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黄云儿醒来后见屋子里一片狼藉,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那陌生男人脸上还有一道抓痕,抓痕处还渗着血。黄云儿顿时吓坏了,赶忙哭着喊道:“阿爷!阿兄!”

        此时众人都等在院子门口,听见黄云儿的呼喊,黄老太爷也顾不上之前徐守光所交代的那些了,直接推开院门。黄家大郎见黄老太爷直接冲进去了,忙张嘴想喊住黄老太爷,但此时黄老太爷一心只有女儿,哪里听得进他的话,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棍穿过院子。黄家大郎气得直跺脚,没办法,也只好一咬牙,赶上前两步,一把扶住黄老太爷,将扶着他一并进到了屋内。

        黄云儿一见二人,顿时就跟看到了救星一般,哭着就跑过去,一头扑到了黄老太爷的怀中。黄老太爷见女儿恢复了神志,也高兴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安抚女儿。哭了许久之后,黄云儿终于把脑袋一抬,看着黄老太爷,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小声喊道:“阿爷,我...我饿了...”

        黄家大郎在一旁听见,连忙出门安排家丁去弄些黄云儿喜欢吃的饭菜。不一会儿,两个家丁便端着两托盘热气腾腾的饭菜进来了。黄云儿狼吞虎咽地将那些饭菜全部一扫而光,而后便渐渐在黄老太爷的怀中睡着了。

        黄老太爷怕吵醒她,便挥挥手让众人都出去了。徐守光也随着黄家大郎一同出了门,来到大厅中。

        “小师傅,这妖怪除尽了吧...”黄家大郎还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镜妖已除,云儿小姐已经没事了。”徐守光也累了一天了,打着哈欠说道。

        “哦,那就好!”

        “那剩下的银子别忘了给人家送去。”徐守光不忘嘱咐一声,随后便向门外走去。

        “那是一定的,明日一早我便让下人把剩下的五十两银子送去给到那摊主!哎,小师傅,这都这么晚了,你还去哪?不如就在此歇息一夜,明日一早再走吧...”黄家大郎见徐守光要走,连忙问道。

        “还有些事没整完呢...”徐守光没有回头,背着身摆了摆手,便自顾自出门去了。

        丑时,霍府内,霍老爷和霍灵在大厅焦急地等待着,霍灵觉得口中有些渴,便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而后她正欲盖上盖子,却猛地一瞟见这茶碗中的茶水表面已然浮着些黑色的血液。她吓了一跳,忙用手在嘴上一擦,只见掌心一片黑血印子。她惊叫出声,霍老爷闻声看了过来,四目相对,都吓了一跳,原来此时二人的鼻孔,眼角,耳蜗都已然流出些黑血来。

        “阿爷,这...”霍灵急得都要哭了出来。但此时霍老爷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徐守光回来替他们解毒。

        “阿爷,怎么办啊!”霍灵的哭闹声让本就烦闷不堪的霍老爷彻底没了耐心,他大吼一声:“吵什么吵!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霍灵从小被霍老爷宠到了天上,从来没有被责备过一句。霍老爷这一吼,顿时把她吓得愣在原地,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禀报老爷,方才有个年轻人到咱们府门口,让我将这张纸条交给老爷您。”一个下人似乎也听见霍老爷发脾气,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而后战战兢兢地说道,手里还捧着张纸条。

        “快!快拿过来!”霍老爷赶紧喊道。

        下人不敢怠慢,赶紧把纸条送到霍老爷手里。霍老爷一把抢过纸条,双手有些颤抖地把纸条展开,只见纸条上面写着几行字:“取半边莲、红花草各二两,文火慢炖半个时辰,而后将药汤喝下,可解此毒。”

        霍老爷赶紧让下人依照纸条上所写去做,而后他又看向纸条,似乎背面也写着些字。他赶忙将纸条翻到背面,只见上面果然还写的四行小字:“妖术蔽日昏天光,邪魔外道害善良。日后如若不悔改,必有恶报自遭殃。”

