身边,一把扛起豺,把它背到了稍远一些的地方。

        云中君听见身后声响不对,连忙回头看去,就见晁千代正压着那童子打,眼见那童子就要不敌,云中君一甩翅膀,将几根如飞刀般的羽毛射向晁千代。

        此时晁千代一剑快过一剑,正全力攻击前方的童子,全然没有注意云中君这边的几根飞羽。徐守光见状,连忙大声提醒道:“千代!小心!”

        晁千代听见徐守光提醒,这才注意到飞羽袭来,她赶忙打开落霞伞,将飞羽尽数挡下。

        虽然这一招没有伤到晁千代,却也打断了她的攻势,莲花枪童子缓了过来,双手在枪杆中间一扭,立马将那杆长枪变作了两杆短枪。随后,他趁着晁千代撑开落霞伞防御飞羽之机,快步上前,使短枪刺向晁千代。

        晁千代一转落霞伞方向,挡下这一枪,而后左手一收伞,右手孤鹜剑又对着前方童子刺出。不过,手持两把短枪的童子也不似方才那般慌乱,他左手短枪防守,右手短枪进攻,倒也跟晁千代打得个有来有回的。

        见童子短时间内不会落败,云中君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徐守光身上。只见他张开双翼,双脚猛地一蹬,整个人如白昼流星般,飞快地冲向了徐守光。

        徐守光知道眼前这云中君必然是把自己当做柳天行一党,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自然也不愿意跟云中君动手。眼见云中君冲了过来,徐守光只好向侧面躲闪。但不想这云中君在如此高速的运动中却也十分灵活,他身子一转,冲锋轨迹划出一条优美的弧形,而弧形的终点,便是徐守光现在所在的位置!

        云中君正高速接近徐守光,待到靠近徐守光身前时,云中君将两只翅膀交叉叠在一起,将翅膀前端的锋锐羽毛对准徐守光同时横斩过去。徐守光眼见躲不过去了,只好抽出涓溪,架到身前格挡。

        锋利的羽毛和涓溪咬在了一起,云中君和徐守光相互较着劲。徐守光赶忙趁机再次喊道:“咱先别动手,你听我解释,这真是误会!”

        “误会...你们对凤仙下毒时也是误会?”云中君显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只见他翅膀最前端的几根羽毛快速振动起来,紧接着,这几根羽毛就如离弦的箭般对着徐守光就射了过来。

        如此之近的距离下,徐守光根本没办法躲开,他只好使出幻鳞,召出一个由半透明绿色虚幻鳞片组成的护盾,将这些飞羽尽数挡下。

        护盾挡下飞羽的同时,也把云中君从身前弹开,云中君清秀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惊讶的神色,眼前这小子居然能像他们一样使出妖丹绝技。不过这一抹惊讶很快便被消失不见,云中君很快便又恢复了之前那张瞧不出表情的冷漠脸。

        虚幻护盾很快崩溃,就在护盾崩溃的这一瞬间,云中君又如同方才一般发起了冲锋。这次徐守光显然已经知晓云中君的招式路数,他左手从如意袋中调出两枚飞针,对着冲过来的云中君双眼就甩了过去。云中君连忙将翅膀抬到身前互住双眼,用坚硬的羽毛将飞针挑开,而后他将翅膀放下,看向眼前。可眼前哪还有徐守光的身影...

        忽然,云中君只觉得头顶上方似有什么在快速接近,他连忙抬头,只见徐守光正如他最开始的招式般,持着唐刀快速从头顶斩落。云中君连忙将两只翅膀架起防下徐守光这一刀,但他忽然间感到自己的翅膀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怎么抬也抬不起来。他连忙用余光向下一瞟,只见两条虚幻的傀儡丝从地面上伸出,正牢牢地缠着他的一对翅膀。

        “吾命休矣...”云中君叹了口气。从空中落下的徐守光手中唐刀准抵在云中君的脖子上,但他却没有将唐刀砍下去,反而一闪身越过云中君,紧跟着一个箭步冲到那莲花枪童子身前,一刀上挑,将马上要刺中童子喉咙的孤鹜剑挑开。

        晁千代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徐守光,而徐守光看着眼前那同样吃惊的莲花枪童子,将唐刀一手一收,说道:“他们不是敌人...”

        此时,云中君翅膀上的傀儡丝也已经到了极限,傀儡丝迅速瓦解,云中君又恢复了行动能力。见徐守光似乎确实没有恶意,云中君也不再动手,他来到童子身前,将他搀了起来,而后看向徐守光的眼睛,问道:“说说吧,你们是何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