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不多会儿,徐守光便在屋顶看到丫鬟带着一个中年男人回到了这里。那中年男人体态有些微胖,嘴巴边上留着一圈不足一寸长的胡子;上身穿着一身华丽且讲究的酱色长衫,领口和袖口绣着金线;下身穿着一条绸缎制成的裤子;腰间系着一条宽大的腰带,腰带上还镶嵌着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石头。想必这便是霍老爷了。

        徐守光来之前就听人说了,这霍老爷经营着襄州城里最大的铜器铺子,但其实这霍老爷也是白手起家的。早在二十多年前,这霍老爷家中还穷的个叮当响,靠捡些破烂铜铁卖钱为生。但一次机缘巧合下,这霍老爷恰巧救了一位茅山道士,从此以后霍老爷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总能捡到些好东西。不久后,这霍老爷就开了一间自己的铺子,叫“霍记铜行”。自打这“霍记铜行”开张后,霍老爷便一直生意兴隆,很快便发展成这襄州城里最大的铜器铺子,并且开了挺多分号。

        霍老爷发达后,便娶了一位姓李的千金小姐,也就是李大公子的姨母。两人倒也恩爱,很快这霍夫人便有了身孕。只是天下好事总不能叫一个人都占去了,在生产之日,霍夫人诞下了一个千金,也就是霍家小姐霍灵,但随即这霍夫人大出血止不住,撇下这霍老爷和霍灵父女二人去了。霍老爷自然是悲痛万分,所以对这霍灵从小便是百依百顺。

        霍老爷进了屋子,把丫鬟支走,而后便问霍灵道:“怎么回事?”

        “方才黄家来了个下人,说是黄家大郎的人,过来询问铜镜的事,被我用身体不适打发走了。阿爷,你说他们不会真的发现这黄云儿的病是镜妖作祟了吧...”

        “...按理说这镜妖的手段,通常都会被人以为是失心疯。他们黄家若是能瞧出镜妖来,莫不是有高人相助...”

        “哎呀,若是这样,万一那镜妖被除了,黄云儿恢复了之前模样,那表哥他是不是就又会回到那女人身边!阿爷,我不管,我一定要跟表哥在一起,阿爷你一定要帮我!”霍灵的语气似乎都要哭出来了。

        “别急,别急,我的乖女儿,阿爷肯定帮你!”霍老爷赶紧安慰起女儿来。

        “那,阿爷,你打算怎么办?”

        “以这镜妖的本事,应该早已融入黄云儿的身体里了,若是强行拔除,这黄云儿也会死,这也正好随了我们的意。但为父怕这镜妖的身世万一被那黄家请来的高人摸清楚了,那就有些不好办了...所以为父今夜便会施个咒语,催动那镜妖快些夺了黄云儿的性命,以免夜长梦多!”霍老爷说到这,语气已然不复方才对霍灵的温柔,言语间带着几分狠劲儿。

        听到这里,徐守光已然能确定这镜妖便是这父女二人捣的鬼了。现在他要做的,便是去逼着这父女二人去说出镜妖的身世来历。

        于是,徐守光不再掩藏,直接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堵在了屋子的大门口。

        霍灵瞧见一陌生人堵在屋子门口,吓得惊叫出声来,霍老爷也吓了一跳,但好歹他也是这么多年的老江湖了,马上冷静了下来,厉声喝道:“什么人!”

        “我便是黄家请来的高人。”徐守光努力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那你方才听见了?”霍老爷试探着问道。

        “听见什么?你们使镜妖害人的事儿吗?”徐守光反问道。

        得知徐守光听全了他们的对话,霍老爷上下打量了下徐守光,而后思考片刻,说道:“...这位小师傅,你既然听见了,不如这样,我赠你黄金一百两,你就当没来过,这事儿你以后也就别管了,你看如何?”

        “一百两!还是黄金!”徐守光眼中闪烁着金光,但他很快便想起来这儿的目的,便点了点头道:“行!一百两黄金!这事我烂在肚子里!”

        霍老爷一看用金子能解决这事儿,心中一块石头便放了下来,但这时,徐守光又说话了:“但是...”

