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云中君并没有接过药汤,而是看着徐守光。徐守光明白了,于是端起药汤喝了一小口,这药汤可真是不好喝,大概是因为有五味子的缘故,但没办法,为了让云中君打消顾虑,徐守光也只得捏着鼻子把药汤往肚里灌。

        见徐守光喝了一口,云中君这才接过药汤,他唤来莲花妖童,让莲花妖童带着徐守光去找晁千代她们,而后便振翅高飞,向着梧桐树的方向去了。

        徐守光跟随着莲花妖童,很快便来到了晁千代、狸、豺所在的一个茅草屋。茅草屋门外有好几只小妖立着,时不时就往门里看一眼。徐守光一进门,便瞧见狸和豺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大口大口地吃着鱼肉。晁千代瞧见徐守光来了,赶忙上前去问:“怎么样了?”

        “已经给凤凰配好了药汤,等到明日清晨凤凰便可以醒来。”徐守光回答道,随后他又仔细看了看晁千代、狸和豺,问道:“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

        “没有为难,吃喝管够,就是不让走!”狸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抢着回答徐守光。

        豺也是大口嚼着鱼肉,含糊不清地哼了一句:“嗯呐...”

        “他们还是对我们不放心...”晁千代小声说道。

        “他们之前吃过亏,换做是咱们,说不定也是这样的。耐心等着吧,等明早凤凰醒过来就好了。”徐守光说罢,也不去多想,也坐在桌前吃起了鱼肉。

        夜晚,等到晁千代、狸、豺都睡着了,徐守光小声唤着小白:“小白,在吗?”

        “...怎么了?”小白打着哈欠回答道。

        “你说,这柳天行为何要给凤凰下毒呢?”徐守光不理解柳天行的动机。

        “你怎么这么笨呀!当然是为了梧桐树那取不尽的灵力呀!”

        “什么意思?”徐守光还是没听明白。

        “因为有凤凰在,梧桐树的灵力只能由凤凰来支配,就像云中君、风狸他们的力量其实都是凤凰分配给他们的。但倘若凤凰不在了,梧桐树便处于一种无主状态,柳天行只要施以对应的法术,便可以让梧桐树认自己为主。那时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取代凤凰,拥有无穷无尽的灵力!”

        “这样啊...”徐守光恍然大悟。

        “以后问这种问题前自己先动动脑子想想,别老打扰我休息!”小白嫌弃地对徐守光说着,而后又打了个哈欠。

        徐守光并没有在乎小白的嫌弃,他赶忙叫住小白:“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快说,别耽误我睡觉!”小白催促徐守光赶紧把问题一气问完。

        “我就是想问问...”徐守光压低声音,与小白悄声说着些什么。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徐守光还在梦中,便隐约听着屋外面有人喊:“徐大侠,可醒来了?”

        徐守光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他仔细听着屋外的动静,不多会那声音又响起,是莲花妖童。

        “徐大侠,可醒来了?”

        “醒来了!进来吧!”徐守光在屋内应了声。

        随即,便看见莲花妖童一掀门帘进来了,进屋后的莲花妖童毕恭毕敬地给徐守光鞠了个躬,而后很客气地说道:“徐大侠,凤凰大人醒啦,听说是您配的药汤,便让小的来请徐大侠过去,凤凰大人要亲自感谢徐大侠!”

        “哦,醒来了就好!你稍等...”徐守光说着,便去把晁千代、狸和豺都摇醒,说:“都准备一下,凤凰大人醒来了,咱们这就去见它。”

        随后,徐守光又问莲花妖童:“凤凰大人醒来的这个消息,是否还有其他人知道?”

        “目前只有云中君大人、风狸大人以及周围贴身的护卫知晓,等小的带徐大侠过去后,小的便立马再回来把这好消息告诉大伙儿!”

        徐守光听罢,却一摆手:“先不要把凤凰大人醒来的消息告诉任何人,不然这病治不了根!”

        莲花妖童听罢,思考了下,于是点头道:“那小的就依徐大侠的意思,先谁也不告诉!”

