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几天后,云梦泽妖怪部落中,狸和豺俨然已经和这里的妖怪们打成了一片,特别是和那个莲花妖童,几个家伙经常约着一起去捉鱼,然后拿着捉到的鱼去找徐守光烤着吃;云中君在吃过徐守光配的药后,体内的毒也消得差不多了,后面几天每日都由风狸陪着去龟大夫那儿,由龟大夫开些调理的汤药;风狸这个家伙,仗着龟大夫的内疚心理,每回配云中君去的时候都顺些药丸当零嘴磕了,龟大夫只当是没看见,其实他心理明镜儿的,等哪天他回过味儿来,往药丸中加点东西,估计够风狸受的。

        这些天徐守光和晁千代都被安排在妖怪部落的一处较为干净的茅草屋内,这几日,徐守光见豺和狸在云梦泽融入得挺好,他也就放心了,昨日他和晁千代商量了下,决定在今日出发。

        临行前,他特意去见了下凤凰。他让晁千代在村口等着,自己则在小妖的引领下,再次来到了凤凰栖息的梧桐树下。

        “要走了吗?”凤凰的声音依旧优美而庄严。

        徐守光对着凤凰鞠了一躬道:“是的,这些天多谢凤凰大人的款待了!”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凤凰猜到徐守光的用意。

        “是的,之前在和柳天行的战斗中,凤凰大人将灵力引入在下的体内,让我体内的真气有所突破。所以,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说吧。”

        “小白。”徐守光唤了声小白。而后,就见一个浑身雪白的小白鹿从玉扳指中化跳了出来。

        凤凰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小白:“器灵?”

        “正是,小白是我这伏魔镇邪宝轮的器灵,他曾经跟随张天师一路降妖伏魔,后遗失许久,因缘际会下被在下在土地庙中找到。只是在下找到小白的时候,他的灵力已所剩无几。在下有一块玉佩,事关在下的身世,小白有办法解开这玉佩的秘密,但他现在灵力不足,所以,在下恳请凤凰大人能再显神通,为小白也灌注些许灵力,让他能早日帮在下解开玉佩的身世之谜。”

        “器灵本身不在六道之中,小白的修炼与你不同,与云中君不同,与所有人都不同,你们可以借用梧桐神树的灵力,但他所吸收的每一份灵力都是需要自己亲身经历过。否则,就算是我有意将灵力引导到他的体内,他也无法吸收...”凤凰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样啊...”徐守光有些失望。

        “是的,所以,任何强大的器灵一定都是依靠主人带着他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不过,我云梦泽灵气充沛,如果你有时间,愿意等的话,也可以留在我云梦泽中让小白慢慢成长。”

        “啥事不干也可以?”徐守光问的很直接。

        “...嗯,是的。”凤凰有些尴尬。

        “那需要多久他能帮我解开这玉佩之谜呢?”

        “二百年左右吧。”

        “...”

        凤凰见徐守光闷闷不乐的样子,又开口说道:“二百年对于凡人来说确实有些久了,这个我没办法帮你,不过,如果你要继续去修炼的话,我有几样东西可以送给你...”

        一听说有东西拿,徐守光两眼顿时一亮。只见凤凰翅膀一张,从五彩树枝筑成的凤凰巢中慢慢浮起三个凤凰羽毛和一颗紫色的妖丹,向着徐守光缓缓飞了过去。徐守光赶忙伸出双手,将凤凰羽毛和妖丹稳稳的接到了掌中。

        “这三根凤凰羽毛是我赠与你的法宝,每根羽毛都可以在瞬间帮你补充满灵力,能帮你应急;至于这妖丹嘛,也算不上是我送的,是你除掉的那恶人柳天行体内的妖丹,你或许能有用...”

        徐守光收好这几样东西,便与凤凰道谢,在寒暄几句后,徐守光便起身告辞。

        离开梧桐树后,徐守光一路向着村口走去,远远地就瞧见晁千代在村口等着。在她身边还有狸和豺,云中君和风狸也来了。

        瞧见徐守光来了后,风狸首先开口:“就走了吗?”