        稍晚些,徐守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客栈中。其实,对于霍家父女,徐守光大可任他们毒发而死。但之前面对徐守光时,霍老爷挺身将霍灵护住的那一瞬间让徐守光深受感触。这让他想到了之前看到的玉佩中的景象,他会想,如果遇到这样危急的时刻,杞王和王妃应该也会像霍老爷一般拦在那襁褓中婴儿的前面。

        “虎毒不食子啊...”徐守光长叹一口气,而后他实在敌不过那袭来的困意,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了足足一天,直到第二日下午,一阵敲门声才把徐守光从睡梦中吵醒。徐守光揉揉惺忪的睡眼,下了床去开门。门外是晁千代,她为徐守光带了几个馒头来。徐守光确实也饿了,接过馒头坐在桌前就啃了起来。晁千代也进门坐在桌子另一侧,她用手撑着脸颊,一边看着正啃着馒头的徐守光,一边问道:“昨日到底怎么了?”

        徐守光将馒头咽了下去,把昨日除镜妖的事与她大概说了下。晁千代津津有味地听着,而后像猛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难怪今日我在街上听见有好些人都在说这三家的事...”

        “什么事?”徐守光不禁问道。

        “这李家一听说黄家小姐失心疯好了,便又上门提亲去了,彩礼备了好些,似乎比之前还要多。但这次黄家一口回绝了这门亲事,听你方才说了那些,我才明白过来,换做是我的话,也决计不能嫁入李家!”说罢,晁千代一拳头砸在桌子上。

        “哦,还有那霍家,听说霍家那霍记铜行今日一早都贴上了关张的条子,有人也看见霍府门口一大早便有下人进进出出往几辆马车上搬东西,而后霍家人便匆匆乘马车离开了襄州。”晁千代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补充道。

        “我说你可以啊,随随便便就把这些消息都打听来了...”徐守光不禁对眼前晁千代刮目相看。

        “那可不是随便打听的,你昨日让黄家下人来报信时,我便担...”晁千代似乎觉得自己说多了,脸一红,赶忙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而后便什么都不讲了。

        徐守光自然知道晁千代那还没出口的话是什么,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徐守光赶忙低下头咬着馒头,借此来掩饰自己微微发红的脸。

        好一阵子后,徐守光似乎想打破这尴尬的氛围,于是开口道:“那咱们休息得差不多了,明日一早便出发吧...”

        “好啊...”

        几日后,邓州境内,一群流离失所的百姓正沿着道路向西行进。忽然从道路两边跳出一伙衣着破烂的盗匪,这些盗匪们手中武器各式各样,有的拿着锄头,有的拿着木棍,有的拿着钢叉,有的拿着柴刀。他们拦在那群百姓面前,百姓们顿时吓得乱做一团,四下逃窜。这时,那群百姓后方也出现了几个盗匪,直接把逃散的人给赶回了队伍中。

        盗匪们呼喝着让那群百姓安静下来,而后前方拦路的几个盗匪往两边一站,让出了一条道路来,一个赤裸着上身、满脸横肉、嘴里叼着根稻草的胖子扛着一根狼牙棒从那道路中走了出来。

        胖子颇为不屑地扫了一眼前方瑟瑟发抖的百姓们,将嘴里的稻草吐掉,大声喊道:“诸位乡亲们,大家不要怕!老子姓黄名彦,江湖人称镇关中!这条道路本泥泞不堪,虎豹横行,是我等兄弟劳心费神才将此路打通。现在尔等走能走在这条路上,全都是镇关中的功劳!但俗话说得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尔等受了老子的恩惠,还不主动表示表示!”

        胖子话音落定,那群百姓们便小声嘀咕起来,而后,从中走出一个拄着拐棍,胡子花白的老头,颤颤巍巍地来到那镇关中黄彦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捧出几块碎银子,低眉顺气地说道:“这位大王,近日来朝廷和反贼在我邓州交兵,我等是从前方战场逃出来的百姓,本来就走得匆忙,没带什么家什,所以大家伙凑了这些银子孝敬大王,还望大王行个方便...”

