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一个时辰后,地字号房间内,徐守光正躺在床上想着跟自己身世相关的事儿,就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他起身去将门打开,原来是黑三爷。

        “徐大侠,脚力我搞到了,只是...”黑三爷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了?”

        “只是咱随着这儿地处偏远,我问了好些妖怪,都没个正儿八经的马儿,实在没办法,我便给您弄了两头驴子。你看...”黑三爷试探问着。

        “哦,有驴子也挺好,总比用两条腿强!”对于黑三爷能在这么短时间弄到两头驴子,已经超出徐守光原本的预期了。

        “那成,那驴子我就拴在客栈门口。”黑三爷想了想,又补充了句,“你们之前进来的那个门口。”

        “好的,那多谢黑三爷了,我们在这里也叨扰一日了,一会我们便出发了,提前跟你说声。”

        “不叨扰,不叨扰的!现在世道不太平,那您路上也请小心。日后若有机会,也欢迎常来咱这‘有间客栈’。”

        “好的,一定,黑三爷多保重!”徐守光双手抱拳行了一礼,而后便叫上晁千代,从来时的通道出了门。一出门口,果然在旗杆子上拴着两头驴子,二人解下缰绳,跨上驴子便沿着道路向北边继续前行。

        驴子终究不比马儿,一连走了好几日,徐守光和晁千代才又回到了之前的襄州。这几日再没遇到什么客栈,二人若是遇到人家,便到人家家里凑活一晚,若是没遇到人家,就在荒郊野地里生一团篝火将就一夜。如今刚到襄州,徐守光和晁千代便找了个看起来还挺干净的客栈住了下来,好好地歇歇脚。

        一夜无话,第二日,徐守光起得早,也没去找晁千代,就去襄州城的东市逛逛,好补充点什么物资。逛了一上午,徐守光把各种调味料啥的都补了个遍,而后便往回走。

        走着走着,徐守光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只见一个穿着道袍,手拿桃木剑的道士,连滚带爬地从他面前穿了过去,道士后面还追着个几个人,那几人边追边喊:“许道长,你可不能走啊!”

        那姓许的道士才不管后面那帮人怎么喊,头也不回继续向前跑,一边跑着一边丢下一句:“不行!那妖物太凶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时,街道两边的人也纷纷议论着。

        “黄家那小娘子也不知道招了个什么鬼东西在身上,一天到晚捧着个破铜镜,不吃不睡的,人现在都憔悴得不成样了!”

        “可不是嘛,她家人为了她也是请了好几位法师来了,都瞧不出个什么来,于是这才花大把银子请了那许半仙许道长来瞧,但方才见许道长那样,估计是瞧出了点门道,但是对付不了...”

        “哎,可惜了黄家那小娘子一副好皮囊...”

        “你叹什么气,人家黄家小娘子就算这样也轮不到你,别人李家大公子老早就给黄家下聘了。”

        “你知道什么,李家一听黄家小娘子出了这事,连夜就把婚给退了...”

        “当真?”

        “骗你作甚,人家李家大公子现在跟他表妹好上了...”

        “那个做铜器生意的霍老爷的女儿?”

        “可不是吗,要我说他俩才是真般配,一家拿下全襄州的布匹生意,一家揽下了全襄州的铜器生意,这才是门当户对!”

        徐守光其实也没想听这些八卦,只是随着他修为的增长,耳力也是越来越好,别人说些什么,他都能听得个真切。

        这众人还继续议论着,不过徐守光已然没兴趣听下去了,他自顾自地向着回客栈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徐守光瞧见路边支着一个贩玉器的摊子,摊子上摆着好些漂亮的玉镯。徐守光想着买一对玉镯来送给晁千代,于是便到那玉器摊子跟前去挑镯子。

        徐守光正挑着镯子,突然从后面慌张冲出一人来,撞了徐守光一下。这人撞了徐守光之后自己反而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就向前方栽倒下去。这不巧的是在那人前方正巧有一块棱角尖锐的大石头,眼看这人脑袋要撞上这大石头磕个头破血流,徐守光连忙舍了手中的玉镯,伸手去将那人给扶住。

        徐守光一把将那人扶住,一看,这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许半仙许道长。想必是这许道长躲黄家人躲急了,便撞在徐守光的身上了吧。徐守光将许道长拉了起来,许道长也没功夫道谢,拔腿便要继续跑,可这时黄家那几人也都追了上来,其中一个年纪稍长些的一把拉住许道长的衣服,说道:“许道长,你收了我家的钱,不能就这么走了呀!”