        徐守光点点头,而后便让莲花妖童带着他们四个一同向梧桐树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几人便随着莲花妖童来到了梧桐树下。徐守光之前是在树梢上,只能看到树的一部分,反倒没什么太多的感觉,但此时徐守光站在这梧桐树下,才真正感受到了这棵梧桐大树的雄伟和壮观。只见这参天的梧桐大树拔地而起,树干笔直挺拔,梧桐树枝叶繁茂,微风轻轻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此时的凤凰正站在梧桐树上,注视着徐守光一行人。徐守光看见凤凰正看着自己,急忙领着晁千代、狸、豺一起对着凤凰鞠了个躬。凤凰也微微点头示意,而后微微张嘴,用一种极为好听又十分庄重的声音说道:“你就是徐守光?”

        “回凤凰大人的话,在下正是徐守光。”徐守光毕恭毕敬地回答着凤凰的话。

        “是你的药化解了我体内的毒,说吧,你想要些什么?”凤凰问道。

        “不瞒凤凰大人,在下确实有所求...”徐守光开门见山,“只是,在下想要的并不是什么稀世珍宝...”

        “那你想要什么?”凤凰头回遇见有人不要赏赐,不禁有些好奇。

        “合作!”徐守光只说了两个字。

        “哦?”

        “在下从下毒的手法可以看出害您的人,此人便是唐门弃徒鬼手柳天行。而这个柳天行与在下也有些过节,先是设计杀死了在下的师父,后又抓走在下的朋友意图加害。可以说我与这柳天行不共戴天...”徐守光顿了顿,而后又接着说:“这柳天行想尽办法要害您,想必您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此人不若不除掉,想必日后还会继续为害云梦泽。您也不希望云中君和风狸成为下一个文鳐吧!”

        凤凰听完徐守光的陈述,思考片刻,而后说:“说说你的计划。”

        徐守光见凤凰愿意听自己的计划,便知道有戏,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云梦泽广袤,柳天行要真想躲起来,哪怕是云中君,也很难找到他吧...”说罢,他看向云中君,云中君见徐守光瞧了过来,便也点了点头。

        而后,徐守光又接着说:“所以,咱们索性不去找他,让他自己送上门来!”

        “自己送上门?”风狸满脑子问号。

        “就是说,将我已经中毒身亡的消息传出去,当那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必然会过来夺取梧桐灵力。那时我们再将他擒获。”凤凰显然也和徐守光想到一块去了。

        “没错!凤凰大人说的是!”徐守光急忙把功劳往凤凰身上推。

        “可是...”云中君眉头紧锁,又提出了一个问题:“若是咱们这么做了,那恶人仍然不露面怎么办?”

        “那咱们就给他演一出戏,逼着他露面便是!”徐守光心中早想过这个问题,于是便把这想法与众人说了一遍。

        当日下午,凤凰中毒身亡的消息如同一股狂风,传遍了整个云梦泽。原本宁静的部落瞬间沸腾起来,哭声响彻天地。大大小小的妖精聚集在广场上,无一不露出一副悲伤的表情。

        云中君和风狸站在众妖中央,云中君眉头紧锁,风狸则大喝一声道:“把那庸医给我带上来!”

        这话音一落,便看见徐守光五花大绑的被几个小妖精给推了出来。而后,风狸指着徐守光怒喝道:“就是这个庸医配的药方,凤凰大人在喝过药汤后,非但病情没好转,反而直接引发恶毒攻心,当场便薨了!你们说,该如何处置这个庸医?”

        众小妖一听风狸所说,顿时群情激愤,齐声喊着:“吊死他!吊死他!”

        风狸听众小妖一致说要吊死徐守光,便也不废话,直接挥了挥手。那几个推着徐守光出来的小妖精便一齐用力,把徐守光抬了起来,几步走到绞架上,把那老粗的绳索套在徐守光的脖子上。徐守光拼命挣扎,想说些什么,可无奈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硬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几个小妖精齐齐放手,而后绞架另一头一个强壮的河狸妖用力一拉绳子,徐守光整个人瞬间被向上提起。他拼命挣扎,双脚乱蹬,但却无济于事,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终于不再动了。

        风狸见徐守光不动了,于是又大声喊道:“现在庸医虽已除去,但祸首还未伏法!”