        那黄彦只是眼皮微微向下一翻,扫了一眼老头手中的碎银子,脸色猛地一变,怒道:“这么点碎银子,打发叫花子呢!”

        老头被这一喝吓得顿时倒退了几步,手中银子掉在了地上,赶紧弯腰去捡,边捡边说:“大王,我们真就只有这些了,您行行好,就放我们过去吧...”

        黄彦丝毫不为老头话所动,对着旁边一个黑脸精瘦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黑脸立马会意,几步走上前,一把抢过老头手里的银子,而后冲着身后几个盗匪一招手:“兄弟们,搜!”

        黑脸话音一落,后面那几个盗匪立马大摇大摆地走到那群百姓中,挨个抢过他们的包裹翻找起来。而那黑脸说完后便朝那群百姓当中望了望,之后径直走到一个长相颇有些标致的小娘子身前,狞笑着说道:“这小娘子身上不会藏着些什么吧,让老子来看看...”说罢,便伸手去撕那小娘子的衣服。

        小娘子自然不从,拼命挣扎,而那小娘子的阿爷也赶忙上前拦着黑脸,黑脸嫌这老头碍事,一脚狠狠踹在那老头胸口,将他踹翻在地上。

        “老子看上这小娘子,是这小娘子的福分,别不识好歹!”黑脸恶狠狠地跟老头吼道。

        这响动也引起了黄彦的注意,他朝这边望了过来,而后便点着大肚子走了过来,对着黑脸屁股就是一脚:“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对乡亲们动粗!还不快把这老丈扶起来!”

        黑脸一瞧,赶紧听话跑上前把老头扶了起来。而后这黄彦一步上前,摸着那小娘子的手说道:“小美人,他没吓到你吧!”

        那小娘子吓得赶紧要将手抽回来,但那黄彦抓得紧,小娘子力气哪里够,怎样使劲都无法抽回手来。

        “哈哈哈,小美人想必是饿了,老子这就带你去我帐子,那里酒肉管饱!”黄彦稍一用力,将那小娘子一把拉入自己怀中。

        “大王,我家姑娘已经许配他人了,他男人是官军,此刻正与反贼交战,还望大王放过她!”那小娘子的阿爷一见,立马跪在地上抱着黄彦的腿恳求道。

        “老丈,你别担心,我只是带小美人去吃点东西填饱肚子,这兵荒马乱的,路上不安全。等这小美人的男人回来,让他来找我领人便是。”黄彦说罢,对着黑脸使了个眼色,黑脸立马拽着老头的胳膊将他拉到一边。而后黄彦抬起腿来拍了拍,而后一把拉着那小娘子向外走去。

        这时,从道路一端传来一阵“咯噔咯噔”的声音。众人循着声向远处看去,只见两头毛驴正驮着一男一女,摇头晃脑地向这边走来。

        很快,这两头毛驴便走到了这伙盗匪的面前。镇关中黄彦朝驴子上看去,男的眉清目秀,有几分英气;而那女的则长得国色天香,美得不可方物。

        黄彦看这驴子上的女人看得出了神,原本紧紧抓着那小娘子的手渐渐松开,小娘子趁机抽回手去,赶紧跑回自己阿爷的身旁,而黄彦却跟浑然不知一般。他将两只手在裤子上抹了抹,把汗抹干净,而后双臂一抬,拦在那二人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驴子上的女人说道:“这兵荒马乱的,小美人要去哪里啊?”

        谁知那女人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倒是那男人却笑着开口了:“我二人要去神策军邓州大营,敢问阁下可知道怎么走哇?”

        黄彦嫌弃地瞪了一眼那男人,没有回答,而后又望向那女人,一脸谄笑地说道:“在下姓黄名彦,江湖人称镇关中!小美人这一路劳顿,想必是有些饿了吧,在下的寨子就在此处不远,不如小美人随在下一起去我那寨子中,那儿好酒好肉管够!”

        黄彦话说完,女人依旧不理他,那男人却又笑着开口了:“是吗,那既然黄寨主这么热情,不然咱们就去一趟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