        “但是什么?”霍老爷连忙追问。

        “你得把那镜妖的来历也一并告诉我!”

        “你!”霍老爷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他一指徐守光,嘴边的一圈胡子气得直哆嗦。

        “臭小子,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别怪老夫我不客气了!”霍老爷说罢,从怀里摸出一张黄符,口中飞快念着一段咒。“噗”的一声,黄符被一团火焰包裹住,迅速烧成了灰烬。

        “徐守光,这老头在使驭灵术。”

        “啥?”徐守光不知道这驭灵术是个什么。但很快他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阵金属摩擦的吱嘎声,他赶忙回头一看,只见屋子门口那四尊侍女烛台仿佛活过来般,一个个都趴在了地上,如同野兽般用四肢迅速向着徐守光着爬了过来。

        离得最近的一只铜制侍女此时已然爬到了徐守光身前,它四肢猛地一发力,整个身躯跃至空中,对着徐守光就扑了过来。空中的铜制侍女脸面部正中间纵向裂开一道锯齿状的口子,仿佛是一张长满利齿的嘴一般,对着徐守光的脖子就咬了过来。

        徐守光连忙使出谪仙步,身体向后倾倒,倒在地上,躲过了这致命一咬。但这时,第二只铜制侍女也正好爬到了徐守光的脸前。这只铜制侍女面对着眼前的徐守光,丝毫不带客气地张开那充满尖锐锯齿的口裂,一口便咬了过来。

        徐守光见此状,赶忙从如意袋中调出涓溪握在手中,而后将涓溪用力向着那铜制侍女口中一捅。只听“叮”的一声金属碰撞之声,铜制侍女口中只是留下一小段浅浅的刀痕,其他再没别的什么了。徐守光这一击虽没对那铜制侍女造成伤害,但好在他利用这一剑的反作用力把自己给顶了出去,与那侍女成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而后,徐守光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剩下两只铜制侍女正好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了中间。两个铜制侍女同时向着徐守光扑了过来,徐守光双脚迅速一踮地,人跃到空中。而那两只铜制侍女则撞在了一起,发出一阵轰响。

        屋子里的空间终究还是不太够用,落地后的徐守光连忙两步后跳,来到了院子中。这时,方才那两只相撞的铜制侍女也慢慢爬了起来,摇了摇脑袋,而后就跟没事一样将头转向徐守光。而另外两只铜制侍女也悄然包抄到了徐守光的后方,四只铜制侍女将徐守光围在了中间。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徐守光问小白。

        “这便是驭灵术召唤出来的恶灵,这些恶灵附在了铜制侍女烛台身上,变得刀剑不入,水火不侵。”小白解释道。

        “那怎么办?”徐守光忙问小白破敌之法。

        “躲开它们!”小白只是简单回答了四个字。

        “...”这算哪门子破敌之法,徐守光恨不得翻个白眼给到小白。这时,四只铜制侍女同时对着徐守光迅速爬了过来,从四个方向以不同的角度同时扑向徐守光。这次的攻击不留任何死角,徐守光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避开攻击。无奈之下,徐守光只好使出了幻鳞,将那绿色半透明的鳞片组成的护盾召唤出来,将自己罩在其中。

        铜制侍女全部撞到了幻鳞护盾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好在这护盾足够结实,将铜制侍女们都挡在了外面。落地后的四只铜制侍女依旧疯狂地攻击着幻鳞护盾,眼见这护盾是时限就要到了,徐守光瞧了一眼屋子里面的霍老爷和霍灵,心中顿时生出一计。

        只听“哐啷”一声,幻鳞护盾终于到了极限,虚幻鳞片片片瓦解,铜制侍女没有了护盾的阻碍,又对着中间的徐守光扑了过来,这时,徐守光迅速使出一招缠绕,召唤出两根虚幻傀儡丝将正前方的铜制侍女牢牢地捆在地上,而后一脚踏在那铜制侍女的背上冲出了包围,直奔屋内的霍老爷和霍灵而去,他要来一个擒贼先擒王。

