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猴五爷本来想偷偷摸摸就这么溜走的,但被徐守光这么一叫,瞬间冷汗流了一脑袋,他哆哆嗦嗦地说:“不...不要了,之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黑三爷的朋友徐大侠,还请徐大侠大人有大量,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大鼹鼠黑三爷一听,这才晓得原来这猴五爷想敲徐守光一笔,顿时眉头一数:“怎的,来我店里敲竹杠敲到我兄弟头上了?”

        “不敢不敢,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猴五爷一听黑三爷这话,连忙跪了下来。

        “哈哈哈,反正我也没吃亏,这次就放了他吧。”徐守光倒是很豁达。

        见徐守光也不追究,黑三爷也就借坡下驴,对着猴五爷大喝一声:“看在我兄弟的份上,这次饶了你,下回再让我看到,小心扒了你的猴皮!还愣着干什么,等着开席吗...快不快滚!”

        见黑三爷发话了,猴五爷这才领着一帮猴子猴孙们灰溜溜的从一个通道溜了出去。

        徐守光见黑三爷在众妖怪面前如此有派头,完全不似前些天那个被大赤链蛇欺负的大鼹鼠,不禁好奇问道:“我说大鼹...不,我说黑三爷,这几日不见,如今的你怎么做到的,竟然在众妖怪中如此威风?”

        黑三爷见徐守光问自己,便偷偷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压低声音说道:“这还得多亏了徐大侠你们几位...”

        “我们?”蹲在地上的徐守光疑惑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是啊,那大赤链蛇之前一直带着他的徒子徒孙们在随州这里称王称霸,随州众妖怪因为惧他的赤链毒,于是都避他三分。但自从徐大侠你们几位把那大赤链蛇给除了后,黄皮兄弟还把那大赤链蛇的蛇肉分给了我那些孩子吃,孩子们自打吃了大赤链蛇的蛇肉后,各个都变得身强体壮,以一当十。在加上所有妖怪都知道大赤链蛇是被孩子们的干爹除掉的,所以现在各个都对我毕恭毕敬的。一来是惧怕我那些不得了的孩子们,二来是惧怕他们身后的你们。”大鼹鼠说得那是一个唾沫横飞。

        “哦,这样啊...那恭喜你了,黑三爷!”徐守光一抱拳。

        “哪里哪里,托几位的福!托几位的福!”大鼹鼠黑三爷现在说话有几分狸那个味儿。

        而后,徐守光和黑三爷又好一阵寒暄,直到一只个子大些的大鼹鼠领着几个小崽子端着热气腾腾的菜摆了满满一桌子。徐守光一瞧,都是以菌菇为主。这大鱼大肉吃惯了,换个口味似乎也不错。

        徐守光与晁千代坐在桌前,大个子鼹鼠立马给他俩座位前各上了一道热气腾腾的菌菇汤。汤面上飘散着诱人的香气,让人不禁垂涎欲滴。晁千代优雅地拿起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着这美味的汤;而徐守光就没这么讲究了,他毫不客气地捧起大碗咕嘟咕嘟直接往肚子里灌。

        “怎么样,味道如何呀?”大个子鼹鼠见徐守光一口气将菌菇汤喝了个干净,于是咧着嘴,龇着大龅牙,笑着问徐守光。

        “美味美味!还有吗?”徐守光用袖子一擦嘴巴。

        “有,有!马上来!”大个子鼹鼠一听徐守光夸赞,得意坏了,赶紧抱着大碗去后厨去了。

        “这是我大哥,黑大郎。它打小就喜欢做菜,一直以来都想做个厨子,我这有间客栈开起来后,便让他做了我客栈里的主厨,这也算是圆了他的梦了。”黑三爷指着大个子鼹鼠黑大郎的背影说道。

        “哦,那他还真适合...等等...你的客栈叫什么?”徐守光忽然想到了什么。

        “有间客栈呀...”

        “...那你门口的酒旗上咋写的是‘有问客栈’呢...”

        “...那上面写的不是有间客栈?”