        “黄家大郎,钱我退给你们便是,你家小娘子的事我真的管不了啊...”许道长哭丧着脸说道。

        “...也罢,那你把那一锭金子还回来...”黄家大郎想了想,既然这许道长铁了心不愿意再去,强逼着也不是办法,索性把金子讨回来得了。

        许道长听罢,也不含糊,从怀里掏出一锭半个拳头大小的金子,塞到了那黄家大郎的手里。徐守光正站在边上瞧着,心里惊叹着:“原来这替人消灾驱鬼这么挣钱啊!”

        突然,他的衣角也被后面人拉了一下,他回头看去,只见是玉器摊摊主。摊主指着一边倾倒的车子和摔碎了一地的残片,一脸愤怒地说:“小子,你方才把我这车子给撞倒了,这一车的玉镯子全毁了,这你是不是得赔我!”

        “我?”徐守光瞪大眼睛,指着自己鼻子问道。

        “废话,不是你是谁...”摊主怒气又添了几分。

        徐守光这才想起自己方才救那许道长一时情急,竟不小心把这车子给撞翻了。

        “...我,我这也是为了救那道士啊...”

        “我管你救谁!我只知道是你打翻我车子的,你快些赔我银子,否则我便拉你去见官!”

        徐守光见摊主不依不饶,心想着我是为了救那道士,那这银子也得那道士出才是,于是回头准备去找那许道长要银子。可这一回头,才看见那许道长给完银子后,人早就跑得老远了。

        徐守光急忙转身要去追,可这摊主一看这动作,以为徐守光要逃,于是两只手死死抓住徐守光的袖子,大声喊道:“好你个贼人,还想跑!”

        这下可把徐守光整得无奈,只好问摊主:“...赔你多少?”

        “一车镯子原本要卖个二百两银子的,你赔我一百两就算了...”

        “一百两!”徐守光把手伸到怀里,他身上也就几粒碎银子,怎么也凑不够一百两啊。他正想着该怎么办,突然一抬眼,瞧见黄家几人收回了金子后也正准备离去。

        “慢着!”徐守光对着黄家大郎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黄家大郎一听身后好像有人唤他,便站定回头瞧了过来:“你喊我?”

        “嗯!不瞒几位,在下拜在五龙宫东瀛子门下,也算是个游方道士,方才听闻几位兄台说家中有小妹中了邪,在下恰好会那么一点除妖驱邪的法术,不如几位让在下去瞧瞧看。”

        “大哥,那许半仙都办不成,这小子看起来毛都没长齐,怎么能行!依我看,多半只是想混个饭吃...”黄家几人中年纪稍小一点的一个说道。

        听这人这么说,徐守光连忙说道:“在下除妖驱鬼不用吃饭,事成了再给银子,若是不成则分文不取!”

        见黄家大郎还有犹豫,徐守光又赶忙补充了句:“不如就让在下试试,反正若是不成,你们也没损失...”

        这话果真奏效,黄家大郎想了想,便问道:“那小师傅收多少银子呢?”

        “你是要多少?”徐守光转头问玉器摊摊主。

        “一百两!”玉器摊摊主伸出一个指头。

        “嗯,就一百两!”徐守光转头告诉黄家大郎。

        “一百两着实不少,不过比起给那许道长的一锭金子,可便宜太多了...”黄家大郎心里盘算着,于是便对着徐守光作了个揖道:“那就辛苦小师傅随我们去宅中一趟了!”

        “好。”徐守光点了点头,而后便要跟着黄家几人一同走。可这一走,发现玉器摊摊主还死死抓着他的袖子不放,便说:“别抓着了,我这就去挣钱还你...”