        霍老爷方才还是见徐守光被自己驭灵术所控制的四只铜制侍女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一转眼的功夫,却突出重围奔着自己这边来了,顿时有些慌了神。他忙令那些铜制侍女来追,但此时铜制侍女相互碰撞到了一块,一时间都没法赶过来。

        徐守光速度很快,转眼间便跑到了二人跟前,霍灵吓得缩在了一团,而霍老爷虽然也很慌张,但却横跨一步,挡在了霍灵的身前。

        这时,徐守光低声念出:“幻蜈蚣!”只见他身后有一只硕大的蜈蚣虚影立起了身子,张开长着尖锐颚肢的嘴,向前猛地将一口毒雾喷了出去。这便是之前凤凰给徐守光的那枚妖丹,也就是柳天行留下的那枚妖丹,之前徐守光便找个歇息的时间将它用药王鼎炼化了,一直也没用过,正好今夜拿这对狠毒的霍家父女来试试。

        毒雾将霍老爷和霍灵笼罩在其中,二人一阵猛烈的咳嗽。这时外面的四只铜制侍女也终于爬了进来,徐守光边躲避着铜制侍女的攻击,边对着霍老爷喊道:“你们父女中了我的毒,这天下除了我,没人能解这毒...”

        霍老爷听罢,连忙转身看了看女儿霍灵,只见霍灵的嘴唇一片黑紫色,眼眶发黑。而这时霍灵也看到霍老爷,顿时吓了一跳:“阿爷,你...”

        霍灵就算不说,霍老爷也知道自己定是跟她一样。于是他从怀里摸出另一张符,口中小声念叨着什么,而后那张符瞬间点燃,烧成了灰烬。而随着灰烬在空中飘散,那四只铜制侍女也终于不再动弹,又变回了之前的侍女烛台模样。

        “你想怎么样?”霍老爷冷冷地问徐守光。

        “我想的很简单,你把那镜妖的来历身世事无巨细地告诉我,我要去将那镜妖从黄云儿的体内赶出来。”

        “...嗯,这镜妖...”霍老爷想了想,而后对徐守光说。但话没说完,便被徐守光打断了。

        “慢着,我先说下,我这毒是慢毒,若是得不到解药,十二个时辰后便会浑身溃烂而死。你把这镜妖的事儿跟我说,我呢,办完事了便回来给你俩解毒。霍老爷,你可得想好了再说...明白了吗?”

        “...嗯!”霍老爷听罢,脸色比中毒还难看,他咬着牙,使劲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老夫年轻时曾与茅山一位道长结缘,他赠了我这面铜镜,让我用那铜镜中的镜妖力量来改命,并与我说那铜镜是西晋时皇宫里的,铜镜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

        “贾南风?”徐守光在茶馆里听说书先生提起过这名字,只晓得这贾南风长得奇丑无比,心肠狠毒,是名副其实的一代妖后。

        “不错,正是那妖后贾南风。贾南风妒忌一切美貌的女子,她为太子妃时便常因妒忌心杀人,后来独揽大权后更是如此。待到她被赵王司马伦用金屑酒毒杀后,浑身戾气便集聚到了这面铜镜中,成为了镜妖。成了镜妖后的贾南风对美貌女子的妒忌心更甚,那茅山道长将铜镜赠与我时也提醒过我要小心,但老夫当时却被金钱冲昏了头脑,没把他的话当做一回事,以至于我的夫人也被那贾南风所害。”

        “哦?你夫人不是难产死的吗?”徐守光不禁问道。

        “哼!这镜妖的事儿老夫又怎么会让外人知道,所以便编了个谎。后来我又遇见了那茅山道长,将这事跟他说了,我也担心我的宝贝女儿长大后也会被贾南风所害,便向道长寻了对那镜妖的克制之法。道长跟我说这贾南风是死于金屑酒,必然害怕此物,若是日后她要附身灵儿,便可使金屑酒将她逼出来...”

        “金屑酒?”

        “嗯,将金箔碾碎成粉末,撒入酒中调匀即可。”

        “金箔,这么花钱...”徐守光不禁一阵心疼,而后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霍老爷,嘴角微微挑起笑了笑:“霍老爷,这有件事儿,还得请您帮个小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