        “嗯。”徐守光点了点头。

        “我之前听云中君说你本事不小,我本不信,直到你把那大蜈蚣给打败!这我本还想着和你较量一下的,看来要等下次了...”

        “嗯,下次,一定有机会的,到时还请风狸大人手下留情!”

        “哈哈哈,留情留情!”风狸很吃马屁那套。

        徐守光走到狸和豺跟前,狸看着徐守光,脑袋往边上一偏:“黑风山的事儿就过去了,咱们两清了!”

        “哈哈哈,好,两清了!”徐守光眯着眼笑着。

        狸又偷偷瞄了徐守光一眼,声音不大地说道:“不过,你以后也可以常来云梦泽...云中君他很想你...”

        一听狸这么说,云中君一张冷漠脸便看了过来。狸一见云中君瞧过来了,心里一慌,赶忙改口道:“是黄皮...黄皮他很想你...”狸想了想,又加了句:“做的鱼...”

        “嗯呐!嗯呐!”豺使劲地点着头。

        “放心吧!我身上有磁石,随时都可以过来的!”徐守光把装着磁石的木匣子举到空中晃了晃。

        徐守光又看了看云中君,他还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于是徐守光对着云中君点了点头,而后转向晁千代:“走吧!”

        这时,云中君一挥翅膀,只见徐守光和晁千代前方的雾气自动向着两旁散去,竟开出了一条路来。徐守光便和晁千代便顺着云中君开出的这条路走向远方。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徐守光找到了之前他们停在湖边的木筏子,他将木筏子推下水,让晁千代跳了上去,而后自己撑着竹篙,回到了之前遇到玄蝎君的那个地方。

        之前徐守光担心可能会离开很久,于是出发之前就把马儿都放跑了,这一回来,想到还要走路返回襄州,徐守光不禁有些头疼。

        他与晁千代顺着路一路走着,很快便又到了黄昏,徐守光正想着该在哪儿生个篝火过夜,忽然,他望见前方路边居然有一个奇怪的小木屋,那小木屋不大,长宽也就是半间房不到,高度差不多刚好一人高。只是在这小木屋前方,竟然立着一面酒旗,上面歪歪扭扭写着“有问客栈”几个大字。

        “呦!这小木屋也能做客栈,在里面站着睡吗?”看着酒旗上的“有问客栈”几个字,徐守光不禁心中暗笑。不过笑归笑,他还是打算去看上一看,这马上就要天黑了,总不能真再在外面生个篝火凑活过吧,这沼泽地蚊虫多,虽然他吃过蟾皇胆,蚊虫不叮咬他,但晁千代呢?

        于是,徐守光与晁千代走到这客栈跟前,只见客栈前两个木头门也是格外简陋。徐守光推开木头门,只见门后面是一个向下的台阶,台阶直接是泥土制成的,只是普通泥土是稍微夯实了下,台阶两边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挂着一盏小油灯。这些小油灯的距离似乎是经过精心计算过的,在一盏油灯的灯光马上就要照不到的地方,便刚刚好进入了下一盏油灯的照亮范围。

        楼梯等台阶有些窄,徐守光怕晁千代摔着,便牵着她慢慢向下走去。大概下了几十个台阶,终于不再向下,转而是一个幽深的长廊。徐守光与晁千代顺着长廊一直走了百余步,便到了一个稍微大些的大厅里。

        比起之前的小木屋和长廊,这大厅可气派多了,首先这大厅长宽皆有两百余步,挑高足有两层楼那么高,大厅顶上悬挂着好些烛台,不像楼梯和走廊那么省,大厅中烛台上的蜡烛统统点燃着,烛光将整个大厅照得灯火通明的。大厅中间摆着好十好几副桌椅,约有一半上坐了客人。说是客人,实则也都是在旅途中的野妖怪,这些野妖怪有的独自坐一桌,有的三五成群坐一桌,竟然显得这客栈生意还不错。

        徐守光抬眼扫了一圈,发现柜台在他们的正对面,于是便拉着晁千代向柜台方向走去。这时,突然一只毛茸茸的手拦在了徐守光身前。徐守光顺着这手看了过去,原来是一只猴妖,猴妖扫了一眼徐守光和他身后的晁千代,见这两人生得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像是比较好欺负的,便露出一脸凶相:“住店?”