        玉器摊摊主有些犹豫,他想了想,最后说:“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这是去除妖...”徐守光提醒摊主。

        “我知道,但你若跑了,我空着手回去,我家那婆娘得比妖还可怕!”摊主还是怕徐守光跑了。

        没办法,徐守光只好一路被玉器摊摊主拽着袖子,跟着黄家几人去到了黄宅。

        进了黄宅后,黄家大郎把追许道长和找来徐守光的事都跟黄老爷子禀报了一遍,而后黄老爷子点了点头,让下人们奉了两盏茶。接了茶后,这玉器摊摊主才松开了徐守光的衣袖。

        徐守光没喝茶,直接开门见山:“黄老爷子,茶就不喝了,您直接带我去见下黄家小姐吧。”

        黄老爷子本来还想寒暄几句开场的,一看徐守光这么直接,也不含糊,直接唤来黄家大郎,让黄家大郎带着几个下人,与徐守光一同去到小姐闺房。

        玉器摊摊主还犹豫要不要跟着徐守光一起去,但终归还是害怕占了上风,便与徐守光说:“我就在这陪黄老爷子说说话,一会你办完了出来找我...”

        徐守光点点头,之前听那许道长说这妖挺凶的,他也不想这倒霉摊主也跟着深陷危险之中。

        一行人穿过两个院子,便来到了一房间门口。徐守光抬眼瞧过去,只见这房间门框上贴满了黄纸符咒,门前还残留了些许做法事用过的香灰。几个下人到了这里都哆哆嗦嗦的不敢靠近,黄家大郎似乎也有些忌惮,于是便指了指屋子里面,说道:“小妹云儿就在里面,还请小师父自行进去...”

        徐守光知道这些人兴许也是被吓到过,便只是笑笑,独自推门进到屋里。一进屋里,徐守光顿时感到一股寒气逼来,门口有个盘子,盘子中饭菜早已冷透了,再往屋里看去,只见地上桌椅歪倒,茶具碎了一地,黄家小姐独自背着身子坐在梳妆台前,手里捧着一面铜镜自顾自照着。

        “云儿小姐...”徐守光试着轻轻呼唤她,但黄家小姐就跟没听到似的,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自顾自照着镜子。

        徐守光慢慢走近了几步,又试着唤了声,黄家小姐依旧没什么反应。

        徐守光再向前走了两步,此时已然到了黄家小姐的身后。这时,黄家小姐像是感觉到了背后有人,忽然一下把铜镜抱入了怀中,而后猛地一下转过身子。只见这黄家小姐脸颊消瘦,面无血色,两只眼睛深深凹陷,眼圈还有些发黑,一看就是很久没睡好过。看到徐守光后,黄家小姐不禁一笑,干裂的嘴唇一张一闭说道:“小郎君,我美吗?”

        徐守光不由也退了两步,他看着眼前的黄家小姐,低声问道:“小白,这黄家小姐怎么了?”

        “应该是被恶灵附体了...”

        “什么恶灵?”徐守光问。

        “不清楚,不过看她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镜子来看,应该是只镜妖...”小白猜测着。

        “镜妖?”

        “嗯,这镜妖会将自己融到被附体之人的镜中的影像里,每夜吸食被附体之人的精血,短则半月,长则两月,被附体之人便会精血尽失而亡。”

        “那我该怎么办,斩断她手里的铜镜吗?”徐守光问道。

        “不行,这镜妖此时已经融入了黄家小姐的镜中身体里,若斩断铜镜,镜妖虽会死,但这黄家小姐也会跟着一起死去!”

        “...那怎么办?”

        “要先把这镜妖从黄家小姐体内引出来才行。”

        “怎么引?”

        “镜妖通常为妇人的怨气所化,这些妇人生前爱美,但或许遭到了背叛,或许爱而不得,便产生了很重的怨气,怨气融入了铜镜当中,便化为了镜妖。所以,要将这镜妖从黄家小姐体内引出来,首先就得明白这只镜妖怨气的来历...”

        “这怎么弄的明白...”徐守光还是不明该怎么做。

        “方才,她不是问你问题吗,那你便陪着她演出戏!”小白说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