        “不是。”

        “这...这,我不识字,便请了随州妖怪中开私塾的山羊先生来帮忙代笔,没想到这老山羊自己也是半桶水呀...”黑三爷一跺脚骂道。

        “不碍事,给我支笔,我给你把那一横给添上,就当是我谢谢你请的这顿饭了。”徐守光一拍胸脯。

        “...这,要不还是等吃过饭再去吧...”黑三爷有些不好意思。

        “嘿,就这一笔能耽误多少时间呀,写了再吃不迟!”徐守光想起说书先生之前讲过的关公温酒斩华雄的段子。

        “...那好吧,那徐大侠请随我来...”黑三爷见徐守光执意要先写完再吃饭,便只好起身引他去。

        顺着来时的通道,徐守光与黑三爷一行人很快便来到小木屋门口。徐守光接过黑三爷递过来的一支蘸着墨的毛笔,一跃到空中,胳膊一扫,潇洒地在“问”字中间添了一横,而后轻盈落地,他一撩刘海,问黑三爷:“怎么样,写得如何?”

        “好!真是太好了!徐大侠,咱们抓紧点,还有好些酒旗没写呢...”黑三爷语气有些敷衍,他似乎挺着急。

        “还有?”徐守光眼睛睁得溜圆地看着黑三爷。

        “嗯,为了能招揽到更多客人,我这有间客栈在附近挺多路上都有入口,每个入口前面都挂了酒旗。”黑三爷点了点头。

        “挺多路口...还有多少个啊...”徐守光好奇问道。

        “不算这个的话,还有九十八个...”

        九十九个入口,想必是每个孩子都给他这有间客栈挖了个入口和通道...

        徐守光无奈,自己吹下的牛,怎么也得做完,于是徐守光跟着黑三爷跑动跑西,一直忙到了后半夜,等再次回到大厅后,原本热气腾腾的菌菇汤都已经凝固成块了。

        晁千代等了徐守光许久,一直不见他来,于是便先去那天字号房里歇息了。黑三爷引着徐守光来到天字号房的隔壁,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指着房间门说:“这是本店地字号房,徐大侠也早点歇息吧...”

        徐守光累了一晚上,也实在没心思再跟黑三爷寒暄,草草应了声便进屋倒头就睡。

        直到第二天晌午,徐守光才睡醒,一出地字号房间门,就看见晁千代正和一群小鼹鼠玩击鼓传花。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一只小鼹鼠在中间敲着鼓,其他小鼹鼠则统一用一只手传,传的不是别的,正是晁千代。

        这时鼓声忽然停了下来,晁千代刚好被传到一只个子小小的小鼹鼠手里,这小鼹鼠显然力气没前面的大,这举着举着,就开始东倒西歪起来,而晁千代和其他小鼹鼠则笑个不停。

        “难怪这黑三爷可以称霸随州了...”徐守光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巴掌捂住脸,转身去找黑三爷了去了。

        此时黑三爷正在柜台上翻着账本,看着看着就见他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徐守光问道。

        “...算了,没什么...”黑三爷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说了。

        “有话直说就是!”徐守光一皱眉头。

        “这今早到现在就没几个客人来...”黑三爷又叹了口气。

        “咋了,那猴子使坏了?”徐守光问道。

        “不是,不是!他哪有这个胆啊。”黑三爷连忙摆手,顿了顿又接着说:“最初我也不知道是为啥,于是我便去一个店门口,见着一个原本想住店的小耗子妖,它只是瞧了一眼酒旗上的字,便扭头就走了,我急忙追上去,问它为何呀...”

        “为何呀?”徐守光也好奇。

        黑三爷说道这里,又叹了一口气:“那小耗子妖说他是慕名要住我们‘有间客栈’的,我上前拉住他跟它说我们这就是,结果那小耗子妖直接一甩手,指着我鼻子就骂,说我是个冒牌货。”

        “这是为何呀?”

        “它说我们随州十里八乡所有小妖怪的字都是那山羊先生教的,间字中间没有那一横!”黑三爷看徐守光的眼神似乎有点奇怪。

        “...”徐守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没事,我已经打发我二哥去找山羊先生再订做一批酒旗了,到时重新换上便是...”

        “...”徐守光彻底无语了。

        调整了好一阵子后,徐守光总算缓了过来,他见此刻黑三爷正好也不忙,便问道:“黑三爷,有个事儿求你帮个忙...”