        徐守光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前方的柜台:“我去那儿,劳驾让个道儿”。

        “哼!让道可以,交点买路钱!”猴妖把手掌向上一摊,脑袋撇向一边,与他同一桌的几只小猴妖也纷纷做出狰狞的表情。

        徐守光笑了笑,也不与这猴妖计较,转身要从另一桌的过道绕过去。

        这猴妖见此,不由眉头一皱,“嘎嘎”尖叫了两声,从桌上一跃过去,把另一条道也拦住了。其他的几只小猴也纷纷围了上来。

        “不交买路钱,休想从这儿过去!”猴妖龇着尖牙吼道。

        徐守光一见这猴妖明显是不想放他们过去,便笑着问道:“这买路钱怎么个交法?”

        猴妖见徐守光问这,便心想着面前这软蛋服软了,于是张口便说:“金银珠宝,灵芝药草,若都没有也没关系,我猴五爷给你个机会,留下一只手也行!”

        一听这所谓猴五爷这般说,徐守光笑了笑,对着眼前猴妖说:“那成,你可瞧好了...”

        猴五爷一听,立马伸直了脖子贪婪地看向徐守光,想看看他要拿出什么好宝贝来。可就在这时,徐守光一个巴掌扇了过来,直接把那猴五爷打的原地转了三圈,趴在了地上。众小猴妖见状,吃了一惊,连忙七手八脚地把那猴五爷扶了起来。

        猴五爷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他揉着脸蛋,刚刚被扇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而后他恶狠狠地看向徐守光:“你敢打我?”

        徐守光瞧见猴五爷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是你让我给你留个手印的吗?一个不够,我还有...”

        “....臭小子,你竟敢戏耍我,当真活得不耐烦了!”猴五爷怒了,而后他一挥手:“小的们,去把这不知死活的臭小子给我砍成人棍!”

        小猴妖们一听猴五爷下了令,纷纷龇着牙就要冲上去,而就在这时,从柜台处传来一个声音:“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敢在我这里撒野!”

        这声音一出,众猴妖瞬间都不敢吭声,几只小猴妖纷纷从桌上爬了下来,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凳子上。而方才还嚣张跋扈的猴五爷,此时也乖巧地像只小猫,弓着身子几步小跑到了柜台前方。

        徐守光也很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这群顽劣的猴子也如此听话。他转过头看向柜台,只见柜台上方空空的,没看到什么人影。

        “猴五,是你呀!”那声音显然认识这猴妖。

        猴五爷连忙一个劲的摇头摆手,而后它手指指向徐守光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是这俩不知死活的凡人,他们进来就搞事,我也只是帮着您去教训教训他们!”

        徐守光这才晓得这掌柜的个子矮,于是他站起身来,想猴五爷前方看去。只见一个矮状的身躯站在猴五爷面前,他浑身黑毛发亮,小眼睛,长鼻子,龅牙齿,看上去十分眼熟,这不就是之前那大鼹鼠吗!

        大鼹鼠也顺着猴五爷的手指看了过来,他一瞅见徐守光,原本小小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几分,赶忙笑着迎了上来:“徐大侠!是你呀!”

        徐守光也挺惊讶,在这里居然能遇到个熟人,于是笑着答了句:“哈哈,是啊。这不天有些晚了,就来这住个店。”

        “哦,徐大侠要住店呀...快,把最好的天字号房给徐大侠腾出来!”大鼹鼠大声喊着,柜台那边便跑出另一只大鼹鼠,抱着床被褥便朝着一个装修明显更好些的房间走了去。

        徐守光瞪圆了眼睛,指着那只抱着被褥的鼹鼠问道:“你儿子长这么大了?”

        大鼹鼠看了过去,连忙摆手:“哪里哪里,那是我二哥,来我这儿帮忙的。”

        “哦。”徐守光点点头。

        见大鼹鼠和徐守光聊的正起劲,猴五爷也看出俩人关系不错,连忙对着手下几只小猴妖偷偷使了个颜色,几只猴妖便一齐慢慢向通道处移了过去。

        “慢着,你买路钱不要了?”徐守光叫住了猴五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