        紧接着,风狸一指眼前的云中君,厉声喝道:“这庸医便是云中君带来的!”

        云中君一听风狸点自己,顿感惊讶,连忙抬头看向风狸。风狸见云中君看过来,倒也不惧他,接着说道:“云中君,我云梦泽三神中最早跟随凤凰大人的...几千年的阅历和道行,会看不出这庸医?依我看,他便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要趁凤凰大人死后梧桐无主,夺取这梧桐的灵力!”

        “风狸!你说什么!”云中君脸上难得显出愠怒之色。

        “怎么,自己做的不敢认了?”风狸戏谑地看着云中君。

        “风狸,你冷静些!现在外敌未除,我俩切不可同室抄戈!”云中君喝道。

        “哼!你居心叵测,若从内部使坏,我云梦泽危矣!你若不除,我又怎么能安心对付外贼!”风狸哼了声,随后他又一摆手,只见几个风狸的亲信立马站了出来,对着云中君扑了过去。

        若是平日里,云中君要对付这帮小妖可谓是轻而易举,但今日不知为何,云中君像是浑身没了力量,竟落于下风。见此情形,许多小妖不禁相互之间交头接耳。

        “看来这凤凰大人一死,云中君的力量便被抽回去了。”

        “可不是嘛,你看他现在,打这几个家伙都吃力!”

        “呵呵,讲得好像你打他们能轻而易举似的...”

        这边小妖们议论纷纷,那边云中君已然快坚持不住了,只见他张开翅膀,原地转了个圈,利用锋利的羽毛把那几个小妖逼退,而后猛地扇动翅膀,直接冲入云霄,飞天遁走。

        这云中君飞天的本事是与生俱来的,众妖中没有一个速度能比得过他,云中君想逃,便没人拦得住他,所以风狸也只好作罢。

        云中君走后,众小妖议论纷纷,有的说云中君心虚,所以才选择飞天遁走;有的说风狸太过霸道,矫枉过正,牵连太广;有的说云中君与之前那神秘术士是一路的,此去便是搬救兵;还有的说风狸想独揽大权,这才把云中君逼走。

        风狸任凭小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胡乱猜疑着,也不做声。许久之后,等众小妖们嚼舌根子都嚼累了,风狸这才说道:“方才大伙儿也都看到了,凤凰大人薨逝后,我等的神力也都被梧桐神树收回,凭现在的力量,我怕是挡不住外面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所以,依我看,咱们需要尽快选出一位有德之人来继承凤凰大人的衣钵。”

        这很明显,凤凰和文鳐死了,云中君被逼走,只有他风狸才配得上这“有德之人”的称号。但这话又偏偏是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这给别人的感觉就很虚伪。云梦泽之前在凤凰的带领下,众妖都还算是有几分风骨,此时众妖都选择默不作声,这让风狸十分尴尬。

        “也是!选继承者是大事,确实不可草率!那这样,就由我先布置仪式让梧桐神树认主,之后等我们选出了德行兼备的继承者后,我再把这位置让予他!”眼见软的不行,风狸干脆直接来硬的。

        风狸此话一出,众妖之中一片哗然,纷纷暗骂风狸吃相太难看。但骂归骂,众妖还是畏惧风狸的火爆脾气,也没谁敢真的站出来阻止。

        风狸见此,也不啰嗦,直接唤亲信把仪式需要的蜡烛、神符等器具抬了上来,将法台对着梧桐树的方向一布置,便要开启仪式。

        而就在这时,众妖中突然传出一句沙哑的喊声:“住手!”

        风狸闻声回头望去,方才沙哑声音周围的众妖纷纷向两边闪开,只见龟大夫立在众妖中间,两只眼睛愤怒地看着对面的风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