        “啥事?只要你别再乱改我酒旗都行!”黑三爷此刻心思都在酒旗上呢。

        “...”徐守光现在听见酒旗就头疼,他顿了顿,而后说:“我们从云梦泽回来后,也没个马儿做脚力,黑三爷要是方便的话,帮我搞两匹马儿来呗...”

        “哦,这个好说,我一会就给你弄来。”黑三爷拍着胸脯答应道。

        徐守光先谢过黑三爷,而后一回头,见晁千代和小鼹鼠们还玩着呢,徐守光既不想加入他们,也不想打扰他们,于是便独自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小白的声音突然在徐守光耳边响起:“徐守光,前几日你斗败柳天行后,我便将他的妖力收了进来,直到刚刚才完全吸收完。我现在的能力又有了一些提升,你把那玉佩拿出来,我试试看能不能再帮你解开一部分封印。”

        听小白这么说,徐守光连忙把玉佩掏出来拿在手里,和以往一样,玉佩中慢慢浮出一幅黑白画卷。

        这次画卷一展开,就见之前那个衣着华贵、温文尔雅的王妃,怀中抱着一个襁褓,正焦急地左右踱步。这时,一个王府侍卫统领打扮的人一推门,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进门后,那侍卫统领见着了王妃,连忙单膝跪下,一抱拳道:“王妃,神策军已将我杞王府给团团围住了,杞王殿下正带着兄弟们与神策军交战,他让属下前来护送王妃先行离开!”

        “杞王还在,我又怎能走!快,速速带我去杞王殿下那里!”王妃急着眼泪流了出来。

        “杞王殿下料到王妃必然不肯先离去,便让在下转告王妃,要您想想您怀中的复儿!”

        “复儿...”王妃听罢,低头看着襁褓众那婴儿的脸,眼泪滴在婴儿的面颊上,婴儿顿时哭了出来。

        “王妃!您在这里,杞王殿下必然分心,这样反而更危险,您还是让属下先护送您跟少主逃出去吧,只有您安全了,杞王殿下才可以毫无顾忌地突围...”侍卫统领那满是泥污的脸上两道泪痕清晰可见。

        王妃看着怀里的婴儿,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

        “好!请王妃带上少主跟紧属下,此时杞王殿下正亲自带兵把神策军主力吸引至王府东南角,咱们就从西北角突围!”

        说罢,侍卫统领引着王妃来到了门外。门外还有十来个王府侍卫,见侍卫统领和王妃出来,便自觉护在了两边。一行人穿着小道,很快便来到了王府西北角。侍卫统领一跃跳上院墙,往外一看,果然把守此处的神策君并不多,也就十来人,他对下方众侍卫打了个手势,于是众人纷纷上墙,一齐跃下,将把守此处的神策军迅速砍杀殆尽。

        但这动静却惊动了不远处的另一队神策军,护军中尉一见杞王府侍卫护送着一对母子杀了出来,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连忙指挥手下神策军杀了过来,自己则从身后掏出一把弩,对天放了一支响箭。

        响箭尖锐的声音立马吸引了周围所有神策军的注意,越来越多的神策军向这边涌了过来,侍卫统领正提着刀要迎上去,却被身边一位王府侍卫一把拦住:“大人,王妃和少主还得拜托您,这里就交给我们了!”说罢,这侍卫举起握着刀的右手,对着其他人大喊:“为杞王尽忠!”而后便迎着潮水般涌来的神策军冲了上去。

        其他侍卫见状,也不畏死,纷纷喊着:“为杞王尽忠!”而后也都迎上前去,用血肉之躯阻挡住神策军。

        侍卫统领眼中尽是泪,他一咬牙,低下头对着王妃说道:“请王妃随属下快走!”

        王妃点了点头,怀里抱着婴儿,跟着那侍卫统领穿进了小巷子中。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徐守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那王妃怀中婴儿真是他,那他的父亲杞王生死如何,王妃又是否成功逃脱了,徐守光想着这些问题,脑袋不禁一阵发胀。

        “看来还得去一趟邓州问一问杨公...”徐守光心里想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